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八

  ○赵憬 韦伦 贾耽 姜公辅

  赵憬,字退翁,天水陇西人也。总章中吏部侍郎、同东西台三品仁本之曾孙。 祖諠历左司郎中。父道先,洪州录事参军。

  憬少好学,志行修洁,不求闻达。宝应中,玄宗、肃宗梓宫未祔,有司议山陵 制度。时西蕃入寇,天下饥馑,憬以褐衣上疏,宜遵俭制,时人称之。后连为州从 事,试江夏尉。累迁监察御史,随牒籓府,历殿中侍御史、太子舍人。居母忧,哀 毁几绝。服除,建中初,擢授水部员外郎。未拜,会湖南观察使李承请为副使、检 校工部郎中,充职。岁余,承卒,遂知留后事。寻授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湖南 观察使,仍赐金紫。居二岁,受代归京师,阖门静居,不与人交。久之,特召对于 别殿。憬多学问,有辞辩,敷奏称旨,上悦,拜给事中。

  贞元四年,回纥请结和亲。诏以咸安公主降回纥,命检校右仆射关播充使。憬 以本官兼御史中丞为副。前后使回纥者,多私赍缯絮,蕃中市马回以规利。憬一无 所市,人叹美之。使还,迁尚书左丞,纲辖省务,清勤奉职。窦参为宰相,恶其能, 请出为同州刺史,上不从。

  八年四月,窦参罢黜,憬与陆贽并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憬深于理 道,常言:“为政之本,在于选贤能,务节俭,薄赋敛,宽刑罚。”对扬之际,必 以此为言,乃献《审官六议》曰:

  臣谬登宰府,四年于兹,恭承德音,未尝不以求贤为切。至于延荐,职在愚臣, 虽当代天之工,且乏知人之鉴;渐积岁月,负于圣明,无补王猷,有妨贤路。况多 疾恙,兼虑阙遗,顷奉表章,备陈肝膈。陛下以臣性拙直,身病可矜,不弃孱微, 尚加委任。自此思省,报效尤难,莫副尧、舜之心,空怀尸素之惧。伏惟陛下法象 应期,圣神广运,云行雨施,皆发自然,训诰典谟,悉经睿览。臣所以不敢援引古 昔,上烦天聪,且以用人之要,愿伸鄙见。复念稽颡丹陛,仰对宸严,謇讷易穷, 遽数难辩,理详则尘渎颇甚,言略则利害未宣。若默以求容,苟而窃位,纵天地之 仁幸免,而中外之责何逃!非陛下用臣之意也。其所欲言者,皆陛下圣虑之内。臣 以顶戴恩造,不知所为,身被风毒,渐觉沉痼,是以勤勤恳恳,切于愚诚也。

  臣闻贞观、开元之际,宰辅论事,或多上书,所冀获尽情理。今臣酌前代之损 益,体当时之通变,谨献《审官六议》,伏惟闲宴时赐省览。

  其大指,议相,则曰:“宜博采众贤,用为辅弼。今中外知其贤者,伏愿陛下 用之,识其能者任之,求其全材,恐不可得。”

  议进用庶官,则曰:“异同之论,是非难辨。由考课难于实效,好恶杂于众声, 所以访之弥多,得之弥少。选士古今为难,拔十得五,贤愚犹半。陛下谓臣曰: ‘何必五也?十得二三斯可矣!’圣主思贤至是,而宰臣不能进之,臣之罪也。进 贤在于广任用,明殿最,举大节,弃其小瑕,随其所能,试之以事,用人之大纲也。”

  议京诸司阙官,则曰:“当今要官多阙,闲官十无一二。文武任用,资序递迁, 要官本以材行,闲官多由恩泽。朝廷或将任,多拟要官则人少阙多,闲官则人多阙 少;明当选拔者转少,在优容者转多,宜补阙员,务育材用。大厦永固,是栋梁榱 桷之全也;圣朝致理,亦庶官群吏之能也。”

