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宗纪二

  天祐九年春正月庚辰朔,周德威等自飞狐东下。丙戌,会镇、定之师进营祁沟。 庚子,次涿州,刺史刘知温以城归顺。德威进迫幽州,守光出兵拒战,燕将王行方 等以部下四百人来奔。

  二月庚戌朔,梁祖大举河南之众以援守光,以陕州节度使杨师厚为招讨使,河 南李周彝为副;青州贺德伦为应接使,郓州袁象先为副。甲子,梁祖自洛阳趋魏州, 遣杨师厚、李周彝攻镇州之枣强,命贺德伦攻蓚县。

  三月壬午,梁祖自督军攻枣强。甲申,城陷,屠之。时李存审与史建瑭以三千 骑屯赵州,相与谋曰:“梁军若不攻蓚城,必西攻深、冀。吾王方北伐,以南鄙之 事付我辈,岂可坐观其弊。”乃以八百骑趋冀州,扼下博桥,令史建瑭、李都督分 道擒生。翼日,诸军皆至,获刍牧者数百人,尽杀之;纵数人逸去,且告:“晋王 至矣。”建瑭与李都督各领百余骑,旗帜军号类梁军,与刍牧者杂行,暮及贺德伦 营门,杀守门者,纵火大呼,俘斩而旋。又执刍牧者,断其手,令回,梁军乃夜遁。 蓚人持锄櫌白梃追击之,悉获其辎重。《通鉴·后梁纪》云:帝烧营夜遁,迷失道, 委曲行百五十里。戊子旦,乃至冀州。蓚之耕者皆荷锄奋挺逐之,委弃军资器械, 不可胜计。梁祖闻之大骇,自枣强驰归贝州,杀其将张正言、许从实、硃彦柔,以 其亡师于蓚故也。梁祖先抱痼疾,因是愈甚。辛丑,沧州都将张万进杀留后刘继威, 自为沧帅,遣人送款于梁,亦乞降于帝。戊申,周德威遣李存晖攻瓦桥关,下之。

  四月丁巳,梁祖自魏南归,疾笃故也。戊申,李嗣源攻瀛州,拔之。五月乙卯 朔,周德威大破燕军于羊头冈,擒大将单廷珪,斩首五千余级。德威自涿州进军于 幽州,营于城下。闰月己酉,攻其西门,燕人出战,败之。

  六月戊寅,梁祖为其子友珪所杀,友珪僭即帝位于洛阳。秋八月,硃友珪遣其 将韩勍、康怀英、牛存节率兵五万,急攻河中。硃友谦遣使来求援,帝命李存审率 师救之。

  十月癸未,帝自泽州路赴河中,遇梁将康怀英于平阳,破之,斩首千余级,追 至白径岭。硃友谦会帝于猗氏,梁军解围而去。庚申,周德威报刘守光三遣使乞和, 不报。丁卯,燕将赵行实来奔。

  天祐十年春正月丁巳,周德威攻下顺州,获刺史王在思。二月甲戌朔,攻下安 远军,获燕将一十八人。庚寅,梁硃友珪为其将袁象先所杀,均王友贞即位于汴州。 丙申,周德威报,檀州刺史陈确以城降。

  三月甲辰朔,收卢台军。乙丑,收古北口。时居庸关使胡令珪等与诸戍将相继 挈族来奔。丙寅,武州刺史高行珪遣使乞降。时刘守光遣爱将元行钦收马于山北, 闻行珪有变,率戍兵攻行珪,行珪遣其弟行温为质,且乞应援。周德威遣李嗣源、 李嗣本、安金全率兵救武州,降元行钦以归。

  四月甲申,燕将李晖等二十余人举族来奔。德威攻幽州南门。壬辰,刘守光遣 使王遵化致书哀祈于德威,德威戏遵化曰:“大燕皇帝尚未郊天,何怯劣如是耶!” 守光再遣哀祈,德威乃以状闻。己亥,刘光浚攻下平州,获刺史张在吉。

