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高祖纪三

  天福三年正月戊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己酉,百官守司,以太 史先奏日蚀故也。至是不亏,内外称贺。壬戌,是夜以上元张灯于京城,纵都人游 乐,帝御大宁宫门楼观之。丙寅,端明殿学士、礼部侍郎和凝兼判度支;工部侍郎、 判度支王松改尚书刑部侍郎;户部郎中高延赏改左谏议大夫,充诸道盐铁转运副使。 壬申,以前右谏议大夫薛融为左谏议大夫。前兴元节度使张筠卒于西京,辍视朝一 日。《五代会要》:太常礼院申:“准故事,前节度使无例辍朝。”敕:“宜特辍 一日朝参。”

  二月庚辰,左散骑常侍张允进《驳赦论》。帝览而嘉之,降诏奖饰,仍付史馆。 甲申,荆南节度使高从诲加食邑实封。戊子,翰林学士李浣赐绯鱼袋。以尚书屯田 员外郎、知制诰吴承范为库部员外郎,充枢密院直学士。乙未,御札曰:“曾有宣 示百官,令进封事,今据到者未及十人。朕虽无德,自行敕后已是数月,至于假手 于人,也合各有一件事敷奏。食禄于朝,岂当如是!言而不用,朕所甘心;用而不 言,谁之责也。”丙申,制武清军节度使马希萼改威武军节度使。辛丑,中书上言: “《礼经》云:‘礼不讳嫌名,二名不偏讳。’注云:“‘嫌名,谓音声相近,若 禹与雨、邱与区也。二名不偏讳,谓孔子之母名徵在,言在不称徵,言徵不称在。’ 此古礼也。唐太宗二名并讳,明皇二名亦同;人姓与国讳音声相近是嫌名者,亦改 姓氏,与古礼有异。庙讳平声字,即不讳余三声;讳侧声,即不讳平声字。所讳字 正文及偏旁阙点画,望依令式施行。”诏曰:“朝廷之制,今古相沿,道在人宏, 礼非天降。方开历数,虔奉祖宗,虽逾孔子之文,未爽周公之训。所为二名及嫌名 事,宜依唐礼施行。”案:太原县有史匡翰碑,立于天福八年。匡翰,建瑭之子也。 碑于“瑭”字空文以避讳,而建瑭父敬思,仍书“敬”字,盖当时避讳之体如此。 乙巳,天和节,宴近臣于广政殿。

  三月戊午,鸿胪卿刘颀卒,赠太子宾客。壬戌,东上阁门使、前司农卿苏继颜 改鸿胪卿充职。回鹘可汗王仁美进野马、独峰驼、玉团、冈砂等方物。甲戌,永 寿长公主薨,辍朝一日。故泾州节度观察留后卢顺密赠右骁卫上将军。丁丑,诏禁 止私下打造铸泻铜器。

  四月丁亥,以尚书吏部侍郎卢詹为尚书左丞。中书舍人李详上疏:“请沙汰在 朝文武臣僚,以减冗食。仍条贯籓侯郡守,凡遇溥恩,不得多奏衙前职员,妄邀恩 泽。”疏奏,嘉之。戊子,宣武军节度、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广晋府行营都 招讨使杨光远加兼中书令。昭义节度使、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广晋府行营都排阵使 杜重威,河阳节度使兼奉国左右厢都指挥使、广晋府行营马步都虞候侯益,并加检 校太傅。凤翔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岐王李从严进封秦王,平卢军节度 使、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临淄王王建立进封东平王。甲午,泰宁军节度使李从温、 西京留守京兆尹李周、归德军节度使赵在礼,并加兼侍中。是月,诸道籓侯郡守皆 等第加恩。改雍熙楼为章和楼,避庙讳也。

  五月丁未朔,帝御崇元殿受朝,仗卫如式。丁巳,诏应诸州县名犯庙讳者并改 之。庚申,以杨光远男承祚为检校工部尚书、左威卫将军、驸马都尉。丁卯,魏府 行营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司徒、右神武统军王周加检校太保。戊辰,故振武节度使 李嗣本赠太尉。己巳,诏:“中外臣僚,带平章事、侍中、中书令及诸道节度使, 并许私门立戟,仍并官给及据官品依令式处分。”

