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 卷一百零一

  ○高崇文 子承简

  伊慎 硃忠亮 刘昌裔 范希朝 王锷 子稷

  阎 巨源 孟元阳 赵昌

  高崇文,其先渤海人。崇文生幽州,朴厚寡言,少从平卢军。贞元中,随韩全 义镇长武城,治军有声。五年夏,吐蕃三万寇宁州,崇文率甲士三千救之,战于佛 堂原,大破之,死者过半。韩全义入觐,崇文掌行营节度留务,迁兼御史中丞。十 四年,为长武城使,积粟练兵,军声大振。

  永贞元年冬,刘辟阻兵,朝议讨伐,宰臣杜黄裳以为独任崇文,可以成功。元 和元年春,拜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充左神策行营节度使,兼统左右神策、 奉天麟游诸镇兵以讨辟。时宿将专征者甚众,人人自谓当选,及诏出大惊。崇文在 长武城,练卒五千,常若寇至。及是,中使至长武,卯时宣命,而辰时出师五千, 器用无阙者。军至兴元,军中有折逆旅之匕箸,斩之以徇。西从阆中入,遂却剑门 之师,解梓潼之围,贼将邢泚遁归。屯军梓州,因拜崇文为东川节度使。先是,刘 辟攻陷东川,擒节度使李康;及崇文克梓州,乃归康求雪己罪,崇文以康败军失守, 遂斩之。

  成都北一百五十里有鹿头山,扼两川之要,辟筑城以守,又连八栅,张掎角之 势以拒王师。是日,破贼二万于鹿头城下,大雨如注,不克登,乃止。明日,又破 于万胜堆。堆在鹿头之东,使骁将高霞寓亲鼓,士扳缘而上,矢石如雨;又命敢死 士连登,夺其堆,烧其栅,栅中之贼歼焉。遂据堆下瞰鹿头城,城中人物可数。凡 八大战皆大捷,贼摇心矣。

  八月,阿跌光颜与崇文约,到行营愆一日。惧诛,乃深入以自赎,故军于鹿头 西大河之口,以断贼粮道,贼大骇。是日,贼绵江栅将李文悦以三千人归顺,寻而 鹿头将仇良辅举城降者众二万。辟之男方叔、子婿苏强,先监良辅军,是日械系送 京师,降卒投戈面缚者弥十数里,遂长驱而直指成都。德阳等县城皆镇以重兵,莫 不望旗率服,师无留行。辟大惧,以亲兵及逆党卢文若赍重宝西走吐蕃。吐蕃素受 其赂,且将启之。崇文遣高霞寓、郦定进倍道追之,至羊灌田及焉。辟自投岷江, 擒于涌湍之中。西蜀平,乃槛辟送京师伏法。文若赴水死。王师入成都,介士屯于 大逵,军令严肃,珍宝山积,市井不移,无秋毫之犯。

  先是,贼将邢泚以兵二万为鹿头之援,既降又贰,斩之以徇。衣冠陷逆者,皆 匍匐衙门请命,崇文条奏全活之。制授崇文检校司空,兼成都尹,充剑南西川节度、 管内度支营田观察处置、统押近界诸蛮,西山八国云南安抚等使。改封南平郡王, 食实封三百户,诏刻石纪功于鹿头山下。

  崇文不通文字,厌大府案牍谘禀之繁,且以优富之地,无所陈力,乞居塞上以 扞边戍,恳疏累上。二年冬,制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邠州刺史、邠宁庆三州节度 观察等使,仍充京西都统。恃其功而侈心大作,帑藏之富,百工之巧,举而自随, 蜀都一罄。以不习朝仪,惮于入觐,优诏令便道之镇。居三年,大修戎备。元和四 年卒,年六十四,废朝三日,赠司徒,谥曰威武,配享宪宗庙庭。

  子承简,少为忠武军部将,后入神策军。以父征刘辟,拜嘉王傅。裴度征淮、 蔡,奏承简以本官兼御史中丞,为其军都押衙。淮西平,诏以郾城、上蔡、遂平三 县为溵州,治郾城,用承简为刺史。寻转邢州刺史,值观察使责时赋急,承简代数 百户出其租。

