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

  敬宗 文宗上

  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讳湛,穆宗长子,母曰恭僖太后王氏。元和四年六月七日, 生于东内之别殿。长庆元年三月,封景王。二年十二月,立为皇太子。四年正月壬 申,穆宗崩。癸酉,皇太子即位柩前,时年十六。甲戌,左仆射韩皋卒。丙子,群 臣准遗诏奏皇帝宝册礼毕,诏赏神策诸军士人绢十匹、钱十千、畿内诸军镇绢十匹、 钱五千,其余军镇颁给有差。内出绫绢三百万段以助赏给。穆宗初即位,在京军士 人获五十千,在外军镇差降无几。至是,宰臣奏议请量国力颁赏,故差减于先朝, 物议是之。群臣五上章请听政,从之。二月辛巳朔,上缞服见群臣于紫宸门外。壬 午,渤海送备宿卫大聪叡等五十人入朝。癸未,贬户部侍郎李绅为端州司马。丙戌, 贬翰林学士、驾部郎中、知制诰庞严为信州刺史,翰林学士、司封员外郎、知制诰 蒋防为汀州刺史,皆绅之引用者。以右拾遗吴思为殿中侍御史,充入蕃告哀使。李 绅之贬,李逢吉受贺,群官至中书,而思独不往,逢吉怒而斥为远使。戊子,河北 告哀使、谏议大夫高允恭卒于东都。辛卯,敕没掖庭宫人、先配内园宫人,并宜放 出,任其所适。己亥,册大行皇帝皇太后为太皇太后。庚子,西川节度使杜元颖进 罨画打球衣五百事,非礼也。辛丑,上始御紫宸殿受朝。既退,幸飞龙院,厚赐内 官等物有差。以米贵,出太仓粟四十万石,于两市贱粜,以惠贫民。癸未夜,太白 犯东井北辕。乙巳,上率群臣诣光顺门册皇太后。丁未,御中和殿击球,赐教坊乐 官绫绢三千五百匹。戊申,击球于飞龙院。己酉,大合乐于中和殿,极欢而罢,内 官颁赐有差。

  三月庚戌朔,贬司农少卿李彤吉州司马,以前为邓州刺史,坐赃百万,仍自刻 德政碑故也。壬子,上御丹凤楼,大赦天下。京畿夏青苗钱并放,秋青苗钱每贯放 二百文。天下常贡之外不得进献。六宅、十宅诸王女,宜令每年于选人中选择降嫁。 今后户帐田亩,五年一定税。是日,风且雨。甲寅,始于延英对宰臣。丙辰,以尚 书右丞韦顗为户部侍郎。戊午,礼仪使奏:“外命妇正旦及四始日旧行起居之礼, 伏以礼烦则渎,请停。”从之。庚申,工部尚书胡证检校户部尚书、京兆尹。甲子, 故山南东道节度使牛元翼家为王廷凑所害,上惜其冤横,伤悼久之,仍叹宰执非才, 纵奸臣跋扈。翰林学士韦处厚奏曰:“理乱之本,非有他术,顺人则理,违人则乱。 陛下常叹息,恨无萧、曹。今有一裴度,尚不能用,此冯唐所以感悟汉文,虽有颇、 牧不能用也。”以太子少保张弘靖为太子少师,分司东都太子宾客令狐楚河南尹。 丁卯,以刑部尚书段文昌判左丞事。戊辰,群臣入阁,日高犹未坐,有不任立而踣 者。谏议大夫李渤出次白宰相,俄而始坐。班退,左拾遗刘栖楚谏,头叩龙墀血流, 上为之动容,仍赐绯鱼袋。编氓徐忠信阑入浴堂门,杖四十,配流天德。庚午,赐 内教坊钱一万贯,以备游幸。是夜,太白犯东井北辕。甲戌,夏州节度使李祐奏: 于塞外筑乌延、宥州、临塞、阴河、陶子等五城,以备蕃寇。又以党项为盗,于芦 子关北木瓜岭筑垒,以扼其冲。乙亥,幸教坊,赐伶官绫绢三千五百匹。

  夏四月庚辰朔。甲申,以御史大夫王涯为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充盐铁转运 等使。壬辰,兵部侍郎武儒衡卒。丙申,贼张韶等百余人至右银台门,杀阍者,挥 兵大呼,进至清思殿,登御榻而食,攻弓箭库。左神策军兵马使康艺全率兵入宫讨 平之。是日,上闻其变,急幸左军。丁酉,上还宫,群臣称庆。谏议大夫李渤以上 轻易致盗,言甚激切。己亥,九仙门等监共三十五人,并笞之。辛丑,染坊使田晟、 段政直流天德,以张韶染坊役夫故也。诏雪吐突承璀之罪,令男士晔改葬之。丙午, 宰臣李逢吉封凉国公,牛僧孺封奇章县子。

  五月己酉朔。乙卯,制以正议大夫、尚书吏部侍郎、上柱国、渭源县开国男、 食邑三百户、赐紫金鱼袋李程守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朝议郎、守尚书户部 侍郎、兼御史大夫、判度支、上柱国、赐紫金鱼袋窦易直为朝散大夫,本官同中书 门下平章事。判度支、户部侍郎韦顗赐金紫。己未,割富平县之丰水乡、下邽县之 翟公乡、澄城县之抚道乡、白水县之会宾乡,以奉景陵。癸亥,以盐州刺史傅良弼 为夏州节度使。东都、江陵监大转运留后并改为知院官,从其使王涯请也。

  六月己卯朔,以左神策大将康艺全为鄜坊节度使。辛巳,敕以霖雨命疏决京城 系囚。庚辰,大风吹坏延喜、景风等门。工部侍郎张惟素卒。壬辰,以左金吾卫大 将军李愿检校司空,兼河中尹、御史大夫,充河中、绛、隰等州节度使。丙申,山 南西道节度使、守司空裴度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之拜兴元也,为宰相李逢吉所 排,不带平章事,李程、韦处厚日为度论于上前,故有是命。加陈、许节度使李光 颜守司徒。癸卯,太保张弘靖卒。己巳,浙西水坏太湖堤,水入州郭,漂民庐舍。 丁未,以吏部尚书赵宗儒为太常卿,兵部尚书郑絪为吏部尚书。

  秋七月戊申朔。己酉,睦州、清溪等六县大雨,山谷发洪水泛溢,漂城郭庐舍。 庚辰,以前河中节度使郭钊为兵部尚书。戊午,太子宾客许季同卒。辛酉,疏灵州 特进渠,置营田六百顷。乙丑,郓、曹、濮暴雨水溢,坏城郭庐舍。丁卯,敕以谷 贵,凡给百官俸内一半合给匹段,今宜给粟,每斗折钱五十文。辛未,以大理卿崔 元略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甲戌,左金吾卫大将军李祐进马二百五十匹。御史温 造于阁内奏弹祐罢使违敕进奉,祐趋出待罪,诏宥之。襄、均、复等州汉江溢,漂 民庐舍。丙子,浙西观察使李德裕奏:“诏令当道造盝子二十具,计用银一万三千 两,金一百三十两。昨已进两具,用银一千三百两,当道在库贮备银无二三百两, 皆百计收市,方成此两具。臣当道唯有留使钱五万贯,每事节俭支费,犹欠十三万 贯不足。臣若因循不奏,则负陛下任使之恩;若分外诛求,又累陛下慈俭之德。伏 乞宣令宰臣商议,何以遣臣得上不违宣索,下不阙军须,不困疲人,不敛物怨。” 时有诏罢进奉,故德裕有是奏。

  八月丁酉朔。是夜,火犯土星。妖贼马文忠与品官季文德等凡一千四百人,将 图不轨,皆杖一百处死。癸未,火犯东井。甲寅,诏于关内、关东折籴、和籴粟一 百五十万石。陈、许、蔡、郓、曹、濮等州水害稼。丁亥,火入东井。己丑,以李 忄妻孙宏为河南府兵曹参军,蒋清孙禺阝为伊阳令,录忠臣后也。是夜,金犯轩辕 右角。壬辰,江王府长史段钊上言,称前任龙州刺史,近郭有牛心山,山上有仙人 李龙迁祠,颇灵应,玄宗幸蜀时,特立祠庙。上遣高品张士谦往龙州检行,回奏牛 心山有掘断处。群臣言宜须修筑。时方冱寒,役民数万计,东川节度使李绛表诉之。 甲子,以太常卿赵宗儒为太子少师。乙巳,宣武军节度韩充卒。

