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少帝纪一

  少帝,名重贵,高祖之从子也。考讳敬儒,母安氏,以唐天祐十一年六月二十 七日生帝于太原汾阳里。敬儒尝为后唐庄宗骑将,早薨,高祖以帝为子。帝少而谨 厚,高祖爱之。洎历方镇,尝遣从行,委以庶事,但性好驰射,有祖祢之风。高祖 镇太原,命琅琊王震以《礼记》教帝,不能领其大义,谓震曰:“非我家事业也。” 及高祖受围于太原,亲冒矢石,数献可于左右,高祖愈重焉。高祖受契丹册,将入 洛,欲留一子抚晋阳,先谋于契丹主,主曰:“使诸子尽出,吾当择之。”乃于行 中指帝谓高祖曰:“此眼大者可矣。”遂以帝为北京留守,授金紫光禄大夫、检校 司徒,行太原尹,知河东管内节度观察事。天福二年九月,征赴阙,授光禄大夫、 检校太保、右金吾卫上将军。三年十二月,授开封尹,加检校太傅,封郑王,增食 邑三千户。俄加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六年,高祖幸鄴,改广晋尹,进封 齐王。以下疑脱“七年正月,加兼侍中”八字。

  是岁六月十三日乙丑,高祖崩,承遗制命柩前即皇帝位。帝在并州未著人望, 及保厘浚郊,大有宽裕之称。从幸鄴都,是岁遇旱,高祖遣祈雨于白龙潭,有白龙 见于潭心,是夜澍雨尺余,人皆异之,至是果登大位焉。丁卯,赐侍卫诸军将校钱 一百贯下至五贯,以初即位示赍也。戊辰,宰臣冯道等率百僚请听政,凡三上表, 允之。庚午,始听政于崇德殿门偏廊,分命廷臣以嗣位奏告天地宗庙社稷。遣右骁 卫将军石德超等押先皇御马二匹,往相州西山扑祭,用北俗礼也。丙子,以司徒、 兼侍中冯道为大行皇帝山陵使,门下侍郎窦贞固副之,太常卿崔棁为礼仪使,户部 侍郎吕琦为卤簿使,御史中丞王易简为仪仗使。徐无党《五代史记注》云:旧史实 录无桥道顿递使,疑不置或阙书,汉高祖亦然。己卯,遣判四方馆事硃崇节、右金 吾大将军梁言持国信物使于契丹。是时,河南、河北、关西并奏蝗害稼。

