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末帝纪中

  贞明三年春正月戊午,以前淄州刺史高允奇为右羽林统军。癸亥,以前天平军 马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太保硃勍为怀州刺史。癸酉,以右天武军使石钊为密州刺史。 戊寅,以前怀州刺史李建为安州刺史,仍赐名知节。己卯,以宣义军节度副大使、 知节度事、北面行营副招讨等使、特进、检校太傅霍彦威为天平军节度副大使,知 节度事。

  二月甲申,晋王攻我黎阳,刘鄩拒之而退。乙酉,前蔡州刺史董璋权知宣义军 军州事。丁亥,以前右羽林军统军梁继业为左卫上将军。壬辰,以租庸判官、检校 司徒张绍圭为光禄卿,依前充租庸判官。癸巳,以权知平卢军军州事、客省使、知 银台事元湘为检校司空。甲午,以飞龙使娄继英为左武卫大将军。

  三月庚申,以前平戎军使、检校司徒郭绍宾为禧州刺史。辛酉,以前天平军节 度副使裴彦为随州刺史。戊寅,湖州刺史钱传璟、苏州刺史钱传蒨、镇海军节度副 使钱传瓘、温州刺史钱传璲、睦州刺史钱传琇、宝州刺史钱传瞿、明州刺史钱传 球、义州刺史钱传季、峰州刺史钱传珦、峦州刺史钱传琰、镇海军都知兵马使钱 传璛等凡一十一人,并加官勋阶爵,从吴越王钱镠之请也。

  夏四月庚辰,以前行左武卫大将军蔡敬思为右武卫上将军。辛巳,以前安州刺 史刘权知晋州军州事。以前密州刺史张实为颍州刺史,充本州团练使。癸未,以 六军押衙、充左天武军使刘彦圭为澶州刺史。辛卯,以右千牛卫大将军刘璩充契丹 宣谕使。诏诸道兵马元帅开幕除吏,一同天策上将府故事。辛丑,以清海军元从都 押衙、陇州刺史吴锷为检校司空。癸卯,以两浙衙内先锋指挥使、守峰州刺史钱传 珦为泗州刺史。

  六月庚辰,以前东京马步都指挥使兼左天武军使雷景从为汝州刺史,充本州防 御使。辛卯,以租庸判官、光禄大夫、检校司徒、行光禄卿张绍圭为申州刺史。壬 辰,以权知晋州建宁军军州事、前安州刺史刘为建宁军节度观察留后。

  秋七月丁巳,以淄州刺史陈洪为棣州刺史。乙丑,以刑部员外郎封翘为翰林学 士。丙寅,以汝州刺史杨延直为左卫大将军,以前左卫上将军刘重霸为起复云麾将 军、右骁卫上将军。庚午,以六军诸卫副使、起复云麾将军、检校太保张业为淄州 刺史。八月辛巳,以左神武军统军周武为宁州刺史,以左崇安指挥使、前申州刺史 刘仁铎为衍州刺史。戊子,泰宁军节度使张万进赐名守进。九月庚申,以遥领常州 刺史张昌孙遥领寿州刺史,充本州团练使。

  冬十月壬午,以权西面行营都监、左武卫上将军张筠权知商州军州事。戊子, 诏曰:“太子太傅李戬,多因释教,诳惑群情,此后不得出入无恆。”癸巳,以前 崇德军使张思绾为左武卫上将军。己亥,以启圣匡运同德功臣、诸道兵马元帅、淮 南镇海镇东等军节度使、充淮南宣润等四面行营都统、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吴 越王钱镠为天下兵马元帅。壬寅,以尚书左丞吴蔼为工部尚书,充两浙官告使。是 月,晋王自魏州还太原。

  闰十月丁卯,以前商州刺史徐珰为左骁卫上将军,充西都大内皇墙使。十一月 壬午,以中书侍郎、平章事郑珏权判户部事。戊子,以宁州刺史周武为武静军防御 使,守庆州刺史;以河潼军使窦廷琬为宁州刺史。

