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少帝纪五

  开运三年冬十月甲子,正衙命使册皇太妃安氏。己丑,以枢密直学士、礼部侍 郎边光范为翰林学士,以给事中边归谠为左散骑常侍,以翰林学士、祠部员外郎、 知制诰张沆为右谏议大夫。辛未,以鄴都留守杜威为北面行营都招讨使,以侍卫亲 军都指挥使、郓州节度使李守贞为兵马都监,兗州安审琦为左右厢都指挥使,徐州 符彦卿为马军左厢都指挥使,滑州皇甫遇为马军右厢都指挥使,贝州梁汉璋为马军 都排阵使,前邓州宋彦筠为步军左厢都指挥使,奉国左厢都指挥使王饶为步军右厢 都指挥使,洺州团练使薛怀让为先锋都指挥使。案:《通鉴》载,当时敕榜曰: “先取瀛、鄚,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盖狃于阳城之役而骤骄也。 癸酉,册吴国夫人冯氏为皇后。乙亥,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权知侍卫司事。 丙戌,凤翔节度使秦王李从严薨,辍朝,赠尚书令。丁亥,邠州节度使李德珫卒, 辍朝,赠太尉。

  十一月戊子朔,以给事中卢撰为右散骑常侍,以尚书兵部郎中兼侍御史、知杂 事陈观为左谏议大夫。观以祖讳“义”,乞改官,寻授给事中。庚寅,枢密使、中 书侍郎兼户部尚书、平章事冯玉加尚书右仆射,以皇子镇宁军节度使延煦为陕州节 度使,以陕州留后焦继勋为凤翔留后,以前定州留后安审琦为邠州留后,以右仆射 和凝为左仆射。甲午,两浙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起复旧任。丁酉,诏李守贞知幽 州行府事。戊申,日南至,御崇元殿受朝贺。是月,北面行营招讨使杜威率诸将领 大军自鄴北征,师次瀛州城下,贝州节度使梁汉璋战死。杜威等以汉璋之败,遂收 军而退。行次武强,闻契丹入寇,欲取直路,自冀、贝而南。会张彦泽领骑自镇定 至,且言契丹可破之状,于是大军西趋镇州。

  十二月丁巳朔,案:以下有阙文。据《通鉴》云:丁巳朔,李穀自书密奏,且 言大军危急之势,请车驾幸滑州,遣高行周、符彦卿扈从,及发兵守澶州、河阳, 以备敌之奔冲。遣军将关勋走马上之。己未,杜威奏,驻军于中渡桥。庚申,以前 司农卿储延英为太子宾客。诏徐州符彦卿屯澶州。辛酉,诏泽潞、鄴都、邢洺、河 阳运粮赴中渡,杜威遣人口奏军前事宜,势迫故也。壬戌,又遣高行周屯澶州,景 延广守河阳。博野县都监张鹏入奏蕃军事势。丙寅,定州李殷奏,前月二十八日夜, 领捉生四百人往曲阳嘉山下,逢敌军车帐,杀千余人,获马二百匹。诏宋州高行周 充北面行营都部署,符彦卿充副,邢州方太充都虞候,领后军驻于河上,以备敌骑 之奔冲也。时契丹游骑涉滹水而南,至栾城县。自是中渡寨为蕃军隔绝,探报不通, 朝廷大恐,故委行周等继领兵师守扼津要,且以张其势也。己巳,邢州方太奏,此 月六日,契丹与王师战于中渡,王师不利,奉国都指挥使王清战死。庚午,幸沙台 射兔。壬申,始闻杜威、李守贞等以此月十日率诸军降于契丹。是夜,相州节度使 张彦泽受契丹命,率先锋二千人,自封丘门斩关而入。癸酉旦,张彦泽顿兵于明德 门外,京城大扰。前曹州节度使石赟死,帝之堂叔也。时自中渡寨隔绝之后,帝与 大臣端坐忧危,国之卫兵,悉在北面,计无所出。十六日闻滹水之降。是夜,侦知 张彦泽已至滑州,召李崧、冯玉、李彦韬入内计事,方议诏河东刘知远起兵赴难, 至五鼓初,张彦泽引蕃骑入京。宫中相次火起,帝自携剑驱拥后妃已下十数人,将 同赴火,为亲校薛超所持。俄自宽仁门递入契丹主与皇太后书,帝乃止,旋令扑灭 烟火。大内都点检康福全在宽仁门宿卫,登楼觇贼,彦泽呼而下之。癸酉,帝奉表 于契丹主曰:

  孙臣某言:今月十七日寅时,相州节度使张彦泽、都监富珠哩部领大军入京, 赍到翁皇帝赐太后书示,于滹沱河下杜威一行马步兵士,见领蕃汉步骑来幸汴州者。

  往者,唐运告终,中原失驭,数穷否极,天缺地倾。先人有田一成,有众一旅, 兵连祸结,力屈势孤。翁皇帝救患摧锋,兴利除害,躬擐甲胄,深入寇场。犯露蒙 霜,度雁门之险;驰风掣电,行中冀之诛。黄钺一麾,天下大定。势凌宇宙,义感 神明,功成不居,遂兴晋祚,则翁皇帝有大造于石氏也。

