卷三

  太宗下

  四年春正月乙亥,定襄道行军总管李靖大破突厥,获隋皇后萧氏及炀帝之孙正 道,送至京师。癸巳,武德殿北院火。二月己亥,幸温汤。甲辰,李靖又破突厥于 阴山,颉利可汗轻骑远遁。丙午,至自温汤。甲寅,大赦,赐酺五日。民部尚书戴 胄以本官检校吏部尚书,参预朝政。太常卿萧瑀为御史大夫,与宰臣参议朝政。御 史大夫、西河郡公温彦博为中书令。三月庚辰,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生擒颉利 可汗,献于京师。甲申,尚书右仆射、蔡国公杜如晦薨。甲午,以俘颉利告于太庙。

  夏四月丁酉,御顺天门,军吏执颉利以献捷。自是西北诸蕃咸请上尊号为“天 可汗”,于是降玺书册命其君长,则兼称之。秋七月甲子朔,日有蚀之。上谓房玄 龄、萧瑀曰:“隋文何等主?”对曰:“克己复礼,勤劳思政,每一坐朝,或至日 昃。五品已上,引之论事。宿卫之人,传餐而食。虽非性体仁明,亦励精之主也。” 上曰:“公得其一,未知其二。此人性至察而心不明。夫心暗则照有不通,至察则 多疑于物。自以欺孤寡得之,谓群下不可信任,事皆自决,虽劳神苦形,未能尽合 于理。朝臣既知上意,亦复不敢直言,宰相已下,承受而已。朕意不然。以天下之 广,岂可独断一人之虑?朕方选天下之才,为天下之务,委任责成,各尽其用,庶 几于理也。”因令有司:“诏敕不便于时,即宜执奏,不得顺旨施行。”八月丙午, 诏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上服绯,六品七品以绿,八品九品以青;妇人从夫色。甲 寅,兵部尚书、代国公李靖为尚书左仆射。九月庚午,令收瘗长城之南骸骨,仍令 致祭。壬午,令自古明王圣帝、贤臣烈士坟墓无得刍牧,春秋致祭。

  冬十月壬辰,幸陇州,曲赦陇、岐二州,给复一年。辛丑,校猎于贵泉谷。甲 辰,校猎于鱼龙川,自射鹿,献于大安宫。甲子,至自陇州。戊寅,制决罪人不得 鞭背,以明堂孔穴针灸之所。兵部尚书侯君集参议朝政。十二月辛亥,开府仪同三 司、淮安王神通薨。甲寅,高昌王麹文泰来朝。是岁,断死刑二十九人,几致刑措。 东至于海,南至于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赉粮焉。

  五年正月癸酉,大蒐于昆明池,蕃夷君长咸从。丙子,亲献禽于大安宫。己卯, 幸左藏库,赐三品已上帛,任其轻重。癸未,朝集使请封禅。己酉,封皇弟元裕为 郐王,元名为谯王,灵夔为魏王,元祥为许王,元晓为密王。庚戌,封皇子愔为梁 王,贞为汉王,恽为郯王,治为晋王,慎为申王,嚣为江王,简为代王。

  夏四月壬辰,代王简薨。以金帛购中国人因隋乱没突厥者男女八万人,尽还其 家属。六月甲寅,太子少师、新昌县公李纲薨。七月甲辰,遣使毁高丽所立京观, 收隋人骸骨,祭而葬之。戊申,初令天下决死刑必三覆奏,在京诸司五覆奏,其日 尚食进蔬食,内教坊及太常不举乐。九月乙丑,赐群官大射于武德殿。