  秋七月癸未朔,百官素服临于天清殿。戊子,诏应宫殿、州县及官名、府号、 人姓名,与先帝讳同音者改之。改西京明堂殿为宣德殿,中书政事堂为政事,堂 后官房头为录事,余为主事。《东都事略·陶穀传》:穀本姓唐,避晋祖讳改姓陶, 盖当时避讳之体如此。己丑,大行皇帝大祥,帝释缞服,百官衣縿。辛卯,帝除禫 服,百官吉服。壬辰,太皇太后刘氏崩,高祖之庶母也。遗诏服纪园陵毋用后礼, 皇帝不得废军国机务。既而礼官奏:“准令式,为祖父母齐缞周;又准丧葬令,皇 帝本服周者,三哭而止。请准后唐同光三年,皇太妃北京薨,庄宗于洛京西内发哀 素服,不视事三日。”从之。仍遣国子祭酒兼户部侍郎田敏奏告高祖灵座。癸巳, 右谏议大夫郑受益、中书舍人杨昭俭并停见任,以请假在外,不赴国丧故也。丁酉, 宰臣冯道等率文武百僚诣崇德殿门拜表,请御正殿,凡三上表,允之。安州奏,水 平地深七尺。庚子,帝御正殿,宣制:“天赦天下,诸道州府各色罪犯,除十恶五 逆、杀人强盗、官典犯赃、合作毒药、屠牛铸钱外,其余罪犯,咸赦除之。襄州安 从进如能果决输诚,并从释放。其中外臣僚将校,并与加恩。天下有虫蝗处,并与 除放租税。”辛丑,恆州顺国军节度使杜威、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并加检校太师, 仍增爵邑。青州平卢军节度使杨光远加守太师。癸卯,郓州天平军节度使兼侍卫马 步都虞候景延广加特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滑州义成军节 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守贞,相州彰德军节度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郭谨,并 加检校太傅,仍增爵邑。宰臣冯道等上表,请依旧置枢密使,略曰:“窃以枢密使 创自前朝,置诸近侍,其来已久,所便尤多。顷岁枢密使刘处让偶属家艰,爰拘丧 制,既从罢免,暂议改更,不曾显降敕文,永停使额。所愿各归职分,岂敢苟避繁 难。伏请依旧置枢密使。”初,高祖事后唐明宗,睹枢密使安重诲秉政擅权,赏罚 由己,常恶之,及登极,故断意废罢,一委中书。至是冯道等厌其事繁,故复请置 之,庶分其权。表凡三上,不允。乙巳,徐州节度使李从温、宋州节度使安彦威并 加兼中书令,西都留守、充襄州行营都部署高行周加兼侍中,凤翔节度使李从严 加守太保。遣中使就中书赐宰臣冯道生辰器币,道以幼属乱离,早丧父母,不记生 日,坚让不受。丙午,以给事中罗周岳为左散骑常侍,以右谏议大夫符蒙为给事中, 以秘书少监兼广晋少尹边蔚为右散骑常侍,以广晋少尹张煦为右谏议大夫,以广晋 府判官、光禄少卿边光范为右谏议大夫。丁未,荆南节度使、南平王高从诲加兼尚 书令,湖南节度使、楚王马希范加守太傅。自是籓侯郡守,皆第加官封,示溥恩也。 是月,州郡十七蝗。

  八月壬子朔,百官素服临于天清殿。乙卯,以左散骑常侍罗周岳为东京副留守。 庚申,以山陵礼仪使、太常卿崔棁为太子宾客,分司西都,病故也。壬戌,晋昌军 节度使桑维翰加检校太傅。甲子,宰臣冯道加守太尉,赵莹加中书令,李崧加左仆 射兼门下侍郎,和凝加右仆射。契丹遣使致慰礼马二十匹及罗绢等物。是日,襄州 行营都部署高行周奏,收复襄州,安从进自焚而死,生擒男宏赞斩之。前河东节度 使康福卒,赠太师,谥曰武安。戊辰,以太子太保兼尚书左仆射刘句为太子太傅。 诏赐襄州城内百姓粟,大户二斛,小户一斛,以久困重围也。己巳,以太子宾客赵 元辅权判太常卿事,充山陵礼仪使。庚午,葬太皇太后于魏县秦固村。癸酉,契丹 遣使致祭于高祖,赙礼御马二匹、羊千口、绢千匹。契丹主母亦遣使来慰。诏免襄 州城内人户今年夏秋来屋税,其城外下营处与放二年租税。应被安从进胁从者,一 切不问。是月,河中、河东、河西、徐、晋、商、汝等州蝗。