  六月丁丑,右监门卫上将军王彦璘卒。甲申,以太子詹事王居敬制置安邑、解 县两池榷盐事。左谏议大夫薛融上疏,请停修洛京大内。优诏褒之,寻罢营造。庚 寅,翰林学士、尚书工部郎中、知制诰窦贞固改中书舍人充职。户部尚书致仕萧蘧 卒,赠右仆射。诏贡举宜权停一年,以员阙少而选人多,常调有淹滞故也。丁酉, 诏:“尚书司门应管诸阙令丞等,宜准唐天成四年四月四日敕,本司不得差补,只 委阙镇使钤辖,见差补者,并画时勒停讫奏闻。应常带使相节度使,自杨光远已下 凡七人,并改乡里名号。”

  七月丙午朔,差左谏议大夫薛融、秘书监吕琦、驾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刘 皞、刑部郎中司徒诩、大理正张仁彖,同共详定唐明宗朝编敕。庚戌,御史中丞 王延改尚书右丞,尚书右丞卢导改尚书吏部侍郎,以左谏议大夫薛融为御史中丞。 辛酉,制皇帝受命宝,以“受天明命,惟德允昌”为文。据《六典》,受命宝者, 天子修封禅、礼神祇则用之,其始皆破皇业钱以制之。皇业者,籓邸主事之所有也。 《五代会要》:天福三年六月,中书门下奏:“准敕,制皇帝受命宝。今按唐贞观 十六年,太宗文皇帝所刻之玺,白玉为螭首,其文曰‘皇帝景命,有德者昌’。” 敕:“宜以‘受天明命,惟德允昌’为文刻之。”壬戌,虞部郎中、知制诰于遘改 中书舍人。宰臣赵莹、桑维翰、李崧各改乡里名号。荆南节度使高从诲本贯汴州浚 仪县王畿乡表节东坊,改为拥旌乡浴凤里。

  八月戊寅,以左仆射刘昫为契丹册礼使,左散骑常侍韦勋副之,给事中卢重为 契丹皇太后册礼使。壬午,魏府军前奏,前澶州刺史冯晖自逆城来归。定州奏,境 内旱,民多流散。诏曰:“朕自临寰宇,每念生民,务切抚绥,期于富庶,属干戈 之未戢,虑徭役之或烦。惟彼中山,偶经夏旱,因兹疾苦,遽至流移,达我听闻, 深怀悯恻。应定州所差军前夫役逃户夏秋税并放。”甲申,襄州奏,汉江水涨一丈 一尺。己丑,以前澶州刺史冯晖为检校太保,充义成军节度使。诏:“河府、同州、 绛州等三处灾旱,逃移人户下所欠累年残税,并今年夏税差科,及麦苗子沿征诸色 钱物等并放。其逃户下秋苗,据见检到数不计是元额及出剩顷亩,并放一半。委观 察使散行晓谕,专切招携。应归业户人,仍指挥逐县切加安抚。”丙申,翰林学士、 中书舍人窦贞固上言:“请令文武百僚,逐司之内,各奏举一人,述其人有某能, 堪为某官某职。据所荐藏否,定举主黜陟。”《宋史·窦贞固传》载此疏,略云: 为国之要,进贤是先。陛下方树丕基,宜求多士。乞降诏百僚,令各司议定一人, 有何能识,堪何职官,朝廷依奏用之。若能符荐引,果谓当才,所奏之官,望加奖 赏。如乖其举,或涉徇私,所奏之官,宜加黜罚。自然官由德序,位以才升。三人 同行,尚闻择善;十目所视,必不滥知。臣职在论思,敢陈狂狷。疏奏,嘉之。仍 令文武百官于搢绅之内、草泽之中,知灼然有才器者,列名以奏。宴契丹册礼使于 广政殿。戊戌,郓州奏,阳谷县界河决。青州王建立奏,高丽国宿卫质子王仁翟乞 放归乡里。从之。辛丑,镇、邢、定三州奏,奉诏共差乐官六十七人往契丹。诏: “魏府城下,自屯军已来,坟墓多经属刂掘。虽已差人收掩,今更遣太仆卿邢德昭 往伸祭奠。”