  迁宋州刺史,属汴州逐其帅,以部将李絺行帅事。絺遣其将责宋官私财物,承 简执而囚之。自是汴使来者,辄系之,一日并出斩于军门之外,威震郡中。及絺兵 大至,宋州凡三城,已陷南一城,承简保北两城以拒,凡十余战。会徐州救兵至, 絺为汴将李质执之,传送京师,兵围宋者即遁去。授承简检校左散骑常侍、充海沂 密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

  俄迁检校工部尚书、义成军节度、郑滑颍等州观察处置等使。就加检校尚书右 仆射。入拜右金吾卫大将军,充右街使。复出为邠宁庆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先 是,羌虏多以秋月犯西边,承简请军宁州以备之。因疾,上言乞入觐,即随表诣阙。 太和元年八月,行至永寿县传舍卒,赠司空。

  崇文孙骈,历位崇显,终淮南节度使,自有传。

  伊慎,兗州人。善骑射,始为果毅。丧母,将营合祔,不识其父之墓。昼夜号 哭,未浃日,梦寐有指导焉。遂发垅,果得旧记验。

  大历八年,江西节度使路嗣恭讨岭南哥舒晃之乱,以慎为先锋,直逼贼垒,疾 战破之,斩首三千级,由是复始兴之地。未几,与诸将追斩晃于泔溪,函首献于阙 下。嗣恭表慎功,授连州长史,知当州团练副使,三迁江州别驾。

  讨梁崇义之岁,慎以江西牙将从李希烈,摧锋陷敌,功又居多。江汉既平,希 烈爱慎之材,数遗善马,意欲縻之,慎以计遁,归命本道。明年,希烈果反。嗣曹 王皋始至钟陵,大集将吏,得慎而壮之。大集兵将,缮理舟师。希烈惧慎为曹王所 任,遗慎七属之甲,诈为慎书行间焉。上遣中使即军以诘之,曹王乃抗疏论雪。上 章未报,会贼兵溯江来寇,曹王乃召慎勉之令战,大破三千余众,朝廷始信其不贰。 累破蔡山栅,取蕲州,降其将李良。又攻黄梅县,杀贼将韩霜露,斩首千余级。优 诏褒异,授试太子詹事,封南充郡王,又兼御史中丞、蕲州刺史,充节度都知兵马 使。

  建中末,车驾在梁、洋,盐铁使包佶以金币溯江将进献,次于蕲口。时贼已屠 汴州,遣骁将杜少诚将步骑万余来寇黄梅,以绝江道。慎兵七千,遇于永安戍。慎 列树三栅,相去数里,偃旗卧鼓。于中栅声鼓,三栅悉兵以击,贼军大乱,少诚脱 身以免,斩级不可胜数,江路遂通。又破苟莽栅,进兵围安州。贼阻涢水,攻之不 能下。希烈遣其甥刘戒虚将骑八千来援,慎分兵迎击,战于应山,擒戒虚,缚示城 下,遂开门请罪。以功拜安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仍赐实封一百户。希烈又遣将援 隋州,慎击之于厉乡,走康叔夜,斩首五千级。希烈死,李惠登为贼守隋州,慎飞 书招谕,惠登遂以城降。因密奏惠登可用,诏授隋州刺史。

  贞元十五年,以慎为安黄等州节度、管内支度营田观察等使。十六年,吴少诚 阻命,诏以本道步骑五千,兼统荆南、湖南、江西三道兵,当其一面。于申州城南 前后破贼数千,以例加检校刑部尚书。二十一年,于安黄置奉义军额,以为奉义军 节度使、检校右仆射。宪宗即位,入真拜右仆射。元和二年,转检校左仆射,兼右 金吾卫大将军。以赂第五从直求镇河中,为从直所奏,贬右卫将军。数月,复为检 校尚书右仆射,兼右卫上将军。元和六年卒,年六十八,赠太子太保。

