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列传十一

  丁会,字道隐,寿州寿春人。父季。会幼放荡纵横,不治农产,恆随哀挽者学 绋讴,尤嗜其声。既长,遇乱,合雄兒为盗,有志功名。黄巢渡淮,会从梁祖为部 曲,梁祖镇门,会历都押衙。自梁祖诛宗权,并时溥,屠硃瑄,走硃瑾,会恆以兵 从,多立奇功。文德中,表授怀州刺史,历滑州留后、河阳节度使、检校司徒。自 河阳以疾致政于洛阳。梁祖季年猜忌,故将功大者多遭族灭,会阴有避祸之志,称 疾者累年。天复元年,梁祖奄有河中、晋、绛,乃起会为昭义节度使。昭宗幸洛阳, 加同平章事。其年,昭宗遇弑,哀问至,会三军缟素,流涕久之。时梁祖亲讨刘守 文于沧州,驻军于长芦。三年十二月,王师攻会,居旬日,会以潞州归于武皇。 《北梦琐言》:梁祖雄猜,疑忌功臣,忽谓敬翔曰;“吾梦丁会在前祗候,吾将乘 马欲出,圉人以马就台,忽为丁会跨之以出,时梦中怒,叱喝数声,因惊觉,甚恶 之。”是月,丁会举潞州军民归河东矣。引见,会泣曰:“臣非不能守潞,但以汴 王篡弱唐祚,猜嫌旧将,臣虽蒙保荐之恩,而不忍相从,今所谓吐盗父之食以见王 也。”武皇纳之,赐甲第于太原,位在诸将上。五年,汴将李思安围潞州,以会为 都招讨使、检校太尉。

  庄宗嗣王位,与会决谋,破汴军于夹城。七年十一月,卒于大原。庄宗即位, 追赠太师。有子七人,知沆为梁祖所诛,余皆历内职。

  阎宝,字琼美,郓州人。父佐,海州刺史。宝少事硃瑾为牙将,瑾之失守于兗 也,宝与瑾将胡规、康怀英归汴梁,皆擢任之。自梁祖陈师河朔,争霸关西,宝与 葛从周、丁会、贺德伦、李思安各为大将,统兵四出,所至立功,历洺、随、宿、 郑四州刺史。天祐六年,梁祖以宝为邢洺节度使、检校太傅。庄宗定魏博,十三年, 攻相、卫、洺、磁,下之,宝独保邢州,城孤援绝。八月,宝以邢州降,庄宗嘉之, 进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遥领天平国节度使、东南面招讨等使,待以宾礼,位在 诸将上,每有谋画,与之参决。契丹之寇幽州也,周德威危急,宝与李存审从明宗 击契丹于幽州西北,解围而还。胡柳之役,诸军逗挠,汴军登无石山,其势甚盛。 庄宗望之,畏其不敌,且欲保营。宝进曰:“王深入敌境,偏师不利,王彦章骑军 已入濮州,山下唯列步兵,向晚皆有归志。我尽锐击之,败走必矣。今若引退,必 为所乘,我军未集,更闻贼胜,即不战而自溃也。凡决胜料情,情势已得,断在不 疑。今王之成败,在此一战,若不决胜,设使余众渡河,河朔非王有也,王其勉之!” 庄宗闻之耸听,曰:“微公几失计。”即引骑大噪,奋槊登山,大败汴人。十八年, 张文礼杀王镕叛,宝帅师进讨。八月,收赵州,进渡滹水,擒贼党张友顺以献。九 月,进逼真定,结营西南隅。掘堑栅以环之,决大悲寺漕渠以浸其郛。十九年正月, 契丹三十万来援镇州,前锋至新乐,众心忧之。宝见庄宗,指陈方略,军情乃安。 敌退,加检校侍中。三月,城中饥,王处瑾之众出城求食,宝纵其出,伏兵截击之。 饥贼大至,诸军未集,为贼年乘;宝乃收军退保赵州,因惭愤成疾,疽发背而卒, 时年六十。同光初,追赠太师;晋天福中,追封太原郡王。

