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 - 唐本纪第七

  愍皇帝,明宗第五子从厚也。为人形质丰厚,寡言好礼,明宗以其貌类己,特 爱之。天成二年,以检校司徒拜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加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 平章事。从厚妃,孔循女也,安重诲怒循以女妻从厚,三年,罢循枢密使,出从厚 为宣武军节度使。明年,徙镇河东。长兴元年,封从厚宋王,徙镇成德。二年,徙 镇天雄,累加兼中书令。

  四年十一月,秦王从荣伏诛。明宗病甚,遣宦者孟汉琼召王于鄴,而明宗崩, 秘其丧六日。十二月癸卯朔,发丧于西宫,皇帝即位于柩前,群臣见于东阶,复于 丧位。丙午,成服于西宫。庚戌,登光政门楼,存问军民。辛亥,杀司衣王氏。癸 丑,始听政。乙卯,杀司仪康氏。丁巳,冯道为大行皇帝山陵使,户部尚书韩彦恽 为副,中书舍人王延为判官,礼部尚书王权为礼仪使,兵部尚书李鏻为卤簿使,御 史中丞龙敏为仪仗使,左仆射权判河南府卢质为桥道顿递使。丁卯,礻覃。

  应顺元年春正月壬申朔,视朝于广寿殿。乙亥,契丹使都督没辣于来。戊寅, 大赦,改元,用乐。回鹘可汗王仁美遣使者来。沙州、瓜州遣使者来。乙未,硃弘 昭、冯赟献钱助作山陵。闰月丙午,册皇太后。甲寅,册太妃王氏。北京留守石敬 瑭献银绢助作山陵。二月庚寅,视作山陵。凤翔节度使潞王从珂反。辛卯,西京留 守王思同为西面行营都部署,静难军节度使药彦稠为副。三月丙辰,思同兵溃,严 卫指挥使尹晖、羽林指挥使杨思权以其军叛降于从珂。辛酉,杀侍卫亲军都指挥使 硃弘实。癸亥,河阳三城节度使康义诚为凤翔行营都招讨使,王思同为副。西京副 留守刘遂雍叛降于从珂,思同奔归于京师,不克,死之。丁卯,京城巡检使安从进 叛,杀冯赟,硃弘昭自杀,从进传其二首于从珂。戊辰,如卫州。

  废帝,镇州平山人也。本姓王氏,其世微贱,母魏氏,少寡,明宗为骑将,过 平山,掠得之。魏氏有子阿三,已十余岁,明宗养以为子,名曰从珂。及长,状貌 雄伟,谨信寡言,而骁勇善战,明宗甚爱之。自晋兵战梁于河上,从珂常立战功, 庄宗呼其小字曰:“阿三不徒与我同年,其敢战亦类我。”同光二年,为卫州刺史 突骑指挥使,戍于石门。明宗讨赵在礼,自魏反兵而南,从珂率戍兵自曲阳、孟县 驰出常山以追明宗。明宗之南也,兵少,得从珂兵在后,而军声大振。明宗入立, 拜从珂河中节度使,封潞王。是时,明宗春秋已高,王于诸子次最长,枢密使安重 诲患之,乃矫诏河中裨将杨彦温使图之。王阅马于黄龙庄,彦温即闭门拒之,王止 于虞乡以闻。明宗召王还京师,居之清化里第。重诲数请行军法,明宗不听,后重 诲见杀,乃起王为左卫大将军、西京留守。长兴三年,为凤翔节度使。王子重吉自 明宗时典禁兵,为控鹤指挥使,愍帝即位,硃弘昭、冯赟用事,乃罢重吉兵职,出 为亳州团练使。又徙王为北京留守,不降制书而宣授,又以李从璋为代。初,安重 诲得罪罢河中,以从璋为代,而重诲见杀,故王益自疑,遂据城反。愍帝遣王思同 会诸镇兵讨之,思同战败走,诸镇兵皆溃。

