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

  ○王玙 道士李国祯附

  李泌 子繁 顾况附

  崔造 关播 李元平附

  王玙,少习礼学,博求祠祭仪注以干时。开元末,玄宗方尊道术,靡神不宗。 玙抗疏引古今祀典,请置春坛,祀青帝于国东郊,玄宗甚然之,因迁太常博士、侍 御史,充祠祭使。玙专以祀事希幸,每行祠祷,或焚纸钱,祷祈福祐,近于巫觋, 由是过承恩遇。肃宗即位,累迁太常卿,以祠祷每多赐赉。乾元三年七月,兼蒲州 刺史,充蒲、同、绛等州节度使。中书令崔圆罢相,乃以玙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 下平章事。人物时望,素不为众所称,及当枢务,声问顿减。玙又奏置太一神坛于 南郊之东,请上躬行祀事。肃宗尝不豫,太卜云:“崇在山川。”玙乃遣女巫分行 天下,祈祭名山大川。巫皆盛服乘传而行,上令中使监之,因缘为奸,所至干托长 吏,以邀赂遗。一巫盛年而美,以恶少年数十自随,尤为蠹弊,与其徒宿于黄州传 舍。刺史左震晨至,驿门扃鐍,不可启,震破锁而入,曳女巫阶下斩之,所从恶少 年皆毙。阅其赃赂数十万,震籍以上闻,仍请赃钱代贫民租税,其中使发遣归京, 肃宗不能诘。肃宗亲谒九宫神,殷勤于祠祷,皆玙所启也。岁余,罢知政事,为刑 部尚书。上元二年,兼扬州长史、御史大夫。兗淮南节度使。肃宗南郊礼毕,以玙 使持节都督越州诸军事、越州刺史,充浙江东道节度观察处置使,本官兼御史大夫, 祠祭使如故。入为太子少保,转少师。。大历三年六月卒。

  玙以祭祀妖妄致位将相,时以左道进者,往往有之。广德二年八月,道士李国 祯以道术见,因奏皇室仙系,宜修崇灵迹。请于昭应县南三十里山顶置天华上宫露 台、大地婆父、三皇、道君、太古天皇、中古伏羲娲皇等祠堂,并置扫洒宫户一百 户。又于县之东义扶谷故湫置龙堂,并许之。时岁饥荒,人甚不安,昭应县令梁镇 上表曰:

  臣闻国以人为本,害其本则非国;神以人为主,虐其主则非神。故昔之圣王, 所以极陈理道,明著祀典,将爱其人而慎用其财力,敬其神而虔恭于祠祭。故神享 其明德而降之福,人受其大赉而尽其力,然后神人以和,而国家可保也。一昨蟊贼 作孽,水旱为灾,虽王畿皆遍,而臣县最苦。此则神之不能御大灾明矣,又何力于 陛下而得列祀典哉!用以残弊之余,当凶荒之岁,丁壮素出家入仕,羸老方飞刍輓 粟,令但供亿王事,已不堪命,更奔走鬼道,何以聊生?

  臣又闻天地之神,尊之极者,扫地可祭,精意可飨。陛下亦何必废先王之典, 崇俗巫之说,走南亩之客,杀东邻之牛,而后冀非妄之福。陛下虽欲为人祈福,福 未至而人已困矣!其不可一也。陛下不视昔者有道之君,至德之后,曷不卑宫室, 恶饮食,恭己以遂万物之性哉!陛下今违神亭育之心,竭人疲困之力,如是又何从 而致其福哉?此又不可二也。又陛下宗庙之敬极矣,尚无一月三祭之礼;今此独为, 则宗庙之灵,将等以亲疏,校以厚薄,陛下又何以言哉?此又不可三也。又大地婆 父,祀典无文,言甚不经,义无可取。若陛下待与大地建祖宗之庙,必上天贻向背 之责,陛下又何以为词哉?此又不可四也。夫湫者,龙之所居也。龙得水则神,无 水则蝼蚁之匹也。故知水存则龙在,水竭则龙亡,此愚智之所同知矣。今湫竭已久, 龙安所存?陛下又崇饰祠宇,丰洁荐奠,为去龙之穴,破生人之产,人且怨矣,神 何歆哉!此又不可五也。其道君、三皇、五帝,则两京及所都之处,皆建宫观祠庙, 时设斋醮飨祀,国有彝典,官有常礼,盖无阙失,何劳神役灵?此又不可六也。臣 稽先王之典礼,观前圣之轨躅,休咎丰凶,灾祥祸福,必主帝王五事,不在山川百 神。此又不可七也。