  冬十月,右卫大将军、顺州都督、北平郡王阿史那什钵苾卒。十二月壬寅,幸 温汤。癸卯,猎于骊山。丙午,赐新丰高年帛有差。戊申,至自温汤。

  六年春正月乙卯朔,日有蚀之。二月丙戌,置三师官员。戊子,初置律学。

  三月戊辰,幸九成宫。六月己亥,酆王元亨薨。辛亥,江王嚣薨。

  冬十月乙卯,至自九成宫。十二月辛未,亲录囚徒,归死罪者二百九十人于家, 令明年秋末就刑。其后应期毕至,诏悉原之。是岁,党项羌前后内属者三十万口。

  七年春正月戊子,诏曰:“宇文化及弟智及、司马德戡、裴虔通、孟景、元礼、 杨览、唐奉义、牛方裕、元敏、薛良、马举、元武达、李孝本、李孝质、张恺、许 弘仁、令狐行达、席德方、李覆等,大业季年,咸居列职,或恩结一代,任重一时; 乃包藏凶慝,罔思忠义,爰在江都,遂行弑逆,罪百阎、赵,衅深枭獍。虽事是前 代,岁月已久,而天下之恶,古今同弃,宜置重典,以励臣节。其子孙并宜禁锢, 勿令齿叙。”是日,上制《破阵乐舞图》。辛丑,赐京城酺三日。丁卯,雨土。乙 酉,薛延陀遣使来朝。庚寅,秘书监、检校侍中魏徵为侍中。癸巳,直太史、将仕 郎李淳风铸浑天黄道仪,奏之,置于凝晖阁。夏五月癸未,幸九成宫。八月,山东、 河南三十州大水,遣使赈恤。

  冬十月庚申,至自九成宫。十一月丁丑,颁新定《五经》。壬辰,开府仪同三 司、齐国公长孙无忌为司空。十二月丙辰,狩于少陵原,诏以少牢祭杜如晦、杜淹、 李纲之墓。

   

  八年正月癸未,右卫大将军阿史那吐苾卒。辛丑,右屯卫大将军张士贵讨东、 西五洞反獠,平之。壬寅,命尚书右仆射李靖、特进萧瑀杨恭仁、礼部尚书王珪、 御史大夫韦挺、鄜州大都督府长史皇甫无逸、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李袭誉、幽州大都 督府长史张亮、凉州大都督李大亮、右领军大将军窦诞、太子左庶子杜正伦、绵州 刺史刘德威、黄门侍郎赵弘智使于四方,观省风俗。

  二月乙巳,皇太子加元服。丙午,赐天下酺三日。三月庚辰,幸九成宫。五月 辛未朔,日有蚀之。丁丑,上初服翼善冠,贵臣服进德冠。七月,始以云麾将军阶 为从三品。陇右山崩,大蛇屡见。山东、河南、淮南大水,遣使赈恤。八月甲子, 有星孛于虚、危,历于氐,十一月上旬乃灭。九月丁丑,皇太子来朝。

  冬十月,右骁卫大将军、褒国公段志玄击吐谷浑,破之,追奔八百余里。甲子, 至自九成宫。十一月辛未,右仆射、代国公李靖以疾辞官,授特进。丁亥,吐谷浑 寇凉州。己丑,吐谷浑拘我行入赵道德。十二月辛丑,命特进李靖、兵部尚书侯君 集、刑部尚书任城王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等为大总管,各帅师分道以讨吐谷浑。 壬子,越王泰为雍州牧。乙卯,帝从太上皇阅武于城西。是岁,龟兹、吐蕃、高昌、 女国、石国遣使朝贡。

  九年春三月,洮州羌叛,杀刺史孔长秀。壬午,大赦。每乡置长一人,佐二人。 乙酉,盐泽道总管高甑生大破叛羌之众。庚寅,敕天下户立三等,未尽升降,置为 九等。

  夏四月壬寅,康国献狮子。闰月丁卯,日有蚀之。癸巳,大总管李靖、侯君集、 李大亮、任城王道宗破吐谷浑于牛心堆。五月乙未,又破之于乌海,追奔至柏海。 副总管薛万均、薛万彻又破之于赤水源,获其名王二十人。庚子,太上皇崩于大安 宫。壬子,李靖平吐谷浑于西海之上,获其王慕容伏允。以其子慕容顺光降,封为 西平郡王,复其本国。秋七月甲寅,增修太庙为六室。

  冬十月庚寅,葬高祖太武皇帝于献陵。戊申,祔于太庙。辛丑,左仆射、魏国 公房玄龄加开府仪同三司,余如故。十二月甲戌,吐谷浑西平郡王慕容顺光为其下 所弑,遣兵部尚书侯君集率师安抚之,仍封顺光子诺曷钵为河源郡王,使统其众。 右光禄大夫、宋国公萧瑀依旧特进,复令参预朝政。

