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 卷八十七

  ○徐浩 赵涓 子博宣 卢南史附

  刘太真 李纾 邵说 于邵 崔元翰于 公异 吕渭 子温 恭 俭 让

  郑云逵 李益 李贺

  徐浩,字季海,越州人。父峤,官至洛州刺史。浩少举明经,工草隶,以文学 为张说所器重,调授鲁山主簿。说荐为丽正殿校理,三迁右拾遗,仍为校理。幽州 节度使张守珪奏在幕府,改监察御史。丁父忧,服除,授京兆司录,以母忧去职。 数年,调授河南司录,历河阳令,以善政称。拜太子司议郎,迁金部员外郎,历宪 部郎中。安禄山反,出为襄阳太守、本郡防御使,赐以金紫之服。肃宗即位,召拜 中书舍人,时天下事殷,诏令多出于浩。浩属词赡给,又工楷隶,肃宗悦其能,加 兼尚书左丞。玄宗传位诰册,皆浩为之,参两宫文翰,宠遇罕与为比。除国子祭酒, 坐事贬庐州长史。代宗征拜中书舍人、集贤殿学士,寻迁工部侍郎、岭南节度观察 使、兼御史大夫,又为吏部侍郎、集贤殿学士。坐以妾弟冒选,托侍郎薛邕注授京 尉,为御史大夫李栖筠所弹,坐贬明州别驾。

  德宗即位,征拜彭王傅。建中三年,以疾卒,年八十,赠太子少师。初,浩以 文雅称;及授广州,典选部,多积货财,又嬖其妾侯莫陈氏,颇干政事,为时论所 贬。

  赵涓,冀州人也。幼有文学。天宝初,举进士,补郾城尉,累授监察御史、右 司员外郎。河南副元帅王缙奏充判官,授检校兵部郎中、兼侍御史,迁给事中、太 常少卿,出为衢州刺史。

  永泰初,涓为监察御史。时禁中失火,烧屋室数十间,火发处与东宫稍近,代 宗深疑之,涓为巡使,俾令即讯。涓周历需囿,按据迹状,乃上直中官遗火所致 也,推鞫明审,颇尽事情。既奏,代宗称赏焉。德宗时在东宫,常感涓之究理详细, 及刺衢州,年考既深,又与观察使韩滉不相得,滉奏免涓官,德宗见其名,谓宰臣 曰:“岂非永泰初御史赵涓乎?”对曰:“然。”即拜尚书左丞。无何,知吏部选, 扈从梁州。兴元元年卒,赠户部尚书。

  子博宣,登进士第,文章俊拔,性率多酒。陈许节度使曲环辟为从事,宾筵之 间多所忽略,环不能容。朝廷方讨淮、蔡,环诬奏博宣受吴少诚赂为反间,又妄说 国家休咎,扇惑军情。时博宣权知舞阳县事,诏令环决杖四十,流于康州,人皆以 为枉。

  先是,侍御史卢南史坐事贬信州员外司马,至郡,准例得吏一人,每月请纸 笔钱,前后五年,计钱一千贯。南史以官闲冗,放吏归,纳其纸笔钱六十余千。刺 史姚骥劾奏南史,以为赃,又劾南史买铅烧黄丹。德宗遣监察御史郑楚相、刑部员 外郎裴澥、大理评事陈正仪充三司使,同往按鞫。将行,并召于延英,谓之曰: “卿等必须详审,无令漏罪衔冤。”三人将退,裴澥独留,奏曰:“臣按姚骥奏状, 称南史取吏纸笔钱计赃六十余贯,虽于公法有违,量事且非巨蠹。”上曰:“此 事亦未为甚,未知烧铅何如?”澥曰:“烧铅为丹,格令不禁。准天宝十三载敕, 铅、铜、锡不许私家买卖货易,盖防私铸钱,本亦不言烧铅为丹。南史违敕买铅, 不得无罪。伏以陛下自登宝位,及天宝、大历以来,未曾降三司使至江南;今忽录 此小事,令三司使往,非唯损耗州县,亦恐远处闻之,各怀忧惧。臣闻开元中张九 龄为五岭按察使,有录事参军告龄非法,朝廷止令大理评事往按。大历中,鄂岳观 察使吴仲孺与转运使判官刘长卿纷竞,仲孺奏长卿犯赃二十万贯,时止差监察御史 苗伾就推。今姚骥所奏事状无多,臣堪任此行,即请独往,恐不须三司并行为使。” 德宗忻然曰:“卿言是矣。”乃复召楚相、正仪与澥俱坐,谓之曰:“朕懵于理道, 处事未精,适见裴澥所奏,深协事宜,亦不用三人总去,但行首一人行可也,卿等 使宣付宰臣改敕。”德宗不务大体,以察为明,皆此类也。而博宣、南史坐诬枉摈 逐,赖裴澥悟主,南史不至深罪,后得召还。

