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 卷六十三

  ○苗晋卿 裴冕 裴遵庆 子向 向子寅 寅子枢

  苗晋卿,上党壶关人。世以儒素称。祖夔,高道不仕,追赠礼部尚书。父殆庶, 官至绛州龙门县丞,早卒,以晋卿赠太子少保。

  晋卿幼好学,善属文,进士擢第。初授怀州修武县尉,历奉先县尉,坐累贬徐 州司户参军。秩满随调,判入高等,授万年县尉。迁侍御史,历度支、兵、吏部三 员外郎。开元二十三年,迁吏部郎中。二十四年,与吏部郎中孙逖并拜中书舍人。 二十七年,以本官权知吏部选事。晋卿性谦柔,选人有诉讼索好官者,虽至数千言, 或声色甚厉者,晋卿必含容之,略无愠色。二十九年,拜吏部侍郎。前后典选五年, 政既宽弛,胥吏多因缘为奸,贿赂大行。时天下承平,每年赴选常万余人。李林甫 为尚书,专任庙堂,铨事唯委晋卿及同列侍郎宋遥主之。选人既多,每年兼命他官 有识者同考定书判,务求其实。天宝二年春,御史中丞张倚男奭参选,晋卿与遥以 倚初承恩,欲悦附之,考选人判等凡六十四人,分甲乙丙科,奭在其首。众知奭不 读书,论议纷然。有苏孝愠者,尝为范阳蓟令,事安禄山,具其事告之。禄山恩宠 特异,谒见不常,因而奏之。玄宗大集登科人,御花萼楼亲试,登第者十无一二; 而奭手持试纸,竟日不下一字,时谓之“曳白”。上怒,晋卿贬为安康郡太守,遥 为武当郡太守,张倚为淮阳太守。敕曰:“门庭之间,不能训子;选调之际,仍以 托人。”时士子皆以为戏笑。

  天宝三载闰二月,转魏郡太守,充河北采访处置使,居职三年,政化洽闻。会 入计,因上表请归乡里。既至壶关,望县门而步。小吏进曰:“太守位高德重,不 宜自轻。”晋卿曰:“《礼》:‘下公门,式路马。’况父母之邦,所宜尊敬。汝 何言哉!”大会乡党,欢饮累日而去。又俸钱三万为乡学本,以教授子弟。寻改河 东太守、河东采访使,入为尚书、东京留守,征为宪部尚书。属禄山叛逆,杨国忠 以晋卿有时望,将抑之,乃奏云:“宜以大臣镇东道。”遂出为陕州刺史、陕虢两 州防御使。及入对,固辞老病,由是忤旨,改宪部尚书致仕。及朝廷失守,衣冠流 离道路,多为逆党所胁,自陈希烈、张均已下数十人尽赴洛阳,晋卿潜遁山谷,南 投金州。会肃宗至凤翔,手诏追晋卿赴行在,即日拜为左相,军国大务悉以咨之。 既收两京,以功封韩国公,食实封五百户,改为侍中。后以贼寇渐除,屡乞骸骨, 优诏许之,罢知政事,为太子太傅。明年,帝思旧臣,复拜为侍中。

  晋卿宽厚廉谨,为政举大纲,不问小过,所到有惠化。魏人思之,为立碑颂德。 及秉钧衡,小心畏慎,未尝忤人意。性聪敏,达练事体,百司文簿,经目必晓,而 修身守位,以智自全,议者比汉之胡广。

  玄宗崩,肃宗诏晋卿摄冢宰。上表固辞曰:“臣闻古者殷高宗在谅闇之中,百 官听于冢宰,更无事迹,但存文字。且一时之事,礼不相沿。今残寇犹虞,日殷万 务,皆缘兵马屯守讨袭,善算良谋,立胜擒敌。陛下若行古之道,居丧不言,苍生 何依,百事皆废。伏读国家起居注,亦于礼部检见旧敕,恭惟太宗、高宗、、大行 皇帝在位之日,皆有国哀,视事不辍,以为君临天下,难徇常情。今遗诏有处分, 皇帝宜三日而听政。陛下遵太宗故事,则无冢宰;遵大行皇帝遗诏,便合听朝。万 姓颙颙,不胜大愿。伏惟陛下知理国之重,顺人心之切,以义断恩,从宜无改。今 朝臣一命已上,皆言臣心昏貌朽,加以疾病,事有急速,断在须臾,凡圣不同,岂 合受诏。陛下发哀已五日矣,愿准遗诏听政,则四夷万国,无任悲幸。”肃宗时疾 弥留,览表殒绝,乃许。