  十年春正月壬子,尚书左仆射房玄龄、侍中魏徵上梁、陈、齐、周、隋五代史, 诏藏于秘阁。癸丑,徙封赵王元景为荆王,鲁王元昌为汉王,郑王元礼为徐王,徐 王元嘉为韩王,荆王元则为彭王,滕王元懿为郑王,吴王元轨为霍王,豳王元凤为 虢王,陈王元庆为道王,魏王灵夔为燕王,蜀王恪为吴王,越王泰为魏王,燕王祐 为齐王,梁王愔为蜀王,郯王恽为蒋王,汉王贞为越王,申王慎为纪王。夏六月, 以侍中魏徵为特进,仍知门下省事。壬申,中书令温彦博为尚书右仆射。甲戌,太 常卿、安德郡公杨师道为侍中。己卯,皇后长孙氏崩于立政殿。冬十一月庚寅,葬 文德皇后于昭陵。十二月壬申,吐谷浑河源郡王慕容诺曷钵来朝。乙亥,亲录京师 囚徒。是岁,关内、河东疾病,命医赉药疗之。

  十一年春正月丁亥朔,徙郐王元裕为邓王,谯王元名为舒王。癸巳,加魏王泰 为雍州牧、左武候大将军。庚子,颁新律令于天下。作飞山宫。甲寅,房玄龄等进 所修《五礼》。诏所司行用之。

  二月丁巳,诏曰:

  夫生者天地之大德,寿者修短之一期。生有七尺之形,寿以百龄为限,含灵禀 气,莫不同焉,皆得之于自然,不可以分外企也。是以《礼记》云:“君即位而为 椑”。庄周云:“劳我以形,息我以死。”岂非圣人远鉴,通贤深识?末代已来, 明辟盖寡,靡不矜黄屋之尊,虑白驹之过,并多拘忌,有慕遐年。谓云车易乘,羲 轮可驻,异轨同趣,其蔽甚矣。有隋之季,海内横流,豺狼肆暴,吞噬黔首。朕投 袂发愤,情深拯溺,扶翼义师,济斯涂炭。赖苍昊降鉴,股肱宣力,提剑指麾,天 下大定。此朕之宿志,于斯已毕。犹恐身后之日,子子孙孙,习于流俗,犹循常礼, 加四重之榇,伐百祀之木,劳扰百姓,崇厚园陵。今预为此制,务从俭约,于九嵕 之山,足容棺而已。积以岁月,渐而备之。木马涂车,土桴苇龠,事合古典,不为 时用。

  又佐命功臣,或义深舟楫,或谋定帷幄,或身摧行阵,同济艰危,克成鸿业, 追念在昔,何日忘之!使逝者无知,咸归寂寞;若营魂有识,还如畴曩,居止相望, 不亦善乎!汉氏使将相陪陵,又给以东园秘器,笃终之义,恩意深厚,古人岂异我 哉!自今已后,功臣密戚及德业佐时者,如有薨亡,宜赐茔地一所,及以秘器,使 窀穸之时,丧事无阙。所司依此营备,称朕意焉。

  甲子,幸洛阳宫,命祭汉文帝。三月丙戌朔,日有蚀之。丁亥,车驾至洛阳。 丙申,改洛州为洛阳宫。辛亥,大蒐于广城泽。癸丑,还宫。

  夏四月甲子,震乾元殿前槐树。丙寅,诏河北、淮南举孝悌淳笃,兼闲时务; 儒术该通,可为师范;文辞秀美,才堪著述;明识政体,可委字人:并志行修立, 为乡闾所推者,给传诣洛阳宫。六月甲寅,尚书右仆射、虞国公温彦博薨。丁巳, 幸明德宫。己未,定制诸王为世封刺史。戊辰,定制勋臣为世封刺史。改封任城王 道宗为江夏郡王,赵郡王孝恭为河间郡王。己巳,改封许王元祥为江王。秋七月癸 未,大霪雨。谷水溢入洛阳宫,深四尺,坏左掖门,毁宫寺十九所;洛水溢,漂六 百家。庚寅,诏以灾命百官上封事,极言得失。丁酉,车驾还宫。壬寅,废明德宫 及飞山宫之玄圃院,分给遭水之家,仍赐帛有差。丙午,修老君庙于亳州,宣尼庙 于兗州,各给二十户享祀焉。凉武昭王复近墓二十户充守卫,仍禁刍牧樵采。九月 丁亥;河溢,坏陕州河北县,毁河阳中潭。幸白司马坂以观之,赐遭水之家粟帛有 差。冬十一月辛卯,幸怀州。乙未,狩于济源。丙午,车驾还宫。十二月辛酉,百 济王遣其太子隆来朝。