  刘太真,宣州人。涉学,善属文,少师事词人萧颖士。天宝末,举进士。大历 中,为淮南节度使陈少游掌书记,征拜起居郎。累历台阁,自中书舍人转工部、刑 部二侍郎。性怯懦诡随。及转礼部侍郎,掌贡举,宰执姻族,方镇子弟,先收擢之。 又常叙少游勋绩,拟之桓、文,大招物论。贞元五年,贬信州刺史,到州寻卒。

  太真尤长于诗句,每出一篇,人皆讽诵。德宗文思俊拔,每有御制,即命朝臣 毕和。贞元四年九月,赐宴曲江亭,帝为诗,序曰:

  朕在位仅将十载,实赖忠贤左右,克致小康。是以择三令节,锡兹宴赏,俾大 夫、卿士得同欢洽也。夫共其戚者同其休,有其初者贵其终,咨尔群僚,颁朕不暇, 乐而能节,职思其忧,咸若时则,庶乎理矣。因重阳之会,聊示所怀。早衣对庭燎, 躬化勤意诚。时此万枢暇,适与佳节并。曲池絜寒流,芳菊舒金英。乾坤爽气澄, 台殿秋光清。朝野庆年丰,高会多欢声。永怀无荒诫,良士同斯情。

  因诏曰:“卿等重阳会宴,朕想欢洽,欣慰良多,情发于中,因制诗序。今赐 卿等一本,可中书门下简定文词士三五十人应制,同用‘清’字,明日内于延英门 进来。”宰臣李泌等虽奉诏简择,难于取舍,由是百僚皆和。上自考其诗,以太真 及李纾等四人为上等,鲍防、于邵等四人为次等,张濛、殷亮等二十三人为下等; 而李晟、马燧、李泌三宰相之诗,不加考第。

  初,硃泚、怀光之乱,关辅荐饥,贞元三年以后,仍岁丰稔,人始复生人之乐。 德宗诏曰:“比者卿士内外,朝夕公务,今方隅无事,蒸民小康,其正月晦日、三 月三日、九月九日三节日,宜任文武百僚择胜地追赏。每节宰相、常参官共赐钱五 百贯文、翰林学士一百贯文,左右神威、神策等十军各赐五百贯。金吾英武、威远 及诸卫将军共赐二百贯,客省奏事共赐一百贯,委度支每节前五日支付,永为常制。”

  李纾,字仲舒,礼部侍郎希言之子。少有文学。天宝末,拜秘书省校书郎。大 历初,吏部侍郎李季卿荐为左补阙,累迁司封员外郎、知制诰,改中书舍人。寻自 虢州刺史征拜礼部侍郎。德宗居奉天,择为同州刺史,寻弃州诣梁州行在,拜兵部 侍郎。反正,兼知选事。李怀光诛,河东节度及诸军会河中,诏往宣劳节度,使还, 敷奏合旨,拜礼部侍郎。

  纾通达,善诙谐,好接后进,厚自奉养,鲜华舆马,以放达蕴藉称。虽为大官, 而佚游佐宴,不尝自忘。尝议享武成王不当视文宣庙,奏云:“准开元十九年敕, 置齐太公庙,以张良配,太常卿及少卿、丞充三献官。又按《开元礼》祝文云‘皇 帝遣某官昭告于齐太公、汉留侯’。至上元年,敕追赠太公为武成王,享祭之典, 一同文宣王,有司因差太尉充献官,兼御署祝板。伏以太公即周之太师,张良即汉 之少傅,圣朝列于祀典,已极褒崇;今屈礼于至尊,施敬于臣佐,理或过当,神何 敢歆。伏以文宣垂教,百代宗师,五常三纲,非其训不明,有国有家,非其制不立, 故孟轲称‘生人已来,一人而已’。由是正素王之位,加先圣之名,乐用宫悬,献 差太尉,尊师崇道,雅合政经。且太公述作止于《六韬》,勋业形于一代,岂宜拟 诸盛德,均其殊礼!其祝文请不进署,‘敢昭告’请改为‘敬祭于’,‘其昭告’ 请改为‘致祭于留侯’,其献官请准旧式,差太常卿已下充。”诏百僚进议。文武 官上言,互有异同。诏曰:“帝德广运,乃武乃文,文化武功,皇王之二柄,祀礼 教敬,国章孔明。自今宜上将军以下充献官,余依纾所奏。”纾又奏诏为《兴元纪 功述》及郊庙乐章,诸所论著甚众。卒于官,年六十二。贞元八年,赠礼部尚书。

