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 - 吴世家第一

  呜呼!自唐失其政,天下乘时,黥髡盗贩,衮冕峨巍。吴暨南唐,奸豪窃攘。 蜀险而富,汉险而贫,贫能自强,富者先亡。闽陋荆蹙,楚开蛮服。剥剽弗堪,吴 越其尤。牢牲视人,岭皞遭刘。百年之间,并起争雄,山川亦绝,风气不通。语曰: 清风兴,群阴伏;日月出,爝火息。故真人作而天下同。作《十国世家》。

  杨行密,字化源,庐州合淝人也。为人长大有力,能手举百斤。唐乾符中,江、 淮群盗起,行密以为盗见获,刺史郑棨奇其状貌,释缚纵之。后应募为州兵,戍朔 方,迁队长。岁满戍还,而军吏恶之,复使出戍。行密将行,过军吏舍,军吏阳为 好言,问行密行何所欲。行密奋然曰:“惟少公头尔!”即斩其首,携之而出,因 起兵为乱,自号八营都知兵马使。刺史郎幼复弃城走,行密遂据庐州。

  中和三年,唐即拜行密庐州刺史。淮南节度使高骈为毕师鐸所攻,骈表行密行 军司马,行密率兵数千赴之。行至天长,师鐸已囚骈,召宣州秦彦入扬州,行密不 得入,屯于蜀冈。师鐸兵众数万击行密,行密阳败,弃营走,师鐸兵饥,乘胜争入 营收军实,行密反兵击之,师鐸大败,单骑走入城,遂杀高骈。行密闻骈死,缟军 向城哭三日,攻其西门,彦及师鐸奔于东塘,行密遂入扬州。

  新五代史·世家是时,城中仓廪空虚,饥民相杀而食,其夫妇、父子自相牵, 就屠卖之,屠者刲剔如羊豕。行密不能守,欲走。而蔡州秦宗权遣其弟宗衡掠地淮 南,彦及师鐸还自东塘,与宗衡合,行密闭城不敢出。已而宗衡为偏将孙儒所杀, 儒攻高邮破之,行密益惧。其客袁袭曰:“吾以新集之众守空城,而诸将多骈旧人, 非有厚恩素信力制而心服之也。今儒兵方盛,所攻必克,此诸将持两端、因强弱、 择向背之时也。海陵镇使高霸,骈之旧将,必不为吾用。”行密乃以军令召霸,霸 率其兵入广陵,行密欲使霸守天长,袭曰:“吾以疑霸而召之,其可复用乎?且吾 能胜儒,无所用霸,不幸不胜,天长岂吾有哉!不如杀之,以并其众。”行密因犒 军擒霸族之,得其兵数千。已而孙儒杀秦彦、毕师鐸,并其兵以攻行密。行密欲走 海陵,袭曰:“海陵难守,而庐州吾旧治也,城廪完实,可为后图。”行密乃走庐 州。久之,未知所向,问袭曰:“吾欲卷甲倍道,西取洪州可乎?”袭曰:“钟传 新得江西,势未可图,而秦彦之入广陵也,召池州刺史赵锽委以宣州。今彦且死, 锽失所恃,而守宣州非其本志,且其为人非公敌,此可取也。”行密乃引兵攻锽, 战于曷山,大败之。进围宣州,锽弃城走,追及杀之,行密遂入宣州。

  龙纪元年,唐拜行密宣州观察使。行密遣田頵、安仁义、李神福等攻浙西,取 苏、常、润州。二年,取滁、和州。景福元年,取楚州。孙儒自逐行密,入广陵, 久之,亦不能守,乃焚其城。杀民老疾以饷军,驱其众渡江,号五十万,以攻行密。 诸将田頵、刘威等遇之辄败,行密欲走铜官。其客戴友规曰:“儒来气锐而兵多, 盖其锋不可当而可以挫,其众不可敌而可久以敝之。若避而走,是就擒也。”刘威 亦曰:“背城坚栅,可以不战疲之。”行密以为然。久之,儒兵饥,又大疫,行密 悉兵击之,儒败,被擒,将死,仰顾见威曰:“闻公为此策以败我,使我有将如公 者,其可败邪!”行密收儒余兵数千,以皁衣蒙甲,号“黑云都”,常以为亲军。

