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 卷八

  ○唐俭 长孙顺德 刘弘基 殷峤 刘政会 柴绍 平阳公主 马三宝附 武士 长兄士棱 次兄士逸

  唐俭,字茂约,并州晋阳人,北齐尚书左仆射邕之孙也。父鉴,隋戎州刺史。 俭落拓不拘规检,然事亲颇以孝闻。初,鉴与高祖有旧,同领禁卫。高祖在太原留 守,俭与太宗周密,俭从容说太宗以隋室昏乱,天下可图。太宗白高祖,乃召入, 密访时事。俭曰:“明公日角龙庭,李氏又在图牒,天下属望,非在今朝。若开府 库,南啸豪杰,北招戎狄,东收燕、赵,长驱济河,据有秦、雍,海内之权,指麾 可取。愿弘达节,以顺群望,则汤、武之业不远。”高祖曰:“汤、武之事,非所 庶几。今天下已乱,言私则图存,语公则拯溺。卿宜自爱,吾将思之。”及开大将 军府,授俭记室参军。太宗为渭北道行军元帅,以俭为司马。平京城,加光禄大夫、 相国府记室,封晋昌郡公。武德元年,除内史舍人,寻迁中书侍郎,特加授散骑常 侍。

  王行本守蒲州城不降,敕工部尚书独孤怀恩率兵屯于其东,以经略之。寻又夏 县人吕崇茂以城叛,降于刘武周,高祖遣永安王孝基、工部尚书独孤怀恩、陕州总 管于筠等率兵讨之。时俭使至军所,属武周遣兵援崇茂,俭与孝基、筠等并为所获。 初,怀恩屯兵蒲州,与其属元君实谋反,时君实亦陷于贼中,与俭同被拘执,乃谓 俭曰:“古人有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独孤尚书近者欲举兵图事,迟疑之 间,遂至今日,岂不由不断耶?”俄而怀恩脱身得还,仍令依前屯守,君实又谓俭 曰:“独孤尚书今遂拔难得还,复在蒲州屯守,可谓王者不死。”俭闻之,惧怀恩 为逆,乃密令亲信刘世让以怀恩之谋奏闻。适遇王行本以蒲州归降,高祖将入其城, 浮舟至中流,世让谒见,高祖读奏,大惊曰:“岂非天命也!”回舟而归,分捕反 者按验之,怀恩自缢,余党伏诛。俄而太宗击破武周部将宋金刚,追至太原,武周 惧而北走,俭乃封其府库,收兵甲,以待太宗。高祖嘉俭身没虏庭,心存朝阙,复 旧官,仍为并州道安抚大使,以便宜从事,并赐独狐怀恩田宅赀财等。使还,拜礼 部尚书,授天策府长史,兼检校黄门侍郎,封莒国公,与功臣等元勋恕一死,仍除 遂州都督,食绵州实封六百户,图形凌烟阁。

  贞观初,使于突厥,说诱之,因以隋萧后及杨正道以归。太宗谓俭曰:“卿观 颉利可图否?”对曰:“衔国威恩,亦可望获。”遂令俭驰传至虏庭,示之威信。 颉利部落欢然定归款之计,因而兵众弛懈。李靖率轻骑掩袭破之,颉利北走,俭脱 身而还。岁余,授民部尚书。后从幸洛阳苑射猛兽,群豕突出林中,太宗引弓四发, 殪四豕,有雄彘突及马镫,俭投马搏之,太宗拔剑断豕,顾笑曰:“天策长史,不 见上将击贼耶!何惧之甚?”对曰:“汉祖以马上得之,不以马上治之;陛下以神 武定四方,岂复逞雄心于一兽。”太宗纳之,因为罢猎。寻加光禄大夫,又特令其 子善识尚豫章公主。俭在官每盛修肴馔,与亲宾纵酒为乐,未尝以职务留意。又尝 托盐州刺史张臣合收其私羊,为御史所劾,以旧恩免罪,贬授光禄大夫。永徽初, 致仕于家,加特进。显庆元年卒,年七十八。高宗为之举哀,罢朝三日,赠开府仪 同三司、并州都督,赙布帛一千段、粟一千石,赐东园秘器,陪葬昭陵,谥曰襄, 官为立碑。