  九月丙午朔。丁未,波斯大商李苏沙进沉香亭子材,拾遗李汉谏云:“沉香为 亭子,有异瑶台、琼室。”上怒,优容之。庚戌,以河南尹令狐楚检校礼部尚书、 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宋、汴、亳观察等使。乙卯,罢理匭使。以谏议大夫李渤 知匭,奏请置胥吏、添课料故也。戊午,加硃融检校司空。诏浙西织造可幅盘绦缭 绫一千匹。观察使李德裕上表论谏,不奉诏,乃罢之。己巳,以兵部侍郎王起为河 南尹。甲子,吐蕃遣使求《五台山图》。己巳,浙西、淮南各进宣索银庄奁三具。

  冬十月丙子朔,宗正寺选尚书县主胥和元亮等二十五人,各赐钱三十万,令 备吉礼。辛巳,以吏部侍郎崔从为太常卿。庚子,岭南节度使郑权卒。辛丑,吐蕃 贡BX牛,铸成银犀牛、羊、鹿各一。壬寅,以鄂岳观察使、检校兵部尚书崔植检 校吏部尚书,兼广州刺史、御史大夫,充岭南节度观察经略使。以户部侍郎韦顗为 御史中丞,兼户部侍郎;以御史中丞郑覃权权工部侍郎;以刑部侍郎韦弘景为吏部 侍郎;以权权礼部郎李宗闵权权兵部侍郎;以工部侍郎于敖为刑部侍郎。

  十一月丙午朔。戊申,安南都护李元喜奏:黄家贼与环王国合势陷陆州,杀刺 史葛维。苏、常、湖、岳、吉、潭、郴等七州水伤稼。庚申,葬穆宗于光陵。十二 月乙亥朔。癸未,回纥、吐蕃、奚、契丹遣使朝贡。襄州柳公绰、沧州李全略、晋 州李寰、滑州高承简并自尚书加检校右仆射。以前起居舍人刘栖楚为谏议大夫。淮 南节度使王播厚赂贵要,求领盐铁使,谏议大夫独孤朗张仲方、起居郎孔敏行柳公 权宋申锡、补阙韦仁实刘敦儒、拾遗李景主薛廷老等伏延英抗疏论之。戊子夜,月 掩东井。庚寅,加天平军节度使乌重胤同平章事。乙未,徐泗王智兴请置僧尼戒坛, 浙西观察使李德裕奏状论其奸幸。时自宪宗朝有敕禁私度戒坛,智兴冒禁陈请,盖 缘久不兴置,由是天下沙门奔走如不及。智兴邀其厚利,由是致富,时议丑之。丁 酉,宰相牛僧孺进封奇章郡公,李程彭原郡公,窦易直晋阳郡公,并食邑三千户。 吏部侍郎韩愈卒。

  宝历元年春正月乙巳朔。辛亥,观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礼毕,御丹凤楼,大赦, 改元宝历元年。先是,雩县令崔发坐误辱中官下狱,是日,与诸囚陈于金鸡竿下俟 释放。忽有内官五十余人,环发而殴之,发破面折齿,台吏以度蔽之,方免。有诏 复系于台中,宰相救之,方释。宰相牛僧孺累表乞解机务,帝许以郊礼后。乙卯, 以僧孺检校礼部尚书、同平章事、鄂州刺史,充武昌军节度、鄂岳观察使。淮南节 度使王播兼诸道盐铁转运使。于鄂州特置武昌军额,宠僧孺也。壬申,以给事中李 渤为桂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桂管防御观察使。李德裕献《丹扆箴》六首,上深嘉 之,命学士韦处厚优其答诏。辛卯,以前礼部郎中李翱为庐州刺史,以求知制诰, 面数宰相李逢吉过故也。辛丑,江西观察使薛放卒。癸卯,以职方郎中、知制诰王 璠为御史中丞。

  三月乙巳朔,以兵部尚书郭钊为梓州刺史、剑南东川节度使。壬子,宴群臣于 三殿。戊辰夜,有流星长三丈,出紫微,入浊灭。辛未,以前桂管观察使殷侑为江 西观察使。上御宣政殿试制举人二百九十一人,以中书舍人郑涵、吏部郎中崔琯、 兵部郎中李虞仲并充考制策官。

  夏四月甲戌朔,宰相凉国公李逢吉进封郑国公。以右神策大将军康志睦检校工 部尚书,兼青州刺史、平卢军节度使。宣中书,以谏议大夫刘栖楚为刑部侍郎。丞 郎宣授,自栖楚始也。郑涵等考定制举人。敕下后数日,上谓宰相曰:“韦端符、 杨鲁士皆涉物议,宜与外官。”乃授端符白水尉,鲁士城固尉。宰臣请其罪名,不 报。癸巳,群臣上徽号曰文武大圣广孝皇帝,御宣政殿受册。礼毕,御丹凤楼,大 赦天下,大辟罪已下,无轻重咸赦除之。时李绅贬官。李逢吉恶绅,不欲绅量移, 乃于赦书节文内,但言左降官已经量移,宜与量移近处,不言未量移者宜与量移。 翰林学士韦处厚上疏论列云:“不可为李绅一人与逢吉相恶,遂令近年流贬官皆不 量移,则乖旷荡之道也。”帝遽命追赦书添改之。乙亥,以剑南东川节度、检校司 空李绛为左仆射。御史萧彻弹京兆尹、兼御大夫崔元略违诏徵畿内所放钱万七千贯, 付三司勘鞫不虚。辛丑,敕削元略兼御史大夫。五月甲辰朔,以前平卢军节度使薛 平检校左仆射、兼户部尚书。赐振武军钱一十四万贯,修筑东受降城。庚戌,幸鱼 藻宫观竟渡。庚申,正衙命使册九姓迥纥登里啰汨没密施毗伽昭礼可汗。丙寅,太 子少傅致仕阎济美卒。丁卯,湖南观察使沈传师奏:“当道先配吐蕃罗没等一十七 人,准赦放还本国,今各得状,不愿还。”从之。庚午,以右金吾将军李文悦为丰 州刺史、天德军防御使。安南李元喜奏移都护府于江北岸。

  六月壬申朔。乙酉,诏公主、郡主并不得进女口。丙戌,将作监张武均出为洋 州刺史,坐赃犯也。诸司白身冯志谋等三百九人,并赐禄。丁亥,命品官田务丰领 国信十二车赐迥纥可汗及太和公主。己丑,河中节度使、检校司空李愿卒。乙未, 以检校左仆射、兼户部尚书薛平检校司空、河中尹、河中节度使。

  秋七月癸卯朔,以忠武军节度使、守司徒、兼侍中李光颜为太原尹、北京留守、 河东节度使,以兗海节度使王沛为许州刺史、忠武军节度使。荧惑犯右执法。甲辰, 监铁使王播进羡馀,物议欲鸣鼓而攻之。乙酉,鄜坊水坏庐舍。癸丑,以右金吾卫 大将军张茂宗为兗、海、沂、密节度使。乙卯,正衙命使册司徒李光颜。丙辰,淄 王傅分司元锡卒。己未,诏王播造竞渡船二十只供进,仍以船材京内造。时计其功, 当半年转运之费。谏议大夫张仲方切谏,乃改进十只。辛酉,万年县典贾镇诬告故 统军王佖男正谟等七人谋乱,诏杖杀之。甲子夜,月犯毕。乙丑,侍讲学士崔郾、 高重进《纂要》十卷,赐锦采二百匹。丁卯,以户部侍郎韦顗为吏部侍郎,京兆尹 崔元略为户部侍郎。奉天县水坏庐舍。辛未,以左散骑常侍胡证为户部尚书、判度 支。太子宾客分司庐士玫卒。闰七月壬午朔,以权知工部侍郎郑覃为京兆尹。甲申, 拾遗李汉、舒元褒、薛廷老于阁内论曰:“伏见近日除授,往往不由中书进拟,多 是内中宣出。臣恐纪纲浸坏,奸邪恣行,伏希详察。”上然之。诏度支进铜三千斤、 金薄十万翻,修清思院新殿及升阳殿图障。丙戌,户部尚书致仕裴堪卒。戊子,以 给事中卢元辅为工部侍郎。壬辰,以前河东节度使李听为义成军节度使。戊戌,以 刑部尚书段文昌为兵部尚书,依前判左丞事。

  八月辛丑朔。戊申,以酅国公杨造男元凑袭酅国公,食邑三千户。两京、河西 大稔,敕度支和籴折籴粟二百万石。乙卯夜,太白近房。戊午,遣中使往湖南、江 南等道及天台山采药。时有道士刘从政者,说以长生久视之道,请于天下求访异人, 冀获灵药。仍以从政为光禄少卿,号升玄先生。秋九月辛未朔。丁丑,卫尉卿刘遵 古役人安再荣告前袁王府长史武昭谋害宰相李逢吉,诏三司鞫之。壬午,昭义节度 使刘悟卒。癸未夜,太白犯南斗。丙戌夜,月犯右执法。丁酉,华州暴水伤稼。徐 州王智兴奏,大将武华等四百人谋乱,并伏诛。十月庚子朔,河南尹王起奏,盗销 钱为佛像者,请以盗铸钱论。丁巳,振武节度使张惟清以东受降城滨河,岁久雉堞 坏,乃移置于绥远烽南,及是功成。己未,以崖州安置人嗣郢王佐为颍王府长史, 分司东都,仍赐金紫。壬戌夜,太白近哭星。甲子,三司鞫武昭狱得实,武昭及弟 汇、役人张少腾宜付京兆府决,河阳节度掌书记李仲言配流象州,汇流崖州,太学 博士李涉流康州,皆坐武昭事也。