  是岁,复入扬州,唐拜行密淮南节度使。乾宁二年,加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 平章事。行密以田頵守宣州,安仁义守润州。升州刺史冯弘鐸来附。分遣頵等攻掠, 自淮以南、江以东诸州皆下之。进攻苏州,擒其刺史成及。四年,兗州硃瑾奔于行 密。初,瑾为梁所攻,求救于晋,晋遣李承嗣将劲骑数千助瑾,瑾败,因与俱奔行 密。行密兵皆江、淮人,淮人轻弱,得瑾劲骑,而兵益振。是岁,梁太祖遣葛从周、 庞师古攻行密寿州,行密击败梁兵清口,杀师古,而从周收兵走,追至渒河,又大 败之。五年,钱镠攻苏州,及周本战于白方湖,本败,苏州复入于越。天复元年, 遣李神福攻越,战临安,大败之,擒其将顾全武以归。二年,冯弘鐸叛,袭宣州, 及田頵战于曷山,弘鐸败,将入于海。行密自至东塘邀之,使人谓弘鐸曰:“胜败, 用兵常事也,一战之衄,何苦自弃于海岛?吾府虽小,犹足容君。”弘鐸感泣,行 密从十余骑,驰入其军,以弘鐸为节度副使,以李神福代弘鐸为升州刺史。

  是岁,唐昭宗在岐,遣江淮宣谕使李俨拜行密东面诸道行营都统、检校太师、 中书令,封吴王。三年,以李神福为鄂岳招讨使以攻杜洪,荆南成汭救洪,神福败 之于君山。梁兵攻青州,王师范来求救,遣王茂章救之,大败梁兵,杀硃友宁。友 宁,梁太祖子也,太祖大怒,自将以击茂章,兵号二十万,复为茂章所败。田頵叛, 袭升州,执李神福妻子归于宣州。行密召神福以讨頵,頵遣其将王坛逆之,又遣神 福书,以其妻子招之。神福曰:“吾以一卒从吴王起事,今为大将,忍背德而顾妻 子乎?”立斩其使以自绝,军士闻之,皆感奋。行至吉阳矶,頵执神福子承鼎以招 之,神福叱左右射之,遂败坛兵于吉阳。行密别遣台濛击頵,頵败死。

  初,頵及安仁义、硃延寿等皆从行密起微贱,及江、淮甫定,思渐休息,而三 人者皆猛悍难制,颇欲除之,未有以发。天复二年,钱镠为其将许再思等叛而围之, 再思召頵攻镠杭州,垂克,而行密纳镠赂,命頵解兵,頵恨之。頵尝计事广陵,行 密诸将多就頵求赂,而狱吏亦有所求。頵怒曰:“吏欲我下狱也!”归而遂谋反。 仁义闻之亦反,焚东塘以袭常州。常州刺史李遇出战,望见仁义,大骂之。仁义止 其军曰:“李遇乃敢辱我如此,其必有伏兵。”遂引军却,而伏兵果发,追至夹冈, 仁义植帜解甲而食,遇兵不敢追,仁义复入润州。行密遣王茂章、李德诚、米志诚 等围之。吴之军中推硃瑾善槊,志诚善射,皆为第一。而仁义尝以射自负,曰: “志城之弓十,不当瑾槊之一;瑾槊之十,不当仁义弓之一。”每与茂章等战,必 命中而后发,以此吴军畏之,不敢进。行密亦欲招降之,仁义犹豫未决。茂章乘其 怠,穴地道而入,执仁义,斩于广陵。