  俭少子观,最知名,官至河西令,有文集三卷。俭孙从心,神龙中,以子晙娶 太平公主女,官至殿中监。晙,先天中为太常少卿,坐与太平连谋,伏诛。

  长孙顺德,文德顺圣皇后之族叔也。祖澄,周秦州刺史。父恺,隋开府。顺德 仕隋右勋卫,避辽东之役,逃匿于太原,深为高祖、太宗所亲委。时群盗并起,郡 县各募兵为备。太宗外以讨贼为名,因令顺德与刘弘基等召募,旬月之间,众至万 余人,结营于郭下,遂诛王威、高君雅等。义兵起,拜统军。从平霍邑,破临汾, 下绛郡,俱有战功。寻与刘文静击屈突通于潼关,每战摧锋。及通将奔洛阳,顺德 追及于桃林,执通归京师,仍略定陕县。高祖即位,拜左骁卫大将军,封薛国公。 武德九年,与秦叔宝等讨建成余党于玄武门。太宗践祚,真食千二百户,特赐以宫 女,每宿内省。

  后,顺德监奴,受人馈绢事发,太宗谓近臣曰:“顺德地居外戚,功即元勋, 位高爵厚,足称富贵。若能勤览古今,以自鉴诫,弘益我国家者,朕当与之同有府 库耳。何乃不遵名节,而贪冒发闻乎!”然惜其功,不忍加罪,遂于殿庭赐绢数十 匹,以愧其心。大理少卿胡演进曰:“顺德枉法受财,罪不可恕,奈何又赐之绢?” 太宗曰:“人生性灵,得绢甚于刑戮;如不知愧,一禽兽耳,杀之何益!”寻坐与 李孝常交通除名。岁余,太宗阅功臣图,见顺德之像,闵然怜之,遣宇文士及视其 所为,见顺德颓然而醉,论者以为达命。召拜泽州刺史,复其爵邑。顺德素多放纵, 不遵法度,及此折节为政,号为明肃。先是,长吏多受百姓馈饷,顺德纠擿,一无 所容,称为良牧。前刺史张长贵、赵士达并占境内膏腴之田数十顷,顺德并劾而追 夺,分给贫户。寻又坐事免。发疾,太宗闻而鄙之,谓房玄龄曰:“顺德无慷慨之 节,多兒女之情,今有此疾,何足问也!”未几而卒,太宗为之罢朝,遣使吊祭, 赠荆州都督,谥曰襄。贞观十三年,追改封为邳国公。永徽五年,重赠开府仪同三 司。

  刘弘基,雍州池阳人也。父升,隋河州刺史。弘基少落拓,交通轻侠,不事家 产,以父廕为右勋侍。大业末,尝从炀帝征辽东,家贫不能自致,行至汾阴,度已 后期当斩,计无所出,遂与同旅屠牛,潜讽吏捕之,系于县狱,岁余,竟以赎论。 事解亡命,盗马以供衣食,因至太原。会高祖镇太原,遂自结托,又察太宗有非常 之度,尤委心焉。由是大蒙亲礼,出则连骑,入同卧起。义兵将举,弘基召募得二 千人。王威、高君雅欲为变,高祖伏弘基及长孙顺德于事之后,弘基因麾左右执 威等。又从太宗攻下西河。义军次贾胡堡,与隋将宋老生战,破之,进攻霍邑。老 生率众阵于城外,弘基从太宗击之,老生败走,弃马投堑,弘基下斩其首,拜右光 禄大夫。师至河东,弘基以兵千人先济河,进下冯翊,为渭北道大使,得便宜从事, 以殷开山为副。西略地扶风,有众六万。南渡渭水,屯于长安故城,威声大振,耀 军金光门。卫文升遣兵来战,弘基逆击走之,擒甲士千余人、马数百匹。时诸军未 至,弘基先至,一战而捷。高祖大悦,赐马二十匹。及破京城,功为第一。从太宗 击薛举于扶风,破之,追奔至陇山而返。累拜右领都督,封河间郡公。又从太宗经 略东都,战于璎珞门外,破之。师旋,弘基为殿。隋将段达、张志陈于三王陵,弘 基击败之。武德元年,拜右骁卫大将军,以元谋之勋,恕其一死,领行军左一总管。 又从太宗讨薛举。时太宗以疾顿于高墌城,弘基、刘文静等与举接战于浅水原,王 师不利,八总管咸败;唯弘基一军尽力苦斗,矢尽,为举所获。高祖嘉其临难不屈, 赐其家粟帛甚厚。仁杲平,得归,复其官爵。会宋金刚陷太原,遣弘基屯晋州。裴 寂为宋金刚所败,人情崩骇,莫有固志。金刚以兵造城下,弘基不能守,复陷于贼。 俄得逃归,高祖慰谕之,授左一总管。从太宗屯于柏壁,率兵二千自隰州趋西河, 断贼归路。时贼锋甚劲,弘基坚壁,不能进。及金刚遁,弘基率骑邀之,至于介休, 与太宗会,追击大破之。累封任国公。寻从击刘黑闼于洺州,师旋,授秉钺将军。 会突厥入寇,弘基率步骑一万,自豳州北界东拒子午岭,西接临泾,修营障塞,副 淮安王神通,备胡寇于北鄙。九年,以佐命功,真食九百户。