  臣伏察此弊,颇知其由。盖以道士李国祯等动众则得人,兴工则获利,祭祀则 受胙,主执则弄权。是以鼓动禁中,荧惑天听,逾越险阻,负荷粢盛,以日系年, 无时而息。曾不谓神功力,空止竭人膏血,以使人神胥怨,灾孽并生。罔上害人, 左道乱政,原情定罪,非杀而何!

  臣昨受命之时,亲承圣旨,务存安缉,许逐权宜。诚愿沉鄴县之巫,安流弊之 俗,其所兴两祠土木之功、丹青之役、三六之祭、洒扫之户,谨明宣旨,并以权宜 停讫。人吏百姓等,知陛下以从善为心,嫉恶为务,蠲除不急,划革烦苛,皆喧呼 于庭,抃跃于路,所征粮糗,无不乐输。臣伏以国祯等并交结中贵,狡蠹成性,臣 虽忘身许国,不惧谗构,终恐贿及豪右,复为奸恶。其国祯等见据状推勘,如获赃 状,伏望许臣征收,便充当县邮馆本用。其湫既竭,不可更置祠堂,又不当为大地 建立祖庙,臣并请停。其三皇、道君、天皇、伏羲、女娲等,既先各有宫庙,望请 并于本所依礼斋祭。

  上从之。

  李泌,字长源,其先辽东襄平人,西魏太保、八柱国司徒徒何弼之六代孙。今 居京兆吴房令承休之子。少聪敏,博涉经史,精究《易象》,善属文,尤工于诗, 以王佐自负。张九龄、韦虚心、张廷珪皆器重之。泌操尚不羁,耻随常格仕进。天 宝中,自嵩山上书论当世务,玄宗召见,令侍诏翰林,仍东宫供奉。杨国忠忌其才 辩,奏泌尝为《感遇诗》,讽刺时政,诏于蕲春郡安置,乃潜遁名山,以习隐自适。 天宝末,禄山构难,肃宗北巡,至灵武即位,遣使访召。会泌自嵩、颍间冒难奔赴 行在,至彭原郡谒见,陈古今成败之机,甚称旨,延致卧内,动皆顾问。泌称山人, 固辞官秩,特以散官宠之,解褐拜银青光禄大夫,俾掌枢务。至于四言文状、将相 迁除,皆与泌参议,权逾宰相,仍判元帅广平王军司马事。肃宗每谓曰:“卿当上 皇天宝中,为朕师友,下判广平行军,朕父子三人,资卿道义。”其见重如此。寻 为中书令崔圆、幸臣李辅国害其能,将有不利于泌。泌惧,乞游衡山,优诏许之, 给以三品禄俸,遂隐衡岳,绝粒栖神。

  数年,代宗即位,召为翰林学士,颇承恩遇。及元载辅政,恶其异己,因江南 道观察都团练使魏少游奏求参佐,称泌有才,拜检校秘书少监,充江南西道判官, 幸其出也。寻改为检校郎中,依前判官。元载诛,乃驰传入谒,上见悦之。又为宰 相常衮所忌,出为楚州刺史。及谢恩,具陈恋阙,上素重之,留京数月。会澧州刺 史阙,衮盛陈泌理行,以荆南凋瘵,遂辍泌理之。诏曰:“荆南都会,粤在澧阳, 俾人归厚,惟贤是牧。以泌文可以代成风俗,政可以全活惸嫠。爰命颁条,期乎共 理,地薄淮阳之守,勉思渤海之功。可检校御史中丞,充澧朗硖团练使。”重其礼 而遣之。无几,改杭州刺史,以理称。