  议中外考课官,则曰:“汉以数易长吏,谓之弊政。其有能理者,辄增秩赐金, 或八九年、十余年,乃入为九卿,或迁三辅。功绩茂异,遂至丞相,其间不隔数官。 今陛下内选庶僚,外委州府,课绩高者,不次超升,致理之法,无逾于此。臣愚以 为黜陟且立年限,若所居要重,未当迁移,就加爵秩。其余进退,令知褒贬之必应, 迟速之有常。如课绩在中,年考及限,与之平转。中外迭处,历试其能,使无苟且 之心,又无滞淹之虑。”

  议举遗滞,则曰:“官司既广,必委宰辅以举之;宰辅不能遍知,又询于庶官; 庶官不能遍知,又访于众人。众声嚣然,互有臧否,十人举之未信,一人毁之可疑, 迨至于今,兹弊未改。其所以然者,非尽为爱憎也,苦于不审实而承声言之。大凡 常人之心,以称人之善为清,以攻人之过为直,苟有除授,多生横议。由是宰臣每 将荐用,亦自重难,日往月来,未副圣意。宜须采听时论,以所举多者先用,必非 大故,皆不弃之。”

  议擢用诸使府僚属,则曰:“诸使辟吏,各自精求,务于得人,将重府望。既 经试效,能否可知,擢其贤能,置之朝列。或曰外使须才,固不可夺。臣知必不然 也。属者使府宾介,每有登朝,本使殊以为荣,自喜知人,且明公选。大凡才能之 士,名位未达,多在方镇。日月在上,谁不知之,思登阙庭,如望霄汉,宜须博采, 无宜久滞。”上优诏答之。

  时吏部侍郎杜黄裳为中贵谗谮及他过犯,御史中丞穆赞、京兆少尹韦武、万年 县令李宣、长安令卢云,皆为裴延龄构陷,将加斥逐。憬保护救解之,故多从轻贬。

  初,憬廉察湖南,令狐峘、崔儆并为巡属刺史。峘尝历中书舍人、礼部侍郎, 儆久在朝列,所为或亏法令,憬每以正道制之。峘、儆密遣人数憬罪状,毁之于朝。 及憬为相,拔儆自大理卿为尚书右丞,峘先贬官为别驾,又擢为吉州刺史,时人多 之。

  憬与陆贽同知政事。贽恃久在禁庭,特承恩顾,以国政为己任,才周岁,转憬 为门下侍郎。憬由是深衔之,数以目疾请告,不甚当政事,因是不相协。裴延龄奸 诈恣睢,满朝侧目。憬初与贽约于上前论之,及延英奏对,贽极言延龄奸邪诳诞之 状,不可任用。德宗不悦,形于颜色。憬默然无言,由是罢贽平章事,而憬当国矣。

  时宰相贾耽、卢迈与憬三人。十二年春正月,耽、迈皆有假,故憬独对于延英。 上问曰:“近日起居注记何事?”憬对曰:“古者左史记言,人君动止,有实言随 即记录,起居注是也。国朝永徽中,起居唯得对仗承旨,仗下后谋议皆不得闻,其 记注唯编制敕,更无他事。所以长寿中姚璹知政事,以为亲承德音谟训,若不宣旨, 宰相、史官无以得书。璹请宰相一人记录所论军国政事,谓之时政记,每月送史馆。 既而时政记又废。”上曰:“君举必书,义存劝诫。既尝有时政记,宰臣宜依故事 为之。”无何,憬卒,时政记亦不行。

  憬特承恩顾,性清俭,虽为宰辅,居第仆使,类贫士大夫之家,所得俸入,先 置私庙,而竟不立第舍田产。

  其年八月,遇暴疾,信宿而卒,时年六十一。子元亮进憬遗表草曰:“臣叨荷 圣慈,窃尘台鼎,年序颇久,绩用无闻,负乘之败已彰,覆餗之咎俄及。而天与之 疾,福过生灾,自今日卯时以来,稍加困重,针灸不及,药饵奚施。奄然游魂,终 当就木,冥冥残喘,岂忍辞天!号呼涕零,侧息心断,反风结草,誓报深恩,虽死 犹生,岂孤素愿。无任感恩,呜咽痛恨之至。”德宗尤悼惜之,废朝三日,册赠太 子太傅,赙帛五百端、米粟四百石,令鸿胪卿王权充册吊使。