  太宗即位,顾待益隆。李孝常、长孙安业之谋逆也,坐与交游除名。岁余,起 为易州刺史,复其封爵,征拜卫尉卿。九年,改封夔国公,世袭朗州刺史,例停不 行。后以年老乞骸骨,授辅国大将军,朝朔望,禄赐同于职事。太宗征辽东,以弘 基为前军大总管。从击高延寿于驻跸山,力战有功,太宗屡加劳勉。永徽元年加实 封通前一千一百户。其年卒,年六十九。高宗为之举哀,废朝三日,赠开府仪同三 司、并州都督,陪葬昭陵,仍为立碑,谥曰襄。弘基遗令给诸子奴婢各十五人、良 田五顷,谓所亲曰:“若贤,固不藉多财;不贤,守此可以免饥冻。”余财悉以散 施。

  子仁实袭,官至左典戎卫郎将。从子仁景,神龙初,官至司农卿。

  殷峤,字开山,雍州鄠县人,陈司农卿不害孙也。其先本居陈郡,陈亡,徙关 中。父僧首,隋秘书丞,有名于世。峤少以学行见称,尤工尺牍。仕隋太谷长,有 治名。义兵起,召补大将军府掾,参预谋略,授心腹之寄,累以军功拜光禄大夫。 从隐太子攻克西河。太宗为渭北道元帅,引为长史。时关中群盗往往聚结,众无适 从,令峤招慰之,所至皆下。又与统军刘弘基率兵六万屯长安故城,隋将卫孝节自 金光门出战,峤与弘基击破之。京城平,赐爵陈郡公,迁丞相府掾。寻授吏部侍郎。 从击薛举,为元帅府司马。时太宗有疾,委军于刘文静,诫之曰:“贼众远来,利 在急战,难与争锋。且宜持久,待粮尽,然后可图。”峤退谓文静曰:“王体不安, 虑公不济,故发此言。宜因机破贼,何乃以勍敌遗王也!”久之,言于文静曰: “王不豫,恐贼轻我,请耀武以威之。”遂陈兵于折墌,为举所乘,军乃大败。峤 坐减死除名。后从平薛仁杲,复其爵位。武德二年,兼陕东道大行台兵部尚书,迁 吏部尚书。从太宗讨平王世充,以功进爵郧国公。复从征刘黑闼,道病卒。太宗亲 临丧,哭之甚恸,赠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谥曰节。贞观十四年,诏与赠司空、淮 安王神通,赠司空、河间王孝恭,赠民部尚书刘政会,俱以佐命功配飨高祖庙庭。 十七年,又与长孙无忌、唐俭、长孙顺德、刘弘基、刘政会、柴绍等十七人,俱图 其形于凌烟阁。永徽五年,追赠司空。