  十二月,晋王自太原复至魏州。庚申,以左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华温琪为右 龙虎军统军,以右龙虎统军张彦勋为商州刺史,以前西京大内皇墙使李项为右威卫 上将军,以左金吾卫上将军李周彝权兼左街使。壬戌,以守太尉、兼中书令、河南 尹、判六军诸卫事、魏王张宗奭为天下兵马副元帅。丙寅,以西面行营马军都指挥 使、检校太保、郑州刺史、充本州防御使王彦章为检校太傅。丁卯,以西面行营马 步都指挥使、左龙虎军统军贺瑰为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宣义军节度使、 郑滑濮等州观察处置等使。《通鉴》云:时论平庆州功,故贺瑰进秩。己巳,帝幸 洛阳,为来年有事于南郊也。遂幸伊阙,亲拜宣陵。时租庸使赵岩劝帝郊天,且言: “帝王受命,须行此礼,愿陛下力行之。”宰臣敬翔奏曰:“国家自刘鄩失律以来, 府藏殚竭,箕敛百姓,供军不暇,郊祀之礼,颁行赏赉,所谓取虚名而受实弊也。 况晋人压境,车驾未可轻动。”帝不听,遂行。是月,晋人陷杨刘城,帝闻之惧, 遂停郊礼,车驾急归东京。《通鉴》云:道路讹言晋军已入大梁,扼汜水矣。从官 皆忧其家,相顾涕泣,帝惶骇失图,遂罢郊祀。癸酉,诏文武两班,除元随驾人数 外,其余并令御史司宪张衮部署,候车驾离京后一两日,发赴东京。甲戌,以天下 兵马副元帅、太尉、兼中书令、河南尹、魏王张宗奭为西都留守。

  贞明四年春正月,晋人寇郓、濮之境,车驾至自洛阳。庚辰,以蔡州刺史姚勍 权知感化军节度观察留后。乙酉,以前静难军马步军都指挥使黄贵为蔡州刺史。甲 午,以右领军卫上将军齐奉国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

  二月,遣将谢彦章帅众数万迫杨刘城。甲子,晋王来援杨刘城,彦章之军不利 而退。三月壬午,以前右武卫上将军张筠为左卫上将军。癸巳,以镇国军节度押衙、 充本道马步军都指挥使江可复为衍州刺史。壬寅,镇海镇东等军节度行军司马、秦 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马绰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依前镇海、镇东等军 节度行军司马,余如故,从钱镠之请也。

  夏四月丁未,以宣徽院使、右卫上将军赵縠权知青州军州事,以宣徽院副使韦 坚权知本院事。己酉,以银青光禄大夫、行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权判户 部郑珏为金紫光禄大夫、中书侍郎、兼刑部尚书、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判户部、 上柱国,仍进封荥阳郡开国侯,加食邑五百户。以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吏部侍郎、 上柱国、兰陵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萧顷为中书门下平章事,仍进封兰陵县开国伯, 加食邑四百户。庚戌,以前崇德军使、前右武卫大将军杜存为右领军卫上将军。甲 寅,以刑部郎中、充史馆修撰窦专为翰林学士。初,学士窦梦征草钱镠麻,贬蓬莱 尉,帝召专入翰林,遣崇政使李振问宰相云:“专是宰臣萧顷女婿,令中书商量可 否?”中书奏曰:“宰相亲情,不居清显,避嫌之道,虽著旧规,若蒙特恩,亦有 近例,固不妨事。”帝乃可之。己未,灵武节度使韩洙落起复,授开府仪同三司, 依前检校太傅、同平章事。癸亥,以延州忠义军节度使、太原西面招讨应接使、检 校太师、兼中书令、渤海王高万兴兼鄜、延两道都制置使,余如故。时万兴弟鄜州 节度使万金卒,故有是命。己巳,以开府仪同三司、守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赵光逢为司徒致仕,兼加食邑五百户,以光逢累上章请老故也。辛未,诏宰臣敬翔 权判诸道盐铁使务。壬申,以太子宾客赵光允为吏部侍郎。

  五月甲戌,以荆南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司徒高从诲领濠州刺史。乙亥, 以特进、检校太傅、前颍州团练使张实为起复云麾将军,依前颍州团练使。庚辰, 以工部尚书致仕孔拯为国子祭酒。己丑,以太常少卿韦彖为右谏议大夫。

