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一

  ○史宪诚 子孝章

  何进滔 子弘敬

  韩允忠 子简

  乐彦祯 子从 训

  罗弘信 子威

  史宪诚,其先出于奚虏,今为灵武建康人。祖道德,开府仪同三司、试太常卿、 上柱国、怀泽郡王。父周洛,为魏博军校,事田季安,至兵马大使、银青光禄大夫、 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柱国、北海郡王。宪诚始以材勇,随父历军中右职, 兼监察御史。元和中,田弘正讨李师道,令宪诚以先锋四千人济河,累下其城栅。 复以大军齐进,乘势逐北,魏之全师迫于郓之城下。师道穷蹙,刘悟斩首投魏军。 录功,超授宪诚兼中丞。

  镇州王承宗死,弘正自魏移领镇州。居数月,为王廷凑所杀,遂以兵叛。朝廷 以弘正子布为魏博节度使,领兵讨伐,俾复父冤。时幽州硃克融援助廷凑,布不能 制,因自引决,军情嚣然。

  宪诚为中军都知兵马使,乘乱以河朔旧事动其人心,诸军即拥而归魏,共立为 帅,国家因而命之。时克融、廷凑并据兵为乱,宪诚喜得旄节,虽外顺朝旨,而中 与硃、王为辅车之势,长庆二年正月也。

  寻遣司门郎中韦文恪宣慰。时李絺为乱,与宪诚书问交通。宪诚表请与絺节钺, 仍于黎阳舣舟,示欲渡河。及见文恪,举止骄倨,其言甚悖。旋闻絺为帐下所杀, 乃从改过,谓文恪曰:“宪诚蕃人,犹狗也,唯能识主。虽被棒打,终不忍离。” 其狡谲如此。朝廷每为优容,寻加左仆射。敬宗即位,进秩司空。

  太和二年,沧景节度使李全略卒,其子同捷窃据军城,表邀符节,举兵伐之。 先是,宪诚与全略婚媾,及同捷叛,复潜以粮饷为助。上屡发使申谕,寻又就加平 章事。宪诚尝遣骁将至阙下,恣为张大,宰相韦处厚以语折锉之,宪诚不敢复与同 捷为应。时宪诚示出师共讨同捷。及沧景平,加司徒。宪诚心不自安,乃遣子孝章 入觐,又飞章愿以所管奉命。上嘉之。乃加侍中,移镇河中。宪诚素怀向背,不能 以忠诚感激其众。未及出城,太和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夜,为军众所害,册赠太尉。

  孝章,幼聪悟好学。元和中,李醖为魏帅,取大将子弟列于军籍。孝章倡言愿 效文职,醖奇之,令摄府参军。及宪诚领节钺,改士曹参军、兼监察御史,赐绯。 孝章以父在镇多违朝旨,尝雪涕极谏,备陈逆顺之理。朝廷闻而嘉之,乃授检校太 子左谕德、兼侍御史,充节度副使。累迁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赐紫。领本道 兵同平沧景,加工部尚书。寻请赴阙,文宗慰劳甚厚,宪诚亦因恳乞朝觐。上知宪 诚之入觐,自孝章之谋,遂加礼部尚书,分相、卫、澶三州别为一镇,俾孝章领之。 孝章未到镇,宪诚遇害。上以孝章有忠节,起复为右金吾卫将军。间岁,授鄜坊节 度使。居四年,迁于滑。一岁,入为右领军大将军,改右金吾大将军,俄授邠宁节 度。

  孝章历三镇,虽无异绩,而谨身畏法,以保初终。开成三年十月卒,赠右仆射。

  何进滔,灵武人也。曾祖孝物,祖俊,并本州军校。父默,夏州衙前兵马使, 检校太子宾客,试太常卿。以进滔之贵,赠左散骑常侍。进滔客寄于魏,委质军门, 事节度使田弘正。弘正奉诏讨郓州,破李师道,时进滔为衙内都知兵马使,以功授 兼侍御史。太和三年,军众害史宪诚,连声而呼曰:“得衙内都知兵马使何端公知 留后,即三军安矣。”推而立之。朝廷因授进滔左散骑常侍、魏博等州节度观察处 置等使。为魏帅十余年,大得民情,累官至司徒、平章事卒。