  邵说,相州安阳人。举进士,为史思明判官,历事思明、朝义,常掌兵事。朝 义之败,说降于军前,郭子仪爱其才,留于幕下。累授长安令、秘书少监,迁吏部 侍郎、太子詹事,以才干称。谈者或以宰相许之,金吾将军裴儆谓谏议大夫柳载曰: “以鄙夫所度,说得祸不久矣。且说与史思明父子定君臣之分,居剧官,掌兵柄, 亡躯犯顺,前后百战,于贼庭掠名家子女以为婢仆者数十人,剽盗宝货,不知纪极。 力屈然后降,朝廷宥以不死。获齿班序,无厚颜,而又遑遑求财,崇饰第宅,附托 贵幸,以求大用,不知愧惧,而有得色,其能久乎!”建中三年,严郢得罪,说与 郢厚善,劝硃泚抗疏申其冤,说为草其奏,上知之,贬说归州刺史,竟卒于贬所。

  于邵,字相门,其先家于代,今为京兆万年人。曾祖筠,户部尚书。邵天宝末 进士登科,书判超绝,授崇文馆校书郎。累历使府,入为起居郎,再迁比部郎中, 尚二十考第于吏部,以当称。无何,出为道州刺史,未就道,转巴州。时岁俭,夷 獠数千相聚山泽,围州掠众,邵励州兵以拒之。旬有二日,遣使说喻,盗邀邵面降, 邵儒服出城,盗罗拜而降,围解,节度使李抱玉以闻,超迁梓州,以疾不至,迁兵 部郎中。西川节度使崔宁请留为支度副使。寻拜谏议大夫、知制诰,再迁礼部侍郎、 史馆修撰,为三司使。以撰上尊号册,赐阶三品,当时大诏令,皆出于邵。顷之, 与御史中丞袁高、给事中蒋镇杂理左丞薛邕诏狱。邵以为邕犯在赦前,奏出之,失 旨,贬桂州长史。贞元初,除原王傅,后为太子宾客,与宰相陆贽不睦。八年,出 为杭州刺史,以疾请告,坐贬衢州别驾,移江州别驾,卒年八十一。

  邵性孝悌,内行修洁,老而弥笃。初,樊泽常举贤良方正,邵一见之于京师, 曰:“将相之材也。”不十五年,泽为节将。崔元翰年近五十,始举进士,邵异其 文,擢第甲科,且曰:“不十五年,当掌诏令。”竟如其言。独孤授举博学宏词, 吏部考为乙第,在中书覆升甲科,人称其当。有集四十卷。

  崔元翰者,博陵人。进士擢第,登博学宏词制科,又应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 三举皆升甲第,年已五十余。李汧公镇滑台,辟为从事。后北平王马燧在太原,闻 其名,致礼命之,又为燧府掌书记。入朝为太常博士、礼部员外郎。窦参辅政,用 为知制诰,诏令温雅,合于典谟。然性太刚褊简傲,不能取容于时,每发言论,略 无阿徇,忤执政旨,故掌诰二年,而官不迁。竟罢知制诰,守比部郎中。元翰苦心 文章,时年七十余,好学不倦。既介独耿直,故少交游,唯秉一操,伏膺翰墨。其 对策及奏记、碑志、师法班固、蔡伯喈,而致思精密。为时所摈,终于散位。

  于公异者,吴人。登进士第,文章精拔,为时所称。建中末,为李晟招讨府掌 书记。兴元元年,收京城,公异为露布上行在云:“臣已肃清宫禁,祗奏寝园,钟 虡不移,庙貌如故。”德宗览之,泣下不自胜,左右为之呜咽。既而曰:“不知谁 为之?”或对曰:“于公异之词也。”上称善久之。

