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宗纪七

  同光三年秋七月丁酉,以久雨,诏河南府依法祈晴。滑州上言,黄河决。壬寅, 皇太后崩于长寿宫,帝执丧于内,出遗令以示于外。癸卯,帝于长寿宫成服,百官 于长寿宫幕次成服后,于殿前立班奉慰。乙巳,宰臣上表请听政,不允;表再上, 敕旨宜废朝七日。丁未,宏文馆上言:“请依六典,改宏文馆为崇文馆。”从之。 时枢密使郭崇韬亡父名宏,豆卢革希崇韬指,奏而改之。《五代会要》:同光三年 敕云:崇文馆比与宏文馆并置,今请改称,颇协旧典。盖豆卢革曲为之说也。洛水 泛涨,坏天津桥,以舟济渡,日有覆溺者。己酉,宰臣百官上表,请听政;又请复 常膳,表凡三上。以刑部尚书李琪充大行皇太后山陵礼仪使,河南尹张全义充山陵 桥道排顿使,孔谦充监护使。壬子,河阳、陕州上言,河溢岸。以礼部尚书王正言 为户部尚书,以御史中丞崔协为礼部尚书,以刑部侍郎、史馆修撰、判馆事崔居俭 为御史中丞,以尚书左丞归霭为刑部侍郎。陕州上言,河涨二丈二尺,坏浮桥,入 城门,居人有溺死者。乙卯,汴州上言,汴水泛涨,恐漂没城池,于州城东西权开 壕口,引水入古河。泽潞上言,自今月一日雨,至十九日未止。戊午,以刑部尚书、 判太常卿兼判吏部尚书铨事李琪为吏部尚书,依前判太常卿;以兵部侍郎、集贤殿 学士、判院事卢文纪为吏部侍郎;以给事中李光序为尚书右丞。许州、滑州奏,大 水。

  八月壬戌,诏诸司人吏,不许诸处奏荐,如有劳绩,只许本司奏闻。诏有司, 吴越王印宜以黄金铸成,其文曰“吴越国王之印”。丁卯,帝释服,百官奉慰于长 寿宫。戊辰,客省使李严使蜀回。初,帝令往市蜀中珍玩,蜀法严峻,不许奇货东 出,其许市者谓之“入草物”。严不获珍货,归而奏之,帝大怒曰:“物归中夏者 命之曰‘入草’,王衍宁免为入草之人耶!”由是伐蜀之意锐矣。庚辰,幸寿安山 陵作所。鄴都大水,御河泛溢。癸未,河南县令罗贯长流崖州,寻委河南府决痛杖 一顿,处死,坐部内桥道不修故也。及死,人皆冤之。甲申,山陵礼仪使奏:“山 陵封城之内,先有丘坟,合令子孙改卜。旧例给其所费,无子孙者官为瘗藏。如是 五品以上官,所司仍以礼致祭。”从之。凤翔奏,大水。己酉,中书门下上言: “据礼仪使状,准故事,太常少卿定大行太后谥议,太常卿署定讫,告天地宗庙。 伏准礼文:贱不得诔贵,子不得爵母,后必谥于庙者,受成于祖宗。今大行太后谥, 请太常卿署定后,集百官连署谥状讫,读于太庙太祖皇帝室,然后差丞郎一人撰册 文,别定日,命太尉上谥册于西宫灵座,同日差官告天地、太微宫、宗庙,如常告 之仪。”从之。青州大水、蝗。己丑,以襄州留后李绍珙为襄州节度使,以邠州留 后董璋为邠州节度使。

  九月辛卯朔,河阳奏,黄河涨一丈五尺。癸巳,中书上言:“大行皇太后谥议 合读于太庙太祖室,其日,集两省御史台五品巳上、尚书省四品已上、诸司三品已 上官,于太庙序立。”从之。镇州、卫州奏,水入城,坏庐舍。乙未,制封第三子 鄴都留守、兴圣宫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判六军诸卫事继岌为魏王。幸寿安陵。 庚子,襄州奏,汉江涨溢,漂溺庐舍。是日,命大举伐蜀,诏曰:

  朕夙荷丕基,乍平伪室,非不欲宠绥四海,协和万邦,庶正朔以遐同,俾人伦 之有序。其或地居陬裔,位极骄奢,殊乖事大之规,但蕴偷安之计,则必征诸典训, 振以皇威,爰兴伐罪之师,冀遏乱常之党。蠢兹蜀主,世负唐恩,间者父总籓宣, 任君统制,属硃温东离汴水,致昭皇西幸岐阳,不务扶持,反怀顾望,盗据剑南之 土宇,全亏阃外之忳诚。先皇帝早在并门,将兴霸业,彼既会驰书币,此亦复展谢 仪。后又特发使人,专持聘礼,彼则更不回一介之使,答咫尺之书,星岁俄移,欢 盟顿阻。朕顷遵遗训,嗣统列籓,追昔日之来诚,继先皇之旧好,累驰信币,皆绝 酬还,背惠食言,弃同即异。今观孽竖,绍据山河,委阉宦以持权,凭阻修而僭号。 早者,曾上秦王缄札,张皇蜀地声尘,形侮黩之言辞,谤亲贤之勋德。昨朕风驱锐 旅,电扫凶渠,复已坠之宗祧,缵中兴之历数。捷音旋报,复命仍稽,使来而尚抗 书题,情动而先夸险固。加以宋光葆辄陈狂计,别启奸谋,将欲北顾秦川,东窥荆 渚,人而无礼,罪莫大焉。

  昨客省使李严奉使铜梁,近归金阙,凡于奏对,备述端由。其宋光嗣相见之时, 于坐上便有言说,先问契丹强弱,次数秦王是非,度此包藏,可见情状。加以疏远 忠直,朋比奸雄。内则纵恣轻华,竞贪宠位;外则滋彰法令,蠹耗生灵。既德力以 不量,在神祇之共愤。今命兴圣宫使、魏王继岌充西川四面行营都统,命侍中、枢 密使郭崇韬充西川东北面行营都招讨制置等使,荆南节度使高季兴充西川东南面行 营都招讨使,凤翔节度使李严充供军转运应接等使,同州节度使李令德充行营招 讨副使,陕府节度使李绍琛充行营蕃汉马步军都排阵斩斫使,西京留守张筠充西川 管内安抚应接使,华州节度使毛璋充行营左厢马步都虞候,邠州节度使董璋充行营 右厢马步都虞候,客省使李严充西川管内招抚使,总领阙下诸军,兼西面诸道马步 兵士,取九月十八日进发。凡尔中外,宜体朕怀。

  辛丑,授魏王继岌诸道行营都统,余如故。继岌既受都统之命,以梁汉颙充中 军马步都虞候兼马步军都指挥使,张廷蕴为中军步军都指挥使,牛景章充中军左厢 马军都指挥使,沈斌充中军右厢马军都指挥使,卓瑰充中军左厢步军都指挥使,王 贽充中军右厢步军都指挥使,供奉官李从袭充中军马步军都监,高品李廷安、吕知 柔充魏王衙通谒。诏工部尚书任圜、翰林学士李愚参魏王军事。丁未夕,偏天阴云, 北方有声如雷,野雉皆鸣,俗所谓“天狗落”。戊申,魏王继岌、枢密使侍中郭崇 韬进发西征。太子少师致仕薛廷珪卒,赠右仆射。甲寅,幸寿安陵。司天上言: “自七月三日大雨,至九月十八日后方晴,三辰行度不见。”丁巳,幸尖山射雁。

  冬十月庚申朔,宰臣及文武三品以上官赴长寿宫,上大行皇太后谥曰贞简皇太 后。辛酉,幸甘泉,遂幸寿安陵。壬戌,魏王继岌率师至凤翔,先遣使驰檄以谕蜀 部。丁卯,奉皇太后尊谥宝册赴西京录座,宰臣豆卢革摄太尉读册文,吏部尚书李 琪读宝文,百官素服,班于长寿宫门外奉慰。淮南杨溥遣使进慰礼。己巳,中书上 言:“贞简太后陵请以坤陵为名。”从之。初卜山陵,帝欲祔于代州武皇陵,奏议: “天子以四海为家,不当分其南北。”乃于寿安县界别卜是陵。《五代会要》载中 书门下奏议云:“人君以四海为家,不当分其南北。洛阳是帝王之宅,四时朝拜, 礼须便近,不能远幸代州。今汉朝诸陵,皆近秦雍,国朝陵寝,布列京畿。后魏文 帝自代迁洛之后,园陵皆在河南,兼敕功臣之家,不许北葬,今魏氏诸陵尚在京畿。 祔葬代州,理未为允。”从之。