  元亮官至左司郎中、侍御史知杂事卒。次子全亮,官至侍御史、桂管防御判官。 元亮兄宣亮、弟承亮,皆以门廕授官。

  韦伦,开元、天宝中朔方节度使光乘之子。少以廕累授蓝田县尉。以吏事勤恪, 杨国忠署为铸钱内作使判官。国忠恃权宠,又邀名称,多征诸州县农人令铸钱。农 夫既非本色工匠,被所由抑令就役,多遭箠罚,人不聊生。伦白国忠曰:“铸钱须 得本色人,今抑百姓农人为之,尤费力无功,人且兴谤。请厚悬市估价,募工晓者 为之。”由是役使减少,而益铸钱之数。天宝末,宫内土木之功无虚日,内作人吏 因缘为奸,伦乃躬亲阅视,省费减倍。改大理评事。

  会安禄山反,车驾幸蜀,拜伦监察御史、剑南节度行军司马,兼充置顿使判官, 寻改屯田员外、兼侍御史。时内官禁军相次到蜀,所在侵暴,号为难理;伦清俭, 率身以化之,蜀川咸赖其理。竟遭中官毁谮,贬衡州司户。属东都、河南并陷贼, 漕运路绝,度支使第五琦荐伦有理能,拜商州刺史,充荆襄等道租庸使。会襄州裨 将康楚元、张嘉延聚众为叛,凶党万余人,自称东楚义王。襄州刺史王政弃城遁走。 嘉延又南袭破江陵,汉、沔馈运阻绝,朝廷旰食。伦乃调发兵甲驻邓州界,凶党有 来降者,必厚加接待。数日后,楚元众颇怠,伦进军击之。生擒楚元以献,余众悉 走散,收租庸钱物仅二百万贯,并不失坠。荆、襄二州平。诏除崔光远为襄州节度 使,征伦为卫尉卿。旬日,又以本官兼宁州刺史、招讨处置等使,寻又兼陇州刺史。

  乾元三年,襄州大将张瑾杀节度使史翙作乱,乃以伦为襄州刺史、兼御史大夫、 山南东道襄邓等十州节度使。时李辅国秉权用事,节将除拜,皆出其门。伦既为朝 廷公用,又不私谒辅国。伦受命未行,改秦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本州防御使。时 吐蕃、党项岁岁入寇,边将奔命不暇。伦至秦州,屡与虏战。兵寡无援,频致败衄, 连贬巴州长史、思州务川县尉。

  代宗即位,起为忠州刺史,历台、饶二州。以中官吕太一于岭南矫诏募兵为乱, 乃以伦为韶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韶连柳三州都团练使。竟遭太一用赂反间,贬信 州司马、虔州司户、隋州司户、随州司马。遇赦,旅寓于洪州十数年。

  德宗即位,选堪使绝域者,征伦拜太常少卿、兼御史中丞,持节充通和吐蕃使。 伦至蕃中,初宣谕皇恩,次述国威德远振,蕃人大悦,赞普入献方物。使还,迁太 常卿、兼御史大夫,加银青光禄大夫。再入吐蕃,奉使称旨,西蕃敬服。朝廷得失, 数上疏言之。又为宰相卢杞所恶,改太子少保,累加开府仪同三司。泾师之乱,驾 幸奉天。及卢杞、白志贞、赵赞等贬官,关播罢相为刑部尚书,伦于朝堂呜咽而言 曰:“宰相不能弼谐启沃,使天下一至于此。仍为尚书,天下何由致理?”闻者敬 惮之。从驾梁州,还京,又欲擢用卢杞为饶州刺史。伦又上表切言不可,深为忠正 之士所称叹。以年逾七十,表请休官,改太子少师致仕,封郢国公。时李楚琳以仆 射兼卫尉卿,李忠诚以尚书兼少府监,伦上言曰:“楚琳凶逆,忠诚蕃戎丑类,不 合厕列清班。”又表请置义仓以防水旱,择贤良任之左右。又言吐蕃必无信约,专 须防备,不可轻易。上每善遇之。

