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列传五

  韩建,字佐时,许州长社人。父叔丰,世为牙校。初,秦宗权之据蔡州,招合 亡命,建隶为军士,累转至小校。唐中和初,忠武监军杨复光起兵于蔡,宗权遣其 将鹿宴宏赴之,建与里人王建俱隶宴宏军,入援京师。贼平,复光暴卒。时僖宗在 蜀,宴宏率所部赴行在。路出山南,因攻剽郡邑,据有兴元。宴宏自为留后,以建 为蜀郡刺史。唐军容使田令孜密遣人诱建,啖以厚利,建时惧为宴宏所并,乃率所 部归行在,令孜补为神策都校、金吾将军,出为潼关防御使兼华州刺史。河、潼经 大寇之后,户口流散,建披荆棘,辟污莱,劝课农事,树植蔬果,出入闾里,亲问 疾苦,不数年,流亡毕复,军民充实。建比不知书,治郡之暇,日课学习。遣人于 器皿、床榻之上各题其名,建视之既熟,乃渐通文字。俄迁华商节度、潼关守捉等 使,累加检校太尉、平章事。

  乾宁二年,建与凤翔李茂贞、邠州王行瑜举兵赴阙,迫昭宗请以王珙为河中帅, 害大臣于都下。河中王珂召晋军以为援,及晋军渡河,昭宗幸石门。三年四月,昭 宗遣延王、通王率禁兵讨李茂贞,为茂贞所败,车驾幸渭桥。翼日,次富平,将幸 河中,建奉表迎驾,俄自至渭北,恳乞东幸,许之。七月十五日,昭宗至华下,百 官士庶相继而至。建寻加兼中书令,充京畿安抚制置等使,又兼京兆尹、京城把截 使。昭宗久在华州,思还宫掖,每花朝月夕,游宴西溪,与群臣属咏歌诗,歔欷流 涕。建每从容奏曰:“臣为陛下修营大内,结信诸侯,一二年间,必期兴复。”乃 以建兼领修创京城使,建自华督役辇运工作,复治大明宫。

  四年二月,有诣建告睦王已下八王谋杀建,建囚八王于别宅,放散随驾殿后军 二万人,杀捧日都头李筠。自是天子益微,宿卫之士尽矣。八月,建以兵围十六宅, 通王以下十一王并遇害于石堤谷,以谋逆闻。又害太子詹事马道殷、将作监许岩士, 贬宰相硃朴,皆昭宗宠昵者也。建寻兼同州节度使。光化元年,升华州为兴德府, 以建为尹。八月,车驾还京。九月,册拜太傅,进封许国公,并赐铁券。

  天复元年十一月,宦官韩全诲迫天子幸凤翔,建亦预其谋。太祖闻之,自河中 引军而西。前锋至同州,建判官司马鄴以城降,遂移军迫华州,建惧乞降。太祖责 以胁君之罪,建拜伏称从事李巨川之谋也,太祖即诛巨川。《北梦琐言》:韩建曰: “某不识字,凡朝廷章奏、邻封书檄,皆巨川为之。”因斩之。又《新唐书·李巨 川传》云:巨川诣军门纳款,因言当世利害。全忠属官敬翔以文翰事左右,疑巨川 用则全忠待己或衰,乃诡说曰:“巨川诚奇才,顾不利主人,若何!”是日,全忠 杀之。太祖与建素有军中昆弟之契,及见,其怒骤息,寻表建为许州节度使。昭宗 东迁,以建为佑国军节度使、京兆尹。车驾至陕,召太祖与建侍宴,宫妓奏乐,何 皇后举觞以赐太祖,建蹑足,太祖遽起曰:“臣醉不任。”伪若颠仆即去。建私谓 太祖曰:“上与宫人附耳而语,幕下有兵仗声,恐图王尔。”天祐三年,改青州节 度使。及受禅,征为司徒、平章事,充诸道盐铁转运使。开平二年,加侍中,充建 昌宫使。三年,郊祀于洛,以建为大礼使。建为上宰,每谒见,时有直言。太祖为 性刚严,群下将迎不暇,待建稍异,故优容之。九月,册拜太保,罢知政事。《五 代会要》:开平三年十月,诏曰:太保韩建,每月旦、十五日入阁称贺,即令赴朝 参,余时弗入见。示优礼也。四年三月,除匡国军节度使、陈许蔡观察使,仍令中 书不议除替。《五代会要》:乾化元年正月,敕云:许昌雄镇,太保韩建,朕用以 布政,民耕盗止,久居其位,庶可胜残矣。宜令中书门下不计年月,勿议替。乾化 二年六月,朝廷新有内难,人心动摇,部将张厚因作乱,害建于衙署,时年五十八。