  五月壬寅朔,光浚进迫营州,刺史杨靖以城降。乙巳,梁将杨师厚会刘守奇率 大军侵镇州。时帝之先锋将史建瑭自赵州率五百骑入真定,师厚大掠镇、冀之属邑。 王熔告急于周德威,德威分兵赴援,师厚移军寇沧州,张万进惧,遂降于梁。

  六月壬申朔,帝遣监军张承业至幽州,与周德威会议军事。秋七月,承业与德 威率千骑至幽州西,守光遣人持信箭一只,乞修和好。承业曰:“燕帅当令子弟一 人为质则可。”是日,燕将司全爽等十一人,并举族来奔。辛亥,德威进攻诸城门。 壬子,贼将杨师贵等五十人来降。甲子,五院军使李信攻下莫州。时守光继遣人乞 降,将缓帝军,阴令其将孟修、阮通谋于沧州节度使刘守奇,及求援于杨师厚,帝 之游骑擒其使以献。是月,帝会王镕于天长。

  九月,刘守光率众夜出,遂陷顺州。冬十月己巳朔,守光率七百骑、步军五千 夜入檀州。庚午,周德威自涿州将兵蹑之。壬申,守光自檀州南山而遁,德威追及, 大败之,获大将李刘、张景绍及将吏八百五十人,马一百五十匹。守光得百余骑遁 入山谷,德威急驰,扼其城门,守光惟与亲将李小喜等七骑奔入燕城。己丑,守光 遣牙将刘化修、周遵业等以书币哀祈德威。庚寅,守光乘城以病告,复令人献自乘 马玉鞍勒易德威所乘马而去,俄而刘光浚擒送守光伪殿直二十五人于军门。守光又 乘城谓德威曰:“予俟晋王至,即泥首俟命。”祈德威即驰驿以闻。

  十一月己亥朔,帝下令亲征幽州。甲辰,发晋阳。己未,至范阳。辛酉,守光 奉礼币归款于帝,帝单骑临城邀守光,辞以他日,盖为其亲将李小喜所扼也。是夕, 小喜来奔,帝下令诸军,诘旦攻城。壬戌,梯童并进,军士毕登,帝登燕丹冢以 观之。有顷,擒刘仁恭以献。癸亥,帝入燕城,诸将毕贺。

  十二月庚午,墨制授周德威幽州节度使。癸酉,檀州燕乐县人执刘守光并妻李 氏祝氏、子继祚以献。己卯,帝下令班师,自云、代而旋。时镇州王镕、定州王处 直遣使请帝由井陉而西,许之。庚辰,帝发幽州,掳仁恭父子以行。甲申,次定州, 舍于关城。翼日,次曲阳,与王处直谒北岳祠。是日,次衡唐,镇州王镕迎谒于路。

  天祐十一年春正月戊戌朔,王镕以履新之日,与其子昭祚、昭诲奉觞上寿置宴。 镕启曰:“燕主刘太师顷为邻国,今欲挹其风仪,可乎?”帝即命主者破械,引仁 恭、守光至,与之同宴,镕馈以衣被饮食。己亥,帝发镇州,因与王镕畋于衡唐之 西。壬子,至晋阳,以组练系仁恭、守光,号令而入。是日,诛守光。遣大将李存 霸拘送仁恭于代州,刺其心血奠告于武皇陵,然后斩之。是月,镇州王镕、定州王 处直遣使推帝为尚书令。初,王镕称籓于梁,梁以镕为尚书令,至是镇、定以帝南 破梁军,北定幽、蓟,乃共推崇焉。使三至,帝让乃从之,遂选日受册,开霸府, 建行台,如武德故事。