  有子八人,宏伦、宏儒皆位至郡守。

  符习,赵州昭庆县人。少从军,事节度使王镕,积功至列校。自庄宗经略河朔, 与镕连衡,常令习率师从庄宗征讨。镕为张文礼所害,时习在德胜寨,文礼上书请 习等归镇。习雨泣诉于庄宗曰:“臣本赵人,家世事王氏,故使尝授臣一剑,俾臣 平荡凶寇。自闻变故,徒怀冤愤,欲以自刭,无益于营魂。且张文礼乃幽、沧叛将, 赵王知人不尽,过意任使,致被反噬。臣虽不武,愿在霸府血战而死,不能委身于 凶首。”庄宗曰:“尔既怀旧君之爱,可复仇乎?吾当助尔。”习等举身投地,号 恸感激,谢曰:“王必以故使辅翼之劳,雪其冤耻,臣不敢期师旅为助,但悉本军 可以诛其逆竖。”庄宗即令阎宝、史建瑭助习讨文礼,乃以习为成德军兵马留后。 及文礼诛,将正授节钺,习不敢当其任,辞曰:“臣缘故使未葬,又无嗣息,臣合 服斩缞,候臣礼制毕听命。”及庄宗兼领镇州,乃割相、卫二州置义宁军,以习为 节度使。习奏曰:“魏博六州,见系霸府,不宜遽有割隶。但授臣河南一镇,臣自 攻取。”乃授天平军节度、东南面招讨使。

  习有器度,性忠壮,自庄宗十年沿河战守,习常以本军从,心无顾望,诸将服 其为人。同光初,以习为邢州节度。明年,移镇青州。四年二月,赵在礼盗据魏州, 习受诏以淄、青之师进讨;至则会军乱,习乃退军渡河。明宗自鄴赴洛,遣使召之, 习不时而至。既至,谒明宗于胙县。霍彦威谓习曰:“主上所知者十人,公在其四, 何犹豫乎!”习乃从明宗入汴。明宗即位,加兼侍中,令归本镇。属青州守将王公 俨拒命,复授天平军节度使。《宋史·颜衎传》:天成初,为邹平令。符习初镇天 平,习武臣之廉慎者,以书告属邑,毋聚敛为献贺。衎未领书,以故规行之,寻为 吏所讼,习遽召衎笞之,幕客军吏,咸以为辱及正人,习甚悔焉,即表为观察判官, 且塞前事。四年,移汴州节度使。安重诲素不悦习,会汴人言习厚赋民钱,以代纳 藁,及纳军租,多收加耗,由是罢归京师。《通鉴》:习自恃宿将,议论多抗安重 诲,故重诲求其过,奏之。授太子太师致仕,求归故里,许之,乃归昭庆县。明宗 以其子令谦为赵州刺史。习飞扬痛饮,周游田里,不集朋徒,不过郡邑,如此累年, 中风而卒。赠太师。

  子蒙嗣,位至礼部侍郎。

  乌震,冀州信都人也。少孤,自勤乡校。弱冠从军,初为镇州队长,以功渐升 部将,与符习从征于河上,颇得士心。闻张文礼弑王镕,志复主雠,雪泣请行。兵 及恆阳,文礼执其母妻洎兒女十口诱之,不回,攻城日急。文礼忿之,咸割鼻断腕, 不绝于肤,放至军门,观者皆不忍正视。震一恸而止,愤激奋命,身先矢石。镇州 平,以功授震深、赵二州刺史。其性纯质,以清直御下,在河北独有政声,移易州 刺史,兼北面水陆转运、招抚等使。契丹犯塞,渔阳路梗,震率师运粮,三入蓟门, 擢为河北道副招讨,遥领宣州节度使,代房知温军于卢台。及至军,会戍兵龙晊所 部鄴都奉节等军数千人作乱,未及交印而遇害。明宗闻之,废朝一日,诏赠太傅。 震略涉书史,尤嗜《左氏传》,好为诗,善笔札,凡邮亭佛寺,多有留题之迹。及 其遇祸,燕、赵之士皆叹惜之。

  王瓚,故河中节度使重盈之诸子也。天复初,梁祖既平河中,追念王氏旧恩, 辟瓚为宾佐。梁祖即位,历诸卫大将军、兗华两镇节度使、开封尹。贞明五年,代 贺瑰统军驻于河上。时李存审筑垒于德胜渡。秋八月,瓚率汴军五万,自黎阳渡河, 将掩击魏州,明宗出师拒之。瓚至顿丘而旋,于杨村夹河筑垒,架浮航,自滑馈运 相继。瓚严于军法,令行禁止,然机略应变,则非所长。十一月,瓚率其众观兵于 戚城,明宗以前锋击之,获其将李立。十二月,逻骑报汴之馈粮千计,沿河而下, 可掩而取之。庄宗遣徒兵五千,设伏以待之,使骑军循河南岸西上,俘获馈役数千。 瓚结阵河曲,以待王师,既而兵合,一战败之。瓚众走保南城,瓚以小舟北渡仅免。 是日,获马千余匹,俘斩万级,王师乘胜徇地曹、濮。梁主以瓚失律,令戴思远代 还。