  伦居家孝友,抚弟侄以慈爱称。贞元十四年十二月卒,时年八十三,赠扬州都 督。

  贾耽,字敦诗,沧州南皮人。以两经登第,调授贝州临清县尉。上疏论时政, 授绛州正平尉。从事河东,检校膳部员外郎、太原少尹、北都副留守。又检校礼部 郎中、节度副使,改汾州刺史。在郡七年,政绩茂异。入为鸿胪卿,时左右威远营 隶鸿胪,耽仍领其使。大历十四年十一月,检校左散骑常侍、兼梁州刺史、御史大 夫、山南西道节度使。

  建中三年十一月,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山南东道节度使。德宗移幸梁 州。兴元元年二月,耽使行军司马樊泽奏事于行在,泽既复命,方大宴诸将,有急 牒至,言泽代耽为节度使,而召耽为工部尚书。耽得牒内怀中,宴饮不改容。及散, 召樊泽,以诏授之曰:“诏以行军为节度使,耽今即上路。”因告将吏使谒泽。牙 将张献甫曰:“天子巡幸山南,尚书使行军奉表起居,而行军敢自图节钺,潜夺尚 书土地,此可谓事人不忠。军中皆不伏,请杀樊泽。”耽曰:“公是何言欤!天子 有命,即为节度使矣。耽今赴行在,便与公偕行。”即日离镇,以献甫自随,军中 乃安。寻以本官为东都留守、东畿汝南防御使。

  贞元二年,改检校右仆射、兼滑州刺史、义成军节度使。是时淄青节度使李纳 虽去伪王号,外奉朝旨,而心常蓄并吞之谋。纳兵士数千人自行营归,路由滑州, 大将请城外馆之。耽曰:“与人邻道,奈何野处其兵?”命馆之城内,淄青将士皆 心服之。耽善射好猎,每出畋不过百骑,往往猎于李纳之境。纳闻之,大喜,心畏 其度量,不敢异图。九年,征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耽好地理学,凡四夷之使及使四夷还者,必与之从容,讯其山川土地之终始。 是以九州之夷险,百蛮之土俗,区分指画,备究源流。自吐蕃陷陇右积年,国家守 于内地,旧时镇戍,不可复知。耽乃画陇右、山南图,兼黄河经界远近,聚其说为 书十卷,表献曰:

  臣闻楚左史倚相能读《九丘》,晋司空裴秀创为六体;《九丘》乃成赋之古经, 六体则为图之新意。臣虽愚昧,夙尝师范,累蒙拔擢,遂忝台司。虽历践职任,诚 多旷阙,而率土山川,不忘寤寐。其大图外薄四海,内别九州,必藉精详,乃可摹 写,见更缵集,续冀毕功。然而陇右一隅,久沦蕃寇,职方失其图记,境土难以区 分。辄扣课虚微,采掇舆议,画《关中陇右及山南九州等图》一轴。伏以洮、湟旧 墟,连接监牧;甘、凉右地,控带朔陲。岐路之侦候交通,军镇之备御冲要,莫不 匠意就实,依稀像真。如圣恩遣将护边,新书授律,则灵、庆之设险在目,原、会 之封略可知。诸州诸军,须论里数人额;诸山诸水,须言首尾源流。图上不可备书, 凭据必资记注,谨撰《别录》六卷。又黄河为四渎之宗,西戎乃群羌之帅,臣并研 寻史牒,翦弃浮词,罄所闻知,编为四卷,通录都成十卷。文义鄙朴,伏增惭悚。

  德宗览之称善,赐厩马一匹、银采百匹、银瓶盘各一。

  至十七年,又撰成《海内华夷图》及《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四十卷,表献之, 曰:

  臣闻地以博厚载物,万国棋布;海以委输环外,百蛮绣错。中夏则五服、九州, 殊俗则七戎、六狄,普天之下,莫非王臣。昔毋丘出师,东铭不耐;甘英奉使,西 抵条支;奄蔡乃大泽无涯,罽宾则悬度作险。或道理回远,或名号改移,古来通儒, 罕遍详究。臣弱冠之岁,好闻方言,筮仕之辰,注意地理,究观研考,垂三十年。 绝域之比邻,异蕃之习俗,梯山献琛之路,乘舶来朝之人,咸究竟其源流,访求其 居处。阛阓之行贾,戎貊之遗老,莫不听其言而掇其要。闾阎之琐语,风谣之小说, 亦收其是而芟其伪。