  十二年春正月乙未,吏部尚书高士廉等上《氏族志》一百三十卷。壬寅,松、 丛二州地震,坏人庐舍,有压死者。二月乙卯,车驾还京。癸亥,观砥柱,勒铭以 纪功德。甲子,夜郎獠反,夔州都督齐善行讨平之。乙丑,次陕州,自新桥幸河北 县,祀夏禹庙。丁卯,次柳谷顿,观盐池。戊寅,以隋鹰扬郎将尧君素忠于本朝, 赠蒲州刺史,仍录其子孙。闰二月庚辰朔,日有蚀之。丙戌,至自洛阳宫。夏五月 壬申,银青光禄大夫、永兴县公虞世南卒。六月庚子,初置玄武门左右飞骑。秋七 月癸酉,吏部尚书、申国公高士廉为尚书右仆射。

  冬十月己卯,狩于始平,赐高年粟帛有差。乙未,至自始平。己亥,百济遣使 贡金甲雕斧。十二月辛巳,右武候将军上官怀仁大破山獠于壁州。

  十三年春正月乙巳朔,谒献陵。曲赦三原县及行从大辟罪。丁未,至自献陵。 戊午,加房玄龄为太子少师。二月丙子,停世袭刺史。三月乙丑,有星孛于毕、昴。

  夏四月戊寅,幸九成宫。甲申,阿史那结社尔犯御营,伏诛。壬寅,云阳石燃 者方丈,昼如灰,夜则有光,投草木于上则焚,历年而止。自去冬不雨至于五月。 甲寅,避正殿,令五品以上上封事,减膳罢役,分使赈恤,申理冤屈,乃雨。

  六月丙申,封皇弟元婴为滕王。秋八月辛未朔,日有蚀之。庚辰,立右武候大 将军、化州都督、怀化郡王李思摩为突厥可汗,率所部建牙于河北。

  冬十月甲申,至自九成宫。十一月辛亥,侍中、安德郡公杨师道为中书令。十 二月丁丑,吏部尚书、陈国公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帅师伐高昌。乙亥,封 皇子福为赵王。壬午,巂州都督王志远有罪,伏诛。诏于洛、相、幽、徐、齐、并、 秦、蒲等州并置常平仓。己丑,吐谷浑河源郡王慕容诺曷钵来逆女。壬辰,狩于咸 阳。是岁,滁州言:“野蚕食槲叶,成茧大如柰,其色绿,凡六千五百七十石。” 高丽、新罗、西突厥、吐火罗、康国、安国、波斯、疏勒、于阗、焉耆、高昌、林 邑、昆明及荒服蛮酋,相次遣使朝贡。

  十四年春正月庚子,初命有司读时令。甲寅,幸魏王泰宅。赦雍州及长安狱大 辟罪已下。二月丁丑,幸国子学,亲释奠,赦大理、万年系囚,国子祭酒以下及学 生高第精勤者加一级,赐帛有差。庚辰,左骁卫将军、淮阳王道明送弘化公主归于 吐谷浑。壬午,幸温汤。辛卯,至自温汤。乙未,诏以梁皇侃、褚仲都,周熊安生、 沈重,陈沈文阿、周弘正、张机,隋何妥、刘焯、刘炫等前代名儒,学徒多行其义, 命求其后。

  三月戊午,置宁朔大使,以护突厥。夏五月壬戌,徙封燕王灵夔为鲁王。六月 乙酉,大风拔木。己丑,薛延陀遣使求婚。乙未,滁州野蚕成茧,凡收八千三百石。 八月庚午,新作襄城宫。癸巳,交河道行军大总管侯君集平高昌,以其地置西州。 九月癸卯,曲赦西州大辟罪。乙卯,于西州置安西都护府。冬十月己卯,诏以赠司 空、河间元王孝恭,赠陕东道大行台尚书右仆射、郧节公殷开山,赠民部尚书、渝 襄公刘政会等配飨高祖庙庭。闰月乙未,幸同州。甲辰,狩于尧山。庚戌,至自同 州。丙辰,吐蕃遣使献黄金器千斤以求婚。