  九月丁丑朔,百官素服临于天清殿。己卯,分命朝臣诣寺观祷雨。辛巳,两浙 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福建节度使王延羲,并加食邑,仍改赐功臣名号。癸未, 帝御乾明门,观襄州行营都部署高行周、都监张从恩等献俘馘。有司宣露布讫,以 安从进男宏受等四十四人徇于市,皆斩之。曲赦京城禁囚。甲申,宴班师将校于崇 德殿,赐物有差。乙酉,宰臣和凝上《回河颂》,赐鞍马器帛。丁亥,以宋州归德 军节度使安彦威为西京留守兼河南尹;以襄州行营都部署、西京留守高行周为宋州 节度使,加检校太师。戊子,降襄州为防御使额,均、房二州割属邓州,升泌州为 团练使额。己丑,以东京留守兼开封尹李德珫为广晋尹;以宣徽南院使、襄州行营 都监张从恩为东京留守兼开封尹,加检校太尉;以前同州节度使、襄州行营副部署 宋彦筠为邓州威胜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尉。山陵礼仪使撰高祖祔飨太庙酌献乐章, 上之。庚寅,诏今后除授留守,宜降麻制。癸巳,乐平公主史氏进封鲁国大长公主, 寿安长公主乌氏进封魏国大长公主,郑国长公主杜氏进封宋国大长公主。荆南高从 诲累表让尚书令之命。己亥,追封故秦国长公主为梁国长公主,故永寿长公主为岐 国大长公主,故延庆长公主为邠国大长公主。辛丑,以义成军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 指挥使李守贞充大行皇帝山陵一行都部署。壬寅,以宣徽北院使、判三司刘遂清为 郑州防御使,以澶州防御使李承福为宣徽北院使。癸卯,诏大行皇帝十一月十日山 陵,宜自十月一日至十一月二十日不坐,放文武百官朝参。甲辰,上大行皇帝尊谥 宝册,百官素服班于天清殿。《五代会要》:天福七年,中书门下奏:山陵礼仪使 状:“高祖尊谥号及庙号,伏准故事,将启殡宫前,择日命太尉率百僚奉谥册,告 天于圜丘毕,奉谥册跪读于灵前。”此累朝之制,盖以天命尊极,不可稽留。今所 上高祖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尊谥宝册,伏缘去洛京地远,宝册难以往来,当司详酌, 伏请只差官往洛京,奏告南郊太庙。其日,中书门下文武百官立班,中书令、侍中 升灵座前读宝册,行告谥之礼。礼仪使撰进高祖祔飨太庙酌献乐章舞名,请以《咸 和之舞》为名。从之。

  冬十月辛亥朔,百官素服临于天清殿。襄州利市庙封为顺正王,仍令本州修崇 庙宇。癸亥,启攒宫,百官衣初丧服入临。甲子,灵驾进发,帝于硃凤门外行遣奠 之祭,辞毕还宫。丁丑,太保卢质卒,赠太子太师,谥曰文忠。己卯,宰臣李崧母 丧,归葬深州,遣使吊祭之。庚辰,契丹遣使致祭于高祖,赙马三匹、衣三袭。

  十一月庚寅,葬高祖皇帝于显陵。壬辰,湖南奏,前洪州节度使马希振卒。戊 戌,诏宰臣等分诣寺庙祈雪。庚子,祔高祖神主于太庙。辛丑,以金吾卫大将军、 权判三司董遇为三司使。诏:“州郡税盐,过税斤七钱,住税斤十钱,州府盐院并 省司差人勾当。”先是,诸州府除蚕盐外,每年海盐界分约收盐价钱一千七万贯, 高祖以所在禁法,抵犯者众,遂开盐禁,许通商,令州郡配征人户食盐钱,上户千 文,下户二百,分为五等,时亦便之。至是掌赋者欲增财利,难于骤变前法,乃重 其关市之征,盖欲绝其兴贩归利于官也。其后盐禁如故,盐钱亦征,至今为弊焉。 是日,诏:“天地宗庙社稷及诸祠祭等,访闻所司承管,多不精洁。宜令三司预支 一年礼料物色,于太庙置库收贮。差宗正丞主掌,委监察使监当,祭器祭服等未备 者修制。《五代会要》:敕差宗正丞石载仁专主掌,监察御史宋彦升监库,兼差供 奉官陈审璘往洛京,于太庙内隐便处修盖库屋五间,俟毕日,催促所支物色,监送 入库交付讫,取收领文状归阁。每有祠祭,诸司各请礼料。至时委监库御史宋彦升、 宗正丞石载仁旋行给付。其大祠、中祠兼令监察御史检点,小祠即令行事官检点。 如致慢易,本司准格科罪。其祭器未有者修制,已有者更仰整饬。