  秋七月,帝亲将自黄沙岭东下会镇人,进军邢、洺。梁将杨师厚军于漳东,帝 军次张公桥,既而裨将曹进金奔于梁,帝军不利而退。八月,还晋阳。

  天祐十二年三月,梁魏博节度使贺德伦遣使奉币乞盟。时杨师厚卒于魏州,梁 主乃割相、卫、澶三州别为一镇,以德伦为魏博节度使,以张筠为相州节度使,魏 人不从。是月二十九日夜,魏军作乱,囚德伦于牙署,三军大掠。军士有张彦者, 素实凶暴,为乱军之首,迫德伦上章请却复六州之地,梁主不从,遂迫德伦归于帝, 且乞师为援。帝命马步副总管李存审自赵州帅师屯临清,帝自晋阳东下,与存审会。 《通鉴》:晋王引大军自黄泽岭东下,与存审会于临清,犹疑魏人之诈,按兵不进。 贺德伦遣从事司空颋至军,密启张彦狂勃之状,且曰:“若不剪此乱阶,恐贻后悔。” 帝默然,遂进军永济。张彦谒见,以银枪效节五百人从,皆被甲持兵以自卫。帝登 楼谕之曰:“汝等在城,滥杀平人,夺其妻女,数日以来,迎诉者甚众,当斩汝等, 以谢鄴人。”遽令斩彦及同恶者七人,军士股栗,帝亲加慰抚而退。翼日,帝轻裘 缓策而进,令张彦部下军士被甲持兵,环马而从,命为帐前银枪,众心大服。梁将 鄩闻帝至,以精兵万人自洹水趣魏县,帝命李存审帅师御之,帝率亲军于魏县西北, 夹河为栅。

  六月庚寅朔,帝入魏州,贺德伦上符印,请帝兼领魏州,帝从之。墨制授德伦 大同军节度,令取便路赴任。帝下令抚谕鄴人,军城畏肃,民心大服。是时,以贝 州张源德据垒拒命;南通刘鄩,又与沧州首尾相应,闻德州无备,遣别将袭之,遂 拔其城。命辽州牙将马通为德州刺史,以扼沧、贝之路。

  秋七月,梁澶州刺史王彦章弃城而遁,畏帝军之逼也。以故将李岩为澶州刺史。 帝至魏县,因率百余骑觇梁军之营。是日阴晦,刘鄩伏兵五千于河南丛木间。帝至, 伏兵忽起,大噪而来,围帝数十重。帝以百骑驰突奋击,梁军辟易,决围而出。有 顷,援军至,乃解。帝顾谓军士曰:“几为贼所笑。”

  是月,刘鄩潜师由黄泽西趋晋阳,至乐平而还,遂军于宗城。初,鄩在洹水, 数日不出,寂无声迹。帝遣骑觇之,无斥候者,城中亦无烟火之状,但有鸟止于垒 上,时见旗帜循堞往来。帝曰:“我闻刘鄩用兵,一步百变,必以诡计误我。”使 视城中,乃缚旗于刍偶之上,使驴负之,循堞而行。得城中羸老者诘之,云军去已 二日矣。既而有人自鄩军至者,言兵已趋黄泽,帝遽发骑追之。时霖雨积旬,鄩军 倍道兼行,皆腹疾足肿,加以山路险阻,崖谷泥滑,缘萝引葛,方得少进。颠坠岩 坂,陷于泥淖而死者十二三。前军至乐平,糗Я将竭,闻帝军追蹑于后,太原之众 在前,群情大骇。鄩收合其众还,自邢州陈宋口渡漳水而东,驻于宗城。时魏之军 储已乏,临清积粟所在,鄩欲引军据之。周德威初闻鄩军之西,自幽州率千骑至土 门。及鄩军东下,急趋南宫,知鄩军在宗城,遣十余骑迫其营,擒斥候者,断其腕, 令还。德威至临清,鄩起军驻贝州。帝率亲骑次博州,鄩军于堂邑,周德威自临清 率五百骑蹑之。是日,鄩军于莘县,帝营于莘西一舍,城垒相望,日夕交斗。