  九月己酉,宫苑使焦继勋自军前押范延光牙将马谔赍归命请罪表到阙。壬子, 延光领部下将士素服于本府门俟命,有诏释罪。乙卯,诏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 冯道官一品,给门戟十六枝,中书侍郎平章事桑维翰、李崧给门戟十二枝。己未, 宣遣静鞭官刘守威、左金吾仗勘契官王英、司天台鸡叫学生商晖等并赴契丹。庚申, 契丹使人往洛京般取赵氏公主。《宋史·赵赞传》:德钧父子降晋,契丹尽锢之北 去,赞独与母公主留西洛。天福三年,晋祖命赞奉母归蓟门。襄州奏,汉江水涨三 丈,出岸害稼。东都奏,洛阳水涨一丈五尺,坏下浮桥。乙丑,于阗国王杨仁美遣 使贡方物。回鹘可汗遣使贡驼马。丙寅,赵延寿进马谢恩,放燕国长公主归幽州。 范延光差节度副使李式到阙,奉表首罪,兼进玉带一条。遣宣徽南院使刘处让权知 魏府军府事。己巳,复范延光官爵,其制略曰:“顷朕始登大宝,未静中原,六飞 才及于京师,千里未通于怀抱。楚王求旧,方在遗簪;曾子传疑,忽成投杼。寻闻 悛悔,遽戮奸回,干戈俄至于经时,雷雨因思于作解。果驰宾介,叠贡表章,向丹 阙以倾心,沥素诚而效顺。而况保全黎庶,完整甲兵,纳款斯来,其功非细。得不 特颁铁契,重建牙章,封本郡之土茅,移乐郊之旌钺。至于将吏,咸降丝纶。于戏! 上穹之运四时,不愆者信;大道之崇三宝,所重者慈。活万户之伤夷,息六师之劳 瘁。遂予仁悯,旌尔变通。永贻子孙,长守富贵,敬佩光宠,可不美欤!可复推诚 奉义佐运致理功臣、天雄军节度、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傅、兼 中书令、广晋尹、上柱国、临清王,食邑一万户,食实封一千户,改授郓州刺史、 天平军节度、郓齐原本阙一字。等州观察处置等使,赐铁券,改封高平郡王,仍令 择日备礼册命。”以天雄军节度副使、检校刑部尚书李式检校尚书右仆射,充亳州 团练使;以贝州刺史孙汉威为检校太保、陇州防御使;以天雄军三城都巡检使薛霸 为检校司空、卫州刺史;以天雄军马步军都指挥使五建为检校司空、虢州刺史;以 天雄军内外马军都指挥使药元福为检校司空、深州刺史;以天雄军内外步军都指挥 使安元霸为检校司空、随州刺史;以天雄军都监、前河阳行军司马李彦珣为检校司 空、坊州刺史。李式,延光之旧僚也,其余皆延光之将佐也,故有是命。庚午,遣 客省使李守贞押器币赐魏府立功将校。辛未,以魏府招讨使杨光远检校太师、兼中 书令,行广晋尹,充天雄军节度使。

  十月乙亥,福建节度使王继恭遣使贡方物。戊寅,契丹命使以宝册上帝徽号曰 英武明义皇帝。《欧阳史》作契丹使中书令韩频来奉册。是日,左右金吾、六军仪 仗、太常鼓吹等并出城迎引至崇元殿前,陈列如仪。郓州范延光奏到任内。庚辰, 御札曰:“为国之规,在于敏政;建都之法,务要利民。历考前经,朗然通论,顾 惟凉德,获启丕基。当数朝战伐之余,是兆庶伤残之后,车徒既广,帑廪咸虚。经 年之輓粟飞刍,继日而劳民动众,常烦漕运,不给供须。今汴州水陆要冲,山河形 胜,乃万庾千箱之地,是四通八达之郊。爰自按巡,益观宜便,俾升都邑,以利兵 民。汴州宜升为东京,置开封府。仍升开封、浚仪两县为赤县,其余升为畿县。应 旧置开封府时所管属县,并可仍旧割属收管,亦升为畿县。其洛京改为西京;其雍 京改为晋昌军,留守改为节度观察使,依旧为京兆府,列在七府之上;其曹州改为 防御州。其余制置,并委中书门下商量施行。”丙戌,以护圣左厢都指挥使、曹州 刺史张彦泽为镇国军节度使,以工部尚书裴皞为尚书右仆射致仕。是日,诏改大宁 宫门为明德门。又改京城诸门名额,南门尉氏以薰风为名,西二门郑门、梁门以金 义、乾明为名,北二门酸枣门、封丘门以元化、宣阳为名,东二门曹门、宋门以迎 春、仁和为名。戊子,以右金吾大将军马从斌为契丹国信使,考功郎中刘知新副之。 以前天平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安审琦为晋昌军节度使,行京兆尹。襄州 奏,江水涨害稼。壬辰,以枢密使、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桑维翰兼兵部 尚书,皆罢枢密使。案:以上疑有阙文。据《通鉴考异》引《晋高祖实录》,维翰 与李崧并罢枢密使。戊戌,大赦天下,以魏府初平故也。庚子,杨光远朝觐到阙, 对于便殿,锡赍甚厚。于阗国王李圣天册封为大宝于阗国王。以杭州嘉兴县为秀州, 从钱元瓘之奏也。