  子从训,昭宗在华时授太子侍学,赐名文礼,寻拜屯田员外郎。国初为都官郎 中,赐紫,年未弱冠。时朝廷命从训告国哀于陈、许,至二日军乱,与建并命。乾 化三年,追赠太师。

  李罕之,陈州项城人。父文,世田家。罕之拳勇趫捷,力兼数人。少学为儒, 不成,又落发为僧,以其无赖,所至不容。曾乞食于酸枣县,自旦至晡,无与之者, 乃掷钵于地,毁弃僧衣,亡命为盗。会黄巢起曹、濮,罕之因合徒作剽,渐至魁首。 及贼巢渡江,罕之因以兵将背贼归于唐,高骈录其功,表为光州刺史。岁余,为蔡 贼秦宗权寇迫,不能守,乃弃郡归项城,收合余众,依河阳诸葛爽,爽署为怀州刺 史。光启初,僖宗以爽为东南面招讨,以击宗权,爽乃表罕之为副,令将兵屯宋州。 蔡寇凶焰日炽,兵锋不敌。中和四年,爽表罕之为河南尹、东都留守。是岁,李克 用脱上源之难,敛军西归,路由洛阳,罕之迎谒,供帐馆待甚优,因与克用厚相结 托。时罕之有众三千,以圣善寺为府。光启元年,蔡贼秦宗权遣将孙儒来攻,罕之 对垒数月,以兵少备竭,委城而遁,西保于渑池。蔡贼据京城月余,焚烧宫阙,剽 剥居民。贼既退去,鞠为煨烬,寂无鸡犬之音。罕之复引其众,筑垒于市西。