  十一月庚午朔。辛未,以御史中丞王璠为工部侍郎,以谏议大夫独孤朗为御史 中丞。癸酉,镇星近东井。癸未,以殿中少监严公素为容管经略使。是夜,月犯东 井。庚寅,车驾幸温汤,即日还宫。壬辰,以刑部侍郎刘栖楚为京兆尹。丙申,诏 封皇子普为晋王。丁酉,吏部侍郎韦顗卒。十二月己亥朔。辛丑,以晋王普为昭义 军节度副大使;以刘悟子将作监主簿从谏起复云麾将军、守金吾卫大将军同正、检 校左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充昭义节度留后。戊申夜,月犯毕。其夜,北方有雾 起,须臾遍天,雾上有赤气,久而方散。甲子,以左仆射李绛为太子少师,分司东 都。戊辰,敕:“农功所切,实在耕牛,疲氓多乏,须议给赐。委度支往河东、振 武、灵、夏等州市耕牛一万头,分给畿内贫下百姓。”是岁,淮南、浙西、宣、襄、 鄂、潭、湖南等州旱灾伤稼。

  二年春正月己巳朔。庚午,贬殿中侍御史王源植为昭州司马。时源植街行,为 教坊乐伎所侮,导从呵之,遂成纷竟。京兆尹刘栖楚决责乐伎,御史中丞独孤朗论 之太切,上怒,遂贬源植。辛未,湖南观察使沈传师奏:奉诏校寻叶靖能、罗光远 文案,检寻不获。癸酉,右赞善大夫李光现与品官李重实争忿,以笏击重实流血。, 上以宗属,罚两月俸料。甲戌,以诸军丁夫二万入内穿池修殿。辛巳,兴元节度使 裴度奏修斜谷路及馆驿皆毕功。壬辰,裴度来朝。甲午,以卫尉卿刘遵古为湖南观 察使,以国子祭酒卫中行为福建观察使。丙申,盐铁使王播奏:“扬州城内,旧漕 河水浅,舟船涩滞,输不及期程。今从阊门外古七里港开河,向东屈曲,取禅智寺 桥,东通旧官河,计长一十九里。其功役所费,当使自方圆支遣。”从之。二月己 亥朔。辛丑,容管经略使严公素奏:“当州普宁等七县,请同广、昭、桂、贺四州 例北选。”从之。丙午夜,月犯毕。丁未,以山南西道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光禄大 夫、守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兴元尹、上柱国、晋国公裴度守司空、同平章事, 复知政事。丁巳寒食节,三殿宴群臣,自戊午至庚申方止。丙寅,正册司空裴度。 丁卯,以礼部尚书王涯检校左仆射,为山南西道节度使。

  三月戊辰朔,命兴唐观道士孙准入翰林待诏。辛未,江西观察使殷侑请于洪州 宝历寺置僧尼戒坛,敕殷侑故违制令,擅置戒坛,罚一季俸料。甲戌,赐宰臣百僚 上巳宴于曲江亭。乙亥,右散骑常侍李翱卒。戊寅,幸鱼藻宫观竞渡。辛巳,以同 州刺史萧俯为太子少保分司。壬午,以工部尚书裴武为同州刺史。癸未,岭南节度 使崔植奏:“广、湖、封、雷、潘、辩等七州戍军。除折冲别将外,并请停。”从 之。丙戌,昆明夷遣使朝贡。丁亥,敕册才人郭氏为贵妃。丙申,以吏部侍郎韦弘 景为陕虢观察使。四月戊戌朔,横海军节度使李全略卒。壬寅,以右金吾卫大将军 高承简为邠、宁、庆节度使。丙午,王廷凑检校司空。戊申,昭义节度使留后刘从 谏检校工部尚书,充昭义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庚戌,鄂岳观察使牛僧孺奏: “当道沔州与鄂州隔江相对,才一里余,其州请并省,其汉阳、汊川两县隶鄂州。” 从之。丙辰,右金吾卫大将军高霞寓卒。丙寅,先是王廷凑请于当道立圣德碑,是 日,内出碑文赐廷凑。

  五月戊辰朔,上御宣和殿,对内人亲属一千二百人,并于教坊赐食,各颁锦彩。 辛未,秘书省著作郎韦公肃注太宗所撰《帝范》十二篇进,特赐锦彩百匹。甲戌, 以泾原节度杨元卿为河阳三城怀州节度使,以金吾卫大将军李祐为泾原节度使。是 夜,月近太微星。浙西送到绝粒女道士施子微。戊寅,幸鱼藻宫观竞渡。庚辰,中 使自新罗取鹰鹞回。幽州军乱,杀其帅硃克融及男延龄,军人立其第二子延嗣为留 后。辛巳,神策军苑内古长安城中修汉未央宫,掘获白玉床一张,长六尺。癸未, 山人杜景先于光顺门进状,称有道术;令中使押杜景先往淮南及江南、湖南、岭南 诸州求访异人。甲申,以右丞丁公著为兵部侍郎,以前湖南观察使沈传师为尚书左 丞。辛卯,赠硃克融司徒。甲午夜,荧惑犯昴。赐兴唐观道士刘从政修院钱二万贯。

  六月丁酉朔,赐御史中丞独孤朗金紫。丁巳,减放苑内役人二千五百。帝性好 土木,自春至冬,兴作相继。庚申,郓州进驴打球人石定宽等四人。是夜,太白犯 昴。辛酉,幸凝碧池,令兵士千余人于池中取大鱼,长大者送入新池。癸亥,以旱, 命京城诸司疏理系囚。以延康坊官宅一区为诸王府司局。甲子,上御三殿,观两军、 教坊、内园分朋驴鞠、角抵。戏酣,有碎首折臂者,至一更二更方罢。

  秋七月丙寅朔。乙亥,河中进力士八人。癸未,衡王绚薨。敕鄠县渼陂尚食管 系,太仓广运潭复赐司农寺。

  八月丙申朔,以司空、平章事裴度判度支;以工部侍郎王播为河南尹,代王起; 以起为吏部侍郎;以前福州观察使徐晦为工部侍郎。是夜,太白近太微。令供奉道 士二十人随浙西处士周息元入内宫之山亭院,上问以道术,言识张果、叶静能。浙 西观察使李德裕上疏言息元诞妄,无异于人。庚戌,以太府卿李宪为江西观察使。 丁丑夜,月犯舆鬼。加京兆尹刘栖楚兼御史大夫。癸丑,以太常卿崔从检校吏部尚 书、判东都尚书省事、兼御史大夫、东都留守、东畿汝都防御使。

  九月丁丑朔,大合宴于宣和殿,陈百戏,自甲戌至丙子方已。戊寅,河东节度 使、守司徒、兼侍中李光颜卒。出内库钱万贯,令内园召募力士。幽州盐军奏:都 知兵马使李再义与弟再宁同杀硃延嗣并其家属三百余人,推再义为留后。壬申,宰 相李程为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敕户部所管同州长春宫庄宅,宜令内庄宅使管系。

  冬十月乙未朔。乙亥,以幽州衙前都知兵马使李再义检校户部尚书,充卢龙军 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仍赐名载义。壬戌,以中书舍人崔郾为礼部侍郎。

  十一月甲子朔,以太清宫道士赵归真充两街道门都教授博士。帝好深夜自捕狐 狸,宫中谓之“打夜狐”。中官许遂振、李少端、鱼弘志以侍从不及削职。壬申, 以户部尚书胡证检校兵部尚书,兼广州刺史,充岭南节度使。甲申,以右仆射、同 平章事李逢吉检校司空、同平章事,兼襄州刺史,充山南东道节度使、临汉监牧使。 乙酉,同州刺史裴武卒。己丑,诏朝官及方镇人家不得置私白身。癸巳,以前东都 留守杨于陵为太子少傅。中官李奉义、王惟直、成守贞各杖三十,分配诸陵;宣徽 使闫弘约、副使刘弘逸各杖二十。十二月甲午朔。辛丑,帝夜猎还宫,与中官刘克 明、田务成、许文端打球,军将苏佐明、王嘉宪、石定宽等二十八人饮酒。帝方酣, 入室埂衣,殿上烛忽灭,刘克明等同谋害帝,即时殂于室内,时年十八。群臣上谥 曰睿武昭愍孝皇帝,庙号敬宗。大和元年七月十三日葬于庄陵。