  然殷、周以降,封略益明,承历数者八家,浑区宇者五姓,声教所及,惟唐为 大。秦皇罢侯置守,长城起于临洮;孝武却地开边,障塞限于鸡鹿;东汉则哀牢请 吏;西晋则裨离结辙;隋室列四郡于卑和海西,创三州于扶南江北,辽阳失律,因 而弃之。高祖神尧皇帝诞膺天命,奄有四方。太宗继明重熙,柔远能迩,逾大碛通 道,北至仙娥,于骨利干置玄阙州。高宗嗣守丕绩,克广前烈,遣单车赍诏,西越 葱山,于波刺斯立疾陵府。中宗复配天之业,不失旧物。睿宗含先天之量,惟新永 图。玄宗以大孝清内,以无为理外,大宛骥录,岁充内厩,与贰师之穷兵黩武,岂 同年哉!肃宗扫平氛昆,润泽生人。代宗刬除残孽,彝伦攸叙。

  伏惟皇帝陛下,以上圣之姿,当太平之运,敦信明义,履信包元,惠养黎蒸, 怀柔遐裔。故泸南贡丽水之金,漠北献余吾之马,玄化洋溢,率士沾濡。

  臣幼切磋于师友,长趋侍于轩墀,自揣孱愚,叨荣非据,鸿私莫答,夙夜兢惶。 去兴元元年,伏奉进止,令臣修撰国图,旋即充使魏州、汴州,出镇东洛、东都, 间以众务,不遂专门,绩用尚亏,忧愧弥切。近乃力竭衰病,思殚所闻见,丛于丹 青。谨令工人画《海内华夷图》一轴,广三丈,从三丈三尺,率以一寸折成百里。 别章甫左衽,奠高山大川。缩四极于纤缟,分百郡于作缋。宇宙虽广,舒之不盈庭; 舟车所通,览之咸在目。并撰《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四十卷,中国以《禹贡》为 首,外夷以《班史》发源;郡县纪其增减,蕃落叙其衰盛。前地理书以黔州属酉阳, 今则改入巴郡;前西戎志以安国为安息,今则改入康居。凡诸疏舛,悉从厘正。陇 西、十地,播弃于永初之中;辽东、乐浪,陷屈于建安之际。曹公弃陉北,晋氏迁 江南,缘边累经侵盗,故墟日致堙毁。旧史撰录,十得二三,今书搜补,所获太半。 《周礼职方》,以淄、时为幽州之浸,以华山为荆河之镇,既有乖于《禹贡》,又 不出于淹中,多闻阙疑,讵敢编次。其古郡国题以墨,今州县题以硃,今古殊文, 执习简易。臣学谢小成,才非博物。伏波之聚米,开示众军;酂侯之图书,方知厄 塞。企慕前哲,尝所寄心,辄罄庸陋,多惭纰缪。

  优诏答之,赐锦彩二百匹、袍段六、锦帐二、银瓶盘各一、银榼二、马一匹, 进封魏国公。

  顺宗即位,检校司空,守左仆射,知政事如故。时王叔文用事,政出群小,耽 恶其乱政,屡移病乞骸,不许。耽性长者,不喜臧否人物。自居相位,凡十三年, 虽不能以安危大计启沃于人主,而常以检身厉行以律人。每自朝归第,接对宾客, 终日无倦。至于家人近习,未尝见其喜愠之色,古之淳德君子,何以加焉!

