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庄宗纪四

  同光元年冬十月辛未朔,日有食之。是日,皇后刘氏、皇子继岌归鄴宫,帝送 于离亭,歔欷而别。诏宣徽使李绍宏、宰相豆卢革、租庸使张宪、兴唐尹王正言同 守鄴城。壬申,帝御大军自杨刘济河。癸酉,至郓州。是夜三鼓,渡汶。时王彦章 守中都。甲戌,帝攻之,中都素无城守,师既云合,梁众自溃。是日,擒梁将王彦 章及都监张汉杰、赵廷隐、刘嗣彬、李知节、康文通、王山兴等将吏二百余人,斩 馘二万,夺马千匹。时既获中都之捷,帝召诸将谋其所向,或言且徇兗州,徐图进 取,唯李嗣源曰:“宜急趋汴州。段凝方领大军驻于河上,假如便来赴援,直路又 阻决河,须自滑州济渡,十万之众,舟楫焉能卒办?此去汴城咫尺,若昼夜兼程, 信宿即至,段凝未起河堧,夷门已为我有矣。臣请以千骑前驱,陛下御军徐进,鲜 不克矣。”帝嘉之。是夜,嗣源率前军先进。翼日,车驾即路。丁丑,次曹州,郡 将出降。

  己卯迟明,前军至汴城,嗣源令左右捉生攻封丘门,梁开封尹王瓚请以城降。 俄而帝与大军继至,王瓚迎帝自大梁门入。梁朝文武官属于马前谒见,陈叙世代唐 臣陷在伪廷,今日再睹中兴,虽死无恨。帝谕之曰:“朕二十年血战,盖为卿等家 门无足忧矣,各复乃位。”时梁末帝硃锽已为其将皇甫麟所杀,获其首,函之以献。 是日,赐乐工周匝币帛。周匝者,帝之宠伶也,胡柳之役陷于梁,帝每思之,至是 谒见,欣然慰接。周匝因言梁教坊使陈俊保庇之恩,垂泣推荐,请除郡守,帝亦许 之。

  庚辰,帝御元德殿,梁百官于朝堂待罪,诏释之。壬午,段凝所部马步军五万 解甲于封丘。凝等率大将先至请死,诏各赐锦袍、御马、金币。帝幸北郊,抚劳降 军,各令还本营。丙戌,诏曰:“惩恶劝善,务振纪纲;激浊扬清,须明真伪。盖 前王之令典,为历代之通规,必按旧章,以令多士。而有志萌僭窃,位忝崇高,累 世官而皆受唐恩,贪爵禄而但从伪命,或居台铉,或处权衡,或列近职而预机谋, 或当峻秩而掌刑宪,事分逆顺,理合去留。伪宰相郑珏等一十一人,皆本朝簪组, 儒苑品流。虽博识多闻,备明今古;而修身慎行,颇负祖先。昧忠贞而不度安危, 专利禄而全亏名节,合当大辟,无恕近亲。朕以缵嗣丕基,初平巨憝,方务好生之 道,在行含垢之恩。汤网垂仁,既矜全族;舜刑投裔,兼贷一身。尔宜自新,我全 大体,其为显列,不并庶僚。余外应在周行,悉仍旧贯,凡居中外,咸体朕怀。” 乃贬梁宰相郑珏为莱州司户,萧顷为登州司户,翰林学士刘岳为均州司马,任赞房 州司马,姚顗复州司马,封翘唐州司马,李怿怀州司马,窦梦征沂州司马,崇政院 学士刘光素密州司户,陆崇安州司户,御史中丞王权随州司户,并员外置同正员。

  是日,以梁将段凝上疏奏:“梁朝权臣赵严等,并助成虐政,结怨于人,圣政 惟新,宜诛首恶。”乃下诏曰:

  朕既殄伪庭,显平国患。好生之令,含宏虽切于予怀;惩恶之规,决断难违于 众请。况赵严、赵鹄等,自朕收城数日,布惠四方,尚匿迹以潜形,罔悛心而革面, 须行赤族,以谢众心。其张汉杰昨于中都与王彦章同时俘获,此际未详行止,偶示 哀矜。今既上将陈词,群情激怒,往日既彰于僭滥,此时难漏于网罗,宜置国刑, 以塞群论。除妻兒骨肉外,其他疏属仆使,并从释放。敬翔、李振,首佐硃温,共 倾唐祚,屠害宗属,杀戮朝臣,既寰宇以皆知,在人神而共怒。

  敬翔虽闻自尽,未豁幽冤,宜与李振并族于市。疏属仆使,并从原宥。硃珪素 闻狡蠹,唯务谗邪,斗惑人情,枉害良善,将清内外,须切去除,况众状指陈,亦 宜诛戮。契丹实喇鄂博,既弃其母,又背其兄。朕比重怀来,厚加恩渥,看同骨肉, 锡以姓名,兼分符竹之荣,叠被颁宣之渥。而乃辄辜重惠,复背明廷,罔顾欺违, 窜归伪室,既同枭獍,难贷刑章,可并妻子同戮于市。其硃氏近亲,赵鹄正身,赵 严家属,仰严加擒捕。其余文武职员将校,一切不问。

  是日,赵严、张希逸、张汉杰、张汉伦、张汉融、硃珪、敬翔、李振及契丹实 喇鄂博等,并其妻孥,皆斩于汴桥下。又诏除毁硃氏宗庙神主,伪梁二主并降为庶 人。天下官名府号及寺观门额,曾经改易者,并复旧名。时帝欲发梁祖之墓,斫棺 燔柩,河南尹张全义上章申理,乞存圣恩,《通鉴》:张全义上言:“硃温虽国之 深雠,然其人已死,刑无可加,屠灭其家,足以为报,乞免焚斫,以存圣恩。”帝 乃止,令刬去阙室而已。丁亥,梁百官以诛凶族,于崇元殿立班待罪,诏各复其位。 《洛阳缙绅旧闻记》载张全义表云:“伏念臣误栖恶木,曾饮盗泉,实有瑕疵,未 蒙昭雪。”因下诏雪之。以枢密使、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郭崇韬权行中书事。己 丑,御崇元殿。制曰:

  仗顺讨逆,少康所以诛有穷;缵业承基,光武所以灭新莽。咸以中兴景命,再 造王猷,经纶于草昧之中,式遏于乱略之际。朕以钦承大宝,显荷鸿休,虽继前修, 固惭凉德,誓平元恶,期复本朝,属四海之阽危,允万邦之推戴。近者亲提组练, 径扫氛袄,振已坠之皇纲,殄偷安之寇孽。国雠方雪,帝道爰开,拯编氓覆溺之艰, 救率土倒悬之苦。粤自硃温构逆,友贞嗣凶,篡杀二君,隳残九庙,虺毒久伤于宇 宙,狼贪肆噬于华夷。剥丧元良,凌辱神主,帝里动黍离之叹,朝廷多栋桡之危。 弃德崇奸,穷兵黩武,战士疲劳于力役,蒸民耗竭其膏腴,言念于斯,轸伤弥切。

  今则已枭逆竖,大豁群情,睹历数之有归,实神灵之匪昧。得不临深表诫,驭 朽为怀,将宏济于艰难,宜特行于赦宥。应伪命流贬责授官等,已经量移者,并可 复资,徒流人放归乡里。京畿及诸道见禁囚徒,大辟罪降从流,已下咸赦除之。其 郑珏等一十一人,未在移复之限。应扈从征讨将校,及诸官员、职掌节级、马步兵 士及河北诸处屯驻守戍兵士等,皆情坚破敌,业茂平淮,副予戡定之谋,显尔忠勤 之节,并据等第,续议奖酬。其有殁于王事未经追赠者,各与赠官;如有子孙堪任 使者,并量材录任。应伪庭节度、观察、防御、团练等使及刺史、监押、行营将校 等,并颁恩诏,不议改更,仍许且称旧衔,当俟别加新命。