  数日,肃宗晏驾,代宗践祚,又诏晋卿摄冢宰。晋卿上表恳辞曰:“臣以昔者 天子居丧之时,百官听于冢宰者,盖君幼小,御极事殷,情理当然。沿革不一,今 古异同,而周武、汉文,合于通变,垂范作则,可举而行。又士或墨缞,时遇金革, 岂非衔恤,谓义在断恩。且百善之至,无加于孝也,其有容瘁心绝,指景悼生,此 匹夫守节之常情,殊王者嗣续之大计。昨二十日,陛下于大行皇帝柩前即位,是承 先帝遗顾之言,亦前代不易之典。则知所略不为害,所存是适权,防威灭端,所利 者大。陛下因心纯至,天地明察。伏以报劬劳之恩,申罔极之思,终身之痛,岂计 朝夕!但以一日之内,万务在中,须达宸聪,始成国政。百僚万姓及僧道耆寿等, 相顾聚言,以臣老且无能,愚岂测圣,况久无居摄,臣不敢奉诏。特乞陛下遵遗命, 三日而政。臣博听众情,不胜恳愿,伏望割痛抑哀,则天下悲幸。”上号泣从之。 时晋卿年已衰暮,又患两足,上特许肩舆至中书,入阁不趋,累日一视事。历三朝, 皆以谨密见称。

  广德初,吐蕃寇长安。晋卿时病卧于私第,蕃闻之,舆入逼胁,晋卿闭口不言, 贼不敢害。及上自陕至,册为太保,罢知政事,又诏以太保致仕。永泰元年四月薨。 辍朝三日,令京兆少尹一员护丧事,缘葬诸物并官给,赙绢布五百段、米粟五百石。 太常议谥曰“懿献”。初,晋卿东都留守,引用大理评事元载为推官。至是载为中 书侍郎、平章事,怀旧恩,讽有司改谥曰文贞。大历七年,令配享肃宗庙庭。

  裴冕,河东人也,为河东冠族。天宝初,以门廕再迁渭南县尉,以吏道闻。御 史中丞王鉷充京畿采访使,表为判官。迁监察御史,历殿中侍御史。冕虽无学术, 守职通明,果于临事,鉷甚委之。及鉷得罪伏法,时宰臣李林甫方窃权柄,人咸惧 之,鉷宾佐数百,不敢窥鉷门。冕独收鉷尸,亲自护丧,瘗于近郊,冕自是知名。 河西节度使哥舒翰表为行军司马,累迁员外郎中。

  玄宗幸蜀,至益昌郡,遥诏太子充天下兵马元帅,以冕为御史中丞兼左庶子, 为之副。是时,冕为河西行军司马,授御史中丞,诏赴朝廷。遇太子于平凉,具陈 事势,劝之朔方,亟入灵武。冕与杜鸿渐、崔漪等劝进曰:“主上厌勤大位,南幸 蜀川,宗社神器,须有所归,天意人事,不可固违。若逡巡退让,失亿兆心,则大 事去矣!臣等犹知之,况贤智乎!”太子曰:“南平寇逆,奉迎銮舆,退居储贰, 侍膳左右,岂不乐哉!公等何言之过也?”冕与杜鸿渐又进曰:“殿下藉累圣之资, 有天下之表。元贞万国,二十余年,殷忧启圣,正在今日。所从殿下六军将士,皆 关辅百姓,日夜思归。大军一散,不可复集,不如因而抚之以从众,臣等敢以死请。” 凡劝进五上,乃依。肃宗即位,以定策功,迁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倚以 为政。