  十二月辛酉,以威武军节度副使、充福建管内诸军都指挥使王亚澄为威武军副 大使,知节度事。诏:“诸道州府,每遇大祭祀、冬至、寒食、立春、立夏、雨雪 未晴,不得行极刑。如有已断下文案,可取次日及雨雪定后施行。”乙丑,以前邓 州节度使安审晖为左羽林统军,以前延州节度使丁审琪为右羽林统军,以前金州节 度使潘环为左神武统军,以前华州节度使皇甫立为左金吾卫上将军,以右龙武统军 刘遂凝为左骁卫上将军,以前贝州节度使马万为右骁卫上将军,以左龙武大将军张 彦泽为右武卫上将军。丙寅,宰臣冯道、滑州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守贞、 河阳节度使皇甫遇、西京留守安彦威、广晋尹李德珫,并加爵邑,以山陵充奉之劳 也。己巳,回鹘进奉使密里等各授怀化归德大将军、将军郎将,放还蕃。庚午,故 洪州节度使马希振追封齐国公。辛未,故中吴建武等军节度使、彭城郡王钱元璙追 封广陵郡王。丙子,于阗、回鹘皆遗使贡方物。

  天福八年春正月辛巳,盗发唐坤陵,庄宗母曹太后之陵也。河南府上言:“逃 户凡五千三百八十七,饿死者兼之。”诏:“诸道以廪粟赈饥民,民有积粟者,均 分借便,以济贫民。”时州郡蝗旱,百姓流亡,饿死者千万计。东都人士僧道,请 车驾复幸东京。后唐庄宗德妃伊氏自契丹遣使贡马。庚寅,沙州留后曹元深加检校 太傅,充沙州归义军节度使。癸巳,发禁军万人并家口赴东京。乙巳,于阗、回鹘 入朝使刘再成等并授怀化大将军、将军郎将,放还蕃。

  二月庚戌,御札取今月十一日车驾还东京,沿路州府,不用修饰行宫;食宿顿 递,并以官物供给;文武臣僚除有公事合随驾外,并先次进发。以侍卫亲军使景延 广充御营使。癸丑,以广晋尹李德珫权鄴都留守。己未,车驾发鄴都,曲赦都下禁 囚。甲子,次封丘,文武百官见于行宫。乙丑,至东京。甲戌,以东京留守张从恩 为权鄴都留守,以皇弟检校司徒重睿为检校太保、开封尹,年幼未出阁,差左散骑 常侍边蔚知府事。丁丑,以前太仆卿薛仁谦为卫尉卿。河中逃户凡七千七百五十九。 是时天下饥,谷价翔踊,人多饿殍。右金吾卫上将军刘处让卒,赠太尉。

  三月己卯朔,以中书令、监修国史赵莹为晋昌军节度使,以晋昌军节度使桑维 翰为侍中、监修国史。《通鉴》作晋昌节度使、兼侍中桑维翰为侍中。胡三省注云: 桑维翰始居籓镇而兼侍中,今入朝,正为门下省长官。辛巳,以左散骑常侍卢重为 秘书监,以东京副留守罗周岳为右散骑常侍。癸未,青州节度使、东平王杨光远进 封寿王,北京留守刘知远、恆州节度使杜威并加兼中书令。乙酉,以鄜州节度使符 彦卿为河阳节度使,以权鄴都留守、前开封尹张从恩为鄴都留守、广晋尹,以右羽 林统军丁审琪为鄜州节度使。丁亥,天策上将军、湖南节度使、楚王马希范加守尚 书令、兼中书令。己丑,桂州节度使马希杲依前检校太尉、兼侍中,兼知朗州军州 事;朗州武平军节度使马希萼加检校太尉,进封爵邑。以武平军节度副使、岳州团 练使马希瞻为检校太尉,领卢州昭信军节度使;以武安军节度副使、永州团练使马 希广为检校太尉,领洪州镇南军节度使;皆楚王马希范之弟也。庚寅,以宣徽北院 使李承福为右武卫大将军,充宣徽南院使;以前郑州防御使刘继勋为左千牛卫大将 军,充宣徽北院使。国子祭酒兼户部侍郎田敏以印本《五经》书上进,赐帛五十段。 甲午,有白乌栖作坊桐树,作坊使周务掠捕而进之。辛丑,引进使、太府卿孟承诲 使契丹。诏京百司摄官亲公事及五年,与授初官。癸卯,以左谏议大夫司徒诩为给 事中,左司郎中王仁裕为右谏议大夫,前鸿胪卿王均为少府监。