  理国之道,莫若安民;劝课之规,宜从薄赋。庶遂息肩之望,冀谐鼓腹之谣。 应诸道户口,并宜罢其差役,各务营农。所系残欠赋税,及诸务悬欠积年课利,及 公私债负等,其汴州城内,自收复日已前,并不在征理之限;其诸道,自壬午年十 二月已前,并放。北京及河北先以祆祲未平,配买征马,如有未请却官本钱,及买 马不迨者,可放免。应有本朝宗属及内外文武臣僚,被硃氏无辜屠害者,并可追赠。 如有子孙及本身逃难于诸处漂寓者,并令所在寻访,津置赴阙。义夫节妇,孝子顺 孙,旌表门闾,量加赈给。或鳏寡惸独,无所告者,仰所在各议拯救。民年过八十 者,免一子从征。其有先投过伪庭将校官吏等,一切不问云。

  甲午,以枢密使、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太原县男郭崇韬为开府仪同三司、 守侍中、监修国史、兼真定尹、成德军节度使,依前枢密使、太原郡侯,仍赐铁券。 乙未,诏宰相豆卢革权判吏部上铨,御史中丞李德休权判东西铨事。丙申,滑州留 后、检校太保段凝可依前滑州留后,仍赐姓,名继钦。以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 守辉州刺史杜晏球为检校司徒,依前辉州刺史,仍赐姓,名绍虔。诏处斩随驾兵马 都监夏彦朗于和景门外。时宦官怙宠,广侵占居人第舍,郭崇韬奏其事,乃斩彦朗 以徇。

  丁酉,赐百官绢二千匹、钱二百万,职事绢一千匹、钱百万。戊戌,以竭忠启 运匡国功臣、天平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兼侍中、蕃汉马步总管副 使、陇西郡侯李嗣源为依前检校太傅、兼中书令、天平军节度使、特进,封开国公, 加食邑实封,余如故。以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北都留守、兴圣宫使、判六军 诸卫事李继岌为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充东京留守。诏御史台,班行内有欲求外职, 或要分司,各许于中书投状奏闻。

  己亥,宴勋臣于崇元殿,梁室故将咸预焉。帝酒酣,谓李嗣源曰:“今日宴客, 皆吾前日之勍敌,一旦同会,皆卿前锋之力也。”梁将霍彦威、戴思远等皆伏陛叩 头,帝因赐御衣、酒器,尽欢而罢。齐州刺史孟璆上章请死,诏原之。璆初事帝为 骑将,天祐十三年,帝与刘鄩莘县对垒,璆领七百骑奔梁,至是来请罪。帝报之曰: “尔当吾急,引七百骑投贼,何面目相见!”璆惶恐请死,帝恕之。未几,移贝州 刺史。

  庚子,帝畋于汴水之阳。十一月辛丑朔,有司奏:“河南州县见使伪印,望追 毁改铸。”从之。以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左金吾上将军兼领左龙武军事、汾州刺 史李存渥为滑州节度使,加特进、同平章事;以杂指挥散员都部署、特进、检校太 傅、忻州刺史李绍荣为徐州节度使;以滑州兵马留后、检校太保李绍钦为兗州节度 使。壬寅,凤翔节度使、秦王李茂贞遣使贺收复天下。癸卯,河中节度使、西平王 硃友谦来朝。乙巳,赐友谦姓,改名继麟,帝令皇子继岌兄事之。以捧日都指挥使、 博州刺史康延孝为郑州防御使、检校太保,赐姓,名继琛。以宋州节度使、检校太 尉、平章事袁象先依前为宋州节度使,仍赐姓,名绍安。以许州匡国军节度使、检 校太尉、同平章事温韬依前许州节度使,仍赐姓,名绍冲。

