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二

  克让,武皇之仲弟也。少善骑射,以勇悍闻。咸通中,从讨庞勋,以功为振武 都校。乾符中,王仙芝陷荆、襄,朝廷征兵,克让率师奉诏,贼平,以功授金吾将 军,留宿卫。初,懿祖归朝,宪宗赐宅于亲仁坊,自长庆以来,相次一人典卫兵。 武皇之起云中,杀段文楚,朝议罪之,命加兵于我,惧,将逃归,天子诏巡使王处 存夜围亲仁坊捕克让。诘旦兵合,克让与纪纲何相温、安文宽、石的历十余骑弯弧 跃马,突围而出。官军数千人追之,比至渭桥,死者数百。克让自夏阳掠船而济, 归于雁门。明年,武皇昭雪,克让复入宿卫。黄巢犯阙,僖宗幸蜀,克让时守潼关, 为贼所败,以部下六七骑伏于南山佛寺,夜为山僧所害。

  克让既死,纪纲浑进通冒刃获免,归于黄巢。中和二年冬,武皇入关讨贼,屯 沙苑。黄巢遣使米重威赍赂修好,因送浑进通至,兼擒送害克让僧十人。武皇燔伪 诏,还其使,尽诛诸僧,为克让发哀行服,悲恸久之。

  克修,字崇远,武皇从父弟也。父德成,初为天宁军使,从献祖讨庞勋,以功 授朔州刺史。克修少便弓马,从父征讨,所至立功,武皇节制雁门,以克修为奉诚 军使,从入关为前锋,破黄揆于华阴,败尚让于梁田坡,蹙黄巢于光顺门,每战皆 捷,勇慑诸军。贼平,授检校刑部尚书,为左营军使。其年十月,潞州牙将安居受 来乞师,请复昭义军,武皇遣大将贺公雅、李筠、安金俊等以兵从。与孟方立战于 铜鞮,不利,武皇乃令克修将兵继进。是月,平潞州,斩其刺史李殷锐,乃表克修 为昭义节度使。光启二年九月,克修出师山东,收复邢、洺。十一月,拔故镇。孟 方立遣将吕臻来援,战于焦岗,大败之,擒吕臻,俘斩万计,进拔武安、临洺诸属 县,乘胜进围邢州。方立求援于镇州,王镕出师三万援之,克修军退。及李罕之来 归,武皇授以泽州刺史,与克修合势进攻河阳,连岁出师,以苦怀、孟。十月,孟 方立遣将奚忠信将兵三万袭我辽州,克修设伏于辽之东山,大败贼军,擒忠信以献。 龙纪元年,武皇大举以伐邢、洺,及班师,因抚封于上党。克修性俭啬,不事华靡, 供帐饔膳,品数简陋。武皇怒其菲薄,笞而诟之,克修惭愤发疾;明年三月,卒于 潞之府第,时年三十一。庄宗即位,追赠太师。

  克修子二人,长曰嗣弼,次曰嗣肱。嗣弼初授泽州刺史,历昭义、横海节度副 使,改海州刺史。天祐十九年,契丹犯燕、赵,陷涿郡,《辽史·太祖纪》:十二 月癸亥,围涿州,有白兔缘垒而上,是日破其郛。嗣弼举家被俘,迁于幕庭。

  嗣肱,少有胆略,屡立战功,夹城之役,从周德威为前锋。时兄嗣弼为昭义副 使,与嗣昭守城,兄弟内外奋战,忠力威壮,感动三军。潞围既解,以功授检校左 仆射,入为三城巡检,知衙内事。天祐七年,周德威援灵、夏,党项阻道,音驿不 通。嗣肱奉命自麟州渡河,应接德威,与党项转战数十里,合德威军。柏乡之战, 嗣肱为马步都虞候。明年,从庄宗会硃友谦于猗氏,改教练使,与存审援河中,败 汴军于胡壁堡,获将庞让。十年,与存审屯赵州,击汴人于观津。时梁祖新屠枣强, 其将贺德伦急攻蓚县,率师五万合势营于蓚之西。嗣肱自下博率骑三百,薄晚与梁 之樵刍者相杂,日既晡,入梁军营门,诸骑相合,大噪,弧矢星发,虓阚驰突。汴 人不知所为,营中扰,既暝,敛骑而退。是夜,梁祖烧营而遁,解蓚县之围。以功 特授蔚州刺史、雁门以北都知兵马使。从平刘守光。十二年,改应州刺史,累迁泽、 代二州刺史、石岭以北都知兵马使。十九年,新州刺史王郁叛入契丹。嗣肱进兵定 妫、儒、武等三州,授山北都团练使。二十年春,卒于新州,时年四十五。

  克恭,武皇之诸弟也。龙纪中,为决胜军使。大顺初,潞帅李克修卒,克恭代 为昭义节度使。性骄横不法,未闲军政。潞人素便克修之简正,恶克恭之恣纵,又 以克修非罪暴卒,人士离心。时武皇初定邢、洺三州,将有事于河朔,大搜军实。 潞州有后院军,兵之雄劲者,克恭选其五百人献于武皇,军使安居受惜其兵。不悦。 克恭令裨校李元审、安建、纪纲、冯霸部送太原,行次铜鞮县,冯霸劫众谋叛,杀 都将刘杲、县令戴劳谦,循山而南,比及沁水,有众三千。武皇令李元审将兵击之, 与霸战于沁水,不利,元审战伤,收军于潞。五月十五日,克恭视元审于孔目吏刘 崇之第。是日,州将安居受引兵仗攻克恭,因风纵火,克恭、元审并遇害,州民推 居受为留后。初,孟方立之乱,居受以泽、潞归于武皇,至是孟迁以邢、洺纳降, 复任为牙将,居受惧其图己,乃叛,杀克恭以结汴人。居受遣人召冯霸于沁水,霸 不受命。居受惧,将奔归朝廷,至长子,为野人所杀,传首冯霸军。霸乃引军据潞 州,自称留后,求援于汴。武皇令康君立讨之,汴将葛从周来援霸。九月,李存孝 急攻潞州,汴军夜遁,获霸等诛之,武皇乃以康君立为昭义节度使。

