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十一

  庞师古,曹州南华人,初名从。以中涓从太祖,性端愿,未尝离左右。及太祖 镇汴,树置戎伍,始得马五百匹,即以师古为偏将,援陈破蔡,累有战功。及硃珍 以罪诛,遂用师古为都指挥使。乃渡淮,饷军于庐寿,攻滁州,破天长,下高邮, 沿淮转战,所至克捷。寻代硃友裕领军,攻下徐州,斩时溥首以献。遂移军伐兗州, 入中都,寨于梁山,败于硃瑄之众,袭至垒下;又破硃瑾于清河。从讨汶阳,与硃 瑄、硃瑾及晋将史俨兒战于故乐亭,大捷而回。乾宁四年正月,复统诸军伐郓,拔 之,擒其帅硃瑄以献,始表为天平军节度留后,寻授徐州节度使,官至检校司徒。 乾宁四年八月,与葛从周分统大军,渡淮以伐杨行密。十一月,师古寨于清口,寨 地卑下,《玉堂闲话》云:庞从会军五万于清口,所屯之地,盖兵书谓之绝地,人 不驾肩,行一舍方至夷坦之处。或请迁移,弗听。俄有告淮人决上流者,曰:“水 至矣。”师古怒其惑众,斩之。《九国志·侯赞传》:时兵起仓卒,加以阴寒,士 皆饮冰餐雪而行。甫及梁营,则竖戈植足,斗志未决。硃瑾与瓚率五十骑潜济淮, 入自垒北,舞槊而驰,嚣声雷沸,梁兵皆殒眩不能举,遂斩庞从,大将继之,死者 大半。须臾,我军在淖中,莫能战,而吴人袭焉,故及于败,师古没于阵。

  霍存,洺州曲周县人。性骁勇,善骑射,在黄巢中已为将领。唐中和四年,太 祖大破巢军于王满渡,时存与葛从周、张归霸皆自巢军来降,太祖宥而纳之。其后 破王夏寨,击殷铁林,并在战中。寻佐硃珍取滑台,攻淄州,取博昌,皆预战立功。 时蔡贼张晊在汴北,存以三千人夕犯其营,破之。用本部骑兵败秦贤军,杀五千人, 连破四寨,尽得其辎重。从讨卢瑭、张晊,殪万余人,存功居多。我军之围濮州也, 有贼升眺楼大诟。太祖怒甚,召存射之,矢一发而尸陨其下,赏赉甚厚。复佐硃珍 擒石璠,破魏师,败徐戎。又佐庞师古至吕梁,败时溥二千余众,以是累迁官。初, 王师渡淮乏食,不甚利,惟存军战有功,淮贼乃引退。太祖之讨宿州也,葛从周以 水坏其垣,丁会以师乘其墉,存战垒外,败其军,宿人乃降。明年,佐郴王友裕击 时溥于砀山,破之,获蕃将石君和等五十人。《欧阳史》云:存代李唐宾攻时溥, 溥败砀山,存获其将石君和等五十人。梁攻宿州,葛从周引水浸之,丁会与存战城 下,遂下之。是岁,复与晋军战于马牢川,始入为前锋,出则后拒,晋不敢逼,乃 渡河袭淇门,杀三千余人。曹州刺史郭绍宾之来归也,存以师援之,遂代其任。始, 硃友裕以大军伐郓,临其壁,既而师陷围中,以急来告,存领二百骑驰赴击退之。 太祖喜,拔为诸军都指挥使。景福二年春,太祖亲至曹州,留骑军数千,令存将之, 且曰:“有急则倍道兼行以赴之。”俄闻硃瑾领兵二万入援彭门,存乃领骑军驰赴 之,与徐、兗之众合战于石佛山下,大败之,存亦中流矢而卒,时人称其忠勇。

  初,硃珍、李唐宾之殁,庞师古代珍,存代唐宾,战伐功绩,多与师古同。始 遥领韶州牧,又改贺州,后用为权知曹州刺史,官至检校右仆射。及太祖登极,屡 有征讨,因起猛士之叹。一日,幸讲武台阅兵,谓诸将曰:“霍存在,朕安有此劳 苦耶!诸君其思之。”他日语又如是,累赠官至太保。