  丁未,日南至,帝不受朝贺。戊申,中书门下上言:“以朝廷兵革虽宁,支费 犹阙,应诸寺监各请置卿、少卿监、祭酒、司业各一员,博士二员,余官并停。唯 太常寺事关大礼,大理寺事关刑法,除太常博士外,许更置丞一员,其王府及东宫 官、司天五官正、奉御之属,凡关不急司存,并请未议除授。其诸司郎中、员外应 有双曹者,且置一员。左右常侍、谏议大夫、给事中、起居郎、起居舍人、补阙、 拾遗,各置一半。三院御史仍委御史中丞条理申奏。其停罢朝官,仍各录名衔,具 罢任时日,留在中书,候见任官满二十五个月,并据资品,却与除官。其西班上将 军已下,仍望宣示枢密院斟酌施行。”从之。时议者以中兴之朝,事宜恢廓,骤兹 自弱,顿失物情。己酉,诏:应随处官吏、务局员僚、诸军将校等,如闻前例,各 有进献,直贡章奏,不唯亵黩于朝廷,实且傍滋于诛敛,并宜止绝,以肃化风。又 诏:左降均州司马刘岳,有母年逾八十,近闻身故,准故事许归,候三年丧服阕, 如未量移,即却赴贬州。

  壬子,诏取今月二十四日幸洛京,以十二月二十三日朝献太微宫,二十四日朝 献太庙,二十五日有事于南郊。癸未,中书门下奏:“应随驾及在京有带兼官者, 并望落下,只守本官。”从之。乙卯,以特进、检校太傅、开封尹、判六军诸卫事、 充功德使王瓚为宣武军节度副使,权知军州事。丁巳,以银青光禄大夫、尚书左丞 赵光允为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以朝散大夫、礼部侍郎韦说守本官、 同平章事;以吏部侍郎、史馆修撰、判馆事卢文度为兵部侍郎,充翰林学士;以右 散骑常侍、充宏文馆学士、判馆事冯锡嘉为户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以翰 林学士、守尚书膳部员外郎刘昫为比部郎中、知制诰,依前充职;以扈銮书制学士、 行尚书仓部员外郎赵凤为仓部郎中、知制诰,充翰林学士;以左拾遗于峤守本官, 充翰林学士。戊午,以中书侍郎、平章事豆卢革判租庸使,兼诸道盐铁、转运等使。 新罗王金朴英遣使贡方物。

  己未,以洛京留守、判六军诸卫事、守太尉、兼中书令、河南尹、魏王张全义 为检校太师、守中书令,余如故;以荆南节度使、检校太师、守中书令、渤海王高 季兴依前检校太师、守中书令,余如故。庚申,以工部尚书、真定尹、北都副留守、 知留守事任圜为检校吏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充成德军节度使行军司马,知军府事。 安义军节度使李继韬入见待罪,诏释之。辛酉,以宣化军留后、检校太傅戴思远权 知青州军州事,检校司空、左监门上将军安崇阮并检校旧官,却复本任;以镇国军 留后、检校太傅霍彦威为保义军节度留后;以权知威化军留后、检校司徒高允贞权 知镇国军留后;以权知河阳留后、检校太保张继业依前权知河阳留后;以鄜延两镇 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西平王高万兴依前鄜、延节度使,仍封北平王;襄 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平章事孔勍依前襄州节度使,余如故。以永平军节度使、行 大安尹、检校太保张筠为西都留守、行京兆尹;以晋州节度使、检校太保刘,邠 州节度使、检校太保韩恭,安州节度使、检校太保硃汉宾,并检校旧官,却复本任。 壬戌,以左金吾卫大将军史敬熔为左街使,右金吾卫大将军李存确为右街使。