  兴元初,征赴行在,迁左散骑常侍。贞元元年,除陕州长史,充陕、虢都防御 观察使。二年六月,泌奏:“虢州卢氏山冶,近出瑟瑟,请充献,禁人开采。”诏 曰:“瑟瑟之宝,中土所无今产于近甸,实为灵贶。朕不饰器玩,不尚珍奇,常思 返朴之风,用明躬俭之节。其出瑟瑟之处,任百姓求采,不宜禁止。”就加泌检校 礼部尚书。时陈、许戍边卒三千自京西逃归,至州境,泌潜师险隘,左右攻击,尽 诛之。寻拜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崇文馆学士、修国史。初,张延赏大减官员, 人情咨怨,泌请复之,以从人欲,因是奏罢兼试额内占阙等官,加百官俸料,随闲 剧加置手力课,上从之,人人以为便。而窦参旁奏,遂改易,使同品之内,月俸多 少累等。泌又奏请罢拾遗、补阙,上虽不从,亦不授人,故谏司惟韩皋、归登而已。 泌仍命收其署湌钱,令登等寓食于中书舍人,故时戏云:“韩谏议虽分左右,归拾 遗莫辨存亡。”如是者三年。至贞元五年,以前东都防御判官、殿中侍御史、内供 奉韦绶为左补阙,监察御史梁肃右补阙。既复置,人心忻然。顺宗在春宫,妃萧氏 母郜国公主交通外人,上疑其有他,连坐贬黜者数人,皇储亦危。泌百端奏说,上 意方解。

  泌颇有谠直之风,而谈神仙诡道,或云尝与赤松子、王乔、安期、羡门游处, 故为代所轻,虽诡道求容,不为时君所重。德宗初即位,尤恶巫祝怪诞之士。初, 肃宗重阴阳祠祝之说,用妖人王玙为宰相,或命巫媪乘驿行郡县以为厌胜。凡有所 兴造功役,动牵禁忌。而黎干用左道位至尹京,尝内集众工,编刺珠绣为御衣,既 成而焚之,以为禳禬,且无虚月。德宗在东宫,颇知其事,即位之后,罢集僧于内 道场,除巫祝之祀。有司言宣政内廊坏,请修缮。而太卜云:“孟冬为魁冈,不利 穿筑,请卜他月。”帝曰:“《春秋》之义,启塞从时,何魁冈之有?”卒命修之。 又代宗山陵灵驾发引,上号送于承天门,见辒辌不当道,稍指午未间。问其故,有 司对曰:“陛下本命在午,故不敢当道。”上号泣曰:“安有枉灵驾而谋身利。” 卒命直午而行。及建中末,寇戎内梗,桑道茂有城奉天之说,上稍以时日禁忌为意, 而雅闻泌长于鬼道,故自外征还,以至大用,时论不以为惬。及在相位,随时俯仰, 无足可称。复引顾况辈轻薄之流,动为朝士戏侮,颇贻讥诮。年六十八薨,赠太子 太傅,赙礼有加。泌放旷敏辩,好大言,自出入中禁,累为权幸忌嫉恆由智免;终 以言论纵横,上悟圣主,以跻相位。有文集二十卷。