  八月,梁将贺瑰袭取澶州,帝遣李存审率兵五千攻贝州,因堑而围之。冬十月, 有军士自鄩军来奔,帝善待之,乃刘鄩密令赍鸩赂帝膳夫,欲置毒于食中,会有告 者,索其党诛之。

  天祐十三年春二月,帝知刘鄩将谋速战,乃声言归晋阳以诱之,实劳军于贝州 也;令李存审守其营。鄩谓帝已临晋阳,将乘虚袭鄴。遣其将杨延直自澶州率兵万 人,会于城下。夜半,至于南门之外。城中潜出壮士五百人,突入延直之军,噪声 动地,梁军自乱。迟明,鄩自莘引军至城东,与延直兵会。鄩之来也,李存审率兵 踵其后,李嗣源自魏城出战。俄而帝自贝州至,鄩卒见帝,惊曰:“晋王耶!”因 引军渐却,至故元城西,李存审大军已成列矣。军前后为方阵,梁军于其间为圆阵, 四面受敌。两军初合,梁军稍衄;再合,鄩引骑军突西南而走。帝以骑军追击之, 梁步兵合战,短兵既接,帝军鼓噪,围之数重,埃尘涨天。李嗣源以千骑突入其间, 众皆披靡,相躏如积。帝军四面斩击,弃甲之声,闻数十里。众既奔溃,帝之骑军 追及于河上,十百为群,赴水而死,梁步兵七万歼亡殆尽。刘鄩自黎阳济,奔滑州。 是月,梁主遣别将王檀率兵五万,自阴地关趋晋阳,急攻其城,昭义李嗣昭遣将石 嘉才率骑三百赴援。时安金全、张承业坚守于内,嘉才救援于外,檀惧,乃烧营而 遁,追击至阴地关。时鄩败于莘县,王檀遁于晋阳,梁主闻之,曰:“吾事去矣!” 三月乙卯朔,分兵以攻卫州。壬戌,刺史米昭以城降。夏四月,攻洺州,下之。

  五月,帝还晋阳。六月,命偏师攻阎宝于邢州,梁主遣捉生都将张温率步骑五 百为援,至内黄,温率众来奔。秋七月甲寅朔,帝自晋阳至魏州。

  八月,大阅师徒,进攻邢州。相州节度使张筠弃城遁去,以袁建丰为相州刺史, 依旧隶魏州。邢州节度使阎宝请以城降,以忻州刺史、蕃汉副总管李存审为邢州节 度使,以阎宝为西南面招讨使,遥领天平军节度使。是月,契丹入蔚州,振武节度 使李嗣本陷于契丹。

  九月,帝还晋阳。梁沧州节度使戴思远弃城遁去,旧将毛璋入据其城。李嗣源 帅师招抚,璋以城降。乃以李存审为沧州节度使,以李嗣源为邢州节度使。时契丹 犯塞,帝领亲军北征,至代州北,闻蔚州陷,乃班师。《辽史·太祖纪》:十一月, 攻蔚、新、武、妫、儒五州,自代北至河曲,逾阴山,尽有其地。其围蔚州,敌楼 无故自坏,众军大噪,乘之,不逾时而破。是月,贝州平,以向任沧州降将毛璋为 贝州刺史。自是,河朔悉为帝所有。帝自晋阳复至于魏州。