  子弘敬袭其位。朝廷时遣河中帅李执方、沧州帅刘约各遣使劝令归阙,别俟朝 旨。弘敬不从,竟就加节制。及刘稹反,不时起兵。镇州王元逵下邢、洺二州,兵 次上党,弘敬方出师压境。大中后,宣宗务其姑息,继加官爵,亦至使相。咸通初, 卒。子全皞嗣之。朝廷寻降符节,累官亦至同平章事。十一年,为军人所害。子孙 相继,四十余年。

  韩允忠,魏州人也。旧名君雄,懿宗改赐今名。父国昌,历本州右职。会昌中, 从何弘敬破刘稹,以功为贝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以允忠故,累赠兵部尚书。允忠 少仕军门,继升裨校。潞州之役,亦与其行。咸通十一年,何全皞为军众所杀,推 允忠为帅。时僖宗为普王,即降诏遥领节度,授允忠左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充 节度观察留后。不数月,转检校工部尚书、魏州大都督府长史、充魏博节度观察等 使。累加至检校司空、同平章事。乾符元年十一月卒,年六十一。累赠太尉。

  子简,自允忠初授戎帅,便为节度副使。乾符初,累官至检校工部尚书。允忠 卒,即起复为节度观察留后。逾月,加检校右仆射。其后累加至侍中,封昌黎郡王。

  贼巢之乱,诸葛爽受其伪命河阳节度使。时僖宗在蜀,寇盗蜂起,简据有六州, 甲兵强盛,窃怀僭乱之志,且欲启其封疆,乃举兵攻河阳,爽弃城而走。简遂留兵 保守,因北掠邢、洺而归,遂移军攻郓。郓帅曹全晸出战,为简所败,死之。郓将 崔君裕收合残众,保郓州。简进攻其城,半年不下,河阳复为诸葛爽所袭。简因欲 先讨君裕,次及河阳,乃举兵至郓,君裕请降。寻移军复攻河阳,行及新乡,为爽 军逆击,败之。简单骑奔回,忧愤。疽发背而卒,时中和元年十一月也。

  乐彦祯,魏州人也。父少寂,历澶、博、贝三州刺史,赠工部尚书。彦祯少为 本州军校。韩简之领节旄也,以彦祯为马步军都虞候,转博州刺史。下河阳,走诸 葛爽。有功,迁澶州刺史。简再讨河阳之败也。彦祯以一军先归,魏人遂共立之。 朝廷寻授检校工部尚书,知魏博留后。俄加户部尚书,充节度观察处置等使。中和 四年,累加至尚书左仆射、同平章事。僖宗自蜀回,加开府仪同三司,册拜司徒。

  彦祯志满骄大,动多不法。一旦征六州之众,板筑罗城,约河门旧堤,周八十 里,月余而毕,人用怨咨。

  又其子从训天资悖逆。王铎自滑移镇沧州,过魏郊,从训见其女妓,利之,先 伏兵于漳南高鸡泊,俟铎之至,围而害之,掠其所有。时朝廷微弱,不能诘。魏人 素知铎名望,议者惜之,而罪从训。从训又召亡命之徒五百余辈,出入卧内,号为 “子将”,委以腹心。军人籍籍,各有异议。从训闻而忌之,易服遁出,止于近县。 彦祯因命为六州都指挥使。未几,又兼相州刺史。到任之后,般辇军器,取索钱帛, 使人来往,交午涂路,军府疑贰。

  彦祯危愤而卒,众推都将赵文弁知留后事。从训自相州领兵三万余人至城下, 文弁按兵不出。众怀疑惧,复害文弁,推罗弘信为帅。弘信以兵出战,败之。 从训招集余众,次于洹水。弘信遣将程公佐领兵讨击,大败之,枭从训首于军门, 时文德元年春也。

  罗弘信,字德孚,魏州贵乡人。曾祖秀,祖珍,父让,皆为本州军校。弘信少 从戎役,历事节度使韩简、乐彦祯。光启末,彦祯子从训忌牙军,出居于外,军众 废彦祯,推赵文弁权主军州事。众复以为不便,因推弘信为帅。先是,有邻人密 谓弘信曰:“某尝夜遇一白须翁,相告云,君当为土地主。如是者再三。”弘信窃 异之。及废文弁,军人聚呼曰:“孰愿为节度使者?”弘信即应之曰:“白须翁 早以命我。”众乃环而视之,曰:“可也。”由是立之。僖宗闻之,文德元年四月, 诏加工部尚书,权知节度留后。七月,复加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右仆射,充魏 博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龙纪中,加检校司空、同平章事,封豫章郡公。