  硃忠亮,本名士明,沛州浚仪人。初事薛嵩为将。大历中,诏镇普润县,掌屯 田。硃泚之乱,以麾下四十骑奔奉天。德宗嘉之,封东阳郡王,为“奉天定难功臣”。 及大驾南幸,为虏骑所获,系于长安。贼平,李晟释之,荐于浑瑊,署定平镇都虞 候。镇使李朝采卒,遂代之。宪宗即位,加御史大夫。筑临泾城有劳,特加检校工 部尚书、泾原四镇节度使,仍赐名。泾土旧俗多卖子,忠亮以俸钱赎而还其亲者约 二百人。元和八年卒,赠右仆射。

  刘昌裔,太原阳曲人。少游三蜀。杨琳之乱,昌裔说其归顺。及琳授洺州刺史, 以昌裔为从事,琳死乃去。

  曲环将幽陇兵收濮州也,辟为判官。诏授监察御史,累加至检校兵部尚书,赐 紫,兼中丞,充营田副使。贞元十五年,环镇许州,卒,诏上官涚知节度留后。吴 少诚攻许州,涚领事,欲弃城走。昌裔追止之曰:“留后既受诏,宜以死守城。况 城中士马足以破贼,但坚壁不战,不过五七日,贼势必衰,我以全制之可也。”涚 然之。贼日夕攻急,堞坏不得修,昌裔令造战棚木栅以待;募壮士破营,得突将千 人,凿城分出,大破之,因立战棚木栅于城上,城以故不陷。兵马使安国宁与涚不 善,谋反以城降贼;事泄,昌裔密计斩之。即召其麾下千余人食之,赏缣二匹,伏 兵诸要巷,令持缣者悉斩之,无一人得脱。十六年,以全陈许功,以涚为节度使, 昌裔为陈州刺史。

  韩全义之败溵水也,与诸道兵皆走保陈州;求舍,昌裔登城谓曰:“天子命公 讨蔡州,今来陈州,义不敢纳,请舍城外。”而从千骑入全义营,持牛酒劳军。全 义不自意,惊喜叹服。十八年,改充陈许行军司马。明年,涚卒,诏昌裔为许州刺 史,充陈许节度使,再加检校右仆射。

  元和八年五月,许州大水,坏庐舍,漂溺居人。六月,征昌裔加检校左仆射, 兼左龙武统军。初,昌裔以老疾而军府无政,因其水败军府,上乃促令韩皋代之。 昌裔赴召,至长乐驿,闻有是命,乃上言风眩,请归私第,许之。其年卒,赠潞州 大都督。

  范希朝,字致君,河中虞乡人。建中年,为邠宁虞候,戎政修举,事节度使韩 游瑰。及德宗幸奉天,希朝战守有功,累加兼中丞,为宁州刺史。游瑰入觐,自奉 天归邠州,以希朝素整肃有声,畏其逼己,求其过,将杀之。希朝惧,奔凤翔。德 宗闻之,趣召至京师,置于左神策军中。游瑰殁,邠州诸将列名上请希朝为节度, 德宗许之。希朝让于张献甫,曰:“臣始逼而来,终代其任,非所以防凯觎安反侧 也。”诏嘉之,以献甫统邠宁。数日,除希朝振武节度使,就加检校礼部尚书。

  振武有党项、室韦,交居川阜,凌犯为盗,日入慝作,谓之“刮城门”。居人 惧骇,鲜有宁日。希朝周知要害,置堡栅,斥候严密,人遂获安。异蕃虽鼠窃狗盗, 必杀无赦,戎虏甚惮之,曰:“有张光晟,苦我久矣,今闻是乃更姓名而来。”其 见畏如此。蕃落之俗,有长帅至,必效奇驼名马,虽廉者犹曰当从俗,以致其欢, 希朝一无所受。积十四年,皆保塞而不为横。单于城中旧少树,希朝于他处市柳子, 命军人种之,俄遂成林,居人赖之。贞元末,累表请修朝觐。时节将不以他故自述 职者,惟希朝一人,德宗大悦。既至,拜检校右仆射,兼右金吾大将军。