  史臣曰:古人谓尧无子,舜无父,言其贤不肖之相远也。以文惠骄诞之性,继 之以昭愍,固其宜也。而昭献、昭肃,英特不群,文足以纬邦家,武足以平祸乱。 三子之操行顿异,其可道哉?宝历不群,国统几绝,天未降丧,幸赖裴度,复任弼 谐。彼狡童兮,夫何足议!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讳昂,穆宗第二子,母曰贞献皇后萧氏。元和四年十月十 日生。;长庆元年封江王。初名涵。宝历二年十二月八日,敬宗遇害,贼苏佐明等 矫制立绛王勾当军国事。枢密使王守澄、中尉梁守谦率禁军讨贼,诛绛王,迎上于 江邸。癸卯,见宰臣于阁内,下教处分军国事。甲辰,僧惟真、齐贤、正简,道士 赵归真,并配流岭南,击球军将于登等六人令本军处置。宰臣百僚三上表劝进。乙 巳,即位于宣政殿。丙午,上赴西宫成服。丁未,宰臣百僚上表请听政,三表,许 之。道士纪处玄、杨冲虚,伎术人李元戢、王信等,并配流岭南。戊申,尊圣母为 皇太后。己酉,敕凤翔、淮南先进女乐二十四人,并放归本道。庚戌,以正议大夫、 尚书兵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柱国、赐紫金鱼袋韦处厚为中书侍郎、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以翰林学士路随承旨,侍讲学士宋申锡充书诏学士。丙辰,以山南 道节度使柳公绰为刑部尚书。丁己,为绛王举哀,废朝三日。庚申,诏:

  君天下者,莫尚乎崇澹泊,子困穷,遵道以端本,推诚而达下。故圣祖之诫, 以慈俭为宝;大《易》明训,垂简易之文。未有上约而下不丰,欲寡而求不给。朕 以眇薄,遭逢内难,刷君父之仇耻,摅亿兆之哀冤。而股肱大臣,群卿庶士,引义 抗请,至于再三。以图宗社之安,以答华夷之望,俯从众欲,夙夜震兢。思所以克 己复礼,修政安人,宵兴匪宁,旰食劳虑。夫俭过则酌之以礼,文胜则矫之以质。 庶乎俗合太古,道洽生灵,仪刑家邦,以化天下。内庭宫人非职掌者,放三千人, 任从所适。长春宫斛斗诸物,依前户部收管。鄠县、渼陂、凤翔府骆谷地还府县。 教坊乐官、翰林待诏、伎术官并总监诸色职掌内冗员者共一千二百七十人,并宜停 废。总监中一百二十四人先属诸军,并各归本司。余七百三人,勒纳牒身,放归本 管。先供教坊衣粮一百分,厢家及诸司新加衣粮三千分,并宜停给。五方鹰鹞并解 放。今年新宣附食度支衣粮小兒一百人,并停给。别诏宣索纂组雕镂不在常贡内者, 并停。度支、盐铁、户部及州府百司应供宫禁年支一物已上,并准贞元元额为定。 先造供禁中床榻以金筐瑟瑟宝钿者,悉宜停造。东头御马坊、球场,宜却还龙武军。 其殿及亭子,所司毁拆,余舍赐本军。应行从处张陈,不得用花蜡结彩华饰。今年 已来诸道所进音声女人,各赐束帛放还。城外坟墓先有开劚以备行幸处,宜晓示百 姓,任其修塞。其大逆魁首苏佐明等二十八人,并已处斩,宗族籍没。妖妄僧惟贞、 道士赵归真等或假于卜筮,或托以医方,疑众挟邪,已从流窜。其情非奸恶,迹涉 诖误者,一切不问。凶徒既殄,寰宇伫康,载举令猷,用弘庶绩。布告中外,知朕 意焉。

  帝在籓邸,知两朝之积弊,此时厘革,并出宸衷,士民相庆,喜理道之复兴矣。 壬戌,以前江西观察使殷侑为大理卿。

  大和元年春正月癸亥朔。庚午,以御史中丞独孤朗为户部侍郎,以兵部尚书、 权判左丞事段文昌为御史大夫。是夜,月掩毕大星。戊寅,以左散骑常侍李益为礼 部尚书致仕,以京兆尹刘桂楚为栖管观察使。以前户部侍郎于敖为宣歙观察使,代 崔群;以群为兵部尚书。癸未,以吏部侍郎庾承宣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丙申, 复置两辅、六雄、十望、十紧三十四州别驾。其诸色在京及内外诸军使等职事,并 不在挟名限。己亥,以右散骑常侍、集贤殿学士、判院事张政甫为工部尚书。辛丑, 以前广州节度使崔植为户部尚书,以太子少师、分司东都李绛检校司空,兼太常卿。 乙巳,御丹凤楼,大赦,改元大和。甲寅,敕诸道节度观察使去任日,宜具交割状, 仍限新使到任一月分析闻奏,以凭0殿最。丙辰, 以华州刺史钱徽为尚书右丞,以 前河阳节度使崔弘礼为华州镇国军使。己未,以太子少保分司萧俯为检校右仆射, 兼礼部尚书。以虔州刺史韩约为安南都护。

  三月庚戌朔,右军中尉梁守谦请致仕,以枢密使王守澄代。戊寅,以前苏州刺 史白居易为秘书监,仍赐金紫。壬午,幽州李载义奏故张弘靖判官家属凡一百九十 人,并送赴阙。四月壬辰朔。癸巳,以太子少傅杨于陵守右仆射致仕,俸料全给。 甲午,凤翔筑临汧城于汧阳县西北八十里。壬寅,毁升阳殿东放鸭亭;戊申,毁望 仙门侧看楼十间:并敬宗所造也。以前亳州刺史张遵为邕管经略使。乙卯,以礼部 尚书萧俯为太子少师分司。己未,忠武军节度使王沛卒。庚申,以太仆卿高瑀检校 左散骑常侍,充忠武军节度。己巳,贬山南东道节度副使李续为涪州刺史,山南东 道行军司马张又新为汀州刺史,李逢吉党也。

  五月壬戌朔。戊辰,诏:“元首股肱,君臣象类,义深同体,理在坦怀。夫任 则不疑,疑则不任。然自魏、晋已降,参用霸制,虚议搜索,因习尚存。朕方推表 大信,置人心腹,庶使诸侯方岳,鼓洽道化,夷貊飞走,暢泳治功。况吾台宰,又 何间焉。自今已后,紫宸坐朝,众僚既退,宰臣复进奏事,其监搜宜停。”丙子, 以天平军节度使、守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乌重胤为横海军节度使;以前摄横海 军节度副使、检校国子祭酒、侍御史李同捷检校左散骑常侍,兼兗州刺史,充兗海 沂密等州节度使。就加魏博史宪诚同平章事。甲申,淮南节度、盐铁、转运等使王 播来朝。丙戌夜,荧惑犯右执法。

  六月辛卯朔,敕文武常参官朝参不到,据料钱多少,每贯罚二十五文。癸巳, 以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营田观察处置临海监牧等使,兼诸道盐铁转运 等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扬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 太原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王播可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依前充诸道盐 铁转运使。以御史大夫段文昌代播为淮南节度使。丙申,左司郎中、兼侍御史知杂 温造权知御史中丞。癸卯,诏:“元和、长庆中,皆因用兵,权以济事,所下制敕, 难以通行。宜令尚书省取元和已来制敕,参详删定讫,送中书门下议定奏。”甲寅, 以旱放系囚。七月辛酉朔。癸亥,太常卿李绛进封魏国公。李同捷除兗、海,不受 诏,结幽镇谋叛。癸酉,葬敬宗于庄陵。辛巳,敕今年权于东都置举。徐州王智兴 请全军讨李同捷。

  八月庚寅朔,以工部侍郎独孤朗为福建观察使,以太府卿裴弘泰为黔中经略使、 观察使。左仆射致仕杨于陵让全给俸料,许之。庚子,诏削夺李同捷在身官爵,复 以张茂宗为兗、海、沂、密节度使。辛丑,邠宁节度使高承简卒。壬寅,以刑部尚 书柳公绰检校左仆射,充邠宁节度使。戊申,以谏议大夫张仲方为福建观察使。癸 丑,前福建观察使独孤朗卒。

  九月庚申朔。癸亥,以左神军将军、知军事何文哲为鄜、坊、丹、延节度使。 甲戌,以左神策军、知军事李泳为单于都护,充振武、麟胜节度使。丁丑,浙西观 察使李德裕、浙东观察使元稹就加检校礼部尚书。壬午,桂管观察使刘栖楚卒。丙 戌,以谏议大夫萧裕为桂管观察使。癸丑,兗州复置莱芜县。