  丙子,以前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冯道依前本官充职。戊寅,西征之师入大散关, 《九国志·赵廷隐传》云:自入敌境,即禁兵士焚庐舍,剽财物,蜀人德之。伪命 凤州节度使王承捷、故镇屯驻指挥使唐景思次第迎降,得兵一万二千、军储四十万。 又下三泉,得军储三十余万。自是师无匮乏,军声大振。辛巳,伪兴州刺史王承鉴、 成州刺史王承朴弃城遁去,康延孝大破蜀军于三泉。时王衍将幸秦州,以其军五万 屯于利州。闻我师至,遣步骑三万逆战于三泉,延孝与李严以劲骑三千击之,蜀军 大败,斩首五千级,余众奔溃。王衍闻败,自利州奔归成都,断吉柏津,浮梁而去。 丁亥,文武百官上表,以贞简皇太后灵驾发引,请车驾不至山陵所。戊子,葬贞简 太后于坤陵。己丑,魏王继岌至兴州,伪东川节度使宋光葆以梓、绵、剑、龙、普 五州来降;武定军使王承肇以达、蓬、璧三州来降;兴元节度使王宗威以梁、开、 通、渠、麟五州来降;阶州刺史王承岳纳符印请命;秦州节度使王承休弃城自扶路 奔于西川。《太平广记》引《王氏见闻记》云:王承休握锐兵于天水,兵刃不举。 既知东军入蜀,遂拥麾下之师及妇女孩幼万余口、金银缯帛,于西蕃买路归蜀。沿 路为西蕃掳夺,冻饿相践而死,迨至蜀,存者百余人,唯与田宗汭等脱身而至。魏 王使人问之曰:“亲握重兵,何得不战?”曰:“畏大王神武,不敢当其锋。”曰: “何不早降?”曰:“盖缘王师不入封部,无门纳款。”曰:“初入蕃部几许人?” 曰:“万余口。”“今存者几何?”曰:“才及百数。”魏王曰:“汝可偿万人之 命。”遂斩之。

  十一月庚寅朔,帝幸寿安,号恸于坤陵。戊戌,以振武节度使硃守殷为兗州节 度使。徐州、鄴都上言,十月二十五日夜,地大震。康延孝至利州,修吉柏津浮梁。 伪昭武军节度使林思谔来降。辛丑,魏王过利州,帝赐王衍诏,谕以祸福。甲辰, 魏王至剑州,伪武信军节度使王宗寿以遂、合、渝、泸、忠五州来降。丁未,高丽 国遣使贡方物。康延孝、李严至汉州,王衍遣人送牛酒请降,李严遂先入成都。戊 申,祔贞简皇太后神主于太庙。

  己酉,魏王至绵州,王衍遣使上笺归命。庚戌,皇弟郓州节度使存霸、滑州节 度使存渥、左金吾大将军晋州节度使存乂、邢州节度使存纪,并授起复云麾将军、 右金吾大将军同正。荆南节度使高季兴奏,收复归、夔、忠等州。辛亥,魏王至德 阳。伪六军使王宗弼报,王衍举家迁于西宅,宗弼权称西川兵马留后;又报伪枢密 使宋光嗣景润澄、宣徽使李周辂欧阳晃同有异谋,惑乱蜀主,已枭斩讫。《九国志 ·王宗弼传》:唐师陷凤州,衍遣三招讨屯三泉以拒唐师,未战,三招讨俱遁走, 因令宗弼守绵谷而诛三招讨,宗弼遂与三招讨同送款于魏王。乃还成都,斩宋光嗣 等,函首送于魏王,迁衍及母妻于西宫。壬子,王衍遣使上表请降。癸丑,以吴越 国马步统军使、检校太傅钱元球为检校太尉、守侍中,充静海军节度使。乙卯,魏 王至西川城北。丙辰,蜀主王衍出降,语在衍传。