  冕性忠勤,悉心奉公,稍得人心。然不识大体,以聚人曰财,乃下令卖官鬻爵, 度尼僧道士,以储积为务。人不愿者,科令就之,其价益贱,事转为弊。肃宗移幸 凤翔,罢冕知政事,迁右仆射。两京平,以功封冀国公,食实封五百户。寻加御史 大夫、成都尹,充剑南西川节度使。又入为右仆射。永泰元年,与裴遵庆等并集贤 待制。代宗求旧,拜冕兼御史大夫,充护山陵使。冕以幸臣李辅国权盛,将附之, 乃表辅国亲昵术士中书舍人刘烜充山陵使判官。烜坐法,冕坐贬施州刺史。数月, 移澧州刺史,复征为左仆射。元载秉政。载为新平县尉,王鉷辟在巡内,冕常引之, 载颇德冕。会宰臣杜鸿渐卒,载遂举冕代之。冕时已衰瘵,载以其顺己,引为同列。 受命之际,蹈舞绝倒,载趋而扶起,代为谢词。冕兼掌兵权留守之任,俸钱每月二 千余贯。性本侈靡,好尚车服及营珍馔,名马在枥,直数百金者常十数。每会宾友, 滋味品数,坐客有昧于名者。自创巾子,其状新奇,市肆因而效之,呼为“仆射样”。 初代鸿渐,小吏以俸钱文簿白之,冕顾子弟,喜见于色,其嗜利若此。拜职未盈月, 卒,大历四年十二月也。上悼之,辍朝三日,赠太尉,赙制五百匹、粟五百石。

  裴遵庆,绛州闻喜人也。代袭冠冕,为河东著族。遵庆志气深厚,机鉴敏达, 自幼强学,博涉载籍,谨身晦迹,不干当世之务。以门廕累授潞府司法参军,时年 已老,未为人所知。随调吏部,授大理寺丞,剖断刑狱,举正纲条,理行始著。迁 司门员外、吏部员外郎,专判南曹。天宝中,海内无事,九流辐辏会府,每岁吏部 选人,动盈万数。遵庆敏识强记,精核文簿,详而不滞,时称吏事第一,由是大知 名。

  天宝末,杨国忠当国,出不附己者例为外官,遵庆亦出为郡守。肃宗即位,征 拜给事中、尚书右丞、吏部侍郎。恭俭克己,迟重谨密,颇有时望。上元中,萧华 辅政,素知遵庆,每奏见,累称之,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广德初,仆 固怀恩阻兵汾上,指中官为词,上以遵庆忠纯,特遣往汾州宣慰怀恩。遵庆既见怀 恩,具陈朝旨,怀恩引过听命,将随遵庆朝谒,为副将范志诚以邪说惑之,怀恩遂 以惧死为词。会蕃寇陷京师,乘舆幸陕,遵庆自汾州奔赴行在。及乘舆还京,以遵 庆为太子少傅。永泰元年,与裴冕等并于集贤院待制,罢知政事。寻改吏部尚书、 右仆射,复知选事。时选人天兴县尉陈琯于铨庭言词不逊,凌突无礼,代宗诏付遵 庆于省门鞭三十,贬为吉州员外司户参军。遵庆敦守儒行,老而弥谨。尝为风狂族 侄挝登闻鼓告以不顺,上知遵度,不省,其见信如此。大历十年十月薨于位,年九 十余。

  遵庆初登省郎,尝著《王政记》,述今古礼体,识者览之,知有公辅之量。

  子向,字傃仁,少以门廕历官至太子司议郎。建中初,李纾为同州刺史,奏向 为从事。硃泚反,李怀光又叛河中,使其将赵贵先筑垒于同州,纾来奔奉天,向领 州务。贵先因胁县尉林宝役徒板筑,不及期,将斩之,吏人百姓奔窜。向即诣贵先 军垒,以逆顺之理责之,贵先感悟,遂来降,故同州不陷。向由是知名。累为京兆 府户曹,转栎阳、渭南县令,奏课皆第一,朝廷亟闻其理行,擢为户部员外郎。

  德宗季年,天下方镇副亻卒多自选于朝,防一日有变,遂就而授之节制。向已 选为太原少尹,德宗召见喻旨,寻用为行军司马、兼御史中丞,改汾州刺史,转郑 州。又复为太原少尹,兼河东节度副使。改晋州刺史,充本州防御使,迁虢州刺史。 入为京兆少尹,拜同州刺史,充本州防御使。入为大理寺卿,出迁陕虢都防御、观 察使。三岁,拜左散骑常侍,自常侍复为大理。

  向本以名相子,以学行自饬,谨守其门风。历官仁智推爱,利及于人。至是, 以年过致政,朝廷优异,乃以吏部尚书致仕于新昌里第。内外支属百余人,向所得 俸禄,必同其费,及领外任,亦挈而随之。有孤茕疾苦不能自恤,向尤周给,至今 称其孝睦焉。大和四年九月卒,年八十。赠太子少保。