  子彦威,后唐明宗朝为青州节度使。

  符道昭,淮西人。性强敏,有武略,秦宗权用为心膂,使监督诸军,后为骑将。 尤能布阵,勇闻于时。然刚而无操,善迎人意,一见若尽肺腑,必爱其才,而道昭 之心腹飏矣。秦宗权之将败也,有薛潜者,支擘队伍,道昭谓所私曰:“蔡弱矣。” 乃归潜。潜欲败,复奔洋州依葛佐。佐攻兴元军不利,复奔于岐。宋文通爱之,养 为己子,名继远,遂易其宗。及得军职,悉超侪伍。后为巴州刺史,又奏为陇州防 御使兼中军都指挥使。太祖迎奉昭宗,驻军于岐下,道昭频领骑士敢斗战,屡为王 师所败,遂来降。太祖素闻其名,待之甚厚。昭宗反正,奏授秦州节度使、同平章 事,遣兵援送,不克而还。先是,李周彝弃鄜州自投归国,署为元帅府行军左司马, 宠冠霸府。及道昭至,以为右司马,使与周彝同领寇彦卿、南大丰、阎宝已下大军 伐沧州。及太祖幸魏州,讨牙军,中军前有魏博将山河营指挥使左行迁,闻府中有 变,引军还屯历亭,自称留后,从乱者数万人。道昭佐周彝与彦卿已下大破之,杀 四万余人,擒左行迁,斩之。有史仁遇亦聚徒数万据高唐,又破之,擒仁遇以献。 乘胜取澶、博二州,平之,复杀万余人。道昭性勇果,多率先犯阵,屡有摧失,而 周彝、彦卿犄角继进,连以捷告;护兵者上功不实,皆以道昭为首。太祖阴知之, 俱不议赏。及沧州之围也,不用骑士,令道昭牧马于唐阳。太祖受禅后,委兵柄, 与康怀英等攻潞州,以“蚰蜓堑”缭之,飞鸟不度。既逾岁,晋人援至,王师大败, 道昭为晋军所杀。

  徐怀玉,本名琮,亳州焦夷县人。少以雄杰自任,随太祖起军。唐中和末,从 至大梁。光启初,蔡寇屯金堤驿,怀玉将轻骑连破之,由是累迁亲从副将,改左长 剑都虞候。又从破蔡贼于板桥,收秦宗权八寨,奏加检校右散骑常侍。文德初,同 诸军解河阳之围,复从破徐、宿。乾宁中,奏加检校刑部尚书,太祖赐名怀玉。破 硃瑾于金乡南,擒宗江以献,表授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右仆射。乾宁四年,庞师古 失利于清口,怀玉独完军以退。光化初,转滑州右都押牙兼右步军指挥使,俄奏授 沂州刺史。顷之,王师范以青州叛,屡出兵侵轶,怀玉击退之。天复四年,转齐州 防御使,加检校司空,从大军迎驾于岐下。归署华州观察留后。一年,复领所部兵 戍雍州,寻召赴河中,补晋、绛、同、华五州马步都指挥使。天祐三年,授左羽林 统军,转右龙虎统军,领六军之士赴泽州。寻为晋军所攻,昼夜冲击,穴地而入, 怀玉率亲兵逆杀于隧中,晋军遂退。开平元年,授曹州刺史,加检校司徒。明年, 除晋州刺史。其秋,晋军大至,已乘其墉,怀玉选亲兵五十余人,拥杀下城。晋军 既退,出家财以赏战士。岁中,晋军又至,怀玉领兵败之于洪洞。三年,制授鄜坊 节度使、特进、检校太保,练兵缮壁,人颇安之,加检校太傅。乾化二年,庶人友 珪既篡立,河中硃友谦拒命,遣兵袭鄜州,怀玉无备,寻为河中所掳,囚于公馆。 及友珪遣康怀英率师围河中,友谦虑怀玉有变,遂害之。怀玉才气刚勇,临阵未尝 折退,平生金疮被体,有战将之名焉。