  丁巳,大军入成都,法令严峻,市不易肆。自兴师凡七十五日,蜀平,得兵士 三万、兵仗七百万、粮三百五十三万、钱一百九十二万贯、金银共二十二万两、珠 玉犀象二万、纹锦绫罗五十万,得节度州十、郡六十四、县二百四十九。己丑,礼 仪使奏:“贞简皇太后升祔礼毕,一应宗庙伎乐及诸祀并请仍旧。”从之。十二月 壬戌,以前云州节度使李存敬为同州节度使;以同州节度使、检校太保、同平章事 李令德为遂州节度使;以邠州节度使、检校太保董璋为剑南东川节度副大使、知节 度事;以华州节度使毛璋为邠州节度使;以左金吾大将军史敬熔为华州节度使。丁 卯,以武宁军节度副使李绍文为兗州观察留后。庚午,宴诸王武臣于长春殿,始用 乐。丙子,以北京副留守、太原尹孟知祥为检校太傅、同平章事、成都尹、剑南西 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西山八国云南都招抚等使;以户部尚书王正言为检校吏 部尚书、守兴唐尹,充鄴都副留守;以鄴都副留守、兴唐尹张宪检校吏部尚书、太 原尹,充北京副留守、知留守事。

  己卯,以腊辰狩于白沙,皇后、皇子、宫人毕从。庚辰,次伊阙。辛巳,次潭 泊。壬午,次龛涧。癸未,还宫。是时大雪苦寒,吏士有冻踣于路者。伊、汝之民, 饥乏尤甚,卫兵所至,责其供饷,既不能给,因坏其什器,撤其庐舍而焚之,甚于 剽劫。县吏畏恐,窜避于山谷间。甲申,出御札示中书门下,以今岁水灾异常,所 在人户流徙,以避征赋,关市之征,抽纳繁碎,宜令宰臣商量条奏。丙戌,第三姑 宋氏封义宁大长公主,长姊孟氏封琼华长公主,第十一妹张氏封瑶英长公主。

  闰十二月甲午,赐中书门下诏曰:

  朕闻古先哲王,临御天下,上则以无偏无党为至治,次则以足食足兵为远谋, 缅惟前修,诚可师范。朕纂承凤历,嗣守鸿图,三载于兹,万机是总,非不知五兵 未弭,兆庶多艰,盖赖卿等寅亮居怀,康济为务,冀尽数舆之理,洞询盍彻之规。 今则潜按方区,备聆谣俗,或力役罕均其劳逸,或赋租莫辨于后先,但以督促为名, 烦苛不已。被甲胄者何尝充给,趋朝省者转困支持,州闾之货殖全疏,天地之灾祥 屡应。以至星辰越度,旱涝不时,农桑失业于丘园,道殣相望于郊野,生灵及此, 寝食宁遑,岂非朕德政未孚,焦劳自拙者耶!

  朕昨亲援毫翰,轸念疮痍,一则询尔谋猷,一则表予宵旰,未披来奏,转挠于 怀,敢不翼翼罪躬,乾乾轸虑。咨尔四岳,弼予一人,何不举贤才,裨寡昧。百辟 之内,群后之间,莫不有尽忠者被掩其能,抱器者艰陈其力。或草泽有遗逸之士, 山林多屈滞之人,尔所不知,吾将安访!卿等位尊调鼎,名显代天,既逢不讳之朝, 何吝由衷之说,当宜历告中外,急访英髦。应在仕及前资文武官已下,至草泽之士, 有济国治民、除奸革弊者,并宜各献封章,朕当选择施行。其近宣御札,亦告谕内 外,体朕意焉。