  及王师袭汴,时瓚为开封府尹。梁主闻王师将至,自登建国门楼,日夜垂泣, 时持国宝谓瓚曰:“吾终保有此者,系卿耳。”令瓚阅市人散徒,登城为备。洎明 宗至封丘门,瓚开门迎降。翼日,庄宗御元德殿,瓚与百官待罪及进币马,诏释之, 仍令收梁主尸,备槥椟权厝于佛寺,漆首函送于郊社。居数日,段凝上疏奏:“梁 朝掌事权者赵岩等,并助成虐政,结怨于人,圣政惟新,宜诛首恶,以谢天下。” 于是张汉杰、张汉融、张汉伦、张希逸、赵縠、硃珪等并族诛,家财籍没。瓚闻诸 族当法,忧悸失次,每出则与妻子诀别。郭崇韬遣人慰譬之,诏授宣武军节度副使, 知府事,检校太傅如故。《欧阳史》云:瓚伏地请死,庄宗劳而起之曰:“朕与卿 家世婚姻,然人臣各为主耳,复何罪邪!”因以为开封尹,迁宣武军节度使。瓚心 忧疑成疾,十二月卒。赠太子太师。

  瓚虽为治严肃,而惨酷有家世风。自历守蕃镇,颇能除盗,而明不能照下。及 尹正京邑,委政于爱婿牙将辛廷蔚,曲法纳贿,因缘为奸。初,汴人驻军于河上, 军计不足,瓚请率汴之富户,出助军钱,赋取不均,人靡控诉,至有雉经者,又有 富室致赂幸而免率者。及明宗即位,素知廷蔚之奸,乃勒归田里。然瓚能优礼搢绅, 抑挫豪猾,故当时士流皆称仰焉。

  袁象先,宋州下邑人也。自称唐中宗朝中书令、南阳郡王恕己之后。曾祖进朝, 成都少尹,梁以象先贵,累赠左仆射。祖忠义,忠武军节度判官,累赠司空。父敬 初,太府卿,累赠司徒、驸马都尉。敬初娶梁祖之妹,初封沛郡太君。开平中,追 封长公主。贞明中,追封万安大长公主。

  象先即梁祖之甥也。性宽厚,不忤于物,幼遇乱,慨然有忧时之意。象先尝射 一水鸟,不中,箭落水中,下贯双鲤,见者异之。梁祖镇夷门,象先起家授银青光 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景福元年,自检校左省常侍,迁检校工部尚 书,充元从马军指挥使兼左静边都指挥使。乾宁五年,再迁检校右仆射、左领军卫 将军同正,充宣武军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光化二年,权知宿州军州事。天复元年, 表授刺史,充本州团练、埇桥镇遏都知兵马使。会淮寇大至,围迫州城,象先雘力 御备,时援兵未至,颇怀忧沮。一日,登北城,憩其楼堞之上,怳然若寝,梦人告 曰:“我陈璠也,尝板筑是城,旧第犹在,今为军舍,可为我立庙,即助公阴兵。” 象先纳之。翼日,淮寇急攻其垒,梯冲角进,是日州城几陷。顷之,有大风雨,居 民望见城上兵甲无算,寇不能进,即时退去。象先方信鬼神之助,乃为之立祠,至 今里人祷祝不辍。三年,权知洺州军州事。天祐三年,授陈州刺史、检校司空。是 岁,陈州大水,民饥,有物生于野,形类蒲萄,其实可食,贫民赖焉。梁开平二年, 授左英武军使,再迁左神武、右羽林统军。三年,转右卫上将军,封汝南县男。四 年,权知宋州留后,到任五月,改天平军两使留后。时郓境再饥,户民流散,象先 即开仓赈恤,蒙赖者甚众。五年,梁祖北征,以象先为镇定东南行营都招讨应接副 使,进封开国伯。领兵攻蓚县,不克而还。俄奉诏自郓赴阙,郓人遮留,毁石桥而 不得进,乃自他门而逸。寻授左龙武统军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乾化三年,与魏博 节度使杨师厚合谋,诛硃友珪于洛阳。梁末帝即位,以功授检校太保、同平章事, 遥领洪州节度使、行开封尹、判在京马步诸军,进封开国公。四年,授青州节度使, 加检校太傅。未几,移镇宋州,加检校太尉。象先在宋凡十年。