  六月甲辰,以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歙州刺史硃令德为忠武军节度观察留 后。己酉,以权知感化军两使留后、特进、检校太保姚勍为感化军节度观察留后。 庚戌,上以秘书少监王翘为将作监,以其父名秘故也。丙辰,以左监门卫将军康赞 美为商州刺史,以左卫上将军张筠为权知永平军节度观察留后,兼判大安府事。戊 午,以前景州刺史卫审符为右卫大将军。庚申,以河阳节度、充北面行营排阵、两 京马军都军节度等使、光禄大夫、检校太保谢彦章为匡国军节度、陈许蔡等州观察 处置等使,以宣徽院副使韦坚权知河阳军州事。

  秋七月庚辰,以商州刺史康赞美为起复云麾将军,依前商州刺史。辛卯,以前 左骁卫上将军杨诏为右武卫上将军。戊戌,以前匡国军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罗 周敬为检校司空、守殿中监、附马都尉。

  八月丙午,以右广胜军使刘君铎为虢州刺史。戊申,以武宁军节度副使李存权 知宿州事。辛亥,泾原节度使杜建徽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建徽,吴越王钱镠之 将也,遥领泾原节制,至是以其上请加恩,故有是命。乙卯,以蔡州刺史黄贵为绛 州刺史。辛酉,以绛州刺史尹皓为感化军节度观察留后。癸亥,以前永平军节度副 使张正己为房州刺史。乙丑,以宿州团练使赵麓权知河阳节度观察留后,以左骁卫 将军刘去非为郢州刺史。戊辰,以权知永平军节度观察留后、兼判大安府事张筠为 永平军节度观察留后,依前兼判大安府事。是月,晋王率师次杨刘口,遂军于麻家 渡,北面招讨使贺瑰以兵屯濮州北行台村,对垒百余日。晋王以轻骑来觇,许州节 度使谢彦章发伏兵掩击。围之数重,会救军至,晋王仅以身免。

  九月丁丑,静胜军节度、崇裕等州观察处置等使、特进、检校太傅、同平章事 温昭图加检校太尉。甲午,崇政院副使张希逸加金紫光禄大夫,行秘书少监。乙未, 起复云麾将军、检校太保、寿州团练使张昌孙落起复,授光禄大夫、检校太傅。

  冬十月辛丑朔,以前感化军节度观察留后、特进、检校太保姚勍为左龙虎统军, 充西都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以洛苑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守左威卫大将 军董璋为右龙虎统军。己酉,以安南静海节度使、检校司徒曲美为检校太保、同平 章事。庚戌,以商州刺史康赞美为蔡州刺史。十一月壬辰,前怀州刺史硃勍授起复 云麾将军,依前怀州刺史。

  十二月庚子朔,晋王领军迫行台寨,距寨十里结营而止。北面招讨使贺瑰杀许 州节度使谢彦章、濮州刺史孟审澄、别将侯温裕等于军,以谋叛闻,为行营马步都 虞候硃圭构之也。晋王闻之,喜曰:“彼将帅不和,亡无日矣。”丁未,以行营诸 军马步都虞候、光禄大夫、检校太保、曹州刺史硃圭为检校太傅,充匡国军节度观 察留后,依前行营诸军马步都虞候。癸丑,诏曰:“行营诸军马步都虞候、匡国军 节度观察留后硃圭,昨以寇戎未灭,兵革方严,所期朝夕之间,克弭烟尘之患,每 于将帅,别注忧劳。而谢彦章、孟审澄、侯温裕忽构异图,将萌逆节,赖硃圭挺施 贞节,密运沈机,果致枭擒,免资仇敌。特加异殊之命,用旌忠孝之谋,便委雄籓, 俾荷隆渥。可检校太傅,充平卢军节度、淄青登莱等州观察处置、押新罗渤海两番 等使兼行营诸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仍进封沛国郡开国侯。”乙巳,起复云麾将军、 检校太保、陈州刺史、惠王友能,镇国军节度、陕虢等州观察处置等使、起复云麾 将军、检校太保、邵王友诲,并落起复,加检校太傅。以前房州刺史牛知业为右羽 林军统军。癸亥,北面招讨使贺瑰率大军与晋人战于胡柳陂,晋人败绩。是日既晡, 复为晋人所败。初,晋人起军将袭东京,乃下令军中老弱悉归于鄴。是月二十二日, 晋王次临濮,贺瑰、王彦章自行台寨率军蹑之。二十四日,至胡柳陂,晋王领军出 战,瑰军已成列,晋王以骑突之,王彦章一军先败,彦章走濮阳。晋人辎重在阵西, 瑰领军薄之,晋人大奔,自相蹈籍,死者不可胜计,晋大将周德威殁于阵。瑰军乃 登土山,列阵于山之下,晋王领兵复来战,瑰军遂败。翼日,晋人攻濮阳,陷之, 京师戒严。