  十一月甲子朔,日南至。有事于圆丘。十二月丁酉,交河道旋师。吏部尚书、 陈国公侯君集执高昌王麹智盛,献捷于观德殿,行饮至之礼,赐酺三日。乙卯,高 丽世子相权来朝。

  十五年春正月丁卯,吐蕃遣其国相禄东赞来逆女。丁丑,礼部尚书、江夏王道 宗送文成公主归吐蕃。辛巳,幸洛阳宫。三月戊申,幸襄城宫。庚午,发襄城宫。

  夏四月辛卯,诏以来年二月有事泰山,所司详定仪制。五月壬申,并州僧道及 老人等抗表,以太原王业所因,明年登封已后,愿时临幸。上于武成殿赐宴,因从 容谓侍臣曰:“朕少在太原,喜群聚博戏,暑往寒逝,将三十年矣。”时会中有旧 识上者,相与道旧以为笑乐。因谓之曰:’他人之言,或有面谀。公等朕之故人, 实以告朕,即日政教,于百姓何如?人间得无疾苦耶?”皆奏:“即日四海太平, 百姓欢乐,陛下力也。臣等余年,日惜一日,但眷恋圣化,不知疾苦。”因固请过 并州。上谓曰:“飞鸟过故乡,犹踯躅徘徊;况朕于太原起义,遂定天下,复少小 游观,诚所不忘。岱礼若毕,或冀与公等相见。”于是赐物各有差。丙子,百济王 扶余璋卒。诏立其世子扶余义慈嗣其父位,仍封为带方郡王。

  六月戊申,诏天下诸州,举学综古今及孝悌淳笃、文章秀异者,并以来年二月 总集泰山。己酉,有星孛于太微,犯郎位。丙辰,停封泰山,避正殿以思咎,命食 减膳。

  秋七月甲戌,孛星灭。

  冬十月辛卯,大阅于伊阙。壬辰,幸嵩阳。辛丑,还宫。十一月壬戌,废乡长。 壬申,还京师。癸酉,薛延陀以同罗、仆骨、回纥、靺鞨、之众度漠,屯于白道 川。命营州都督张俭统所部兵压其东境;兵部尚书李勣为朔方行军总管,右卫大将 军李大亮为灵州道行军总管,凉州都督李袭誉为凉州道行军总管,分道以御之。十 二月戊子朔,至自洛阳宫。甲辰,李勣及薛延陀战于诺真水,大破之,斩首三千余 级,获马万五千匹,薛延陀跳身而遁。勣旋破突厥思结于五台县,虏其男女千余口, 获羊马称是。

  十六年春正月辛未,诏在京及诸州死罪囚徒,配西州为户;流人未达前所者, 徙防西州。兼中书侍郎、江陵子岑文本为中书侍郎,专知机密。夏六月辛卯,诏复 隐王建成曰隐太子,改封海陵剌王元吉曰巢剌主。秋七月戊午,司空、赵国公无忌 为司徒,尚书左仆射、梁国公玄龄为司空。

  九月丁巳,特进、郑国公魏徵为太子太师,知门下省事如故。冬十一月丙辰, 狩于岐山。辛酉,使祭隋文帝陵。丁卯,宴武功士女于庆善宫南门。酒酣,上与父 老等涕泣论旧事,老人等递起为舞,争上万岁寿,上各尽一杯。庚午,至自岐州。 十二月癸卯,幸温汤。甲辰,狩于骊山,时阴寒晦冥,围兵断绝。上乘高望见之, 欲舍其罚,恐亏军令,乃回辔入谷以避之。是岁,高丽大臣盖苏文弑其君高武,而 立武兄子藏为王。

  十七年春正月戊辰,右卫将军、代州都督刘兰谋反,腰斩。太子太师、郑国公 魏徵薨。戊申,诏图画司徒、赵国公无忌等勋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三月丙辰,齐 州都督齐王祐杀长史权万纪、典军韦文振,据齐州自守,诏兵部尚书李勣、刑部尚 书刘德威发兵讨之。兵未至,兵曹杜行敏执之而降,遂赐死于内侍省。丁巳,荧惑 守心前星,十九日而退。