  延寿者,行密夫人硃氏之弟也。頵及仁义之将叛也,行密疑之,乃阳为目疾, 每接延寿使者,必错乱其所见以示之。尝行,故触柱而仆,硃夫人扶之,良久乃苏。 泣曰:“吾业成而丧其目,是天废我也!吾兒子皆不足以任事,得延寿付之,吾无 恨矣。”夫人喜,急召延寿。延寿至,行密迎之寝门,刺杀之,出硃夫人以嫁之。

  天祐二年,遣刘存攻鄂州,焚其城,城中兵突围而出,诸将请急击之,存曰: “击之复入,则城愈固,听其去,城可取也。”是日城破,执杜洪,斩于广陵。九 月,梁兵攻破襄州,赵匡凝奔于行密。十一月,行密卒,年五十四,谥曰武忠。子 渥立。溥僭号,追尊行密为太祖武皇帝,陵曰兴陵。

  渥字承天,行密长子也。行密病,出渥为宣州观察使。右衙指挥使徐温私谓渥 曰:“今王有疾而出嫡嗣,必有奸臣之谋,若它日召子,非温使者慎无应命。”渥 涕泣谢温而去。行密病甚,命判官周隐作符召渥,隐虑渥幼弱不任事,劝行密用旧 将有威望者代主军政,乃荐大将刘威,行密未许。温与严可求入问疾,行密以隐议 告之,温等大惊,遽诣隐所计事。隐未出,而温见隐作召符犹在案上,急取遣之。 渥见温使,乃行。行密卒,渥嗣立,召周隐骂曰:“汝欲卖吾国者,复何面目见杨 氏乎?”遂杀之。以王茂章为宣州观察使。渥之入也,多辇宣州库物以归广陵,茂 章惜而不与,渥怒,命李简以兵五千围之,茂章奔于钱塘。

  天祐三年二月,刘存取岳州。四月,江西钟传卒,其子匡时代立,传养子延规 怨不得立,以兵攻匡时。渥遣秦裴率兵攻之。九月,克洪州,执匡时及司马陈象以 归,斩象于市,赦匡时。以秦裴为江西制置使。

  梁太祖代唐,改元开平,渥仍称天祐。鄂州刘存、岳州陈知新以舟师伐楚,败 于浏阳,楚人执存及知新以归。楚王马殷素闻其名,皆欲活之,存等大骂殷曰: “昔岁宣城脱吾刃下,今日之败,乃天亡我,我肯事汝以求活耶?我岂负杨氏者!” 殷知不可屈,乃杀之,岳州复入于楚。

  初,渥之入广陵也,留帐下兵三千于宣州,以其腹心陈璠、范遇将之。既入立, 恶徐温典牙兵,召璠等为东院马军以自卫。而温与左衙都指挥使张颢皆行密时旧将, 又有立渥之功,共恶璠等侵其权。四年正月,渥视事,璠等侍侧,温、颢拥牙兵入, 拽璠等下,斩之,渥不能止,由是失政,而心愤未能发,温等益不自安。五年五月, 温、颢共遣盗入寝中杀渥,渥说群盗能反杀温等者皆为刺史。群盗皆诺,惟纪祥不 从,执渥缢杀之,时年二十三,谥曰景。弟隆演立。溥僭号,追尊渥为烈宗景皇帝, 陵曰绍陵。

  隆演字鸿源,行密第二子也。初名瀛,又名渭。初,温、颢之弑渥也,约分其 地以臣于梁,及渥死,颢欲背约自立。温患之,问其客严可求,可求曰:“颢虽刚 愎,而暗于成事,此易为也。”明日,颢列剑戟府中,召诸将议事,自大将硃瑾而 下,皆去卫从然后入。颢问诸将,谁当立者,诸将莫敢对。颢三问,可求前密启曰: “方今四境多虞,非公主之不可,然恐为之太速。且今外有刘威、陶雅、李简、李 遇,皆先王一等人也,公虽自立,未知此辈能降心以事公否。不若辅立幼主,渐以 岁时,待其归心,然后可也。”颢不能对。可求因趋出,书一教内袖中,率诸将入 贺,诸将莫知所为。及出教宣之,乃渥母史氏教,言杨氏创业艰难,而嗣王不幸, 隆演以次当立,告诸将以无负杨氏而善事之。辞旨激切,闻者感动。颢气色皆沮, 卒无能为,隆演乃得立。