  子繁,少聪警,有才名,无行义。泌为相,尝引荐夏县处士北平阳城为谏议大 夫。城道直,既遇知己,深德之。及泌殁,户部尚书裴延龄巧佞奉上,德宗信任, 窃弄威权,举朝侧目。城中正之士,尤忿嫉之。一日尽疏其过恶,欲密论奏,以繁 故人子,为可亲信,遂示其疏草,兼请繁缮写。繁既写,悉能记之,其夕乃径诣延 龄,具述其事。延龄闻之,即时请对,尽以城章中欲论事件,一一先自解。及城疏 入,德宗以为妄,不之省。泌与右补阙、翰林学士梁肃友善,尝命繁持所著文请肃 润色。繁亦自有学术,肃待之甚厚,因许师事,日熟其门。及肃卒,繁乱其配,士 君子无不叹骇,积年委弃。后起为太常博士,太常卿权德舆奏斥之,除河南府士曹 掾。以其警悟异常,泌之故人为宰相,左右援拯,后得累居郡守,而力学不倦。罢 随州刺史,归京师,久不承恩。

  韦处厚入相,厚待之。宝历二年六月,敬宗降诞日,御三殿,特诏兵部侍郎丁 公著、太常少卿陆旦与繁等三人抗浮图道士讲论。九月,除大理少卿,复加弘文馆 学士。时谏官御史章疏相继,宰臣不得已,出为亳州刺史。州境尝有群贼,剽人庐 舍,劫取货财,累政擒捕不获。繁潜设机谋,悉知贼之巢穴,出兵尽加诛斩。时议 责繁以不先启闻廉使,涉于擅兴之罪,朝廷遣监察御史舒元舆按问。元舆素与繁有 隙,复以初官,锐于生事,乃尽反其狱辞,以为繁滥杀无辜,状奏,敕于京兆府赐 死,时人冤之。其后元舆被祸,人以为有报应焉。

  初,泌流放江南,与柳浑、顾况为人外之交,吟咏自适。而浑先达,故泌复得 入官于朝。

  顾况者,苏州人。能为歌诗,性诙谐,虽王公之贵与之交者,必戏侮之,然以 嘲诮能文,人多狎之。柳浑辅政,以校书郎征。复遇李泌继入,自谓己知秉枢要。 当得达官,久之方迁著作郎。况心不乐,求归于吴。而班列群官,咸有侮玩之目, 皆恶嫉之。及泌卒,不哭,而有调笑之言,为宪司所劾,贬饶州司户。有文集二十 卷。其《赠柳宜城》辞句,率多戏剧,文体皆此类也。

  子非熊,登进士第,累佐使府,亦有诗名于时。

  崔造,字玄宰,博陵安平人。少涉学,永泰中,与韩会、卢东美、张正则为友, 皆侨居上元,好谈经济之略,尝以王佐自许,时人号为“四夔”。浙西观察使李栖 筠引为宾僚,累至左司员外郎。与刘晏善,及晏遭杨炎、庾准诬奏伏诛,造累贬信 州长史。

  硃泚之逆,造为建州刺史,闻难作,驰檄邻州,请齐举义兵,遂调发所部,得 二千人,德宗闻而嘉之。及收京师,诏征造至蓝田,以舅源休明逆伏诛,上疏请罪, 不敢即赴阙。上以为知礼,优诏慰勉,拜吏部郎中、给事中。贞元二年正月,与中 书舍人齐映各守本官,同平章事。时京畿兵乱之后,仍岁蝗旱,府无储积。德宗以 造敢言,为能立事,故不次登用。