  顺宗时,王叔文党用事,将授韩泰以兵柄;利希朝老疾易制,乃命为左神策、 京西诸城镇行营节度使,镇奉天,而以泰为副,欲因代之,叔文败而罢。宪宗即位, 复以检校仆射为右金吾,出拜检校司空,充朔方灵盐节度使。

  突厥别部有沙陀者,北方推其勇劲,希朝诱致之,自甘州举族来归,众且万人。 其后以之讨贼,所至有功,迁河东节度使。率师讨镇州无功。既耄且疾,事不理, 除左龙武统军,以太子太保致仕。元和九年卒,赠太子太师。

  希朝近代号为名将,人多比之赵充国。及张茂昭击王承宗,几覆,希朝玩寇不 前,物议罪之。

  王锷,字昆吾,自言太原人。本湖南团练营将。初,杨炎贬道州司马,锷候炎 于路,炎与言异之。后嗣曹王皋为团练使,擢任锷,颇便之。使招邵州武冈叛将王 国良有功,表为邵州刺史。及皋改江西节度使,李希烈南侵,皋请锷以劲兵三千镇 寻阳。后皋自以全军临九江,既袭得蕲州,尽以众渡,乃表锷为江州刺史、兼中丞, 充都虞候,因以锷从。小心习事,善探得军府情状,至于言语动静,巨细毕以白皋。 皋亦推心委之,虽家宴妻女之会,锷或在焉。锷感皋之知,事无所避。

  后皋攻安州,使伊慎盛兵围之;贼惧,请皋使至城中以约降,皋使锷悬而入。 既成约,杀不从者以出。明日城开,皋以其众入。伊慎以贼恟惧,由其围也,不下 锷,锷称疾避之。及皋为荆南节度使,表锷为江陵少尹、兼中丞,欲列于宾倅。马 彝、裴泰鄙锷请去,乃复以为都虞候。

  明年,从皋至京师,皋称锷于德宗曰:“锷虽文用小不足,他皆可以试验。” 遂拜鸿胪少卿。寻除容管经略使,凡八年,溪洞安之。迁广州刺史、御史大夫、岭 南节度使。广人与夷人杂处,地征薄而丛求于川市。锷能计居人之业而榷其利,所 得与两税相埒。锷以两税钱上供时进及供奉外,余皆自入。西南大海中诸国舶至, 则尽没其利,由是锷家财富于公藏。日发十余艇,重以犀象珠贝,称商贷而出诸境。 周以岁时,循环不绝,凡八年,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拜刑部尚书。时淮南节度使 杜佑屡请代,乃以锷检校兵部尚书,充淮南副节度使。锷始见佑,以趋拜悦佑,退 坐司马事。数日,诏杜佑以锷代之。

  锷明习簿领,善小数以持下,吏或有奸,锷毕究之。尝听理,有遗匿名书于前 者,左右取以授锷,锷内之靴中,靴中先有他书以杂之。及吏退,锷探取他书焚之, 人信其以所匿名者焚也。既归省所告者,异日乃以他微事连其所告者,固穷按验之 以谲众,下吏以为神明。锷长于部领,程作有法,军州所用竹木,其余碎屑无所弃, 皆复为用。掾曹帘坏,吏以新帘易之,锷察知,以故者付舡坊以替箬,其他率如此。 每有飨宴,辄录其余以备后用,或云卖之,收利皆自归,故锷钱流衍天下。在镇四 年,累至司空。

  元和二年来朝,真拜左仆射,未几除检校司徒、河中节度。居三年,兼太子太 傅,移镇太原。时方讨镇州,锷缉绥训练,军府称理。锷受符节居方面凡二十余年。 九年,加同平章事。十年卒,年七十六,赠太尉。锷将卒,约束后事甚明,如知其 死日。