  颢由此与温有隙,讽隆演出温润州。可求谓温曰:“今舍衙兵而出外郡,祸行 至矣。”温患之,可求因说颢曰:“公与徐温同受顾托,议者谓公夺其衙兵,是将 杀之于外,信乎?”颢曰:“事已行矣,安可止乎?”可求曰:“甚易也。”明日, 从乂页与诸将造温,可求阳责温曰:“古人不忘一饭之恩,况公杨氏三世之将,今 幼嗣新立,多事之时,乃求居外以苟安乎?”温亦阳谢曰:“公等见留,不愿去也。” 由是不行。行军副使李承嗣与张颢善,觉可求有附温意,讽颢使客夜刺杀之,客刺 可求不能中。明日,可求诣温,谋先杀颢,阴遣钟章选壮士三十人,就衙堂斩颢, 因以弑渥之罪归之。温由是专政,隆演备位而已。

  六月,抚州危全讽叛,攻洪州,袁州彭彦章、吉州彭钎、信州危仔倡皆起兵叛。 隆演召严可求问谁可用者。可求荐周本,时本方攻苏州败归,惭不肯出,可求强起 之。本曰:“苏州之败,非怯也,乃上将权轻,而下多专命尔。若必见任,愿无用 偏裨。”乃请兵七千。战于象牙潭,败之,执全讽、彦章,而玕奔于楚,仔倡奔于 钱塘。全讽至广陵,诸将议曰:“昔先王攻赵锽,全讽屡饷给吴军。”乃释不杀。 初,全讽欲举兵也,钱镠送王茂章于梁,道过全讽,谓曰:“闻公欲大举,愿见公 兵,以知济否。”全讽阵兵,与茂章登城望之,茂章曰:“我素事吴,吴兵三等, 如公此众,可当其下将尔,非得益兵十万不可。”而全讽卒以此败。

  八年,徐温领升州刺史,治舟师于金陵。宣州李遇自行密时为大将,勋位已高, 愤温用事,尝曰:“徐温何人?吾犹未识,而骤至于此。”温闻之,怒,遣柴再用 以兵送王坛代遇,且召之。遇疑不受命,再用围之,隆演使客将何荛谕遇使自归。 荛因说曰:“公若欲反,可杀荛以示众,若本无心,何不随荛以出?”遇自以无反 心,乃随荛出,温讽再用伺其出,杀之,并族其家。

  九年,温率将吏进隆演位太师、中书令、吴王。温为行军司马、镇海军节度使、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陈章攻楚取岳州,执其刺史苑玫。十年,越人攻常州,徐温败 之于无锡。梁遣王茂章攻寿春,温败之霍丘。十二年,封徐温齐国公、两浙都招讨 使,始镇润州。留其子知训为行军副使,秉政,而大事温遥决之。冬,浚杨林江, 水中出火,可以燃。

  十三年,宿卫将李球、马谦挟隆演登楼,取库兵以诛知训,阵于门桥。知训与 战,频却,硃瑾适自外来,以一骑前视其阵,曰:“此不足为也。”因反顾一麾, 外兵争进,遂斩球、谦,而乱兵皆溃。十四年,徐温徙治金陵。十五年,遣王祺会 洪、袁、信三州兵攻虔、韶,久之不克。祺病,以刘信代之。四月,副都统硃瑾杀 徐知训,瑾自杀。润州徐知诰闻乱,率兵入,杀唐宣谕使李俨以止乱,遂秉政。