  是时,两河大水,户口流亡者十四五,都下供馈不充,军士乏食,乃有鬻子去 妻,老弱采拾于野,殍踣于行路者。州郡飞挽,旋给京师,租庸使孔谦日于上东门 外伫望其来,算而给之。加以所在泥潦,辇运艰难,愁叹之声,盈于道路,四方地 震,天象乖越。帝深忧之,问所司济赡之术。孔谦比以吏进,故无保邦济民之要务, 唯以急刻赋敛为事。枢密承旨段徊奏曰:“臣见本朝时或遇岁时灾歉,国费不足, 天子将求经济之要,则内出硃书御札,以访宰臣,请陛下依此故事行之。”即命学 士草词,帝亲札以访宰臣,非帝忧民之实也。时宰相豆卢革等依阿徇旨,竟无所陈, 但云:“陛下威德冠天下,今西蜀平定,珍宝甚多,可以给军。水旱作沴,天之常 道,不足以贻圣忧。”中官李绍宏奏曰:“俟魏王旋军之后,若兵额渐多,馈挽难 给,请且幸汴州,以便漕挽。”时群臣献议者亦多,大较词理迂阔,不中时病。唯 吏部尚书李琪引古田租之法,从权救弊之道,上疏言之,帝优诏以奖之。

  丁酉,诏伪蜀私署官员等:“惟名与器,不可假人,况是遐僻偏方,僭窃伪署, 因时乱而滥称名位,归国体而悉合削除。但恐当本朝屯否之时,有历代簪缨之士, 既陷彼土,遂授伪官。又虑有曾受本朝渥恩,当时已居班秩,须为升降,不可通同。 应伪署官至太师、太傅及三少,并太尉、司徒、司空、侍中、中书令、左右仆射已 上,并宜降至六尚书,临时更约伪署高低为六行次第。阶至开府、特进、金紫者, 宜令文班降至朝散大夫,武班降至银青。爵伪署将相已下与开国男,余并不得更称 封爵,其有功臣者削去。《五代会要》云:其有功臣名号,并宜削去。如是伪署节 镇,伐罪之初,率先向化及立功效者,宜委继岌、崇韬临时奖任。其刺史但许称使 君,不得更有检校官。其伪署班行正四品已上,酌此降黜,五品已下,如不曾经本 朝授官,若材智有闻,即许于府县中量材任使;如无材智可录,止是蜀地土人,并 宜放归田里。如是西班有称统军上将军者,若是本朝功臣子孙及将相之嗣,并据人 材高下,与诸卫小将军、府率、中郎将,次第授任。如是小将军已下,据人材堪任 使者,宜委西川节度使衙前补押衙;不堪任使者,亦宜放归田里。应已前降官,除 军前量事迹任使外,余并称前衔,候朝廷续据才行任使。”

  庚子,彰武、保大等节度使高万兴卒。甲辰,淮南杨溥遣使朝贡。乙巳,以晋 州节度使李存乂为鄜州节度使,以相州刺史李存确为晋州节度使。丙子,两省谏官 上疏,请车驾不巡幸汴州,凡三上章,乃允。庚戌,魏王继岌奏,遣秦州副史徐蔼 赍书招谕南诏蛮。又奏,点到两川马九千五百三十匹。《清异录》:庄宗灭梁平蜀, 志颇自逸,命蜀匠织十幅无缝锦为被材,被成,赐名“六合被”。辛亥,制皇第二 弟存霸可封永王,第三弟存美可封邕王,第四弟存渥可封申王,第五弟存乂可封睦 王,第六弟存确可封通王,第七弟存纪可封雅王。是岁,日傍有背气,凡十三。

扩展阅读

  • 译文
  •   同光三年(925)七月六日,因下雨太久,诏令河南府依法求晴。滑州报告,黄河决口。十一日,皇太后在长寿宫去世,庄宗在宫内服丧,把遗令传出宫宣示。十二日,庄宗在长寿宫穿上丧服,百官在长寿宫按次序穿上丧服后在殿前排列安慰庄宗。十四日,宰臣上表章请庄宗听政,没答应;再上表章,下旨说应停止上朝七天。十六日,弘文馆上奏:“请依照《六典》,改弘文馆为崇文馆。”庄宗同意。当时枢密使郭崇韬已故父亲名叫弘,豆卢革迎合郭崇韬的意思,上奏改弘文馆名字。洛水泛涨,冲坏天津桥,用船渡人,每天有翻船落水的。十八日,宰臣百官上表章请庄宗听政,又请恢复正常饮食,共上了三次表章。任刑部尚书李琪充大行皇太后山陵礼仪使,任河南尹张全义充山陵桥道排顿使,任孔谦充监护使。二>>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