  明年冬,诸葛爽死,其将刘经推爽子仲方为帅,经惧罕之难制,自引兵镇洛阳。 罕之部曲有李瑭、郭璆者,情不相叶,欲相图害,罕之怒,诛璆,军情由是不睦。 刘经因其有间,掩击罕之于渑池。军乱,保乾壕。经急攻之,为罕之所败,罕之乘 胜追至洛阳。时经保敬爱寺,罕之保苑中飞龙厩。罕之激励其众攻敬爱寺,数日, 因风纵火,尽燔之,经众奔窜,追斩殆尽。罕之进逼河阳,营于巩县,陈舟于汜水, 将渡,诸葛仲方遣将张言率师拒于河上。时仲方年幼,政在刘经,诸将心多不附。 张言密与罕之修好;经知其谋,言惧,引众渡河归罕之,因合势攻河阳,为经所败, 罕之与言退保怀州。冬,蔡将孙儒陷河阳。仲方泛轻舟来奔,孙儒遂自称节度使。 俄而蔡贼为我军所败,孙儒弃河阳归蔡。罕之与言收合其众,求援于太原,李克用 遣泽州刺史安金俊率骑助之,遂收河阳。克用表罕之为节度、同平章事;又表言为 河南尹、东都留守。罕之既与言患难交契,刻臂为盟,永同休戚,如张耳、陈余之 义也。罕之虽有胆决,雄猜翻覆,而抚民御众无方略,率多苛暴,性复贪冒,不得 士心。既得河阳,出兵攻晋、绛。时大乱之后,野无耕稼,罕之部下以俘剽为资, 啖人作食。绛州刺史王友遇以城降,罕之乃进攻晋州,河中王重盈遣使求援于太祖。 时张言治军有法,善积聚,勤于播植,军储不乏。言输粟于罕之,以给其军,罕之 求索无限,言颇苦之,力不能应,罕之则录河南府吏笞责之。东诸侯修贡行在,多 为罕之邀留,王重盈苦其侵削,密结张言请图之。文德元年春,会罕之尽出其众攻 平阳,言夜出师掩击河阳,罕之无备,单步仅免,举族为言所俘。罕之奔于太原, 李克用表为泽州刺史,仍领河阳节度使。三月,克用遣其将李存孝率师三万助之, 来攻怀、孟。城中食尽,备豫皆竭,张言遣其孥入质,且求救于太祖;太祖遣葛从 周、牛存节赴之,逆战于流河店。会晋将安休休以一军奔于蔡,存孝引军而退,罕 之保于泽州。自是罕之日以兵寇钞怀、孟、晋、绛,数百里内,郡邑无长吏,闾里 无居民。河内百姓,相结屯寨,或出樵汲,即为俘馘。虽奇峰绝磴,梯危架险,亦 为罕之部众攻取。先是,蒲、绛之间有山曰摩云,邑人立栅于上,以避寇乱;罕之 以百余人攻下之,军中因号罕之为李摩云。自是数州之民,屠啖殆尽,荆棘蔽野, 烟火断绝,凡十余年。

  乾宁二年,李克用出师以拒邠、凤,营于渭北,天子以克用为邠州行营四面都 统,克用乃表罕之为副。及诛王行瑜,罕之以功授检校太尉,食邑千户。罕之自以 功多,私谓晋将盖寓曰:“余自河阳失守,来依巨廕,岁月滋久,功效未施。比年 以来,倦于师旅,所谓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望吾王仁愍,太傅哀怜,与一小镇, 休兵养疾,一二年间即归老菟裘,幸也。”寓为言之,克用不对。每籓镇缺帅,议 所不及,罕之私心郁郁,盖寓惧其他图,亟为论之。克用曰:“吾于罕之,岂惜一 镇;吾有罕之,亦如董卓之有吕布,雄则雄矣,鹰鸟之性,饱则飏去,实惧翻覆毒 余也。”

  光化元年十二月,晋之潞帅薛志勤卒,罕之乘其丧,自泽州率众径入潞州,自 称留后,以状闻于克用曰:“闻志勤之丧,新帅未至,虑为他盗所窥,不俟命,已 屯于潞矣。”克用怒,遣李昭嗣讨之,罕之执其守将马溉、伊铎、何万友,沁州刺 史傅瑶等,遣其子颢拘送于太祖以求援焉。《新唐书》:全忠表罕之昭义军节度使。 会罕之暴病,不能视事。明年六月,病笃,太祖令丁会代之,移罕之为河阳节度使; 行至怀州,卒于传舍,时年五十八。其子颢以舟载柩,归葬河阴县。开平二年春, 诏赠中书令。

  冯行袭,字正臣,武当人也。历职为本郡都校。中和中,僖宗在蜀,有贼首孙 喜者,聚徒数千人欲入武当,刺史吕煜惶骇无策略。行袭伏勇士于江南,乘小舟逆 喜,谓喜曰:“郡人得良牧,众心归矣,但缘兵多,民惧掳掠。若驻军江北,领肘 腋以赴之,使某前导,以安慰士民,可立定也。”喜然之。既渡江,军吏迎谒,伏 甲奋起,行袭击喜仆地,仗剑斩之,其党尽殪,贼众在江北者悉奔溃。山南节度使 刘巨容以功上言,寻授均州刺史。州西有长山,当襄、汉、蜀路,群贼屯据,以邀 劫贡奉,行袭又破之。洋州节度使葛佐奏辟为行军司马,请将兵镇谷口,通秦、蜀 道,由是益知名。李茂贞遣养子继臻窃据金州,行袭攻下之,因授金州防御使。时 兴元杨守亮将袭京师,道出金、商,行袭逆击,大破之。诏升金州为节镇,以戎昭 军为额,即以行袭为节度使。