  徐氏之专政也,隆演幼懦,不能自持,而知训尤凌侮之。尝饮酒楼上,命优人 高贵卿侍酒,知训为参军,隆演鹑衣髽髻为苍鹘。知训尝使酒骂坐,语侵隆演,隆 演愧耻涕泣,而知训愈辱之。左右扶隆演起去,知训杀吏一人,乃止。吴人皆仄目。 知训又与硃瑾有隙,瑾已杀知训,携其首驰府中示隆演曰:“今日为吴除患矣。” 隆演曰:“此事非吾敢知。”遽起入内。瑾忿然,以首击柱,提剑而出,府门已阖, 逾垣,折其足,遂自刎死。米志诚闻瑾杀知训,被甲率其家兵至天兴门问瑾所在, 闻瑾死,乃还。徐温疑志诚助瑾,遣使杀之。严可求惧事不克,使人伪从湖南境上 来告军捷,召诸将入贺,擒志诚斩之。刘信克虔州,执谭全播以归。

  十六年,春二月,温率将吏请隆演即天子位,不许。夏四月,温奉玉册、宝绶 尊隆演即吴王位。建宗庙、社稷,设百官如天子之制,改天祐十六年为武义元年, 大赦境内,追尊行密孝武王,庙号太祖,渥景王,庙号烈祖。拜温大丞相、都督中 外诸军事,封东海郡王,以徐知诰为左仆射、参知政事,严可求为门下侍郎,骆知 祥为中书侍郎,殷文圭、沈颜为翰林学士,卢择为吏部尚书,李宗、陈章为左、右 雄武统军,柴再用、钱镖为左、右龙武统军,王令谋为内枢密使,江西刘信征南大 将军,鄂州李简镇西大将军,抚州李德诚平南大将军,庐州张崇安西大将军,海州 王绾镇东大将军,文武以次进位。封宗室皆郡公。

  温之徙镇金陵也,以其养子知诰守润州。严可求尝谓温曰:“二郎君非徐氏子, 而推贤下士,人望颇归,若不去之,恐为后患。”温不能用其言。及知诰秉政,其 语泄,知诰出可求于楚州,可求惧,诣金陵见温谋曰:“唐亡于今十二年,而吴犹 不敢改天祐,可谓不负唐矣。然吴所以征伐四方,而建基业者,常以兴复为辞。今 闻河上之战,梁兵屡绌,若李氏复兴,其能屈节乎?宜于此时先建国以自立。”温 深然之,因留可求不遣,方谋迫隆演僭号。

  二年五月,隆演卒。隆演少年嗣位,权在徐氏,及建国称制,非其意,常怏怏, 酣饮,稀复进食,遂至疾卒,年二十四,谥曰宣。弟溥立,僭号,追尊为高祖宣皇 帝,陵曰肃陵。

  溥,行密第四子也,隆演建国,封丹阳郡公。隆演卒,弟庐江公濛次当立,而 徐氏秉政,不欲长君,乃立溥。七月,改升州大都督府为金陵府,拜徐温金陵尹。 明年二月,改元顺义,赦境内。冬十一月,祀天于南郊。御天兴楼,大赦。拜徐温 太师,严可求右仆射。

  三年,唐庄宗灭梁。遣司农卿卢苹使于唐,严可求密条数事授苹以行。苹见洛 阳,庄宗问之,苹次第以对,皆如所授。

  四年,溥至白沙阅舟师,徐温来见,以白沙为迎銮镇。

  五年,唐遣谏议大夫薛昭文使福州,假道江西,刘信出劳之,谓曰:“亚次闻 有信否?”昭文曰:“天子新有河南,未熟公名也。”信曰:“汉有韩信,吴有刘 信,君还,其语亚次,当来较射于淮上也。”乃酌大卮,望牙旗鎞首百步,谓昭文 曰:“一发而中,愿以此卮为寿,否则亦以自罚。”言讫,而箭已穿矣。