  旋属天降鞠凶,先君即世,臣遵承遗旨,缵绍前基。谅暗之初,荒迷失次,凡 有军国重事,皆委将相大臣。至于擅继宗祧,既非禀命;轻发文字,辄敢抗尊。自 启衅端,果贻赫怒,祸至神惑,运尽天亡。十万师徒,皆望风而束手;亿兆黎庶, 悉延颈以归心。臣负义包羞,贪生忍耻,自贻颠覆,上累祖宗,偷度晨昏,苟存食 息。翁皇帝若惠顾畴昔,稍霁雷霆,未赐灵诛,不绝先祀,则百口荷更生之德,一 门衔无报之恩,虽所愿焉,非敢望也。臣与太后并妻冯氏及举家戚属,见于郊野面 缚俟罪次。所有国宝一面、金印三面,今遣长子陕府节度使延煦、次子曹州节度使 延宝管押进纳,并奉表请罪,陈谢以闻。

  甲戌,张彦泽迁帝与太后及诸宫属于开封府,遣控鹤指挥使李荣将兵监守。是 夜,开封尹桑维翰、宣徽使孟承诲皆遇害。帝以契丹主将至,欲与太后出迎,彦泽 先表之,禀契丹主之旨报云:“比欲许尔朝觐上国,臣僚奏言,岂有两个天子道路 相见!今赐所佩刀子,以慰尔心。”己卯,皇子延煦、延宝自帐中回,得敌诏慰抚, 帝表谢之。时契丹主以所送传国宝制造非工,与载籍所述者异,使人来问。帝进状 曰:“顷以伪主王从珂于洛京大内自焚之后,其真传国宝不知所在,必是当时焚之。 先帝受命,旋制此宝,在位臣僚,备知其事。臣至今日,敢有隐藏”云。时移内库 至府,帝使人取帛数段,主者不与,谓使者曰:“此非我所有也。”又使人诣李崧 求酒,崧曰:“臣有酒非敢爱惜,虑陛下杯酌之后忧躁,所作别有不测之事,臣以 此不敢奉进。”丙戌晦,百官宿封禅寺。

  明年正月朔,契丹主次东京城北。百官列班,遥辞帝于寺,诣北郊以迎契丹主。 帝举族出封丘门,肩轝至野,契丹主不与之见,遣泊封禅寺。文武百官素服纱帽, 迎谒契丹主于郊次,俯伏俟罪,契丹主命起之,亲自慰抚。契丹主遂入大内,至昏 出宫,是夜宿于赤堈。契丹主下诏,应晋朝臣僚一切仍旧,朝廷仪制并用汉礼。戊 子,杀郑州防御使杨承勋,责以背父之罪,令左右脔割而死。《辽史》:以其弟承 信为平卢军节度使,袭父爵。己丑,斩张彦泽于市,以其剽劫京城,恣行屠害也。 《辽史》:以张彦泽擅徙重贵开封,杀桑维翰,纵兵大掠,不道,斩于市。庚寅, 洛京留守景延广自扼吭而死。辛卯,契丹制,降帝为光禄大夫、检校太尉,封负义 侯,黄龙府安置。其地在渤海国界。癸巳,迁帝于封禅寺,遣蕃大将崔廷勋将兵守 之。癸卯,帝与皇太后李氏、皇太妃安氏、皇后冯氏、皇弟重睿、皇子延煦延宝俱 北行,以宫嫔五十人、内官三十人、东西班五十人、医官一人、控鹤官四人、御厨 七人、茶酒三人、仪鸾司三人、军健二十人从行。宰臣赵莹、枢密使冯玉、侍卫马 军都指挥使李彦韬随帝入蕃,契丹主遣三百骑援送而去。所经州郡,长吏迎奉,皆 为契丹主阻绝,有所供馈亦不通。《宋史·李穀传》:少帝蒙尘而北,旧臣无敢候 谒者,穀独拜迎于路,君臣相对泣下。穀曰:“臣无状,负陛下。”因倾囊以献。 尝一日,帝与太后不能得食,乃杀畜而啖之。帝过中渡桥,阅前杜威营寨之迹,慨 然愤叹,谓左右曰:“我家何负,为此贼所破,天乎!天乎!”于是号恸而去。至 幽州,倾城士庶迎看于路,见帝惨沮,无不嗟叹。《宣政杂录》:徽宗北狩,经蓟 县梁鱼务,有还乡桥,石少帝所命名也,里人至今呼之。驻留旬余,州将承契丹命, 犒帝于府署,赵延寿母以食馔来献。自范阳行数十程,过蓟州、平州,至榆关沙塞 之地,略无供给,每至宿顿,无非路次,一行乏食,宫女、从官但采木实野蔬,以 救饥弊。又行七八日至锦州,契丹迫帝与妃后往拜安巴坚遗像,帝不胜屈辱,泣曰: “薛超误我,不令我死,以至今日也。”又行数十程,渡辽水,至黄龙府,即契丹 主所命安置之地也。