  郭言,太原人也。家于南阳新野,少以力穑养亲,乡里称之。唐广明中,黄巢 拥众西犯秦、雍,言为巢党所执。后从太祖赴汴,初为骑军,继有战功,后擢为裨 校。言性刚直,有权略,勤于戎事,或以家财分给将士之贫者,由是颇得士心。屡 将兵与蔡寇战于浚郊,每以少击众,出必胜归。太祖嘉其勇果,谓宾佐曰:“言乃 吾之虎侯也。”时宗权支党数十万,太祖兵不过数十旅,每恨其寡,与之不敌。一 日,命言董数千人,越河、洛,趋陕、虢,招召丁壮,以实部伍。言夏往冬旋,得 锐士万余,遂迁步军都将。自是随太祖掩袭察寇,斩获掠夺,不可胜纪。宗权以兹 败北,太祖尽收其地。因命言将兵导达贡奉,以安邮传,自汴、郑迄于潼关,去奸 恤弱,甚得其所。光启中,唐天子以太祖兵威日振,命兼扬州节度使。太祖遣幕吏 李璠领兵赴维扬以制置为名,时言为李璠前锋,深入淮甸,破盱眙而还。梁祖东伐 徐、郓,言将偏师,略地千里;频逢寇敌,言出奇决战,所向皆捷,大挫东人之锐。 太祖录其绩,以“排阵斩斫”之号委之,寻表为宿州刺史、检校右仆射。于时徐、 宿兵锋日夕相接,控扼侦逻,以言为首。景福初,时溥大举来攻宿州,言勇于野战, 喜逢大敌,自引锐兵击溥,杀伤甚众,徐戎乃退。言为流矢所中,一夕而卒。

  李唐宾,陕州陕县人也。中和四年二月,尚让之寇繁台也,唐宾与李谠、霍存 并为巢将,与太祖之军战于尉氏门外。三月,太祖破瓦子寨,唐宾与王虔裕来降。 时黄巢壁于陈郊,乃命唐宾摩其西闉焚焉。王满之师,王夏之阵,唐宾悉在战中。 后与硃珍趣淄州,所向摧敌。及取滑平蔡,前后破郓、淮、徐之众,功与硃珍略等, 而骁勇绝伦,善用矛,未尝不率先陷阵。其善于治军行师之道,亦与珍齐名。珍之 擒石璠也,唐宾亦沿淮与郭言犄角下盱眙,其后渡河破黎阳、李固等镇,攻澶州, 下内黄,败魏师,未尝不与珍同。暨攻蔡之役,珍自西南破其外垣,唐宾亦堙壕坎 墉,摧其东北隅。及伐徐取丰,时溥军于吴康,珍亟遇之,未能却,唐宾引本军击 败之,珍遂大胜。每兴师必与珍偕用,故往无不利,然而刚中用壮,遂为珍所害, 以谋叛闻。太祖闻之,痛惜累日。及诛硃珍后,令其妻孥至军收葬,而加吊祭焉。

  王虔裕,琅琊临沂人也,家于楚丘。少有胆勇,多力善射,以弋猎为事。唐乾 符中,诸葛爽聚徒于青、棣间,攻剽郡县,虔裕依其众。及爽归顺,乃以虔裕及其 众隶于宣武军。太祖镇汴,四郊多事,始议选将征讨,首以虔裕绾骑兵,恆为前锋。 及太祖击巢、蔡于陈州,虔裕连拔数寨,擒获万计。巢孽既遁,虔裕蹑其迹,追至 万胜戍,贼众饥乏,短兵才接而溃。太祖以其劳,表授义州刺史。蔡人日纵侵掠, 陈、郑、许、亳之郊频年大战,虔裕掩袭攻拒,凡百余阵,剿戮生擒,不知纪极。 秦宗贤寇汴南鄙,太祖令虔裕逆击于尉氏,不利而还。太祖怒,命削职,拘于别部。 逾年,邢州孟迁请降。未几,晋人伐邢,孟迁遣使来乞师,太祖先遣虔裕选勇士百 余人径往赴之,伺夜突入邢州。明日,循堞树立旗帜,晋人不测,乃退。数月,复 来围邢,时太祖大军方讨兗、郓,未及救授。邢人困而携贰,迁乃絷虔裕送于太原, 寻为所害。

  刘康乂,寿州安丰县人也。以农桑为业,唐乾符中,关东群盗并起,江、淮间 偏罹其苦,因为巢党所掠。康乂沉默有膂力,善用矛槊,然不乐为暴。中和三年, 从太祖赴镇,委以心腹,康乂枕戈擐甲,夷险无惮。其后累典亲军,袭巢破蔡,斩 获尤多,累以战功迁元从都将。从太祖连年攻讨徐、兗、郓,所向多捷,尤善于营 垒,充诸军壕寨使。及太祖尽下三镇,议其功,奏加检校右仆射,兼领军卫,寻迁 密州刺史,政甚简静。时王师范叛据青州,乞师于淮夷,淮人遂攻密州。密兵素少, 执锐者不满千夫,而淮贼逾万,康乂率老弱守陴,自别领少壮,日与接战于密之四 郊,俘擒千计。贼知密州虚弱,援兵未至,昼夜急攻,遂陷,康乂出为贼所害。