  夏四月庚辰朔,皇太子有罪,废为庶人。汉王元昌、吏部尚书侯君集并坐与连 谋,伏诛。丙戌,立晋王治为皇太子,大赦,赐酺三日。丁亥,中书令杨师道为吏 部尚书。己丑,加司徒、赵国公长孙无忌太子太师,司空、梁国公房玄龄太子太傅; 特进、宋国公萧瑀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英国公李勣为太子詹事,仍同中书门下三 品。庚寅,上亲谒太庙,以谢承乾之过。癸巳,魏王泰以罪降爵为东莱郡王。五月 乙丑,手诏举孝廉茂才异能之士。

  六月己卯朔,日有蚀之。壬午,改葬隋恭帝。丁酉,尚书右仆射高士廉请致仕, 诏以为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闰月戊午,薛延陀遣其兄子突利设献马五 万匹、牛驼一万、羊十万以请婚,许之。丙子,徙封东莱郡王泰为顺阳王。秋七月 庚辰,京城讹言云:“上遣枨枨取人心肝,以祠天狗。”递相惊悚。上遣使遍加宣 谕,月余乃止。丁酉,司空、太子太傅、梁国公房玄龄以母忧罢职。八月,工部尚 书、郧国公张亮为刑部尚书,参预朝政。九月癸未,徙庶人承乾于黔州。

  冬十月丁巳,房玄龄起复本职。十一月己卯,有事于南郊。壬午,赐天下酺三 日。以凉州获瑞石,曲赦凉州,并录京城及诸州系囚,多所原宥。

  十八年春正月壬寅,幸温汤。

  夏四月辛亥,幸九成宫。秋八月甲子,至自九成宫。丁卯,散骑常侍清苑男刘 洎为侍中,中书侍郎江陵子岑文本、中书侍郎马周并为中书令。九月,黄门侍郎褚 遂良参预朝政。冬十月辛丑朔,日有蚀之。甲辰,初置太子司议郎官员。甲寅,幸 洛阳宫。安西都护郭孝恪帅师灭焉耆,执其王突骑支送行在所。十一月壬寅,车驾 至洛阳宫。庚子,命太子詹事、英国公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出柳城,礼部尚书、 江夏郡王道宗副之;刑部尚书、郧国公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总管,以舟师出莱州,左 领军常何、泸州都督左难当副之。发天下甲士,召募十万,并趣平壤,以伐高丽。 十二月辛丑,庶人承乾死。

  十九年春二月庚戌,上亲统六军发洛阳。乙卯,诏皇太子留定州监国;开府仪 同三司、申国公高士廉摄太子太傅,与侍中刘洎、中书令马周、太子少詹事张行成、 太子右庶子高季辅五人同掌机务;以吏部尚书、安德郡公杨师道为中书令。赠殷比 干为太师,谥曰忠烈,命所司封墓,葺祠堂,春秋祠以少牢,上自为文以祭之。三 月壬辰,上发定州,以司徒、太子太师兼检校侍中、赵国公长孙无忌,中书令岑文 本、杨师道从。

  夏四月癸卯,誓师于幽州城南,因大飨六军以遣之。丁未,中书令岑文本卒于 师。癸亥,辽东道行军大总管、英国公李勣攻盖牟城,破之。五月丁丑,车驾渡辽。 甲申,上亲率铁骑与李勣会围辽东城,因烈风发火弩,斯须城上屋及楼皆尽,麾战 士令登,乃拔之。

  六月丙辰,师至安市城。丁巳,高丽别将高延寿、高惠真帅兵十五万来援安市, 以拒王师。李勣率兵奋击,上自高峰引军临之,高丽大溃,杀获不可胜纪。延寿等 以其众降,因名所幸山为驻跸山,刻石纪功焉。赐天下大酺二日。秋七月,李勣进 军攻安市城,至九月不克,乃班师。

  冬十月丙辰,入临渝关,皇太子自定州迎谒。戊午,次汉武台,刻石以纪功德。 十一月辛未,幸幽州。癸酉,大飨,还师。十二月戊申,幸并州。侍中、清苑男刘 洎以罪赐死。是岁,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死。