  峤从祖弟闻礼,有文学,武德中,为太子中舍人,修梁史,未就而卒。闻礼子 仲容,亦知名,则天深爱其才。官至申州刺史。

  刘政会,滑州胙城人也。祖环隽,北齐中书侍郎。政会,隋大业中为太原鹰扬 府司马。高祖为太原留守,政会率兵隶于麾下。太宗与刘文静谋起义兵,副留守王 威、高君雅独怀猜贰。后数日,将大会于晋祠,威与君雅谋危高祖。有人以白,太 宗既知迫急,欲先事诛之,因遣政会为急变之书,诣留守告威等二人谋反。是日, 高祖与威、君雅同坐视事,文静引政会入,至庭中,云有密状,知人欲反。高祖指 威等令视之,政会不肯,曰:“所告是副留守事,唯唐公得省之耳。”君雅攘袂大 呼曰:“此是反人,欲杀我也!”时太宗已列兵马布于街巷,文静因令左右引威等 囚于别室。既拘威等,竟得举兵,政会之功也。大将军府建,引为户曹参军。从平 长安,除丞相府掾。武德初,授卫尉少卿,留守太原。政会内辑军士,外和戎狄, 远近莫不悦服。寻而刘武周进逼并州,晋阳豪右薛深等以城应贼,政会为贼所擒, 于贼中密表论武周形势。贼平,复其官爵。历刑部尚书、光禄卿,封邢国公。贞观 初,累转洪州都督,赐实封三百户。九年卒,太宗手敕曰:“举义之日,实有殊功, 所葬并宜优厚。”赠民部尚书,谥曰襄。后与殷开山同配飨高祖庙庭。

  子玄意袭爵,改封渝国公,尚南平公主,授驸马都尉。高宗时为汝州刺史。次 子奇,长寿中为天官侍郎,为酷吏所陷也。

  柴绍,字嗣昌,晋州临汾人也。祖烈,周骠骑大将军,历遂、梁二州刺史,封 冠军县公。父慎,隋太子右内率,封钜鹿郡公。绍幼趫捷有勇力,任侠闻于关中。 少补隋元德太子千牛备身。高祖微时,妻之以女,即平阳公主也。

  义旗建,绍自京间路趣太原。时建成、元吉自河东往,会于道,建成谋于绍曰: “追书甚急,恐已起事。隋郡县连城千有余里,中间偷路,势必不全,今欲且投小 贼,权以自济。”绍曰:“不可。追既急,宜速去,虽稍辛苦,终当获全。若投小 贼,知君唐公之子,执以为功,徒然死耳。”建成从之,遂共走太原。入雀鼠谷, 知已起义,于是相贺,以绍之计为得。授右领军大都督府长史。大军发晋阳,兼领 马军总管。将至霍邑,绍先至城下,察宋老生形势,白曰:“老生有匹夫之勇,我 师若到,必来出战,战则成擒矣。”及义师至,老生果出,绍力战有功。下临汾, 平绛郡,并先登陷阵,授右光禄大夫。隋将桑显和来击,孙华率精锐渡河以援之, 绍引军直掩其背,与史大奈合势击之,显和大败,因与诸将进下京城。武德元年, 累迁左翊卫大将军。寻从太宗平薛举,破宋金刚,攻平王世充于洛阳,擒窦建德于 武牢,封霍国公,赐实封千二百户,转右骁卫大将军。吐谷浑与党项俱来寇边,命 绍讨之。虏据高临下,射绍军中,矢下如雨。绍乃遣人弹胡琵琶,二女子对舞,虏 异之,驻弓矢而相与聚观。绍见虏阵不整,密使精骑自后击之,虏大溃,斩首五百 余级。贞观元年,拜右卫大将军。二年,击梁师都于夏州,平之。转左卫大将军, 出为华州刺史。七年,加镇军大将军,行右骁卫大将军,改封谯国公。十二年,寝 疾,太宗亲自临问。寻卒,赠荆州都督,谥曰襄。

  平阳公主,高祖第三女也,太穆皇后所生。义兵将起,公主与绍并在长安,遣 使密召之。绍谓公主曰:“尊公将扫清多难,绍欲迎接义旗;同去则不可,独行恐 罹后患,为计若何?”公主曰:“君宜速去。我一妇人,临时易可藏隐,当别自为 计矣。”绍即间行赴太原。公主乃归鄠县庄所,遂散家资,招引山中亡命,得数百 人,起兵以应高祖。时有胡贼何潘仁聚众于司竹园,自称总管,未有所属。公主遣 家僮马三宝说以利害,潘仁攻鄠县,陷之。三宝又说群盗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 等,各率众数千人来会。时京师留守频遣军讨公主,三宝、潘仁屡挫其锋。公主掠 地至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每申明法令,禁兵士,无得侵掠,故远近奔赴者 甚众,得兵七万人。公主令间使以闻,高祖大悦。及义军渡河,遣绍将数百骑趋华 阴,傍南山以迎公主。时公主引精兵万余与太宗军会于渭北,与绍各置幕府,俱围 京城,营中号曰“娘子军”。京城平,封为平阳公主,以独有军功,每赏赐异于他 主。六年,薨。及将葬,诏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辂、麾幢、班剑四十人、虎贲甲 卒。太常奏议,以礼,妇人无鼓吹。高祖曰:“鼓吹,军乐也。往者公主于司竹举 兵以应义旗,亲执金鼓,有克定之勋。周之文母,列于十乱;公主功参佐命,非常 妇人之所匹也。何得无鼓吹!”遂特加之,以旌殊绩;仍令所司按谥法“明德有功 曰昭”,谥公主为昭。