  造久从事江外,嫉钱谷诸使罔上之弊,乃奏天下两税钱物,委本道观察使、本 州刺史选官典部送上都;诸道水陆运使及度支、巡院、江淮转运使等并停;其度支、 盐铁,委尚书省本司判;其尚书省六职,令宰臣分判。乃以户部侍郎元琇判诸道盐 铁、榷酒等事;户部侍郎吉中孚判度支及诸道两税事;宰臣齐映判兵部承旨及杂事; 宰臣李勉判刑部;宰臣刘滋判吏部、礼部;造判户部、工部。又以岁饥,浙江东西 道入运米每年七十五万石,今更令两税折纳米一百万石,委两浙节度使韩滉运送一 百万石至东渭桥;其淮南濠寿旨米、洪潭屯米,委淮南节度使杜亚运送二十万石至 东渭桥。诸道有盐铁处,依旧置巡院勾当;河阴见在米及诸道先付度支、巡院般运 在路钱物,委度支依前勾当,其未离本道者,分付观察使发遣,仍委中书门下年终 类例诸道课最闻奏。造与元琇素厚,罢使之后,以盐铁之任委之。而韩滉方司转运, 朝廷仰给其漕发。滉以司务久行,不可遽改。德宗复以滉为江淮转运使,余如造所 条奏。元琇以滉性刚难制,乃复奏江淮转运,其江南米自江至扬子凡十八里,请滉 主之;扬子已北,琇主之。滉闻之怒,掎摭琇盐铁司事论奏。德宗不获已,罢琇判 使,转尚书右丞。其年秋初,江淮漕米大至京师,德宗嘉其功,以滉专领度支、诸 道盐铁转运等使,造所条奏皆改。物议亦以造所奏虽举旧典,然凶荒之岁,难为集 事,乃罢造知政事,守太子右庶子,贬琇雷州司户。造初奏太锐,及琇改官,忧惧 成疾,数月不能视事。明年九月卒,年五十一。

  关播,字务元,卫州汲人也。天宝末,举进士。邓景山为淮南节度使,辟为从 事,累授卫佐评事,迁右补阙。善言物理,尤精释氏之学。大历中,神策军使王驾 鹤妻关氏以播与同宗,深遇之。元载恶其交往,出为河南府兵曹,摄职数县,皆有 政能。陈少游领浙东、淮南,又辟为判官,历检校金部员外,摄滁州刺史。李灵曜 阻兵,跋扈于梁汴。少游自总兵镇淮上,所在盗贼峰起。播调阅州兵,令其守备。 又为政清净简惠,既无盗贼,人甚安之。杨绾、常衮知政事,荐播为都官员外郎。

  德宗登极,湖南山洞中有王国良者,聚众为盗,令播往宣抚之。临行,召对于 别殿,上问政理之要,播奏云:“为政之本,须求有道贤人,乃可得理。”上谓播 云:“朕下诏求贤良,当躬新阅试,亦遣使臣黜陟,广加搜访闻荐,擢其能者用之, 冀以傅理。”播奏曰:“下诏求贤黜陟举荐,唯得求名词之士,安有有道贤人肯随 牒举选乎?”上悦其言,谓播曰:“卿且使去,回日当与卿论政事。”播又奏曰: “臣今奏诏招抚,国良不受命,臣请便宣恩命,语邻境速出兵翦除。”上曰:“卿 言深合朕意。”使回,改兵部员外,迁河中少尹。

  建中初,张镒为河中少尹。镒寻入相,二年七月,迁播给事中。旧例,诸司甲 库,皆是胥吏掌知,为弊颇久,播始建议并以士人知之,至今称当。转刑部侍郎、 奉迎皇太后副使。卢杞以播柔缓,冀其易制,骤称荐之。寻迁吏部侍郎,转刑部尚 书、知删定。奏上元中,诏择古今名将十人于武成王庙配享,如文宣王庙之仪。播 以“太公古称大贤,今其下称亚圣,于义不安。又孔子十哲,皆是当时弟子,今所 择名将,年代不同,于义既乖,于事又失。臣请删去名将配享之仪及十哲之称。” 从之。

  建中三年十月,拜银青光禄大夫、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崇文 馆大学士、修国史。时政事决在卢杞,播但敛衽取容而已。乏于知人之鉴,好大言 虚诞者,播必悦而亲信之。有李元平、陶公达、张愻、刘承诫,皆言谈诡妄,讠夸 大可立功名,亦有微材薄艺。播累奏云元平等皆可将相也,请阅试用之,上以为然, 以元平为补阙。会淮西节度李希烈叛乱,上以汝州要镇,令选择刺史。播荐元平为 汝州刺史,寻加检校吏部郎中、汝州别驾,知州事。元平至州旬日,为希烈所擒, 汝州陷贼,中外哂之。由是公达等未克任用。播与卢杞等从驾幸奉天,既而杞、白 志贞等并贬黜,播尚知政事,中外嚣然,以为不可,遂罢相,改刑部尚书。大臣韦 伦等泣于朝曰:“宰相不能谋猷翊赞,以至今日,而尚为尚书,可痛心也!”