  及太祖义旗西征,行袭遣副使鲁崇矩禀受制令。会唐昭宗幸凤翔,太祖帅师奉 迎,久之未出。中尉韩全诲遣中官郄文晏等二十余人分命矫诏,欲征江、淮兵屯于 金州,以胁太祖之军,行袭定策尽杀之,收其诏敕送于太祖。天祐元年,兼领洋州 节度使。太祖之伐荆、襄,行袭令其子勖以舟师会于均、房,预收复功,迁匡国军 节度使。到任,诛大吏张澄,暴其罪,州人莫不惴慑。在许三年,上供外,别进助 军羡粮二十万石。及太祖郊禋,行袭请入觐,贡献巨万,恩礼殊厚。寻诏翰林学士 杜晓撰德政碑以赐之,累官至兼中书令,册拜司空。开平中卒,辍朝一日,赠太傅, 谥曰忠敬。

  行袭性严烈,为政深刻,然所至有天幸,境内尝大蝗,寻有群鸟啄食,不为害; 民或艰食,必有稆谷,出于垅亩。虽威福在己,而恆竭力以奉于王室,故能保其功 名。行袭魁岸雄壮,面有青志,当时目为“冯青面”。

  长子勖,历蕲、沁二州刺史。次子德晏,仕至金吾将军。

  孙德昭,盐州五原县人,世为州校。父惟晸,有功于唐朝,遥领荆南节度,分 判右神策军事。德昭藉父廕,累职为右神策军都指挥使。光化三年,唐昭宗为阉宦 所废,矫立德王,时中外以权在禁闼,莫能致讨,近籓朋附,章表继有至者。丞相 崔允,外与太祖申结辅佐之好,内遣心腹密讲忠义。有以事喻德昭者,《通鉴》: 德昭常惋不平,崔允闻之,遣判官石戬与之游。德昭每酒酣必泣,戬知其诚,乃密 以允意说之。德昭感慨,乃与本军孙承诲、董从实三人,奋发应命,誓图返正,崔 又割衣手笔以通其志。

  天复元年正月一日未旦,逆竖左军容刘季述早入,德昭伏甲要路以俟,追其前 驱,邀而斩之,孙承诲等分捕左军容王仲先党伍。唐昭宗方幽辱东内,闻外喧,大 恐。德昭驰至,扣阁曰:“逆贼刘季述伏诛矣,请上皇开钥复皇帝位。”皇后何氏 呼曰:“汝可进逆人首,门乃可开。”俄而承诲、从实俱以馘献,昭宗悲而嘉之。 于是丞相崔允奉迎御丹凤楼,率百辟待罪,泣且奏曰:“臣居大位,不能讨奸,赖 东平王全忠首奋忠贞,诛杀邸吏,遂致德昭等擒戮妖逆,再清禁闱。”即日议功, 以德昭为检校太保、静海军节度使,承诲邕州节度使,从实容州节度使,并同平章 事,锡姓李,赐号扶倾济难忠烈功臣,图形凌烟阁,俱留京师。锡赉宴赏之厚,恩 宠权幸之势,近代罕比。