  天祐十四年二月,帝闻刘鄩复收残兵保守黎阳,遂率师以攻之,不克而还。是 月甲午,新州将卢文进杀节度使李存矩,叛入契丹,遂引契丹之众寇新州。存矩, 帝之诸弟也,治民失政,御下无恩,故及于祸。帝以契丹主安巴坚与武皇屡盟于云 中,既又约为兄弟,急难相救,至是容纳叛将,违盟犯塞,乃驰书以让之。契丹攻 新州甚急,刺史安金全弃城而遁,契丹以文进部将刘殷为刺史。帝命周德威率兵三 万攻之,营于城东。俄而文进引契丹大至,德威拔营而归,因为契丹追蹑,师徒多 丧。契丹乘胜寇幽州。是时言契丹者,或云五十万,或云百万,渔阳以北,山谷之 间,氈车毳幕,羊马弥漫。卢文进招诱幽州亡命之人,教契丹为攻城之具,飞梯、 冲车之类,毕陈于城下。凿地道,起土山,四面攻城,半月之间,机变百端,城中 随机以应之,仅得保全,军民困弊,上下恐惧。德威间道驰使以闻,帝忧形于色, 召诸将会议。时李存审请急救燕、蓟,且曰:“我若犹豫,未行,但恐城中生事!” 李嗣源曰:“愿假臣突骑五千,以破契丹。”阎宝曰:“但当搜选锐兵,控制山险, 强弓劲弩,设伏待之。”帝曰:“吾有三将,无复忧矣!”

  夏四月,命李嗣源率师赴援,次于涞水;又遣阎宝率师夜过祁沟,俘擒而还。 周德威遣人告李嗣源曰:“契丹三十万,马牛不知其数,近日所食羊马过半,安巴 坚责让卢文进,深悔其来。契丹胜兵散布射猎,安巴坚帐前不满万人,宜夜出奇兵, 掩其不备。”嗣源具以事闻。《辽史·太祖纪》:四月,围幽州,不克。六月乙巳, 望城中有气如烟火状,上曰:“未可攻也。”以大暑霖潦,班师,留卢国用守之。 是契丹主已于六月退师矣。

  秋七月辛未,帝遣李存审领军与嗣源会于易州,步骑凡七万。于是三将同谋, 衔枚束甲,寻涧谷而行,直抵幽州。八月甲午,自易州北循山而行,李嗣源率三千 骑为前锋。庚子,循大房岭而东,距幽州六十里。契丹万骑遽至,存审、嗣源极力 以拒之,契丹大败,委弃毳幕、氈庐、弓矢、羊马不可胜纪,进军追讨,俘斩万计。 辛丑,大军入幽州,德威见诸将,握手流涕。翼日,献捷于鄴。九月,班师,帝授 存审检校太傅,嗣源检校太保,阎宝加同平章事。

  十月,帝自魏州还晋阳。十一月,复至魏州。十二月,帝观兵于河上。时梁人 据杨刘城,列栅相望,帝率军履河冰而渡,尽平诸栅,进攻杨刘城。城中守兵三千 人,帝率骑军环城驰射,又令步兵持斧斩其鹿角,负葭苇以堙堑;帝自负一围而进, 诸军鼓噪而登,遂拔其垒,获守将安彦之。是夕,帝宿杨刘。

  天祐十五年春正月,帝军徇地至郓、濮。时梁主在洛,将修郊礼,闻杨刘失守, 狼狈而还。二月,梁将谢彦章帅众数万来迫杨刘,筑垒以自固,又决河水,弥漫数 里,以限帝军。六月壬戌,帝自魏州复至杨刘。甲子,率诸军涉水而进,梁人临水 拒战,帝军小却。俄而鼓噪复进,梁军渐退,因乘势而击之。交斗于中流,梁军大 败,杀伤甚众,河水如绛,谢彦章仅得免去。是月,淮南杨溥遣使来会兵,将致讨 于梁也。