  公异初应进士时,与举人陆贽不协;至是贽为翰林学士,闻上称与,尤不悦。 时议者言之,公异少时不为后母所容,自游宦成名,不归乡里;及贞元中陆贽为宰 相,奏公异无素行,黜之。诏曰:“祠部员外郎于公异,顷以才名,升于省闼。其 少也,为父母之所不容,宜其引慝在躬,孝行不匮,匿名迹于畎亩,候安否于门闾, 俾其亲之过不彰,庶其诚之至必感。安于弃斥,游学远方,忘其温凊之恋,竟至存 亡之隔,为人子者,忍至是乎!宜放归田里,俾自循省。其举公异官尚书左丞卢迈, 宜夺俸两月。”时中书舍人高郢荐监察御史元敦义,及睹公异谴逐,惧为所累,乃 上疏首陈敦义亏于礼教,诏嘉郢之知过,俾敦义罢归。公异竟名位不振,感轲而 卒,人士惜其才,恶贽之褊急焉。

  吕渭,字君载,河中人。父延之,越州刺史、浙江东道节度使。渭举进士,累 授婺州永康令、大理评事。浙西观察使李涵辟为支使,再迁殿中侍御史。涵自御史 大夫改太子少傅,渭上言:“涵父名少康,今涵为少傅,恐乖朝典。”由是特授渭 司门员外郎。寻为御史台劾奏:“涵再任少卿,此时都不言;今为少傅,疑以散慢, 乃为不可。”由是贬渭歙州司马,改涵检校工部尚书、兼光禄卿。

  渭累授舒州刺史、吏部员外、驾部郎中、知制诏、中书舍人,母忧罢。服阕, 授太子右庶子、礼部侍郎。中书省有柳树,建中末枯死,兴元元年车驾还京后,其 树再荣,人谓之瑞柳。渭试进士,取瑞柳为赋题,上闻而嘉之。渭又结附裴延龄之 子操,举进士,文词非工,渭擢之登第,为正人嗤鄙。因入阁遗失请托文记,遂出 为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湖南都团练观察使,在任三岁,政甚烦碎。贞元十六年 卒,年六十六,赠陕州大都督。子温、恭、俭、让。

  温,字化光,贞元末登进士第,与翰林学士韦执谊善。顺宗在东宫,侍书王叔 文劝太子招纳时之英俊以自辅,温与执谊尤为叔文所睠,起家再命拜左拾遗。二十 年冬,副工部侍郎张荐为入吐蕃使,行至凤翔,转侍御史,赐绯袍牙笏。明年,德 宗晏驾,顺宗即位,张荐卒于青海,吐蕃以中国丧祸,留温经年。时王叔文用事, 故与温同游东宫者,皆不次任用,温在蕃中,悲叹久之。元和元年,使还,转户部 员外郎。时柳宗元等九人坐叔文贬逐。唯温以奉使免。

  温天才俊拔,文彩赡逸,为时流柳宗元、刘禹锡所称。然性多险诈,好奇近利, 与窦群、羊士谔趣尚相狎。群为韦夏卿所荐,自处士不数年至御史中丞,李吉甫尤 奇待之。三年,吉甫为中官所恶,将出镇扬州,温欲乘其有间倾之。温自司封员外 郎转刑部郎中,窦群请为知杂。吉甫以疾在第,召医人陈登诊视,夜宿于安邑里第。 温伺知之,诘旦,令吏捕登鞫问之,又奏劾吉甫交通术士。宪宗异之,召登面讯, 其事皆虚,乃贬群为湖南观察使,羊士谔资州刺史,温均州刺史。朝议以所责太轻, 群再贬黔南,温贬道州刺史。五年,转衡州,秩满归京,不得意,发疾卒。温文体 富艳,有丘明、班固之风,所著《凌烟阁功臣铭》、《张始兴画赞》、《移博士书》, 颇为文士所赏,有文集十卷。

  恭、俭皆至侍御史,让至太子右庶子,皆有美才。自后吉甫再入中书,长庆以 后,李德裕党盛,吕氏诸子无至达官者。

  郑云逵,荥阳人。大历初,举进士。性果诞敢言。客游两河,以画干于硃泚, 泚悦,乃表为节度掌书记、检校祠部员外郎,仍以弟滔女妻之。泚将入觐,先令云 逵入奏;及泚至京,以事怒云逵,奏贬莫州参军。滔代泚后,请为判官。滔助田悦 为逆,云逵渝之不从,遂弃妻子驰归长安,帝嘉其来,留于客省,超拜谏议大夫。 奉天之难,云逵奔赴行在,李晟以为行军司马,戎略多以咨之。历秘书少监、给事 中,寻拜大理卿,迁刑部、兵部二侍郎、迁御史中丞,充顺宗山陵桥道置顿使。