  贞元四年,回纥请和亲,以咸安公主出降可汗,令播以本官加检校右仆射、兼 御史大夫,持节充送咸安公主及册可汗使,奉使往来,皆清俭谨慎,蕃人悦之。使 回,迁兵部尚书,固辞疾,请罢官,改太子少师致仕。播致仕之后,减去僮仆车骑, 闭关守静,不萦外事,士君子重之。贞元十三年正月卒,时年七十九,废朝一日, 赠太子太保。

  李元平者,宗室子。始为湖南观察使萧复判官,试大理评事。性疏傲,敢大言, 好论兵,天下贤士大夫无可其意者,以是人多衔怒。关播奇重之,许以将帅。时希 烈反叛,朝廷以汝州与贼接壤,刺史韦光裔懦弱不任职,播乃盛称元平,特召见, 超左补阙,不数日,擢为检校吏部郎中,兼汝州别驾,知州事。既至部,募工徒缮 理郛郭,希烈乃使勇士应募,执役板筑,凡入数百人,元平不之觉。希烈遣伪将李 克诚以数百骑突至其城,先应募执役者应于内,缚元平驰去。既见希烈,遗下污地。 希烈见其无须眇小,戏谓克诚曰:“使汝取李元平,何得将元平兒来?”因嫚骂曰: “盲宰相使汝当我,何待我浅耶!”伪署为御史中丞。播闻元平得用,仍欺于人曰: “李生功业济矣。”言必能覆希烈而建功也。居无何,希烈用为宰相,或告其有二 者,乃断一指以自誓。希烈既死,或有人言在贼中微有谋虑,贷死流于珍州。会赦 得归剡中,浙东观察使皇甫政表闻其到,以发上怒,复流贺州而死。

  史臣曰:蒸尝礿祀,前王制以奉先;怪力乱神,宣圣鄙而不语。凡云左道,固 有旧章。玙假于鬼神,乃至将相,既处代天之位,爰滋乱政之源。国祯妖人疑众, 妄恢其祀典;梁镇正士抗疏,方悟其上心。泌见可进而知难退,足为高率智辩之士; 居相位而谈鬼神,乃见狂妄浮薄之踪。《王制》云:“执左道以乱政,杀。”宁无 畏乎!繁之丑行,弃于当时,竟陷非辜,谅由素履。造为臣得礼,莅事非能;播居 位取容,举人败事。皆非国器,咸历台司,失人者亡,国其危矣。

  赞曰:玙、泌、造、播,俱非相材。国祯左道,梁生直哉!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关播的字叫务元,是卫州汲县人。天宝末年,考中了进士。邓景山任淮南节度使时,任命他为从事,多次升官后任卫佐评事,又升任右补阙。他善于分析事物的原理,尤其精通佛教学说。大历年间,神策军使王驾鹤的妻子关氏因关播和她同姓,对他很好。元载厌恶他们互相往来,把他调出京城任河南府兵曹,代理过几个县的政务,都有政绩。陈少游主管浙东淮南道,又任命他为判官,后又当过检校金部员外,代理滁州刺史,李灵曜反叛,在汴州一带横行。陈少游亲自率军镇守淮河,各地出现了盗匪,关播调集检阅了各州的留守军队,命他们保卫地方。他执政简朴实惠,又没有盗匪,人们都安心了。杨绾、常衮当宰相掌权,推荐他任都官员外郎。

      唐德宗即位,湖南地区山区洞穴中有个叫王国良的,纠>>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