  贞明五年春正月,晋人城德胜,夹河为栅。二月乙巳,以宣徽院副使韦坚权知 徐州军事。三月己卯,以华州感化军留后尹皓为华州节度使,加检校太保、同平章 事。癸未,制削夺兗州节度使张守进在身官爵,以其叛故也。仍命刘鄩为兗州管内 安抚制置使,领兵以攻之。

  夏四月壬寅,以永平军留后兼判大安府事张筠为永平军节度使、检校太保,行 大安尹。庚戌,以镇海军北面水陆都指挥使、湖州刺史、检校太傅钱传璟遥领宣州 宁国军节度使,加同平章事。是月,贺瑰攻德胜南城,以艨艟战舰横于河,以扼津 济之路。晋人断其艨艟,济军以援南城,瑰等退军。

  五月己巳,山南东道节度使、检校太傅孔勍加同平章事。丁亥,以延州节度使、 鄜延两道都制置、太原西面招讨应接等使、渤海郡王高万兴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 充保大忠义等军节度、鄜延管内观察等使。是月,以行营诸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 郑州防御使王彦章为许州匡国军节度观察留后,依前行营诸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 六月壬戌,以天骥院使李随权知登州军州事。

  秋七月,晋王自魏州还太原。八月乙未朔,滑州节度使贺瑰卒,辍视朝三日, 诏赠侍中。是月,命开封尹王瓚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瓚乃与许州留后王彦章等率大 军自黎阳济,营于杨村,造浮梁以通津路。九月丙寅,制削夺广州节度使、南平王 刘岩在身官爵,以其将谋僭号故也。仍诏天下兵马元帅钱镠指挥攻讨。

  冬十月,晋王复至魏州。是月,刘鄩攻下兗州,擒张守进,夷其族。十一月丁 丑,以兗州安抚制置使、特进、检校太傅、大彭郡开国公刘鄩为兗州节度使、开府 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同平章事,赏平兗之功也。辛卯,王瓚帅师至戚城,遇晋军。 交绥而退。

  十二月戊戌,晋王领军迫河南寨,王瓚率师御之,获晋将石家才。既而瓚军不 利,瓚退保杨村寨,晋人陷濮阳。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贞明三年(917)二月五日,晋军进攻黎阳,刘鄩击退了他们。

      冬十月,晋王从魏州回太原。

      十二月,晋王从太原又到魏州。十五日,末帝驾临洛阳,因为明年将在南郊举行祭祀。于是前往伊阙,亲自拜祭宣陵。当时租庸使赵岩劝末帝在洛阳郊外祭天,并说:“帝王接受天命,必须行祭天大礼,愿陛下尽力做到。”宰臣敬翔上奏说“:国家从刘寻阝战败以来,仓库的积蓄用尽,靠一点点向老百姓征敛,供给军队都不够,郊祀的礼仪,需要金钱颁行赏赐,正是博取虚名而承受实际上的损耗。况且晋人大军压境,御驾不可轻易行动。”末帝不听从,于是前往洛阳。本月,晋人攻陷杨刘城,末帝听到后感到害怕,于是停止南郊祭天的准备,御驾急归东京。

      贞明四年(918)春正月,晋军>>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