  云逵初为硃泚判官,常忤同幕蔡庭玉;庭玉白泚,黜为莫州录事参军。滔复奏 为判官,因深构庭玉于滔;滔为泚留后事,有请于泚,庭玉又辄隳之。又有判官硃 体微,亦蒙泚亲信,与庭玉常从容言于泚曰:“滔非长者,不可付以兵权。”滔窃 知之。后滔南讨有功,云逵数激怒之,滔乃抗表论庭玉等离间骨肉;及滔叛,帝乃 召泚以表示之,故归罪于庭玉等以悦滔,滔亦终叛。三年,云逵奏:其弟前太仆丞 方逵,“受性凶悖,不知君亲,众恶备身,训教莫及,结聚凶党,江中劫人。臣亡 父先臣昈杖至一百,终不能毙。张延赏任扬州日,亦曾犯延赏法,决杀复苏。至于 常言,皆呼臣亡父先臣名,亲戚所知,无可教语。昨闻于邠、宁、庆等州干谒节度 及州县乞丐,今见在武功县南,西戎俯近,恐有异谋;若不冒死奏闻,必恐覆臣家 族。”诏令京兆府锢身递送黔州,付李模于僻远州驱使,勿许东西。

  云逵元和元年拜右金吾卫大将军,岁中改京兆尹。五年五月卒。

  李益,肃宗朝宰相揆之族子。登进士第,长为歌诗。贞元末,与宗人李贺齐名。 每作一篇,为教坊乐人以赂求取。唱为供奉歌词。其《征人歌》、《早行篇》,好 事者画为屏障;“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之句,天下以为歌词。然少 有痴病,而多猜忌,防闲妻妾,过为苛酷,而有散灰扃户之谭闻于时,故时谓妒痴 为“李益疾”;以是久之不调,而流辈皆居显位。益不得意,北游河朔,幽州刘济 辟为从事,常与济诗而有“不上望京楼”之句。

  宪宗雅闻其名,自河北召还,用为秘书少监、集贤殿学士。自负才地,多所凌 忽,为众不容,谏官举其幽州诗句,降居散秩。俄复用为秘书监,迁太子宾客、集 贤学士判院事,转右散骑常侍。太和初,以礼部尚书致仕,卒。

  李贺,字长吉,宗室郑王之后。父名晋肃,以是不应进士,韩愈为之作《讳辨》, 贺竟不就试。手笔敏捷,尤长于歌篇。其文思体势,如崇岩峭壁,万仞崛起,当时 文士从而效之,无能仿佛者。其乐府词数十篇,至于云韶乐工,无不讽诵。补太常 寺协律郎,卒,时年二十四。

  史臣曰:文学之士,代不乏才。永泰、贞元之间,如徐浩、赵涓诸公,可谓一 时之秀也。然太真以畏懦闻,邵说以僭侈失,于公异、吕渭、李益皆有微累,故知 全其德者罕矣。

  赞曰:名以才显,才兼德尊。徐、赵、刘、李,厥声远闻。邵、于、吕、郑, 其名久存。半乏全德,愧于后人。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徐浩的字叫季海,是越州人。父亲是徐峤,官当到洛州刺史。徐浩年少时考中了明经科,擅长草书和隶书,因文章和学识被张说看重,调任鲁山县主簿。张说又推荐他任丽正殿校理官,三次升任右拾遗,后还是任校理官。幽州节度使张守王圭把他调到自己手下,改任为监察御史。后因父亲去世服丧离职,守丧期满,被任命为京兆府司录官,后又因母亲去世服丧离职。几年后调任河南道司录官,又担任河阳县令,以治理得好有名。后任太子司议郎,升任金部员外郎,又任宪部郎中。安禄山反叛,他被调出京城任襄阳太守、本郡防御使,赐给他金鱼袋和紫衣。

      唐肃宗登基,召他进京城任中书舍人,当时国家政事多,皇帝诏令多由徐浩写成。徐浩写文章博雅敏捷,又擅长写隶书,唐肃宗欣赏他的才能,加>>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