  十一月己未朔。丙申,河中薛平奏虞乡县有白虎入灵峰观。天平、横海等军节 度使、守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乌童胤卒。庚辰,以保义军节度、晋慈等察处置 等使李寰为横海军节度使。癸巳,以晋州、慈州复隶河中。癸巳,以左丞钱徽为华 州刺史。丁酉,右金吾卫大将军王公亮为潭州刺史、湖南观察使。

  二年春正月戊午朔。壬申,以右散骑常侍孔戢为京兆尹。

  二月丁亥朔,以兵部侍郎王起为陕虢观察使,代韦弘景;以弘景为尚书左丞。 乙己,以刑部侍郎卢元辅为兵部侍郎,秘书监白居易为刑部侍郎。庚戌,敕李绛所 进则天太后删定《兆人本业》三卷,宜令所在州县写本散配乡村。

  三月丁巳朔,度支奏:“京兆府奉先县界卤池侧近百姓,取水柏柴烧灰煎盐, 每一石灰得盐一十二斤一两,乱法甚于咸土,请行禁绝。今后犯者据灰计盐,一如 两池盐法条例科断。”从之。辛巳,上御宣政殿亲试制策举人。以左散骑常侍冯宿、 太常少卿贾餗、库部郎中庞严为考制策官。闰三月丙戌朔,内出水车样,令京兆府 造水车,散给缘郑白渠百姓,以溉水田。

  夏四月丙辰朔。壬午,以邕管经略使王茂元为容管经略使。

  五月乙酉朔。丁巳,命中使于汉阳公主及诸公主第宣旨:“今后每遇对日,不 得广插钗梳,不须著短窄衣服。乙未,以吏部侍郎丁公著为礼部尚书。庚子,敕: “应诸道进奉内库,四节及降诞进奉金花银器并纂组文缬杂物,并折充铤银及绫绢。 其中有赐与所须,待五年后续有进止。”帝性恭俭,恶侈靡,庶人务敦本,故有是 诏。帝与侍讲学士许康佐语及取蚺蛇胆,生剖其腹,为之恻然。乃诏度支曰:“每 年供进蚺蛇胆四两,桂州一两、贺州二两、泉州一两,宜于数内减三两,桂、贺、 泉三州轮次岁贡一两。”帝自撰集《尚书》中君臣事迹,命画工图于太液亭,朝夕 观览焉。王廷凑出兵侵邻籓,欲挠王师,以援李同捷,昭义刘从谏请出军讨之。

  六月乙卯朔,晋王普薨,赠为悼怀太子。陈州水,害秋稼。癸亥,四方馆请赐 印,其文以“中书省四方馆”为名。辛酉,以吏部尚书郑絪为太子少保。辛巳,以 灵武节度使李进诚为邠宁节度使,以天德军使李文悦为灵武节度使。乙酉,以前邠 宁节度使柳公绰检校左仆射,兼刑部尚书。甲辰,诏宰臣集三署四品已上常参官, 议讨王廷凑可否。是夜,彗西出摄提南,长二尺。

  八月申寅朔。丁巳,以兵部侍郎卢元辅为华州镇国军使,以代钱徽;以徽为吏 部尚书致仕。壬戌,京畿奉先等十七县水。

  九月甲申朔。丁亥,王智兴拔棣州。以新除横海军节度使李寰为夏州节度使。 甲午,诏削夺王迁凑在身官爵,邻道接界随便进讨。以前夏州节度使傅良弼为横海 军节度使。庚戌,安南军乱,逐都护韩约。

  冬十月癸丑朔。丁巳,罢扬州海陵监牧。以户部尚书崔植为华州刺史、镇国军 使。丙寅,岭南节度使胡证卒。辛未,以江西观察使李宪为岭南节度使。癸酉,以 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窦易直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充山南东道节度使、临汉监 牧等使,代李逢吉;以逢吉为宣武军节度使,代令狐楚;以楚为户部尚书。以右丞 沈传师为江西观察使。己卯,以河南尹王璠为右丞,以左散骑常侍冯宿为河南尹。

  十一月癸未朔。乙酉,以右金吾卫大将军李祐为横海军节度使,新除傅良弼赴 镇,卒于陕州故也。甲辰,禁中巳时昭德寺火,直宣政殿之东,至午未间,北风起, 火势益甚,至暮稍息。十二月壬子朔。乙丑,魏博行营都知兵马使亓志绍率所部兵 马二万人谋叛,欲杀史宪诚父子。壬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韦处厚暴卒。戊寅, 诏以兵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路随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三年春正月壬午朔。丙戌,亓志绍率兵回据永济县,其众分散入诸县邑。史宪 诚告难,诏沧州行营兵士赴之。丁亥,京兆尹孔戢卒。庚寅,吏部尚书致仕钱徽卒。 庚子,李听杀败亓志绍兵,志绍北走镇州。甲辰,以太常卿李绛检校司空,兼兴元 尹、山南西道节度使。华州刺史、镇国军潼关防御使崔植卒。己酉,以前山南西道 节度使王涯为太常卿。

  二月辛亥朔,以兵部尚书崔群为荆南节度使。甲寅,荆南节度使王潜卒。

  三月辛巳朔,以户部尚书令狐楚为东都留守。乙酉,敕兵戈未息,教坊每日祗 候乐人宜权停。壬辰,易定节度使柳公济卒。以前东都留守崔从为户部尚书。

  夏四月庚午,王智兴奏部下将石雄摇扇军情,请行朝典,乃长流白州。

  五月己卯朔。甲申,柏耆斩李同捷于将陵,沧景平,李祐入沧州。丁亥,御兴 安楼,受沧州所献。李祐送李同捷母、妻及男元达等赴阙,诏并宥之,令于湖南安 置。贬沧德宣慰使、谏议大夫柏耆循州司户,宣慰判官、殿中侍御史沈亚之虔州南 康尉,以擅入沧州取李同捷,诸镇所怒,奏论之也。丙申,横海军节度使李祐卒。 以泾原节度使李岵为齐、德等州节度使,改名有裕。丁酉,以前义武军节度使傅毅 为沧州刺史、横海军节度使。辛丑,以右金吾卫大将军张惟清检校司空,充泾原节 度使;以左金吾卫大将军刘遵古为邠宁节度使。

  六月己酉朔。辛亥,以魏博节度使史宪诚检校司徒、兼侍中、河中尹,充河中 晋绛节度使;以义成军节度使李听兼充魏博节度使;以魏博节度副使、检校工部尚 书史孝章为相卫节度使。壬申,敕:“元和四年敕禁铅锡皆纳官,许人纠告,一钱 赏百钱,此为太过。此后以铅锡钱交易者,一贯以下,州府常行杖决脊杖二十;十 贯以下决六十,徒三年;过十贯已上,集众决杀。能纠告者,一贯赏钱五十文。” 秋七月己卯朔。癸未,中使刘弘逸送史宪诚旌节自魏州还,称六月二十六日夜,魏 博军乱,杀史宪诚,立大将何进滔为留后,其新节度使李听入城不得。乙丑,河中 节度使薛平依前河中节度使。乙未,岭南节度使李宪卒。兵部侍郎卢元辅卒。丁酉, 以京兆尹崔护为御史大夫、广南节度使。戊戌,以大理卿李谅为京兆尹。乙巳,以 礼部尚书、翰林侍讲学士丁公著检校户部尚书,兼润州刺史,充浙江西道观察使; 以前浙西观察使、检校礼部尚书李德裕为兵部侍郎。辛亥,魏博何进滔奏:准诏割 相、卫三州,三军不受。壬子,诏以魏博衙内都知兵马使何进滔检校左散骑常侍, 充魏博节度使。癸丑,以卫尉卿殷侑检校工部尚书,为齐德沧节度使。辛酉,京畿、 奉先等九县旱,损田。播州流人卫中行卒,宋、亳水害稼。壬申,诏雪王廷凑,复 官爵。甲戌,以吏部侍郎李宗闵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九月戊寅朔。辛巳,敕两军、诸司、内官不得著纱縠绫罗等衣服。帝性俭素, 不喜华侈。驸马韦处仁戴夹罗巾,帝谓之曰:“比慕卿门地清素,以之选尚。如此 巾服,从他诸戚为之。唯卿非所宜也。”壬辰,以兵部侍郎李德裕检校永部尚书, 兼滑州刺史、义成军节度使。戊戌,以前睦州刺史陆亘为越州刺史、浙东观察使, 代元稹;以稹为尚书左丞,代韦弘景;以弘景为礼部尚书。