  子寅,登进士第,累官至御史大夫卒。

  子枢,字纪圣,咸通十二年登进士第。宰相杜审权出镇河中,辟为从事,得秘 书省校书郎,再迁蓝田尉。直弘文馆。大学士王铎深知之,铎罢相失职,枢亦久之 不调。从僖宗幸蜀,中丞李焕奏为殿中侍御史,迁起居郎。中和初,王铎复见用, 以旧恩徙为郑滑掌书记、检校司封郎中,赐金紫,入朝历兵、吏二员外郎。龙纪初, 擢拜给事中,改京兆尹。宰相孔纬尤深奖遇。大顺中,纬以用兵无功贬官,枢坐累 为右庶子,寻出为歙州刺史。乾宁初,入为右散骑常侍,从昭宗幸华州,为汴州宣 谕使。

  初,枢自歙州罢郡归朝,路经大梁,时硃全忠兵威已振,枢以兄事之,全忠由 是重之。及枢传诏,全忠皆禀朝旨,献奉相继,昭宗甚悦,迁兵部侍郎。时崔胤专 政,亦倚全忠,二人因是相结,改枢吏部侍郎。未几,换户部侍郎、同平章事。其 年冬,昭宗幸华州,崔胤贬官,枢亦为工部尚书。天子自岐下还宫,以枢检校右仆 射、同平章事,出为广南节度使。制出,硃全忠保荐之,言枢有经世才,不可弃之 岭表,寻复拜门下侍郎,监修国史,累兼吏部尚书,判度支。崔胤诛,以全忠素厚, 相位如故。从昭宗迁洛阳,驻跸陕州,进右仆射、弘文馆大学士、太清宫使,充诸 道盐铁转运使。

  哀帝初嗣位,柳璨用事,全忠尝奏用牙将张廷范为太常卿,诸相议,枢曰: “廷范勋臣,幸有方镇节钺之命,何藉乐卿?恐非元帅梁王之旨。”乃持之不下。 俄而全忠闻枢言,谓宾佐曰:“吾常以裴十四器识真纯,不入浮薄之伍,观此议论, 本态露矣。”切齿含怒。柳璨闻全忠言,寻希旨罢枢相位,和陵祔享,拜尚书左仆 射。五月,责授朝散大夫、登州刺史,寻再贬泷州司户。六月十一日,行及滑州, 全忠遣人杀之于白马驿,投尸于河,时年六十五。

  史臣曰:晋卿谨身莅事,足为纯臣,避寇全忠,固彰大节。然博达精审,岂不 知宽猛之道哉!奉林甫之旨,顺胥吏之意,悦附张倚,欺罔时君。生为重臣,谄林 甫之势也;殁改美谥,引元载之恩焉。或言晋卿不为巧宦者,诚不信也。冕力赞中 兴,名居大位,奉公抱义,可以致身;卖官度僧,是何为政?及其老也,贪冒尤深。 遵庆学术贞明,为国忠所出;恭俭谨密,遇萧华素知。位重行纯,老而弥笃,彼二 公固有惭德。向克荷堂构,不坠门风。枢因盗而振,盗憎而亡,宜哉!君子守道远 刑,盖虑此也。

  赞曰:奥矣晋卿,贪哉裴冕。遵庆父子,及之者鲜。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裴冕,河东人,是河东的望族。天宝初年(742),凭藉门荫关系再升为渭南县尉,以精明强干闻名。御史中丞王钅共充任京畿采访使,上奏任他为判官。升为监察御史,担任殿中侍御史。冕虽然不学无术,但恪守职责通晓明达,处事果断,钅共非常信任他。到了钅共获罪伏法,此时宰臣李林甫窃取大权,人们都很怕他,钅共有宾客及辅佐之士数百人,都不敢偷看钅共的住宅。冕只身一人收拾钅共的尸体,亲自护丧,埋葬在近郊,冕由于此事而知名。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奏表任他为行军司马,多次升为员外郎中。

      玄宗幸驾到蜀,走到益昌郡时,遥诏太子担任天下兵马元帅,任冕为御史中丞兼任左庶子,为他的副职。此时,冕担任河西行军司马,授予御史中丞,诏令赶赴朝廷。在平凉遇见太子,陈述当时的>>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