  二十年春正月,上在并州。丁丑,遣大理卿孙伏伽、黄门侍郎褚遂良等二十二 人,以六条巡察四方,黜陟官吏。庚辰,曲赦并州,宴从官及起义元从,赐粟帛、 给复有差。三月己巳,车驾至京师。己丑,刑部尚书、郑国公张亮谋反,诛。闰月 癸巳朔,日有蚀之。

  夏四月甲子,太子太师、赵国公长孙无忌,太子太傅、梁国公房玄龄,太子太 保、宋国公萧瑀各辞调护之职,诏许之。六月,遣兵部尚书、固安公崔敦礼,特进、 英国公李勣击破薛延陀于郁督军山北,前后斩首五千余级,虏男女三万余人。秋八 月甲子,封皇孙为陈王。己巳,幸灵州。庚午,次泾阳顿。铁勒回纥、拔野古、同 罗、仆骨、多滥葛、思结、阿跌、契苾、跌结、浑、斛薛等十一姓各遣使朝贡,奏 称:“延陀可汗不事大国,部落乌散,不知所之。奴等各有分地,不能逐延陀去, 归命天子,乞置汉官。”诏遣会灵州。九月甲辰,铁勒诸部落俟斤、颉利发等遣使 相继而至灵州者数千人,来贡方物,因请置吏,咸请至尊为可汗。于是北荒悉平, 为五言诗勒石以序其事。辛亥,灵州地震有声。

  冬十月,前太子太保、宋国公萧瑀贬商州刺史。丙戌,至自灵州。

  二十一年春正月壬辰,开府仪同三司、申国公高士廉薨。丁酉,诏以来年二月 有事泰山。甲寅,赐京师酺三日。二月壬申,诏以左丘明、卜子夏、公羊高、谷梁 赤、伏胜、高堂生、戴圣、毛苌、孔安国、刘向、郑众、杜子春、马融、卢植、郑 康成、服子慎、何休、王肃、王辅嗣、杜元凯、范宁等二十一人,代用其书,垂于 国胄,自今有事于太学,并命配享宣尼庙堂。丁丑,皇太子于国学释菜。

  夏四月乙丑,营太和宫于终南之上,改为翠微宫。五月戊子,幸翠微宫。六月 癸亥,司徒、赵国公无忌加授扬州都督。秋七月庚子,建玉华宫于宜君县之凤凰谷。 庚戌,至自翠微宫。八月壬戌,诏以河北大水,停封禅。辛未,骨利干国遣使贡名 马。丁酉,封皇子明为曹王。冬十一月癸卯,徙封顺阳王泰为濮王。十二月戊寅, 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安西都护郭孝恪、司农卿杨弘 礼为琯山道行军大总管,以伐龟兹。是岁,堕婆登、乙利、鼻林送、都播、羊同、 石、波斯、康国、吐火罗、阿悉吉等远夷十九国,并遣使朝贡。又于突厥之北至于 回纥部落,置驿六十六所,以通北荒焉。

  二十二年春正月庚寅,中书令马周卒。司徒、赵国公无忌兼检校中书令,知尚 书门下二省事。已亥,刑部侍郎崔仁师为中书侍郎,参知机务。戊戌,幸温汤。戊 申,还宫。二月,前黄门侍郎褚遂良起复黄门侍郎。中书侍郎崔仁师除名,配流连 州。癸丑,西番沙钵罗叶护率众归附,以其俟斤屈裴禄为忠武将军,兼大俟斤。戊 午,以结骨部置坚昆都督。乙亥,幸玉华宫,乙卯,赐所经高年笃疾粟帛有差。己 卯,蒐于华原。

  四月甲寅,碛外蕃人争牧马出界,上亲临断决,然后咸服。丁巳,右武候将军 梁建方击松外蛮,下其部落七十二所。五月庚子,右卫率长史王玄策击帝那伏帝国, 大破之,获其王阿罗那顺及王妃、子等,虏男女万二千人、牛马二万余以诣阙。使 方土那罗迩娑婆于金飚门造延年之药。吐蕃赞普击破中天竺国,遣使献捷。六月癸 酉,特进、宋国公萧瑀薨。秋七月癸卯,司空、梁国公房玄龄薨。八月己酉朔,日 有蚀之。九月己亥,黄门侍郎褚遂良为中书令。