  六年,追爵大丞相徐温四代祖考,立庙于金陵。左仆射徐知诰为侍中,右仆射 严可求同平章事。是岁,庄宗崩,五月丁卯,诏为同光主辍朝七日。

  七年,大丞相徐温率吴文、武上表劝溥即皇帝位,溥未许而温病卒。十一月庚 戌,溥御文明殿即皇帝位,改元曰乾贞,大赦境内,追尊行密武皇帝,渥景皇帝, 隆演宣皇帝。以徐知诰为太尉兼侍中,拜温子知询辅国大将军、金陵尹,治温旧镇。 诸子皆封王。

  二年正月,封东海为广德王,江渎广源王,淮渎长源王,马当上水府宁江王, 采石中水府定江王,金山下水府镇江王。六月,荆南高季兴来附,封季兴秦王。九 月,季兴败楚师于白田,获其将吏三十四人来献。

  三年十一月,金陵尹徐知询来朝,知诰诬其有反状,留之不遣,以为左统军, 斩其客将周廷望。以徐知谔为金陵尹。溥加尊号睿圣文明孝皇帝,大赦境内,改元 大和,以徐知诰为中书令。

  二年,册其子江都王琏为太子。三年,以徐知诰为金陵尹,以其子景通为司徒, 及左仆射王令谋、右仆射宋齐丘皆平章事。四年,封知诰东海王。五年,建都于金 陵。六年闰正月,金陵火,罢建都,废临川王濛为历阳公,知诰遣亲信王宏以兵守 之。拜令谋司徒,宋齐丘司空。知诰召景通还金陵,为镇海军节度副使,以其子景 迁为太保、平章事,与令谋等执政。

  七年九月,溥加尊号曰睿圣文明光孝应天弘道广德皇帝,大赦,改元天祚。知 诰进位太师、天下兵马大元帅,封齐王。二年,景迁病,以次子景遂为门下侍郎、 参政事。三年,知诰建齐国,立宗庙、社稷,置左、右丞相已下,以金陵为西都, 广陵为东都。冬十月,溥遣江夏王璘奉册禅位于齐王。十二月,溥卒于丹阳,年三 十八,谥曰睿。

  升元六年,李昪迁其子孙于海陵,号永宁宫,严兵守之,绝不通人。久而男女 自为匹偶,吴人多哀怜之。显德三年,世宗征淮南,下诏抚安杨氏子孙,而李景闻 之,遣人尽杀其族。周先锋都部署刘重进得其玉砚、马脑碗、翡翠瓶以献,杨氏遂 绝。

  徐温,字敦美,海州朐山人也,少以贩盐为盗,行密起合淝,隶帐下。行密所 与起事刘威、陶雅之徒,号三十六英雄,独温未尝有战功。及行密欲杀硃延寿等, 温用其客严可求谋,教行密阳为目疾,事成,以功迁右衙指挥使,始预谋议。

  及行密病,平生旧将,皆以战守在外,而温居帐下,遂预立渥之功。及弑渥, 又与张颢有隙,使钟章杀之。章许诺,选壮士三十人,椎牛享之,刺血为盟。温犹 疑章不果,夜半使人探其意,阳谓曰:“温有老母,惧事不成,不如且止。”章曰: “言已出口,宁可已乎?”温乃安。明日,钟章杀颢,温因尽杀纪祥等,归弑渥之 罪于颢,以其事入白渥母史氏。史悸而泣曰:“吾兒年幼,祸乱若此,得保百口以 归合淝,公之惠也。”

  隆演立,温遂专政,迁升州刺史,治舟师于金陵。大将李遇怒温用事,出嫚言, 温使柴再用族遇于宣州。行密旧将,人人皆自疑,温因伪下之,恭谨如见行密,诸 将乃安。八年,温迁行军司马、润州刺史、镇海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十年,遣招 讨使李涛攻越,战于临安,裨将曹筠奔于越,涛败被执。温间遣人语筠曰:“吾用 汝为将,汝军有求,吾不能给,是吾过也。”赦筠妻子不诛,厚遇之。秋,越人攻 毘陵,温战于无锡,筠感温前言,临战奔归,遂败越兵。十二年,封温齐国公,兼 两浙招讨使,始就镇润州,以升、润、宣、常、池、黄六州为齐国。温城升州,建 大都督府。十四年,徙治之,以其子知训辅隆演于广陵,而大事温遥决之。知训为 硃瑾所杀,温养子知诰自润州先入,遂得政。