  初,梁祖领四镇,拥兵十万,威震天下,关东籓守,皆其将吏,方面补授,由 其保荐,四方舆金辇璧,骏奔结辙,纳赂于其庭。如是者十余年,寝成风俗,籓侯 牧守,下逮群吏,罕有廉白者,率皆掊敛剥下,以事权门。象先恃甥舅之势,所至 籓府,侵刻诛求尤甚,以此家财巨万。庄宗初定河南,象先率先入觐,辇珍币数十 万,遍赂权贵及刘皇后、伶官巷伯,居旬日,内外翕然称之。

  初,梁将未复官资者,凡上章奏姓名而已。郭崇韬奏曰:“河南征镇将吏,昭 洗之后,未有新官,每上表章,但书名姓,未颁纶制,必负忧疑。”即日,复以象 先为宋、亳、耀、辉、颍节度使,依前检校太尉、平章事,仍赐姓,名绍安,寻令 归镇。明年,以郊礼,象先复来朝。是时,制改宋州宣武军为归德军,因侍宴,庄 宗谓象先曰:“归德之名,无乃著题否?”象先拜谢而退,即命归镇。其年夏,以 疾卒于理所,年六十一。册赠太师,周广顺中,赠中书令,追封楚国公。

  象先二子,长曰正辞,历衢、雄二州刺史。次曰{山义},至周显德中,终于沧 州节度使。

  张温,字德润,魏州魏县人也。始仕梁祖为步直小将,改崇明都校。贞明初, 蒋殷以徐州叛,从刘鄩讨平之,改左右捉生都指挥使。庄宗伐邢台,获之,用为永 清都校,历武州刺史、山后八军都将。从庄宗袭契丹于幽州,收新州,历银枪效义 都指挥使,再任武州刺史。同光初,契丹陷妫、儒、檀、顺、平、蓟六州,武州独 全,改授蔚州刺史。天成初,历振武、昭武留后,寻授利州节度使,入为右卫上将 军。无几,授洋州节度使、右龙武统军,改云州节制。清泰初,屯兵雁门,逐契丹 出塞,移镇晋州,婴疾而卒。诏赠太尉。

  李绍文,郓州人,本姓张,名从楚。少事硃瑄为帐下,瑄败,归于梁祖,为四 镇牙校,累典诸军。天祐八年,从王景仁战,败于柏乡,绍文与别将曹儒收残众, 退保相州。王师之攻魏州也,绍文率众自黎阳将渡河。时汴人大恐,河无舟楫,绍 文惧为王师所逼,乃剽黎阳、临河、内黄至魏州,归于庄宗。庄宗嘉纳之,赐姓名, 分其两将三千人为左右匡霸军旅,仍令绍文、曹儒分将之。从周德威讨刘守光,进 检校司空,移将匡卫军。十二年,授博州刺史,预破刘鄩于故元城,历贝、隰、代 三郡刺史,领天雄军马步副都将,屯于德胜。从阎宝讨张文礼,为马步军都虞候。 明宗收郓州,以绍文为右都押衙、马步军都将,从破王彦章于中都。同光中,历徐、 滑二镇副使,知府事。三年,从郭崇韬讨西川,为洋州节度留后,领镇江军节度。 天成初,为武信军节度使,寻卒于镇。

  史臣曰:昔丁会之事梁祖也,功既隆矣,祸将及矣,挺身北首,故亦宜然。然 食人之禄,岂合如是哉!阎宝再降于人,夫何足贵焉。符习雪故主之沉冤,享通侯 之贵位,乃赵之奇士也。乌震不悯其亲,仁斯鲜矣,虽慕乐羊之迹,岂事文侯之宜。 瓚洎象先而下,皆降将也,又何足以讥焉!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阎宝,字琼美,郓州人。父亲阎佐,任海州刺史。阎宝年轻时在朱瑾手下当牙将,朱瑾失守兖州后,阎宝和朱瑾的将军胡规、康怀英投奔汴梁,都受到提拔。自从梁太祖在河朔用兵,到关西争霸,阎宝和葛从周、丁会、贺德伦、李思安都是大将,带兵四面出击,所到之地立功受奖,历任氵名、随、宿、郑四州刺史。天祐六年(909),梁太祖任阎宝为邢氵名节度使、检校太傅。唐庄宗平定魏博,天祐十三年(916),又进攻相、卫、氵名、磁等州,都被攻下了,只有阎宝独自保住邢州,孤城失去援助。八月,阎宝献邢州投降,庄宗嘉奖了他,任检校太尉、同平章事,遥任天平军节度使、东南面招讨等使,以宾客之礼相待,地位在各将之上,每当有要事谋划,总与他一起商量决定。

      契丹侵犯幽州时,周德威>>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