  十一月甲辰,枢密直学士、祠部员外郎吴涓进金部郎中、知制诰,枢密直学士、 库部员外郎吴承范进祠部郎中、知制诰。乙巳,郓州范延光来朝。丙午,封闽王昶 为闽国王,加食邑一万五千户。又以中吴建武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 苏州诚州刺史钱元璙为太傅,以清海军节度使、广州刺史钱元璹为检校太尉、兼中 书令,仍改名元懿。应有魏府行营将校及六军诸道、本城将校等,并与加恩。戊申, 以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判户部赵莹兼吏部尚书。以威武军节度、福建管内 观察处置等使王继恭为特进、检校太傅,仍封临海郡王。以魏博节度使杨光远为守 太尉、洛京留守,兼河阳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端明殿学士、尚书礼部侍郎、判 度支和凝改尚书户部侍郎充职。庚戌,郓州范延光上表乞休退,诏不允。辛亥,升 广晋府为鄴都,置留守。升广晋、元城两县为赤县,属府诸县升为畿县。升相州为 彰德军,置节度观察使,以澶、卫二州为属郡,其澶州仍升为防御州,移于德胜口 为治所。升贝州为永清军,置节度观察使,以博、冀二州为属郡。以西京留守高行 周为广晋尹、鄴都留守;广晋府行营中军使、贝州防御使王庭允加检校太傅,充相 州彰德军节度使;广晋府行营步军都指挥使、右神武统军王周为贝州永清军节度使。 甲寅,以范延光为太子太师致仕。丙辰,以秘书监吕琦为礼部侍郎,归德军节度使 赵在礼改天平军节度使,昭义军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马步军都虞候杜重威改忠武军节 度使,忠武军节度使、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刘知远改归德军节度使,前河阳节 度使兼奉国左右厢都指挥使侯益改昭义军节度使。癸亥,割濮州濮阳县棣澶州。诏 许天下私铸钱,以“天福元宝”为文。丙寅冬至,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

  十二月甲戌朔,以前兵部尚书梁文矩为太子太师,以镇州节度副使符蒙为右谏 议大夫,以吏部郎中曹国珍为左谏议大夫。丙子,以前泾州彰义军节度使李德珫为 晋州建雄军节度使,加同平章事。以皇太子右金吾卫上将军重贵为检校太傅、开封 尹,封郑王,加食邑三千户。戊寅,制以于阗国进奉使、检校太尉马继荣为镇国大 将军,副使黄门将军、国子少监张再通为试卫尉卿,监使殿头承旨、通事舍人吴顺 规为试将作少监。回鹘使都督李万金为归义大将军,监使雷德顺为顺化将军。是日, 诏:“宜令天下无问公私,应有铜欲铸钱者,一任取便酌量轻重铸造。”戊子,以 河阳潜龙宅为开晋禅院,邢州潜龙旧宅为广法禅院。龙武统军李从昶卒,辍朝一日, 赠太尉。

扩展阅读

  • 译文
  •   天福三年(938)一月一日,高祖驾临崇元殿接受百官朝贺,仪仗侍卫依照礼制行事。二日,文武百官各守其职,是因为太史官预报了日蚀的缘故。到了这一天却没有发生日蚀,宫廷内外称赞庆贺。十五日,这天夜里因为是元宵节,在京城张挂宫灯,任凭京城人民游玩行乐,高祖驾临大宁宫门楼观赏元宵节京城景色。二十五日,原兴元节度使张筠在西京去世,下令停止上朝一天。

      二月三日,左散骑常侍张允进献《驳赦论》一文,高祖阅后,认为写得好,降诏称赞奖励,然后交付史馆。七日,荆南节度使高从诲增加食邑实封。十一日,赏赐翰林学士李瀚绯鱼袋。十八日,高祖手谕“:曾经明示文武百官,令各上书一封,现在已经奉令承办的不到十人。我虽没有才德,从颁布命令之后,已有几个月了,即使>>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