  冬十月戊申朔。己酉,江西沈传师奏:皇帝诞月,请为僧尼起方等戒坛。诏曰: “不度僧尼,累有敕命。传师忝为籓守,合奉诏条,诱致愚妄,庸非理道,宜罚一 月俸料。”丙辰,以前义成军节度使李听为太子少师。癸亥,以户部侍郎崔元略为 户部尚书、判度支。以中书舍人韦辞为湖南观察使。

  十一月丁丑朔。庚辰,太子太傅郑絪卒。丙戌,敕前亳州刺史李繁于京兆府赐 死。甲申,帝亲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礼毕,御丹凤门,大赦。节文禁止奇贡,云: “四方不得以新样织成非常之物为献,机杼纤丽若花丝布缭绫之类,并宜禁断。敕 到一月,机杼一切焚弃。刺史分忧,得以专达。事有违法,观察使然后奏闻。”丙 申,西川奏南诏蛮入寇。甲辰,王智兴来朝。乙巳,以智兴守太傅,依前平章事、 武宁军节度使,进封雁门郡王。十二月丁未朔,南蛮逼戎州,遣使起荆南、鄂岳、 襄邓、陈许等道兵赴援蜀川。以剑南东川节度使郭钊为西川节度使,仍权东川事。 壬子,贬剑南西川节度使杜元颖为韶州刺史。遣中使杨文端赍诏赐南蛮王蒙丰佑。 蛮军陷邛、雅等州。戊午,以右领军卫大将军董重质充神策西川行营都知兵马使。 西川奏蛮军陷成都府。东川奏蛮军入梓州西郭门下营。又诏促诸镇兵救援西川。己 丑,以东都留守令狐楚检校右仆射、天平军节度使,代崔弘礼为东都留守。丁卯, 贬杜元颖循州司马。乙巳,郭钊奏蛮军抽退,遣使赐蛮帅蒙巅国信。辛未,以太 子少师李听为邠宁节度使。癸酉,以中丞温造为右丞,吏部郎中宇文鼎为中丞。

  文宗下

  大和四年春正月丙子朔。辛卯,武昌军节度使牛僧孺来朝。丙戌,以左神策军 大将军丘直方为鄜坊节度使。戊子,诏封长男永为鲁王。辛卯,以武昌节度使、鄂 岳蕲黄安申等观察处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吏部尚书、同中书门平章事、上 柱国、奇章郡开国公牛僧孺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壬辰,以兵部侍郎崔 郾为陕虢观察使。封鲁王母王氏为昭仪。癸巳,以前邠宁节度使刘遵古为剑南东川 节度使。甲午,守左仆射、同平章事,诸道盐铁转运使王播卒。丙申,以太常卿五 涯为吏部尚书,充诸道盐铁转运使。辛丑,以尚书左丞元稹检校户部尚书,充武昌 军节度、鄂岳蕲黄安申等州观察使。癸卯,以前陕虢观察使王起为左丞。二月丙午 朔。戊午,兴元军乱,节度使李绛举家被害,判官薛齐、赵存约死之。庚申,以左 丞温造为兴元节度使。辛未,夏州节度使李寰卒。壬申,以神策行营节度使董重质 为夏、绥、银、宥节度使。三月乙亥,以河东节度使李程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 兼河中尹、晋绛慈隰等州节度使,以刑部尚书柳公绰检校左仆射、太原尹、北都留 守、河东节度使。丁丑,以前河中节度使薛平为太子太保。丁亥,以卫尉卿桂仲武 为福建观察使。兴元温造奏:“害李绛贼首丘崟、丘铸及官健千人,并处斩讫。其 亲刃绛者斩一百段,号令者三段,余并斩首。内一百首祭李绛,三十首祭死王事官 僚,其余尸首并投于汉江。”己丑,诏兴元监军使杨叔元宜配流康州百姓,锢身递 于配所。丁酉,监修国史、中书侍郎、平章事路随进所撰《宪宗实录》四十卷,优 诏答之,赐史官等五人锦绣银器有差。癸卯,以淮南节度使段文昌检校尚书左仆射、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江陵尹,充荆南节度使;以前太子宾客崔从检校右仆射、扬 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使。甲辰,以前荆南节度使崔群检校右仆射、兼太常卿。 以中书舍人李虞仲为华州刺史,代严休复;以休复为右散骑常侍。

  夏四月乙巳朔。丙午,以右散骑常侍、翰林侍讲学士郑覃为工部尚书。丁未, 兵部尚书致仕张贾卒。丁巳,贬前齐德沧景等州节度使李有裕为永州刺史,驰驿赴 任。庚申,以尚书左丞王起为户部尚书、判度支,代崔元略;以元略检校吏部尚书, 为东都留守。辛酉,月掩南斗第二星。壬戌,诏曰:“俭以足用,令出惟行,著在 前经。斯为理本。朕自临四海,愍元元之久困,日昃忘食,宵兴疚怀。虽绝文绣之 饰,尚愧茅茨之俭。亦谕卿士,形于诏条。如闻积习流弊,余风未革。车服第室, 相高以华靡之制;资用货宝,固启于贪冒之源。有司不禁,侈俗滋扇。盖朕教导之 未敷,使兆庶昧于耻尚也。其何以足用行令,臻于致理欤!永念惭叹,迨兹申敕。 自今内外班列职位之士,各务素朴,弘兹国风。有僭差尤甚者,御史纠上。主者宣 示中外,知朕意焉。”文宗承长庆、宝历奢靡之风,锐意惩革,躬行俭素,以率厉 之。辛未,以前东都留守崔弘礼为刑部尚书。镇州王廷凑请修建初、启运二陵,从 之。

  五月甲戌朔。丁丑,以旱命京城诸司疏理系囚。己卯,通化南北二门锁不可开, 钥入,如有持之者。上令铁工破锁,时日己及辰矣。丁亥,改郓州东平县为天平县。 戊子,敕度支每岁于西川织造绫罗锦八千一百六十七匹,令数内减二千五百十匹。

  六月癸卯朔。丁未,以守司徒、门下侍郎、平章事、上柱国、晋国公、食邑三 千户、食实封三百户裴度为守司徒、平章军国重事;待疾损日,每三日、五日一度 入中书。辛未夜,自一更至五更,大小星流旁午,观者不能数。壬申,诏:如闻诸 司刑狱例多停滞,委尚书左右丞及监察御史纠举以闻。

  秋七月癸酉朔。癸未,诏以朝议郎、尚书右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宋申锡为 正议大夫、行尚书右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乙酉,敕:“前行郎中知制诰者,约 满一周年,即与正授;从谏议大夫知者,亦宜准此;余依长庆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敕 处分。”振武置云伽关,加镇兵千人。以吏部侍郎王璠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代 李谅为桂管观察使。太原饥,赈粟三万石。赐十六宅诸王绫绢二万匹。丁酉,守司 徒裴度上表辞册命,言:“臣此官已三度受册,有靦面目。”从之。

  八月壬寅朔。丙辰,鄜州水,溺居民三百余家。太原柳公绰奏云、代、蔚三州 山谷间石化为面,人取食之。己未,宣歙观察使于敖卒。甲子,内出绫绢三十万匹, 付户部充和籴。戊辰,幸梨园亭,会昌殿奏新乐。

  九月壬申朔。丁丑,以大理卿裴谊检校右散骑常侍,充江西观察使,代沈传师; 以传师为宣歙观察使。内出绫三千匹,赐宥州筑城兵士。戊寅,舒州太湖、宿松、 望江三县水,溺民户六百八十,诏以义仓赈贷。庚辰,吏部尚书王涯为右仆射,依 前盐钅岁转运使。壬午,以守司徒、平章军国重事、晋国公裴度守司徒、兼待中, 充山南东道节度使。以投来奚王茹羯为右骁卫将军同正。丙戌,以前山南东道节度 使窦易直为尚书左仆射。戊子,吏部尚书致仕裴向卒。己丑,淮南天长等七县水, 害稼。丁酉,前丰州刺史、天德军使浑铁坐赃七千贯,贬哀州司马。

  冬十月壬寅朔。戊申,以东都留守崔元略检校吏部尚书,兼滑州刺史、义成军 节度使,代李德裕;以德裕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充剑南西川节度使、检校司 空郭钊为太常卿,代崔群为吏部尚书。丁卯,御史中丞宇文鼎奏:“今月十三日, 宰臣宣旨,今后群臣延英奏事,前一日进状入来者。臣以寻常公事,不暇面论,但 见表章,足以陈露。傥临时忽有公务,文字不足尽言,则咫尺天听,无路闻达。更 俟后坐,动逾数辰,处置之间,便有不及。伏乞重赐宣示,限以状入者,并在卯前; 如在卯后,听不收览。自然人各遵守,礼亦得中。”从之。