  子哲威,历右屯营将军,袭爵谯国公。坐弟令武谋反,徙岭南。起为交州都督, 卒官。令武尚巴陵公主,累除太仆少卿、卫州刺史,封襄阳郡公。永徽中,坐与公 主及房遗爱谋反,遣使收之。行至华阴,自杀,仍戮其尸。公主赐死。

  马三宝,初以平京城功,拜太子监门率。别击叛胡刘拔真于北山,破之。又从 平薛仁杲,迁左骁卫将军。复从柴绍击吐谷浑于岷州,先锋陷阵,斩其名王,前后 虏男女数千口,累封新兴县公。尝从幸司竹,高祖顾谓三宝曰:“是汝建英雄之处, 卫青大不恶!”累除左骁卫大将军。贞观三年卒。太宗为之废朝,谥曰忠。

  武士,并州文水人也。家富于财,颇好交结。高祖初行军于汾、晋,休止其 家;因蒙顾接,及为太原留守,引为行军司铠。时盗贼蜂起,士尝阴劝高祖举兵, 自进兵书及符瑞,高祖谓曰:“幸勿多言。兵书禁物,尚能将来,深识雅意,当同 富贵耳。”及义兵将起,高祖募人,遣刘弘基、长孙顺德等分统之。王威、高君雅 阴谓士曰:“弘基等皆背征三卫,所犯当死,安得领兵?吾欲禁身推覈。”士 曰:“此并唐公之客也,若尔,便大纷纭。”威等由是疑而不发。留守司兵田德平 又欲劝威等鞫问募人之状,士谓德平曰:“讨捕之兵,总隶唐公。王威、高君雅 等,并寄坐耳,彼何能为!”德平遂止。义旗起,以士为大将军府铠曹。从平京 城功,拜光禄大夫,封太原郡公。初为义师将起,士不预知,及平京师,乃自说 云:“尝梦高祖入西京,升为天子。”高祖哂之曰:“汝王威之党也。以汝能谏止 弘基等,微心可录,故加酬效;今见事成,乃说迂诞而取媚也?”武德中,累迁工 部尚书,进封应国公,又历利州、荆州都督。贞观九年卒官,赠礼部尚书,谥曰定。 显庆元年,以后父累赠司徒,改封周国公。咸亨中,又赠太尉、太原王,特诏配飨 高祖庙庭,列在功臣之上。孙承嗣,事在《外戚传》。

  长兄士棱,性恭顺,勤于稼穑。从起义,官至司农少卿,封宣城县公。常居 苑中,委以农囿之事。贞观中卒,赠潭州都督。

  次兄士逸,亦有战功,武德初,为齐王府户曹,赐爵安陆县公。从齐王镇并州, 为刘武周所获,于贼中密令人诣京师,陈武周可图之计。及武周平,甚见慰勉,累 授益州行台左丞。数陈时政得失,高祖每嘉纳之。贞观初,为韶州刺史,卒。

  史臣曰:唐俭委质义旗之下,立功草昧之初,被拘虏庭,脱高祖蒲州之急;侍 猎苑囿,谏太宗马上之言,可谓纯臣矣。顺德佐命立功,理郡著明肃之政;弘基临 难不屈,陷阵多克捷之勋。殷峤、刘政会、柴嗣昌并在太原,首预举义,从微至著, 善始令终。马三宝出厮养之徒,处将军之位,亦马之善走者也。武士首参起义, 例封功臣,无戡难之劳,有因人之迹,载窥他传,过为褒词。虑当武后之朝,佞出 敬宗之笔,凡涉虚美,削而不书。

  赞曰:茂约忠纯,顺德功勋。弘基六士,义合风云。

扩展阅读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