  克宁,武皇之季弟也。初从起云中,为奉诚军使,赫连铎之攻黄花城也,克宁 奉武皇及诸弟登城,血战三日,力尽备竭,杀贼万计。燕军之攻蔚州,克宁昆仲婴 城拒敌,昼夜辍寝食者旬余。后从达靼入关,逐黄寇。凡征行无不卫从,于昆弟之 间,最推仁孝,小心恭谨,武皇尤友爱之。及镇太原,授辽州刺史,累至云州防御 使。乾宁初,改忻州刺史,从入关讨王行瑜,充马步军都将,以功授检校司徒。天 祐初,授内外都制置、管内蕃汉都知兵马使、检校太保,充振武节度使,凡军政皆 决于克宁。

  五年正月,武皇疾笃,克宁等侍疾,垂泣辞诀。克宁曰:“王万一不讳,后事 何属?”因召庄宗侍侧,谓克宁、张承业曰;“亚子累公等。”言终弃代。将发哀, 克宁纪纲军府,中外无哗。初,武皇奖励军戎,多畜庶孽,衣服礼秩如嫡者六七辈, 比之嗣王,年齿又长,各有部曲,朝夕聚谋,皆欲为乱。庄宗英察,惧及于祸,将 嗣位,让克宁曰:“兒年孤稚,未通庶政,虽承遗命,恐未能弹压大事。季父勋德 俱高,众情推伏,且请制置军府,候兒有立,听季父处分。”克宁曰:“亡兄遗命, 属在我兒,孰敢异议者!兒但嗣世,中外之事,何忧不办。”视事之日,率先拜贺。 庄宗嗣位,军民政事,一切委之,权柄既重,趣向者多附之。李存颢者,以阴计干 克宁曰:“兄亡弟及,古今旧事,委父拜侄,理所未安,富贵功名,当宜自立,天 与不取,后悔无及。”克宁曰:“公毋得不祥之言!,我家世立功三代,父慈子孝, 天下知名,苟吾兄山河有托,我亦何求!公无复言,必斩尔首以徇。”克宁虽慈爱 因心,而日为凶徒惑乱。群凶之妻复以此言干克宁妻孟夫人,说激百端,夫人惧事 泄及祸,屡让克宁,由是愈惑。会克宁因事杀都虞候李存质,又请兼领大同节度, 以蔚、朔为属郡,又数怒监军张承业、李存璋;由是知其有贰。近臣史敬镕素与存 颢善,尽知其事。敬镕告贞简太后曰:“存颢与管内太保阴图叛乱,俟嗣王过其第 即擒之,并太后子母,欲送于汴州。窃发有日矣。”庄宗召张承业、李存璋谓曰: “季父所为如此,无犹子之情,骨肉不可自相鱼肉,吾即避路,则祸乱不作矣。” 承业曰:“老夫亲承遗托,言犹在耳。存颢辈欲以太原降贼,王乃何路求生?不即 讨除,亡无日矣。”因令吴珙、存璋为之备。二月二十日,会诸将于府第,擒存颢、 克宁于坐。庄宗垂泣数之曰:“兒初以军府让季父,季父不忍弃先人遗命。今已事 定,复欲以兒子母投畀豺虎,季父何忍此心!”克宁泣对曰:“盖谗夫交构,吾复 何言!”是日,与存颢俱伏法。克宁仁而无断,故及于祸。案《新唐书·宰相世系 表》:嗣昭,国昌有子四人:克恭、克俭、克用、克柔。是书《李嗣昭传》云:武 皇母弟代州刺史克柔之假子也。是克柔为武皇母弟。《新唐书·沙陀传》:武皇有 弟克勤,《通鉴》引《纪年录》有兄克俭,而是书俱无传,疑有阙文。

  史臣曰:昔武皇发迹于阴山,庄宗肇基于河朔,虽奄有天下,而享国日浅,眷 言枝属,空秀棣华,固未及推帝尧敦叙之恩,广成王封建之义。自克让而下,不获 就鲁、卫之封,懋间、平之德也。况夭横相继,亦良可悲哉!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李克宁,是武皇的小弟弟。起初随父兄在云中起事,任奉诚军使。赫连铎进攻黄花城时,李克宁和武皇以及各位弟弟登上城墙,血战三日,力气耗尽,杀敌数万。燕军进攻蔚州时,李克宁兄弟拒城抗敌,昼夜不吃不睡有十几天。后来跟随武皇自鞑靼入关,驱逐黄巢军队。凡是征战行军无不侍卫随从,在兄弟里面是最仁孝的,小心恭谨,武皇对他尤其喜爱。到镇守太原时,被授予辽州刺史,升到云州防御使。乾宁初年,改任忻州刺史,随从入关讨伐王行瑜,兼马军步军大将,因战功授检校司徒。天祐初年,授内外都制置、管内蕃汉都知兵马使、检校太保,兼振武军节度使,所有军政大事都由李克宁决定。

      天祐五年(908)一月,武皇病重,李克宁等侍候在旁,垂涕诀别,李克宁说:“王兄万一去世,后事>>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