  王彦章,字贤明,郓州寿张县人也。祖秀,父庆宗,俱不仕。以彦章贵,秀赠 左散骑常侍,庆宗赠右武卫将军。彦章少从军,隶太祖帐下,以骁勇闻。稍迁军职, 累典禁兵。从太祖征讨,所至有功,常持铁枪冲坚陷阵。开平二年十月,自开封府 押牙、左亲从指挥使授左龙骧军使。三年,转左监门卫上将军,依前左龙骧军使。 乾化元年,改行营左先锋马军使,加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依前左监门卫上将 军。二年,庶人友珪篡位,加检校司徒。三年正月,授濮州刺史、本州马步军都指 挥使,依前左先锋马军使。未几,改先锋步军都指挥使。四年,为澶州刺史,进封 开国伯。五年三月,朝廷议割魏州为两镇,虑魏人不从,遣彦章率精骑五百屯鄴城, 驻于金波亭,以备非常。是月二十九日夜,魏军作乱,首攻彦章于馆舍,彦章南奔。 七月,晋人攻陷澶州,彦章举家陷没。《通鉴》云:晋人夜袭澶州,陷之。刺史王 彦章在刘鄩营,晋人获其妻子。晋王迁其家于晋阳,待之甚厚,遣细人间行诱之, 彦章即斩其使以绝之。后数年,其家被害。九月,授汝州防御使、检校太保,依前 行营先锋步军都指挥使。贞明二年四月,改郑州防御使。三年十二月,授西面行营 马军都指挥使,加检校太傅,依前郑州防御使。顷之,授行营诸军左厢马军都指挥 使。五年五月,迁许州两使留后,军职如故。六年正月,正授许州匡国军节度使, 充散指挥都头都军使,进封开国侯。未几,授北面行营副招讨使。七年正月,移领 滑州。

  三年四月晦,晋师陷郓州,中外大恐。五月,以彦章代戴思远为北面招讨使。 拜命之日,促装以赴滑台,遂自杨村寨浮河而下,水陆俱进,断晋人德胜之浮梁, 攻南城,拔之。晋人遂弃北城,并军保杨刘。彦章以舟师沿流而下,晋人尽彻北城, 拆屋木编筏,置步军于其上,与彦章各行一岸。每遇转滩水汇,即中流交斗,流矢 雨集,或舟筏覆没,比及杨刘,凡百余战。彦章急攻杨刘,昼夜不息,晋人极力固 守,垂陷者数四。六月,晋王亲援其城,彦章之军,重壕复垒,晋人不能入。晋王 乃于博州东岸筑垒,以应郓州。彦章闻之,驰军而至,急攻其栅,自旦及午,其城 将拔,会晋王以大军来援,彦章及退。七月,晋王至杨刘,彦章军不利,遂罢彦章 兵权,诏令归阙,以段凝为招讨使。

  先是,赵、张二族挠乱朝政。彦章深恶之,性复刚直,不能缄忍。及授招讨之 命,因谓所亲曰:“待我立功之后,回军之日,当尽诛奸臣,以谢天下。”赵、张 闻之,私相谓曰:“我辈宁死于沙陀之手,不当为彦章所杀。”因协力以倾之。时 段凝以贿赂交结,自求兵柄,素与彦章不协,潜害其功,阴行逗挠,遂至王师不利, 竟退彦章而用段凝。未及十旬,国以之亡矣。

  是岁秋九月,朝廷闻晋人将自兗州路出师,末帝急遣彦章领保銮骑士数千于东 路守捉。且以郓州为敌人所据,因图进取,令张汉杰为监军。一日,彦章渡汶,以 略郓境,至递坊镇,为晋人所袭,彦章退保中都。十月四日,晋王以大军至,彦章 以众拒战,兵败,为晋将夏鲁奇所擒。鲁奇尝事太祖,与彦章素善,及彦章败,识 其语音,曰:“此王铁枪也。”挥槊刺之,彦章重伤,马踣,遂就擒。晋王见彦章, 谓之曰:“尔常以孺子待我,今日服未?”又问:“我素闻尔善将,何不保守兗州? 此邑素无城垒,何以自固?”彦章对曰:“大事已去,非臣智力所及。”晋王恻然, 亲赐药以封其创。晋王素闻其勇悍,欲全活之,令中使慰抚,以诱其意。彦章曰: “比是匹夫,本朝擢居方面,与皇帝十五年抗衡;今日兵败力穷,死有常分,皇帝 纵垂矜宥,何面目见人!岂有为臣为将,朝事梁而暮事晋乎!得死,幸矣!”晋王 又谓李嗣源曰:“尔宜亲往谕之,庶可全活。”时彦章以重伤不能兴,嗣源至卧内 以见之,谓嗣源曰:“汝非邈佶烈乎?”邈佶烈,盖嗣源小字也。彦章素轻嗣源, 故以小字呼之。既而晋王命肩舆随军至任城,彦章以所伤痛楚,坚乞迟留,遂遇害, 时年六十一。