  六月,契丹国母召帝一行往怀密州,州在黄龙府西北千余里。行至辽阳,皇后 冯氏以帝陷蕃,过受艰苦,令内官潜求毒药,将自饮之,并以进帝,不果而止。又 行二百里,会国母为永康王所执,永康王请帝却往辽阳城驻泊,帝遣使奉表于永康, 且贺克捷,自是帝一行稍得供给。

  汉乾祐元年四月,永康王至辽阳,帝与太后并诣帐中,帝御白衣纱帽,永康止 之,以常服谒见。帝伏地雨泣,自陈过咎,永康使左右扶帝上殿,慰劳久之,因命 设乐行酒,从容而罢。永康帐下从官及教坊内人望见故主,不胜悲咽,内人皆以衣 帛药饵献遗于帝。及永康发离辽阳,取内官十五人、东西班十五人及皇子延煦,并 令随帐上陉,陉即契丹避暑之地也。有绰诺锡里者,即永康之妻兄也,知帝有小公 主在室,诣帝求之,帝辞以年幼不可。又有东西班数辈善于歌唱,绰诺锡里又请之, 帝乃与之。后数日,永康王驰取帝幼女而去,以赐绰诺锡里。至八月,永康王下陉, 太后驰至霸州,诣永康,求于汉兒城寨侧近赐养种之地,永康许诺,令太后于建州 住泊。

  汉乾祐二年二月,帝自辽阳城发赴建州。行至中路,太妃安氏得疾而薨,乃焚 之,载其烬骨而行。帝自辽阳行十数日,过仪州、灞州,遂至建州。节度使赵延晖 尽礼奉迎,馆帝于衙署中。其后割寨地五千余顷,其地至建州数十里。帝乃令一行 人员于寨地内筑室分耕,给食于帝。是岁,舒噜王子遣契丹数骑诣帝,取内人赵氏、 聂氏疾驰而去。赵、聂者,帝之宠姬也,及其被夺,不胜悲愤。

  汉乾祐三年八月,太后薨。周显德初,有汉人自塞北而至者,言帝与后及诸子 俱无恙,犹在建州,其随从职官役使人辈,自蕃中亡归,物故者大半矣。《郡斋读 书志》云:《晋朝陷蕃记》,范质撰。质,石晋末在翰林,为出帝草降表,知其事 为详。记少帝初迁于黄龙府,后居于建州,凡十八年而卒。案:契丹丙午岁入汴, 顺数至甲子岁为十八年,实太祖乾德二年也。《五代史补》:少主之嗣位也,契丹 以不俟命而擅立;又,景延广辱其使。契丹怒,举国南侵。以驸马都尉杜重威等领 驾下精兵甲御之于中流渡桥。既而契丹之众已深入,而重威等奏报未到朝廷。时桑 维翰罢相,为开封府尹,谓僚佐曰:“事急矣,非大臣钳口之时。”乃叩内阁求见, 欲请车驾亲征,以固将士之心。而少主方在后苑调鹰,至暮竟不召。维翰退而叹曰: “国家阽危如此,草泽逋客亦宜下问,况大臣求见而不召耶!事亦可知矣。”未几, 杜重威之徒降于契丹,少主遂北迁。

  史臣曰:少帝以中人之才,嗣将坠之业,属上天不祐,仍岁大饥,尚或绝强敌 之欢盟,鄙辅臣之谋略。奢淫自纵,谓有泰山之安;委托非人,坐受平阳之辱。族 行万里,身老穷荒。自古亡国之丑者,无如帝之甚也。千载之后,其如耻何,伤哉!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开运三年(946)冬十一月一日,任命给事中卢撰为右散骑常侍,任命尚书兵部郎中兼侍御史、知杂事陈观为左谏议大夫,陈观因祖讳“议”,乞请改任,不久任命为给事中。这个月,北面行营招讨使杜威率领各路大军从邺都向北出征,军队驻扎在瀛州城下,贝州节度使梁汉璋战死。杜威等因梁汉璋战败,便收军退回。走到武强,据说契丹国主入侵,打算取直道,从冀州、贝州向南撤退。碰上张彦泽率领骑兵从镇定到达,并且阐述契丹可以攻破的形势,于是大军又向西赶赴镇州。

      十二月三日,杜威上奏,驻扎在中渡桥。四日,少帝诏令徐州符彦卿屯守澶州。五日,下令泽潞、邺都、邢氵名、河阳运输粮食赶赴中渡,杜威派人奏报军中事宜,是形势急迫所致。十三日,邢州方太上奏,这月六日,契丹与朝>>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