  十月癸亥,至自玉华宫。十一月戊戌,眉、邛、雅三州獠反,右卫将军梁建方 讨平之。庚子,契丹帅窟哥、奚帅可度者并率其部内属。以契丹部为松漠都督,以 奚部置饶乐都督。十二月乙卯,增置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各二员,大理寺置平事 十员。闰月丁丑朔,昆山道总管阿史那社尔降处密、处月,破龟兹大拨等五十城, 虏数万口,执龟兹王诃黎布失毕以归,龟兹平,西域震骇。副将薛万彻胁于阗王伏 阇信入朝。癸未,新罗王遣其相伊赞千金春秋及其子文王来朝。是岁,新罗女王金 善德死,遣册立其妹真德为新罗王。

  二十三年春正月辛亥,俘龟兹王诃黎布失毕及其相那利等,献于社庙。二月丙 戌,置瑶池都督府,隶安西都护府。丁亥,西突厥肆叶护可汗遣使来朝。三月丙辰, 置丰州都督府。自去冬不雨,至于此月己未乃雨。辛酉,大赦。丁卯,敕皇太子于 金液门听政。是月,日赤无光。

  四月己亥,幸翠微宫。五月戊午,太子詹事、英国公李勣为叠州都督。辛酉, 开府仪同三司、卫国公李靖薨。己巳,上崩于含风殿,年五十二。遗诏皇太子即位 于柩前,丧纪宜用汉制。秘不发丧。庚午,遣旧将统飞骑劲兵从皇太子先还京,发 六府甲士四千人,分列于道及安化门,翼从乃入;大行御马舆,从官侍御如常。壬 申,发丧。六月甲戌朔,殡于太极殿。八月丙子,百僚上谥曰文皇帝,庙号太宗。 庚寅,葬昭陵。上元元年八月,改上尊号曰文武圣皇帝。天宝十三载二月,改上尊 号为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史臣曰:臣观文皇帝发迹多奇,聪明神武。拔人物则不私于党,负志业则咸尽 其才。所以屈突、尉迟,由仇敌而愿倾心膂;马周、刘洎,自疏远而卒委钧衡。终 平泰阶,谅由斯道。尝试论之:础润云兴,虫鸣螽跃。虽尧、舜之圣,不能用檮杌、 穷奇而治平;伊、吕之贤,不能为夏桀、殷辛而昌盛。君臣之际,遭遇斯难,以至 抉目剖心,虫流筋擢,良由遭值之异也。以房、魏之智,不逾于丘、轲,遂能尊主 庇民者,遭时也。或曰:以太宗之贤,失爱于昆弟,失教于诸子,何也?曰:然, 舜不能仁四罪,尧不能训丹硃,斯前志也。当神尧任谗之年,建成忌功之日,苟除 畏逼,孰顾分崩,变故之兴,间不容发,方惧“毁巢”之祸,宁虞“尺布”之谣? 承乾之愚,圣父不能移也。若文皇自定储于哲嗣,不骋志于高丽;用人如贞观之初, 纳谏比魏徵之日。况周发、周成之世袭,我有遗妍;较汉文、汉武之恢弘,彼多惭 德。迹其听断不惑,从善如流,千载可称,一人而已!

  赞曰:昌、发启国,一门三圣。文定高位,友于不令。管、蔡既诛,成、康道 正。贞观之风,到今歌咏。

扩展阅读

  • 译文
  •   太宗本纪(下)

      四年(630)春正月九日,定襄道行军总管李靖大破突厥,捕获隋朝皇后萧氏以及隋炀帝之孙正道,送到京师。二十七日,武德殿北院火灾。

      二月三日,驾到温汤。八日,李靖又在阴山大破突厥,颉利可汗轻装骑马向远地逃跑。十日,皇上从温汤来。十八日,大赦。赐大宴五天。民部尚书戴胄凭本官兼吏部尚书的加官、参议朝政。太常卿萧王禹为御史大夫,与宰相参议朝政。御史大夫、西河郡公温彦博为中书令。

      三月十五日,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活捉颉利可汗,献到京师。十九日,尚书右仆射、蔡国公杜如晦去世。二十九日,向太庙报告俘虏了颉利可汗。

      夏四月二日,驾到顺天门,军官捉住颉利来献捷。自此西北蕃邦都请求奉给皇上尊号为“天可>>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