  永贞元年十月卒,时年七十六。废朝四日,册赠太傅,谥曰元靖。

  姜公辅,不知何许人。登进士第,为校书郎。应制策科高等,授左拾遗,召入 翰林为学士。岁满当改官,公辅上书自陈,以母老家贫,以府掾俸给稍优,乃求兼 京兆尹户曹参军,特承恩顾。才高有器识,每对见言事,德宗多从之。

  建中四年十月,泾师犯阙。德宗苍黄自苑北便门出幸,公辅马前谏曰:“硃泚 尝为泾原帅,得士心。昨以硃滔叛,坐夺兵权,泚常忧愤不得志。不如使人捕之, 使陪銮驾,忽群凶立之,必贻国患。臣顷曾陈奏,陛下苟不能坦怀待之,则杀之, 养兽自贻其患,悔且无益。”德宗曰:“已无及矣!”从幸至奉天,拜谏议大夫, 俄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从幸山南,车驾至城固县,唐安公主薨。上之长女,昭德皇后所生,性聪敏仁 孝,上所钟爱。初,诏尚韦宥,未克礼会而遇播迁;及薨,上悲悼尤甚,诏所司厚 其葬礼。公辅谏曰:“非久克复京城,公主必须归葬,今于行路,且宜俭薄,以济 军士。”德宗怒,谓翰林学士陆贽曰:“唐安夭亡,不欲于此为茔垅,宜令造一砖 塔安置,功费甚微,不合关宰相论列。姜公辅忽进表章,都无道理,但欲指朕过失, 拟自取名。朕比擢拔为腹心,乃负朕如此!”贽对曰:“公辅官是谏议,职居宰衡, 献替固其职分。本立辅臣,置之左右,朝夕纳诲,意在防微,微而弼之,乃其所也。 陛下以造塔役费微小,非宰相所论之事。但问理之是非,岂论事之大小!若造塔为 是,役虽大而作之何伤!若造塔为非,费虽小而言者何罪!”帝又曰:“卿未会朕 意。朕以公辅才行,共宰相都不相当,在奉天时已欲罢免,后因公辅辞退,朕已面 许。寻属怀光背叛,遂且因循,容至山南。公辅知朕拟改官,所以固论造塔,卖直 取名。据此用心,岂是良善!朕所惆怅者,只缘如此。”贽再三救护,帝怒不已, 乃罢为左庶子。寻丁母忧,服阙,授右庶子,久之不迁。

  洎陆贽知政事,以有翰林之旧,数告贽求官。贽密谓公辅曰:“予尝见郴州窦 相,言为公奏拟数矣,上旨不允,有怒公之言。”公辅恐惧,上疏乞罢官为道士, 久之未报。后又廷奏,德宗问其故,公辅不敢泄贽,便以参言为对。帝怒,贬公辅 为泉州别驾,又遣中使赍诏责窦参。顺宗即位,起为吉州刺史,寻卒。宪宗朝,赠 礼部尚书。

  史臣曰:贾魏公以温克长者,致位丞相,拒献甫之请,畋李纳之郊,则器略可 知矣!韦郢公慷慨节义,困于谗邪,命矣夫!赵丞相区分检裁,求为雅士,以争权 而陷陆贽,则前时以德报怨,其可信乎!公辅一言悟主,骤及台司;一言不合,礼 遽疏薄,则加膝坠泉之间,君道可知矣!

  赞曰:元靖訏谟,真谓纯儒。手调鼎饪,心运地图。姜躁赵险,并跃天衢。哀 哉韦公,终困谗夫。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韦伦是开元、天宝年间朔方节度使韦光乘之子。年轻时以祖荫积官被授予蓝田县尉之职。因为担任吏职勤恳认真,杨国忠命他暂署铸钱内作使判官。杨国忠恃宠专权,又希求名声,大多征召各州县农民,让他们铸钱,农民既不是本行当的工匠,被差遣他们的人逼着服役,多数遭受鞭打责罚,人人都过不下去。韦伦对杨国忠说:“铸钱须得本行当的手艺人,如今逼着一般农民干这种活,特别费力却没有效果,人们还会生出议论。请公开在市面上以优价招募懂得这种手艺的人干这活。”从此被强派来服役的人减少了,铸的钱数却增加了。天宝末年,皇宫内土木营造的工程一天都没有停止过,那些营造的工头、官员狼狈为奸,韦伦便亲自监督视察,节省许多钱使耗费减少了一半。改任大理寺评事。

      当时正>>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