  秋八月辛丑朔,大阅于魏郊,河东、魏博、幽、沧、镇定、邢洺、麟、胜、云、 朔十镇之师,及奚、契丹、室韦、吐浑之众十余万,部阵严肃,旌甲照曜,师旅之 盛,近代为最。己酉,梁兗州节度使张万进遣使归款。帝自魏州率师次于杨刘,略 地至郓、濮而还;遂营于麻家渡,诸阵列营十数。梁将贺瑰、谢彦章以军屯濮州行 台村,结垒相持百余日。帝尝以数百骑摩垒求战,谢彦章率精兵五千伏于堤下,帝 以十余骑登堤,伏兵发,围帝十数重。俄而帝之骑军继至,攻于围外,帝于围中跃 马奋击,决围而出。李存审兵至,梁军方退。是时,帝锐于接战,每驰骑出营,存 审必扣马进谏,帝伺存审有间,即策马而出,顾左右曰:“老子妨吾戏耳!”至是 几危,方以存审之言为忠也。

  十二月庚子朔,帝进军,距梁军栅十里而止。时梁将贺瑰杀骑将谢彦章于军, 帝闻之曰:“贼帅自相鱼肉,安得不亡。”戊午,下令军中老幼,令归魏州,悉兵 以趣汴。庚申,大军毁营而进。辛酉,次于濮,梁军舍营踵于后。癸亥,次胡柳坡。 迟明,梁军亦至,帝率亲军出视,诸军从之。梁军已成阵,横亘数十里,帝亦以横 阵抗之。时帝与李存审总河东、魏博之众居其中,周德威以幽、蓟之师当其西,镇、 定之师当其东。梁将贺瑰、王彦章全军接战,帝以银枪军突入梁军阵中,斩击十余 里,贺瑰、王彦章单骑走濮阳。帝军辎重在阵西,望见梁军旗帜,皆惊走,因自相 蹈籍,不能禁止。帝一军先败,周德威战殁。是时,陂中有土山,梁军数万先据之, 帝帅中军至山下。梁军严整不动,旗帜甚盛。帝呼诸军曰:“今日之战,得山者胜。 贼已据山,吾与尔等各驰一骑以夺之!”帝率军先登,银枪步兵继进,遂夺其山。 梁军纷纭而下,复于土山西结阵数里。时日已晡矣,或曰:“诸军未齐,不如还营, 诘朝可图再战。”阎宝曰:“深入贼境,逢其大敌,期于尽锐,以决雌雄。况贼帅 奔亡,众心方恐,今乘高击下,势如破竹矣!”银枪都将王建及被甲横槊进曰: “贼将先已奔亡,王之骑军一无所损,贼众晡晚,大半思归,击之必破。王但登山 纵观,责臣以破贼之效。”于是李嗣昭领骑军自土山北以逼梁军,王建及呼土众曰: “今日所失辎重,并在山下。”乃大呼以奋击,诸军继之,梁军大败。时元城令吴 琼、贵乡令胡装各部役徒万人,于山下曳柴扬尘,鼓噪助其势。梁军不之测,自相 腾籍,允甲山积。甲子,命行战场,收获铠仗不知其数。时帝之军士有先入大梁问 其次舍者,梁人大恐,驱市人以守。其残众奔归汴者不满千人,帝军遂拔濮阳。

扩展阅读

  • 译文
  •   天祐九年(912)一月一日,周德威等从飞狐东下。七日,会合镇州、定州的部队进到祁沟扎营。二十一日,到涿州,刺史刘知温献城归顺。周德威迫近幽州,刘守光出兵抵抗,燕将王行方等率部下四百人投奔我军。

      二月一日,梁太祖带河南众军援助刘守光,任陕州节度使杨师厚为招讨使,河阳李周彝为副招讨使,青州贺德伦为应接使,郓州袁象先为副应接使,十五日,梁太祖从洛阳前往魏州,派杨师厚、李周彝进攻镇州的枣强,命贺德伦进攻..县。

      三月三日,梁太祖亲自督战进攻枣强。五日,城被攻破,屠戮全城。此时李存审与史建瑭率三千骑兵屯驻赵州,一起合谋说“:梁军如不进攻..城,必定往西攻深州、冀州。我王正北伐,把南部事情交付给我们,怎能坐视出乱子。”便率八百骑>>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