  甲子,车驾发汴州。十二月庚午朔,车驾至西京。是日,有司自石桥具仪仗法 物,迎引入于大内。辛未,以百官初到,放三日朝参。壬申,以租庸使、刑部侍郎、 太清宫副使张宪为检校吏部尚书、充北京副留守、知留守事、太原尹。诏改取来年 二月一日行郊礼。戊寅,诏德胜寨、莘县、杨刘口、通津镇、胡柳陂皆战阵之所, 宜令逐处差人收掩战士骸骨,量备祭奠,以慰劳魂。诏改伪梁永平军大安府复为西 京京兆府;改宋州宣武军为归德军,汴州开封府复为宣武军,华州感化军为镇国军, 许州匡国军复为忠武军,华州宣义军复为义成军,陕府镇国军复为保义军,耀州静 胜军复为顺义军,潞州匡义军复为安义军,朗州武顺军复为武贞军,延州为彰武军, 邓州为威胜军,晋州为建雄军,安州为安远军。淮南杨溥遣使贺登极,称“大吴国 主书上大唐皇帝”。《十国春秋·吴世家》云:唐以灭梁来告,始称诏,我国不受, 唐主随易书,用敌国礼,曰“大唐皇帝致书于吴国主”,王遣司农卿卢苹献金器二 百两、银器三千两、罗锦一千二百疋、龙脑香五斤、龙凤丝奚一百事于唐。又遣 使张景报聘,称“大吴国主上书大唐皇帝”,辞礼如笺表。己卯,禁屠牛马。

  庚辰,御史台上言:“请行用本朝律令格式,今访闻唯定州有本朝法书,望下 本州写副本进纳。”从之。辛巳,诏贬安义军节度使李继韬为登州长史,寻斩于天 津桥下,再谋叛故也。甲申,淮南杨溥、奚首领李绍威并遣使朝贡。乙酉,以翰林 学士承旨卢质权知汴州军府事,以礼部尚书崔沂为尚书左丞、判吏部尚书铨事,以 兵部侍郎崔协为吏部侍郎,以刑部侍郎、充集贤殿学士、判院事卢文纪为尚书兵部 侍郎,依前充集贤殿学士、判院事。

  丁亥,泽州刺史董璋上言:潞州军变,李继达领兵出城,自刎而死,节度副使 李继珂已安抚军城。己丑,有司上言:“上辛祈谷于上帝,请奉高祖神尧皇帝配; 孟夏雩祀,请奉太宗文皇帝配;季秋大享于明堂,请奉太祖武皇帝配;冬至日祀圜 丘,请奉献祖文皇帝配;孟冬祭神州地祇,请奉懿祖昭圣皇帝配。”从之。

  辛卯,亳州太清宫道士上言,圣祖殿前古桧萎瘁已久再生一枝,图画以进。诏 曰:“当圣祖旧殿生枯桧新枝,应皇家再造之期,显大国中兴之运。同上林仆柳, 祥既叶于汉宣;比南顿嘉禾,瑞更超于光武。宜标史册,以示寰瀛”云。《五代会 要》云:唐高祖神尧皇帝武德二年,枯桧重华,至安禄山僭号萎瘁。明皇自蜀归京, 枝叶复盛。至是再生一枝,长二尺余。壬辰,幸伊阙。己巳,以中书舍人崔居俭为 刑部侍郎,充史馆修撰、判馆事。甲午,以租庸副使、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守卫 尉卿孔谦为盐铁转运副使。

扩展阅读

  • 译文
  •   同光元年(923)十月一日,日食。这一天,皇后刘氏、皇子李继岌回邺宫,庄宗在离亭送行,唏嘘而别。诏令宣徽使李绍宏、宰相豆卢革、租庸使张宪、兴唐尹王正言一同守卫邺城。二日,庄宗率大军从杨刘渡黄河。三日,到郓州。这晚三鼓时分,渡汶河。这时王彦章守卫中都。四日,庄宗进攻,中都平时没守备,军队临时集合,梁军自然溃败。这一天,俘获梁将王彦章和都监张汉杰、赵廷隐、刘嗣彬、李知节、康文通、王山兴等将官二百多人,斩杀二万,夺取马匹上千。此时取得大捷,庄宗召各位将军谋划下一步去向,有人说先攻取兖州,再慢慢计划进取,只有李嗣源说:“应该急去汴州。段凝正带大军驻在黄河边,假如他来救援,走直路受黄河阻隔,必须从滑州渡河,十万之众,渡船哪能一下子解决?从这>>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