  温虽奸诈多疑,而善用将吏。江西刘信围虔州,久不克,使人说谭全播出降, 遣使报温,温怒曰:“信以十倍之众,攻一城不下,而反用说客降之,何以威敌国?” 笞其使者而遣之,曰:“吾以笞信也。”因命济师,遂破全播。人有诬信逗留阴纵 全播,言信将反者,信闻之,因自献捷至金陵见温,温与信博,信敛骰子厉声祝曰: “刘信欲背吴,愿为恶彩,苟无二心,当成浑花。”温遽止之,一掷,六子皆赤, 温惭,自以卮酒饮信,然终疑之。及唐师伐王衍,温急召信至广陵,以为左统军, 托以内备,遂夺其地。

  温客尤见信者,惟骆知祥、严可求,可求善筹画,知祥长于财利,温尝以军旅 问可求,国用问知祥,吴人谓之“严、骆。”温亦自喜为智诈,尤得吴人之心。初 随行密破赵锽,诸将皆争取金帛,温独据余囷,作粥以食饿者。十六年,温请隆演 即皇帝位,不许,又请即吴王位,乃许,遂建国改元,拜温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 事,封东海郡王。隆演卒,温越次立其弟溥。顺义七年,温又请溥即皇帝位,溥未 许而温病卒,年六十六,追封齐王,谥曰武。李昪僭号,号温为义祖。

  呜呼,盗亦有道,信哉!行密之书,称行密为人,宽仁雅信,能得士心。其将 蔡俦叛于庐州,悉毁行密坟墓,及俦败,而诸将皆请毁其墓以报之。行密叹曰: “俦以此为恶,吾岂复为邪?”尝使从者张洪负剑而侍,洪拔剑击行密,不中,洪 死,复用洪所善陈绍负剑,不疑。又尝骂其将刘信,信忿,奔孙儒,行密戒左右勿 追,曰:“信负我者邪?其醉而去,醒必复来。”明日,果来。行密起于盗贼,其 下皆骁武雄暴,而乐为之用者,以此也。故二世四主垂五十年。及渥已下,政在徐 温。于此之时,天下大乱,中国之祸,篡弑相寻,而徐氏父子,区区诈力,裴回三 主,不敢轻取之,何也?岂其恩威亦有在人者欤!

  据《吴录》、《运历图》、《九国志》,皆云行密以唐景福元年再入扬州,至 晋天福二年,为李昪所篡,实四十六年。而《旧唐书》、《旧五代史》皆云大顺二 年入扬州,至被篡,四十七年。《吴录》徐铉等撰,《运历图》龚颖撰,二人皆江 南故臣,所记宜得实。而唐末丧乱,中朝文字多差失,故今以铉、颖所记为定。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唉!自从唐王朝失去它的政权,天下人乘机而起,刺面剃发的罪犯和盗贼商贩,都身穿皇袍头戴皇冠。

      昊国和南唐国,奸豪们窃取争夺。

      前后蜀国地势险要而富有,束漠国地势险要却贫穷,贫穷却能自强,富有的却先灭亡。

      闽国狭小,剂南局促,楚国则开拓蛮人区域。

      人民不堪掠夺,要数昊越国到达极点。

      把人看作可任意宰割的牲畜,岭南蛮人不幸遇上了刘氏的南漠。

      百年之间,各地并起争雄,山河阻隔,风俗不通。

      俗语说:清风吹起,众多云翳消散;日月出来,火把就会灭掉。

      因此说,真人产生,而天下就会大同。

      作《十国世家》。

      杨行密字化源,庐州合淝人。

      他长得高大>>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