  十一月辛未朔。是夜,荧惑近左执法。癸巳,以左丞康承宣为兗、海、沂、密 等州节度使。淮南大水及虫霜,并伤稼。十二月辛丑朔,沧州殷侑请废景州为景平 县。己酉,义成军节度使崔元略卒。壬子,以左金吾卫大将军段嶷为义成军节度使。 癸丑,湖南观察使韦辞卒。丙辰,以工部侍郎崔琯为京兆尹,代王璠为尚书左丞。 癸亥,东都留守崔弘礼卒。以同州刺史高重为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湖南观察 使。甲子,左仆射致仕杨于陵卒,赠司空。丙寅,以前河南尹冯宿为工部侍郎。戊 辰,以太子宾客分司白居易为河南尹,以代韦弘景;以弘景守刑部尚书、东都留守。 闰十二月辛未朔。壬申,太常卿郭钊卒,赠司徒。壬辰,废齐州归化县地入临邑县。 废是州,其县隶沧州刺史。是岁,京畿、河南、江南、荆襄、鄂岳、湖南等道大水, 害稼,出官米赈给。

  五年春正月庚子朔,以积阴浃旬,罢元会。丁巳,赐沧德节度使曰义昌军。太 原旱,赈粟十万石。己未,诏方镇节度观察使请入观者,先上表奏闻,候充则任进 程,庚申,幽州军乱,逐其帅李载义,立后院副兵马使杨志诚为留后。癸亥诏端午 节辰,方镇例有进奉,其杂彩匹段,许进生白绫绢。己丑,以权知渤海国务大彝震 检校秘书监、忽汗州都督、渤海国王。

  二月庚午朔。壬辰,以卢龙军节度使、守太保、同平章事李载义守太保、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时载义失地入朝,赐第于永宁里,给赐优厚。丙申,以桂管观察使 李谅为岭南节度使。戊戌,神策中尉王守澄奏得军虞候豆卢著状,告宰相宋申锡与 漳王谋反。即令追捕。庚子,诏贬宋申锡为太子右庶子。壬寅,左常侍崔玄亮及谏 官等十四人伏奏玉阶:“北军所告事,请不于内中鞫问,乞付法司。”帝曰:“吾 已谋于公卿矣,卿等且退。”崔玄亮泣涕陈谏久之,帝改容劳之曰:“朕即与宰臣 商议。”玄亮等方退。癸卯,诏漳王凑可降为巢县公,右庶子宋申锡开州司马同正。 初,京师忷忷,以宰相实联亲王谋逆,三四日后,方知诬构。人士侧目于守澄、郑 注,故谏官号泣论之。申锡方免其祸。己酉,敕以李载义入朝,于曲江亭赐宴,仍 命宰臣百僚赴会。辛酉,以黔中观察使裴弘泰为桂管经略使,以前安州刺史陈正仪 为黔中观察使。丁卯,紫宸奏事,宰相路随至龙墀,仆于地,令中人掖之。翌日, 上疏陈退,识者嘉之。

  夏四月己巳,甲戌,以新罗王嗣子金景徽为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保,使持节 鸡林州诸军事、鸡林州大都督、宁海军使、上柱国,封新罗王;仍封其母朴氏为新 罗国太妃。丁亥,诏:“史官记事,用戒时常,先朝旧制,并得随仗。其后宰臣撰 时政记,因循斯久,废坠实多。自今后宰臣奏事,有关献替及临时处分稍涉政刑者, 委中书门下丞一人随时撰录,每季送史馆,庶警朕阙,且复官常。”己丑,以李载 义为山南西道节度,依前守太保、同平章事,代温造;以造为兵部侍郎。以幽州卢 龙节度留后杨志诚检校工部尚书,为幽州卢龙节度使。

  五月戊戌朔,太庙第四室、第六室破漏,有司不时修葺,各罚俸。上命中使领 工徒及以禁中修营材葺之。右补阙韦温上疏论曰:“宗庙不葺,罪在有司弛慢,宜 加重责。今有司止于罚俸,便委内臣葺修,是许百司之官公然废职。以宗庙之重, 为陛下所私,则群官有司便同委弃,此臣窃为圣朝惜也。事关宗庙,皆书史册,苟 非旧典,不可率然。伏乞更下诏书,复委所司营葺,则制度不紊,官业各修矣。” 疏奏,帝嘉之,乃追止中使,命有司修奉。戊午,西川李德裕奏:南蛮放还先掳掠 百姓、工巧、僧道约四千人还本道。辛酉,东都留守、刑部尚书韦弘景卒。丙寅, 以京兆尹崔琯为尚书左丞。太常少卿庞严权知京兆尹。

  六月丁卯朔。戊寅,以霖雨涉旬,诏疏理诸司系囚。辛卯,苏、杭、湖南水害 稼。甲午,东川奏:玄武江水涨二丈,梓州罗城漂人庐舍。

  秋七月丁酉朔。庚子,赠太子宾客李渤礼部尚书。辛丑,以兵部侍郎温造检校 户部尚书,为东都留守。甲辰,以太了少师分司、上柱国、袭徐国公萧俯守左仆射 致仕。剑南东、西两川水,遣使宣抚赈给。己未,以给事中罗让为福建观察使。

  八月丙寅朔。庚午,武昌军节度使、检校户部尚书元稹卒。辛未,贬刑部员外 郎舒元舆为著作郎。元舆累上表请自效,并进文章,朝议责其躁进也。壬申,以河 阳三城怀州节度使杨元卿为宣武军节度使,代李逢吉;以逢吉检校司徒、兼太子太 师,充东都留守,代温造;以温造为河阳三城怀州节度使。戊寅,以陕虢观察使崔 郾为鄂岳安黄观察使。甲申,以中书舍人崔咸为陕州防御使。诏陕州旧有都防御观 察使额宜停,兵马属本州防御使。丙戌,京兆尹庞严卒。庚寅,以司农卿、驸马都 尉杜忭为京兆尹。

  九月丙申朔。甲辰,贬太子左庶子郭求为婺王府司马,以其心疾,与同僚忿竞 也。翰林学士薛廷老、李让夷皆罢职守本官。廷老在翰林,终日酣醉无仪检,故罢。 让夷常推荐廷老,故坐累也。己未,以左仆射窦易直判太常卿。西川李德裕奏收复 吐蕃所陷维州,差兵镇守。

  冬十月乙丑朔,以前绵州刺史郑绰为安南都护。戊寅,蛮寇隽州,陷二县。辛 巳,沧州移清池县于南罗城内置。

  十一月乙未朔。庚戌,凤翔节度使王承元来朝。己未,以承元检校司空、青州 刺史,充平卢军节度使。癸亥,以尚书左仆射、判太常卿事窦易直检校司空,为凤 翔陇右节度使。十二月乙丑朔。戊寅,以左丞王璠兼判太常卿事。甲申,贬新除桂 管观察使裴弘泰为饶州刺史,以除镇淹程不进,为宪司所纠故也。癸巳,以郑州刺 史李翱为桂管观察使。是岁,淮南、浙江东西道、荆襄、鄂岳、剑南东川并水,害 稼,请蠲秋租。京师大雨雪。

  六年春正月乙未朔,以久雪废元会。戊戌,振武李泳招收得黑山外契苾部落四 百七十三帐。壬子,诏:“朕闻‘天听自我人听天视自我人视。’朕之菲德,涉道 未明,不能调序四时,导迎和气。自去冬已来,逾月雨雪,寒风尤甚,颇伤于和。 念兹庶氓,或罹冻馁,无所假贷,莫能自存。中宵载怀,旰食兴叹,怵惕若厉,时 予之辜。思弘惠泽,以顺时令。天下死罪囚,除官典犯赃、故意杀人外,并降从流, 流已下递降一等。应京畿诸县,宜令以常平义他仓斗赈恤。京城内鳏寡癃残无告不 能自存者,委京兆尹量事济恤,具数以闻。言念赤子。视之如伤。天或警予,示此 阴沴。扶躬夕惕,予甚悼焉。”群臣拜表上徽号。甲寅,司徒致仕薛平卒。

  二月甲子朔,以前义昌军节度使殷侑检校吏部尚书,充天平军节度、郓曹濮等 州观察使,代令狐楚;以楚检校右仆射,兼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戊寅, 苏、湖二州水,赈米二十二万石。以本州常平义仓斛斗给。庚辰,户部尚书、判度 支王起请于邠宁、灵武置营田务,从之。己丑,寒食节,上宴群臣于麟德殿。是日, 杂戏人弄孔子,帝曰:“孔子,古今之师,安得侮渎。”亟命驱出。