  夏四月戊申朔,日有食之。庚戌,以许州节度使赵在礼为徐州节度使,以徐州 节度使李从温为许州节度使。己巳,中书门下奏:“请以六月二十七日降诞日为启 圣节。”从之。是月,河南、河北、关西诸州旱蝗,分命使臣捕之。

  五月己卯,追封皇故长姊为吴国长公主。癸未,皇侄女永福县主薨,辍朝三日, 追封平昌郡主。丁亥,皇第二叔祖赠太师万友追封秦王;皇第三叔祖赠太尉万铨赠 太师,追封赵王。皇伯赠太傅敬儒赠太师,追封宋王;皇叔赠太尉福王德赠太师, 追封如故;皇叔赠太傅晖赠太师,追封韩王;皇叔赠太尉通王殷、皇叔赠太尉广王 威、皇兄赠太傅郯王重裔并赠太师,追封如故。皇兄赠太师沂王重信追封楚王;皇 兄赠太傅虢王重乂、皇兄赠太师夔王重进、皇弟赠太尉陈王重杲等并赠太师,追封 如故。仍令所司择日册命。辛卯,以御史中丞王易简为尚书左丞,以礼部侍郎张允 为御史中丞,以中书舍人吴承范为礼部侍郎,以吏部侍郎王延为尚书右丞,以尚书 右丞王松为吏部侍郎,以兵部侍郎张昭远为吏部侍郎,以户部侍郎吕琦为兵部侍郎, 以刑部侍郎韦勋为户部侍郎,以工部侍郎李详为刑部侍郎。癸巳,命宰臣等分诣寺 观祷雨。己亥,飞蝗自北翳天而南。太子宾客李棁卒。甲辰,诏:“诸道州府见禁 罪人,除十恶五逆、行劫杀人、伪行印信、合造毒药、官典犯赃各减一等外,余并 放。”是时所在旱蝗,故有是诏。乙巳,幸相国寺祈雨。

  六月庚戌,以螟蝗为害,诏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李守贞往皋门祭告,仍遣诸司 使梁进超等七人分往开封府界捕之。乙卯,以左羽林统军安审晖为潞州节度使。宿 州奏,飞蝗抱草干死。丙辰,贝州奏,逃户凡三千七百。遣供奉官卫延韬诣嵩山投 龙祈雨。戊午,以西京留守马从斌为左监门卫上将军。开封府界飞蝗自死。庚申, 开封府奏,飞蝗大下,遍满山野,草苗木叶食之皆尽,人多饿死。礼部侍郎吴承范 卒。丙寅,以将册皇太后,遣尚书左丞王易简奏告天地。陕州奏,蝗飞入界,伤食 五稼及竹木之叶,逃户凡八千一百。丁卯,以给事中符蒙为礼部侍郎,以左谏议大 夫裴坦为给事中。辛未,遣内外臣僚二十八人分往诸道州府率借粟麦。时使臣希旨, 立法甚峻。民间碓硙泥封之、隐其数者皆毙之,由是人不聊生,物情胥怨。是月, 诸州郡大蝗,所至草木皆尽。

扩展阅读

  • 译文
  •   少帝的名字叫重贵,是晋高祖的堂侄。父亲讳名敬儒,母亲姓安,唐朝天..十年(913)六月二十七日出生在太原汾阳里。石敬儒曾经做过后唐庄宗的骑将,早年去世,高祖把少帝当作儿子看待。少帝年少时就恭敬仁厚。高祖喜欢他,到各地镇守都曾让他跟随前行,曾把诸多事情委托给他办理,但少帝生性喜好驰驱射击,有祖先的遗风。高祖镇守太原时,让琅笽王震教少帝《礼记》,少帝不能领悟其中的意义,对王震说:“这不是我家干的事。”当高祖在太原被围时,少帝亲自冒着飞箭流石,在高祖身边屡献计策,高祖更加器重他。高祖接受契丹的册封为后晋皇帝,准备进入洛阳,打算留下一个儿子抚镇晋阳,便事先与契丹国主商议,契丹国主说:“让各位公子都出来,我为你挑选一个。”于是便在高祖的儿子中>>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