  锷附太原王翃为从子,以婚阀自炫,炫子弟多附锷以致名宦。又尝读《春秋左 氏传》,自称儒者,人皆笑之。

  子稷,历官鸿胪少卿。锷在籓镇,稷尝留京师,以家财奉权要,视官高下以进 赂,不待白其父而行之。广治第宅,尝奏请藉坊以益之,作复垣洞穴,实金钱于其 中。贵官清品,溺其赏宴而游,不惮清议。及父卒,为奴所告稷换锷遗表,隐没所 进钱物。上令鞫其奴于内仗,又发中使就东都验责其家财。宰臣裴度苦谏,于是罢 其使而杀奴。稷长庆二年为德州刺史,广赍金宝仆妾以行。节度使李全略利其货而 图之,故致本州军乱,杀稷,其室女为全略所虏,以妓媵处之。

  稷子叔泰。开成四年,沧州节度使刘约上言:“王稷为李全略所杀,家无遗类。 稷男叔泰,时年五岁,郡人宋忠献匿之获免,乃收养之,今已成长。臣奖其义,忠 献已补职,叔泰津送以闻。”文宗诏曰:“王锷累朝宣力,王稷一旦捐躯,须录孤 遗,微申悯念。王叔泰委吏部与九品官,令奉祭。”

  阎巨源,贞元十九年以胜州刺史摄振武行军司马。属希朝入觐,遂代为节度。 以材力进,无他智能。初不知书而好文,其言辄乖误,时人多摭其谈说以为戏,然 以宽厚为将卒所怀。后为邠宁节度使、检校左仆射。元和九年卒。

  孟元阳,起于陈许军中,理戎整肃,勤事,善部署。曲环之为节度,元阳已为 大将,环使董作西华屯。元阳盛夏芒戺立稻田中,须役者退而后就舍,故其田岁无 不稔,军中足食。环卒,吴少诚寇许州,元阳城守;外无救兵,攻围甚急,而终不 能傅其城,贼乃罢兵。韩全义五楼之败,诸军多私归,元阳及神策都将苏元策、宣 州都将王干各率部留军溵水,破贼二千余人。兵罢,加御史大夫。元和初,拜河阳 节度、检校尚书。五年,拜右仆射、昭义节度,入为右羽林统军,封赵国公。俄拜 左金吾大将军,复除统军。元和九年卒,赠扬州大都督。

  赵昌,字洪祚,天水人。祖不器,父居贞,皆有名于时。李承昭为昭义节度, 辟昌在幕府。贞元七年,为虔州刺史。属安南都护为夷獠所逐,拜安南都护,夷人 率化。十年,因屋坏伤胫,恳疏乞还,以检校兵部郎中裴泰代之,入拜国子祭酒。 及泰为首领所逐,德宗诏昌问状。昌时年七十二,而精健如少年者,德宗奇之,复 命为都护,南人相贺。

  宪宗即位,加检校工部尚书,寻转户部尚书,充岭南节度。元和三年,迁镇荆 南,征为太子宾客。及得见,拜工部尚书、兼大理卿。岁余,让卿守本官。六年, 除华州刺史,辞于麟德殿。时年八十余,趋拜轻捷,召对详明,上退而叹异,宣宰 臣密访其颐养之道以奏焉。在郡三年,入为太子少保。九年卒,年八十五,赠扬州 大都督,谥曰成。

  史臣曰:高崇文以律贞师,勤于军政,戎麾指蜀,遽立奇功,可谓近朝之良将 也。伊慎、硃忠亮、刘昌裔、范希朝、阎巨源、孟元阳、赵昌等,各立功立事,亦 一时之名臣。王锷明可照奸,忠能奉主,此乃垂名于后也。至若竹头木屑,曾无弃 遗,作事有程,俭而足用,则又士君子之为也。如贱收贵出,务积珠金,唯利是求, 多财为累,则与夫清白遗子孙者远矣!凡百在位,得不鉴之。

  赞曰:崇文之功,显于西蜀。伊慎之忠,见乎南服。硃、刘、范、阎,各有其 目。元阳、赵昌,不无遗躅。惟彼太原,战勋可录。累在多财,子孙不禄。

扩展阅读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