  乾宁中,硃全忠急攻兗郓,硃瑄求援于太原。太原发军,假道于魏,令大将李 存信屯莘县。存信御军无法,侵魏之刍牧,弘信不平之。全忠复遣人谓之曰:“太 原志吞河朔,回戈之日,贵道堪忧。”弘信乃托好于汴,出师三万攻存信,败之。 太原怒,举兵攻魏,营于观音门外。汴将葛从周援之,屯于洹水。李克用子落落时 为铁林军使,为从周所擒,乃退归。自是太原之师,每岁侵扰相、魏,魏人患之。

  硃全忠方事兗郓,惧弘信离贰,每岁时赂遗,必卑辞厚礼答贶。全忠对魏使北 面拜而受之,曰:“六兄比予倍年已上,兄弟之国,安得以常邻遇之。”弘信以为 厚己,亦推心焉。弘信累官至检校太师、守侍中、临清王。光化元年九月卒,年六 十三,赠太师,追封北平王,谥曰庄肃。子威。

  威,字端己。文德初,授左散骑常侍,充天雄军节度副使。自龙纪至乾宁,十 年之中,累加官爵。弘信卒,袭父位为留后,朝廷从而命之。天复末,累加至检校 太傅、兼侍中、长沙王。天祐初,授检校太尉、守侍中,进封鄴王,赐号“忠勤宣 力致理功臣”。

  魏之牙中军者,自至德中,田承嗣盗据相、魏、澶、博、卫、贝等六州,召募 军中子弟置之部下,遂以为号。皆丰给厚赐,不胜骄宠。年代浸远,父子相袭,亲 党胶固。其凶戾者,强买豪夺,逾法犯令,长吏不能禁。变易主帅,有同兒戏,如 史宪诚、何进滔、韩君雄、乐彦祯,皆为其所立。优奖小不如意,则举族被害。威 惩其往弊,虽以货赂姑息,而心衔之。

  威嗣世之明年,正月,幽州刘仁恭拥兵十万,谋乱河朔,进陷贝州,长驱攻魏。 威求援于汴。硃全忠遣将李思安屯于洹水。葛从周自邢、洺引军入魏。燕将刘守文、 单可及攻汴军于内黄。思安逆战,大败之,乘胜追蹑。从周出会掩击,复败燕军, 斩首三万。三年,威引汴军攻沧州以报之。自是,威感全忠援助之恩,合从景附。

  天祐二年七月十三日夜,牙军裨校李公佺作乱,威仅以身免。公佺出奔沧州。 自是愈惧,遣使求援于全忠,密谋破之。全忠遣李思安会魏博军,再攻沧州。全忠 女妻威子廷规,先是卒。全忠遣长直军校马嗣勋选兵千人,密于舆中实兵甲入魏, 言助女葬事。三年正月五日,嗣勋至,全忠亲率大军济河,言视行营于沧景。威欲 因而出迎,至期,即假全忠帐下锐卒入而夹攻之。牙军颇疑,坚请不出。威恐泄其 事,慰纳之。是月十四日夜,率厮养百十辈,与嗣勋合攻之。时宿于牙城者千人, 迟明杀之殆尽;凡八千家,皆破其族。魏军攻沧州者,在历亭闻有变,其将史仁遇 拥之,保于高唐。六州之内,皆为雠敌,累月平之。威仕梁数年后卒,年三十四, 位至守太师、兼中书令,赠尚书令,谥曰贞壮。

  威性明敏,达于吏道。伏膺儒术,招纳文人,聚书至万卷。每花朝月夕,与宾 佐赋咏,甚有情致。钱塘人罗隐者,有当世诗名,自号“江东生”。威遣使赂遗, 叙其宗姓,推为叔父。隐亦集其诗寄之。威酷嗜其作,目己所为曰《偷江东集》, 凡五卷,今鄴中人士讽咏之。

  史臣曰:魏、镇、燕三镇,不能制之也久矣。兵强地广,合从连衡。爵命虽假 于朝廷,群臣自谋于元帅。如史宪诚等五家,其初皆因此而得之,其后亦因此而失 之。盖不知取之以权,守之以仁,则远矣。若善继者,史氏、罗氏之二子有焉,其 余不足观也。

  赞曰:逆取顺守,古亦有之。如其逆守,灭亡必随。史、何、韩、乐,世数盛 衰。足以为鉴,念兹在兹。

扩展阅读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