  其年十一月,阉宦韩全诲纵火胁昭宗西幸凤翔,承诲、从实并变节,为中官所 诱,始欲驱拥百僚,将图出令。而德昭独按兵,与太祖亲吏娄敬思叶力卫丞相及文 武百官,与长安吏民保于街东,免为所劫。太祖遣从事相继劳问,遗以龙凤剑、斗 鸡纱,委令制辑。于是百官次华州,连状请太祖迎奉。及大旆入关,德昭以军礼上 谒,立道左,太祖命左右扶骑控至长安,赐与甚厚,署权知同州节度留后。将赴任, 复徇民请,留充两街制置使,赐钱百万。德昭以本部兵八千人献于太祖,由是愈见 赏重,又赐甲第一区,俾先还洛阳。及昭宗东迁,奏授左威卫上将军,以疾免,归 于别墅。太祖受禅,以左领卫上将军征赴阙。开平四年,拜左金吾大将军,充街使。 末帝即位,俾将命于两浙,对见失仪,不果行。寻改授右武卫上将军,俄复左金吾 大将军。卒于官,诏赠太傅,辍视朝一日。

  天复初,德昭与孙承诲、董从实以返正功,时人呼为“三使相”,恩泽俱冠世。 及承诲至凤翔,易名继诲,从实改名彦弼,皆为李茂贞所养。后阉官之败,俱戮于 京师。惟德昭克全终始,有所称云。

  赵克裕,河阳人也。祖、父皆为军吏。克裕少为牙将,好读书,谨仪范,牧伯 皆奇待之。累居右职,擢为虎牢关使。光启中,蔡寇陷河阳,克裕率所部归于太祖, 隶于宣义军。太祖东征徐、郓,克裕屡受指顾,无不如意。数年之内,继领亳、郑 二州刺史。时关东籓镇方为蔡寇所毒,黎元流散,不能相保,克裕妙有农战之备, 复善于绥怀,民赖而获安者众。太祖表为河阳节度使、检校右仆射,寻移理许田, 入为金吾卫大将军、检校司空。及太祖为元帅,以克裕为元帅府左都押衙,复统六 军,兗州平,命权知泰宁军留后。数月,暴疾而卒。开平初,追赠太保。

  张慎思,清河人。自黄巢军来归,累授军职,历诸军都指挥使。从平巢、蔡、 兗、郓,皆著功,表授检校工部尚书,兼宋州长史。光化中,加检校右仆射,权知 亳州。天复三年,昭宗还长安,以从太祖迎驾功,赐号迎銮毅勇功臣,寻除汝州防 御使。天祐元年,授左龙武统军。其冬,除许州匡国军节度使。明年十一月,权知 徐州武宁军两使留后。太祖受禅,入为左金吾大将军。开平二年,除宋州刺史,未 几,复拜左金吾大将军。三年冬,除蔡州刺史,以贪货大失民情,诏追赴阙。未几, 扈从北征还,以疾卧洛阳之私第。驭家不肃,为其子所弑。

  史臣曰:韩建遇唐朝之衰运,据潼关之要地,不能籓屏王室,翻务斫丧宗枝, 虽有阜俗之能,何补不臣之咎。罕之负骁雄之气,蓄向背之谋,武皇比之吕布,斯 知人矣。行袭励纳忠之节,德昭立反正之功,俱善其终,固其宜矣。克裕而下,无 讥可也。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韩建,字佐时,许州长社人。父亲韩叔丰,一生任牙校。当初,秦宗权盘踞蔡州时,招聚亡命之人,韩建在其中做军士,接连升至小校。唐朝中和初年,忠武监军杨复光在蔡州起兵,秦宗权派他的将领鹿宴弘前往征讨,韩建与同乡王建都在鹿宴弘军中,入关援助京师。贼寇被平定,杨复光暴死。当时唐僖宗在蜀地,鹿宴弘率领部下前往蜀地行宫,路过南山顺便攻打剽掠郡邑,占据兴元府,鹿宴弘自任留后,以韩建为蜀郡刺史。唐朝军容使田令孜秘密派人引诱韩建,许以厚利,韩建当时害怕被鹿宴弘吞并,于是率领部下投奔蜀地归顺皇帝,田令孜补任他为神策都校、金吾将军,出任潼关防御使兼华州刺史。黄河、潼关一带在经受大寇之后,民户流离散失,韩建披荆斩棘,辟除污泽草莱,鼓励农民种田,栽种蔬菜果>>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