  三月甲午朔。辛丑,以武宁军节度使、守太傅、同平章事王智兴兼侍中,充忠 武军节度、陈许蔡观察等使。以邠宁节度使李听为武宁军节度、徐泗濠观察等使; 以金吾卫大将军孟友亮为邠宁节度使。以前河东节度使柳公绰为兵部尚书。辛酉, 以前忠武军节度使高瑀检校右仆射,充武宁军节度、徐泗濠观察等使。

  夏四月癸亥朔。乙丑,兵部尚书柳公绰卒。戊寅,以新除武宁军节度使李听为 太子太保。

  五月癸巳朔。甲辰,西川修邛崃关城,又移隽州于台登城。壬子,浙西丁公著 奏杭州八县灾疫,赈米七万石。丁巳,以盐州刺史王晏平检校左散骑常侍、御史大 夫,充灵盐节度使。己未,兴平县人上官兴因醉杀人而亡窜,官捕其父囚之,兴归, 待罪有司。京兆尹杜忭、中丞宇文鼎以兴自首免父之囚,其孝可奖,请免死。诏两 省参议,皆言杀人者死,古今共守,兴不可免。上竟从忭等议免死,决杖八十,配 流灵州。庚申,诏:“如闻诸道水旱害人,疾疫相继,宵旰罪己,兴寝疚怀。今长 吏奏申,札瘥犹甚。盖教化未感于蒸人,精诚未格于天地,法令或爽,官吏为非。 有一于兹,皆伤和气。并委中外臣僚,一一具所见闻奏,朕当亲览,无惮直言。其 遭灾疫之家,一门尽殁者,官给凶器。其余据其人口遭疫多少,与减税钱。疫疾未 定处,官给医药。诸道既有赈赐,国费复虑不充,其供御所须及诸公用,量宜节减, 以救凶荒。”六月壬戌朔。丙寅,京兆尹杜忭兼御史大夫。戊寅,右仆射王涯奉敕, 准令式条疏士庶衣服、车马、第舍之制度。敕下后。浮议沸腾。杜忭于敕内条件易 施行者宽其限,事竟不行,公议惜之。

  秋七月辛卯朔。甲午,以谏议大夫王彦威、户部郎中杨汉公、祠部员外郎苏涤、 右补阙裴休并充史馆修撰。故事,史官不过三员,或止两员,今四人并命,论者非 之。戊申,原王逵薨。癸丑,以前灵武节度使李文悦为兗、海、沂、密节度使。己 未,以河中节度使李程为左仆射;以户部尚书、判度支王起检校吏部尚书,充河中 晋、慈、隰节度使;以御史中丞、兼刑部侍郎宇文鼎为户部侍郎、判度支。

  八月辛酉朔,吏部尚书崔群卒。以驾部郎中、知制诰李汉为御史中丞。乙丑, 以尚书右丞、判太常卿王璠检校礼部尚书、润州刺史、浙西观察使。庚午,山南东 道节度使裴度来朝。壬申,以前浙西观察使丁公著为太常卿。甲戌,御史中丞李汉 奏论仆射上事仪,不合受四品已下官拜。时左仆射李程将赴省上故也。诏曰:“仆 射上仪,近定所缘拜礼,皆约令文,已经施行,不合更改,宜准大和四年十一月十 六日敕处分。”九月庚寅朔,淄青初定两税额,五州一十九万三千九百八十九贯, 自此淄青始有上供。庚子,以太傅赵宗儒守司空致仕。辛丑,涿州置新城县,古督 亢之地也。丁未,太常卿丁公著卒。庚戌,司空致仕赵宗儒卒。壬子,以右金吾卫 将军史孝章为鄜、坊、丹、延节度使。

  冬十月庚子朔。甲子,诏鲁王永宜册为皇太子。壬午,以左金吾卫将军李昌言 检校左散骑常侍,充夏、绥、银、宥节度使。甲申,以谏议大夫王彦威为河中少尹, 以其论上官兴狱太徼讦故也。

  十一月己丑朔。丁未,淮南节度使、检校右仆射崔从卒。乙卯,以荆南节度使 段文昌为剑南西川节度使。依前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十二月己未朔。乙丑,以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牛僧孺检校右仆射、同平章事、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充淮南节 度使。戊辰,内养王宗禹渤海使回,言渤海置左右神策军事、左右三军一百二十司, 画图以进。以尚书右丞崔琯为江陵尹、荆南都团练观察使。珍王諴薨。乙亥,昭义 节度使刘从谏来朝。丁未,以前西川节度使李德裕为兵部尚书。责授循州司马杜元 颖卒,赠湖州刺史。

  七年春正月乙丑朔,御含元殿受朝贺。比年以用兵、雨雪,不行元会之仪。故 书,吴蜀贡新茶,皆于冬中作法为之,上务恭俭,不欲逆其物性,诏所供新茶,宜 于立春后造。甲午,加刘从谏同平章事。襄州裴度奏请停临汉监牧,从之。此监元 和十四年置,马三千二百匹,废百姓田四百余顷,停之为便。乙亥,以太府卿崔珙 为广州刺史、岭南节度使。壬子,诏:“朕承上天之睠佑,荷列圣之丕图,宵旰忧 劳,不敢暇逸,思致康乂,八年于兹。而水旱流行,疫疾作沴,兆庶艰食,札瘥相 仍。盖德未动天,诚未感物,一类失所,其过在予。载怀罪己之心,深轸纳隍之叹。 如闻关辅、河东,去年亢旱,秋稼不登,今春作之时,农务又切,若不赈救,惧至 流亡。京兆府赈粟十万石,河南府、河中府、绛州各赐七万石,同、华、陕、虢、 晋等州各赐十万石,并以常平义仓物充。”以新除岭南节度使崔珙检校工部尚书, 充武宁军节度使;以右金吾卫将军王茂元为岭南节度使。丙辰,以前武宁军节度使 高瑀为刑部尚书。岭南五管及黔中等道选补使,宜权停一二年。

  二月己未朔。己巳,以吏部侍郎庾承宣为太常卿。癸酉,以宗正卿李诜为陕州 防御使,代崔咸;以咸为右散骑常侍。己卯,麟德殿对吐蕃、渤海、牂柯、昆明等 使。辛巳,御史台奏:均王傅王堪男祯,国忌日于私第科决罚人。诏曰:“准令, 国忌日禁饮酒、举乐。决罚人吏,都无明文。起今后从有此类,不须举奏。王祯宜 释放。”丙戌,诏以银青光禄大夫、守兵部尚书、上柱国、赞皇县开国伯、食邑七 百户李德裕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三月戊子朔。庚寅,以前户部侍郎杨嗣复为尚书左丞。壬辰,以左散骑常侍张 仲方为太子宾客分司。仲方为郎中时,常驳故相李吉甫谥,德裕秉政,仲方请告, 因授之。己亥,岭南节度使李谅卒。辛丑,和王绮薨。复于埇桥置宿州,豁徐州符 离县蕲县、泗州虹县隶之,以东都盐铁院官吴季真为宿州刺史。癸卯,以京兆尹、 驸马都尉杜忭检校礼部尚书,充凤翔陇右节度。己酉,安南奏:蛮寇寇当管金龙州, 当管生獠国、赤珠落国同出兵击蛮,败之。庚戌,出给事中杨虞卿为常州刺史,中 书舍人张元夫汝州刺史。以太府卿韦长为京兆尹。丙辰,以散骑常侍严休复为河南 尹。丁巳,以给事中萧浣为郑州刺史。

  夏四月戊午朔。辛酉,九姓回纥可汗卒。癸亥,前凤翔节度使、检校司空窦易 直卒。癸酉,以同州刺史吴士智为江西观察使。以吏部侍郎高釴为同州刺史。庚辰, 以工部侍郎李固言为右丞,中书舍人杨汝士为工部侍郎。壬子,以河南尹白居易为 太子宾客,分司东都。甲申,以江西观察使裴谊为歙池观察使,代沈传师

扩展阅读

  • 译文
  •   敬宗本纪(上)

      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名湛,是穆宗的长子,生母即恭僖太后王氏。元和四年(809)六月七日,生于大明宫旁的侧殿。长庆元年(821)三月,封为景王。翌年十二月,立为皇太子。长庆四年(824)正月二十二日穆宗去世。二十三日,皇太子在穆宗灵柩前宣布继承皇位,当时他才十六岁。二十四日,左仆射韩皋去世。二十六日,群臣遵穆宗遗诏,举行皇帝登极仪式。仪式结束,皇帝即下诏赏赐神策军每人绢十匹、钱十千,京城各驻军每人绢十匹、钱五千,其他军队之赏赐逐一不等。令内库拿出三百万段绫绢以贴补赏赐所需。而当初穆宗登皇帝位时,京城驻军每人获赏钱五十千,其他在外军队所获与之相差无几。这次皇帝听从了宰相量力而行的建议,故所赐少于穆宗登位时,人咸称是。群臣旋即>>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