  彦章性忠勇,有膂力,临阵对敌,奋不顾身。尝谓人曰:“李亚子斗鸡小兒, 何足畏!”初,晋王闻彦章授招讨使,自魏州急赴河上,以备冲突,至则德胜南城 已为所拔。晋王尝曰:“此人可畏,当避其锋。”一日,晋王领兵迫潘张寨,大军 隔河,未能赴援,彦章援枪登船,叱舟人解缆,招讨使贺瑰止之,不可。晋王闻彦 章至,抽军而退,其骁勇如此。及晋高祖迁都夷门,嘉彦章之忠款,诏赠太师,搜 访子孙录用。《五代史补》:王彦章之应募也,同时有数百人,而彦章营求为长。 众皆怒曰:“彦章何人,一旦自草野中出,便欲居我辈之上,是不自量之甚也!” 彦章闻之,乃对主将指数百人曰:“我天与壮气,自度汝等不及,故求作长耳。汝 等咄咄,得非胜负将分之际耶!且大凡健兒开口便言死,死则未暇,且共汝辈赤脚 入棘针地走三五遭,汝等能乎?”众初以为戏,既而彦章果然,众皆失色,无敢效 之者。太祖闻之,以为神人,遽擢用之。

  贺德伦,其先河西部落人也。父怀庆,隶滑州军为小校。德伦少为滑之牙将。 太祖领四镇,德伦以本军从,继立军功,累历刺史留后,迁平卢军节度使。及魏博 杨师厚卒,朝廷以德伦代其任。贞明元年三月二十九日夜,魏军作乱,执德伦,囚 于别馆,尽杀其部众,为乱首张彦所迫,遣使归款于太原。晋王自黄泽岭东下,至 临清,德伦遣从事司空颋密启晋王,诉以张彦凌辱之事。晋王至永济,斩彦等八人, 然后入于魏,德伦即以符印上晋王。《通鉴》:晋王既入,德伦上印节,请王兼领 天雄军。王固辞,曰:“比闻汴寇侵逼贵道,故亲董师徒,远来相救,又闻城中新 罹涂炭,故暂入存抚。明公不垂鉴信,乃以印节见推,诚非素怀。”德伦再拜曰: “今寇敌密迩,军城新有大变,人心未安,德伦心腹纪纲为张彦所杀殆尽,形孤势 弱,安能抚军!一旦生事,恐负大恩。”王乃受之。寻授云州节度使,行次河东, 监军张承业留之不遣。顷之,王檀以急兵袭太原,德伦部下多奔逸,承业惧其为变, 遂诛德伦,并其部曲尽杀之。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庞师古,曹州南华人,初名叫从,以中涓官身份追随太祖,性情诚挚愚忠,未曾离开太祖左右。到太祖镇守汴州时,建立武装,才得战马五百匹,即以庞师古为偏将,援助陈州,攻破蔡州,屡有战功。到朱珍因罪而被诛杀,便任庞师古为都指挥使。于是渡过淮河,到庐寿饷军,攻滁州,破天长,下高邮,沿淮河转战,所到之处都能获捷。旋即取代朱友裕统帅军队,攻下徐州,砍下时溥首级献上。接着转移军队攻打兖州,攻入中都,结营梁山,打败朱王宣的部队,袭至城下,又在清河打败朱瑾。跟从太祖攻伐汶阳,与朱王宣、朱瑾及晋军将领史俨儿在故乐亭交战,大胜而回。乾宁四年(897)正月,又领各军攻伐郓州,占领了郓州城,活捉了郓军首领朱王宣献上,始得上表推荐任天平军节度留后,旋即任徐州节度使>>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