  清泰元年三月丁巳,王以兵东。庚申,次长安,西京副留守刘遂雍叛于唐,来 降。甲子,次华州,执药彦稠。丙寅,次灵宝,河中安彦威、陕州康思立叛于唐, 来降。己巳,次陕州。康义诚叛于唐,来降。杀宣徽使孟汉琼。愍帝出居于卫州。 夏四月壬申,入京师,冯道率百官迎王于蒋桥,王辞不见。入哭于西宫,遂见群臣, 道拜,王答拜。入居于至德宫。癸酉,以太后令降天子为鄂王,命王监国。乙亥, 皇帝即位。丙子,率河南民财以赏军。丁丑,借民房课五月以赏军。戊寅,弑鄂王, 慈州刺史宋令询死之。乙酉,大赦,改元。戊子,杀康义诚及药彦稠。五月丙午, 端明殿学士、左谏议大夫韩昭胤为枢密使,庄宅使刘延朗为枢密副使。庚戌,冯道 罢。天雄军节度使范延光为枢密使。甲寅,赐劝进选人、宗子官。六月庚辰,幸范 延光及索自通第。秋七月辛亥,太常卿卢文纪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丁 巳,立沛国夫人刘氏为皇后。八月辛未,尚书左丞姚顗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许御署官选。九月,契丹寇边。冬十月戊寅,李愚、刘昫罢。十二月己亥, 雄武军节度使张延郎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契丹寇云州。庚寅,幸龙门。 旱。

  二年春二月甲戌,范延光罢。己丑,追尊鲁国太夫人魏氏为皇太后。三月辛丑, 忠武军节度使赵延寿为枢密使。夏五月辛卯,宣徽南院使刘延皓为枢密使。契丹寇 边。六月癸未,群臣献添都马。秋七月丁酉,回鹘可汗王仁美使其都督陈福海来。 刘延皓罢。九月己酉,刑部尚书房暠为枢密使。乙卯,渤海遣使者来。

  三年春正月乙未,百济遣使者来。丁未,封子重美为雍王。三月丙午,翰林学 士、礼部侍郎马胤孙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反。夏五 月乙卯,建雄军节度使张敬达为太原四面都招讨使,义武军节度使杨光远为副。戊 申,先锋指挥使安审信叛降于石敬瑭。己酉,振武戍将安重荣叛降于石敬瑭。壬子, 天雄军屯驻捧圣都虞候张令昭逐其节度使刘延皓。六月癸亥,以令昭为右千牛卫将 军,权知天雄军事。甲戌,宣武军节度使范延光为天雄军四面招讨使。秋七月戊申, 克魏州。壬子,张令昭伏诛。癸丑,彰圣指挥使张万迪叛降于石敬瑭。八月戊午, 契丹使梅里来。九月甲辰,张敬达及契丹战于太原,败绩,契丹围敬达于晋安。戊 申,如河阳。冬十月壬戌,括马,籍民为兵。十一月戊子,卢龙军节度使赵德钧为 行营都统。丁酉,契丹立晋。闰月甲子,杨光远杀张敬达,以其军叛降于契丹。甲 戌,契丹及晋人至于潞州。丁丑,至自河阳。辛巳,皇帝崩。

  呜呼,君臣之际,可谓难哉!盖明者虑于未萌而前知,暗者告以将及而不惧, 故先事而言,则虽忠而不信,事至而悔,其可及乎?重诲区区独见潞王之祸,而谋 之不臧,至于殒身赤族,其隙自兹。及愍帝之亡也,穴于徽陵,其土一垅,路人见 者,皆为之悲。使明宗为有知,其有愧于重诲矣,哀哉!

扩展阅读

  • 译文
  •   唐愍皇帝从厚是唐明宗第五子,身体健壮,为人寡言有礼貌,唐明宗因为他长得像自己而特别爱他。天成二年(927),以检校司徒任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加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从厚妃是孔循女,安重诲对孔循把女儿嫁给从厚很愤怒,天成三年(928),罢免孔循的枢密使,要从厚出任宣武军节度使。天成四年(929),移镇河东。长兴元年(930),封从厚为宋王,移镇成德。次年,移镇天雄,累加兼中书令。

      长兴四年(933)十一月,秦王从荣被处死。明宗病危,派宦官孟汉琼到邺召宋王回京,明宗死,秘不发丧达六天之久。十二月一日,在西宫发丧,从厚即皇帝位于柩前,在东阶接见群臣后又恢复丧礼之位。四日,穿上丧服在西宫举行丧礼。八日,登上光政门楼,慰问军民。九日,杀司衣王氏>>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