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三

  王周,魏州人。少勇健,从军事唐庄宗、明宗,稍迁裨校,以战功累历郡守。 晋天福初,范延光叛于魏州,周从杨光远攻降之,安重荣以镇州叛,从杜重威讨平 之,以功授贝州节度使。岁余,移镇泾州。先是,前帅张彦泽在任苛虐,部民逃者 五千余户,及下车,革前弊二十余事,逃民归复,赐诏褒美。后历邓、陕二镇。阳 城之役,周时为定州节度使,大军往来,供馈无阙,未几,迁镇州节度使。周禀性 宽惠,人庶便之。开运末,杜重威降于契丹,引契丹主临城谕之。周泣曰:“受国 重恩,不能死战,而以兵降,何面南行见人主与士大夫乎?”乃痛饮欲引决,家人 止之。事不获已,乃见契丹主,授邓州节度使、检校太师。高祖定天下,移镇徐州, 加同平章事。乾祐元年二月,以疾卒于镇,辍视朝二日,赠中书令。周性宽恕,不 忤物情。初刺信都,州城西桥败,覆民租车,周曰:“桥梁不饬,刺史之过也。” 乃还其所沈粟,出私财以修之,民庶悦焉。

  刘审交,字求益,幽州文安人也。祖海,父师遂。审交少读书,尤精吏道,起 家署北平主簿,转兴唐令,本府召补牙职。刘守光之僭号,伪署兵部尚书,燕亡, 归于太原。庄宗知之,用为诸府从事。同光初,赵德钧镇幽州,朝廷以内官马绍宏 为北面转运使,辟审交为判官。王都据定州叛,朝廷命王晏球进讨,以审交为转运 供军使,王都平,以劳授辽州刺史。明年,复为北面供军转运使,改磁州刺史,以 母年高,去官就养。及丁内艰,毁瘠过礼,服阕,不出累年。晋高祖践阼,范延光 以魏州叛,命杨光远以总兵讨之,复召审交为供馈使。鄴中平,命审交为三司使, 授右卫大将军。六年夏,出为陈州防御使,岁余,移襄州防御使。审交治襄、汉, 抚绥有术,民庶怀之。青州杨光远平,降平卢军为防御州,复用审交为防御使,累 官至检校太傅。时用军之后,审交矜恤抚理,凋弊复苏。契丹破晋,审交以代归, 萧翰在都,复用为三司使。翰归审,李从益在汴州,召高行周、武行德将委以军事, 皆不受命。寻闻高祖起义于太原,史宏肇在泽潞,都人大惧。时有燕军千人守捉诸 门,李从益母王淑妃询于文武臣僚曰:“予子母在洛,孤危自处,一旦为萧翰所逼, 致令及此。但遣人迎请太原,勿以予子母为事。”或曰:“收拾诸处守营兵士与燕 军,足以把城,以俟河北救应可也。”妃曰:“非谋也,我子母亡国之余,安敢与 人争天下!”众议籍籍,犹以把城为词。审交曰:“余燕人也,今城有燕军,固合 为燕谋,然事机有所不可。此城经敌军破除之后,民力空匮,余众幸存,若更谋之 不臧,闭门拒守,一月之内,无复遗类。诸君勿言,宜从太妃处分。”繇是从益遣 使往太原贡奉。高祖至汴,罢使归班。隐帝嗣位,用为汝州防御使。汝为近辅,号 为难治,审交尽去烦弊,无扰于民,百姓歌之。

  乾祐二年春,卒,年七十四。郡人聚哭柩前所,列状乞留葬本州界,立碑起祠, 以时致祭。本州以闻,诏曰:“朝廷之制,皆有旧章,牧守之官,比无赠典。其或 政能殊异,惠及蒸黎,生有令名,没留遗爱,褒贤奖善,岂限彝章。可特赠太尉, 吏民所请宜依。”故相国、太师、秦国公冯道闻之曰:“予尝为刘汝州僚佐,知其 为人廉平慈善,无害之良吏也。刺辽、磁,治陈、襄、青,皆称平允,不显殊尤, 其理汝也,又安有异哉!民之租赋不能减也,徭役不能息也,寒者不能衣也,馁者 不能食也,百姓自汲汲然,而使君何有于我哉!然身死之日,致黎民怀感如此者, 诚以不行鞭朴,不行刻剥,不因公而循私,不害物以利己,确然行良吏之事,薄罚 宥过,谨身节用,安俸禄、守礼分而已。凡从事于斯者,孰不能乎!但前之守土者 不能如是,是以汝民咨嗟爱慕。今天下戎马之后,四方凶盗之余,杼柚空而赋敛繁, 人民稀而仓禀匮,谓之康泰,未易轻言。侯伯牧宰,若能哀矜之,不至聚敛,不杀 无辜之民,民为邦本,政为民本,和平宽易,即刘君之政安足称耶!复河患不至于 令名哉!”道仍为著哀词六章,镌于墓碑之阴焉。

  武汉球,泽州人也。少拳勇,潞帅李嗣昭倚为亲信,事唐庄宗、明宗,继为禁 军裨校。清泰中,会晋高祖引契丹为援,与朝廷隔绝,遂归晋祖。天福初,授赵州 刺史,入为奉国军都指挥使,出刺曹州。开运初,迁耀州团练使。高祖至东京,授 洺州刺史,汉球以目疾年高辞郡,帝曰:“广平小郡,卿卧理有余,无以疾辞。” 至郡未期,复以目疾请代而免。乾祐二年秋,卒于京师。汉球虽出自行伍,然长于 抚理,常以掊敛为戒,民怀其惠,身死之日,家无余财。有管回者,汉球守郡日, 辟为判官。及汉球卒于汴,回在洺州未之知,一日,忽谓所亲曰:“太保遣人召我。” 遂沐浴,新衣冠,无疾瞑目而终。家人不知其故,后数日,方闻汉球卒。

  张瓘,同州车渡村人,故太原监军使承业之犹子也。承业,《唐书》有传。唐 天祐中,承业佐唐武皇、庄宗有功,甚见委遇,瓘闻之,与昆仲五人,自故里奔于 太原,庄宗皆任用之。瓘天祐十三年补麟州刺史。承业治家严毅,小过无所容恕, 一侄为磁州副使,以其杀河西卖羊客,承业立捕斩之。常诫瓘等曰:“汝车渡村百 姓刘开道下贼,惯作非为,今须改行,若故态不除,死无日矣。”故瓘所至不敢诛 求。晋天福中,为密州刺史,秩满入居环卫。乾祐三年夏,卒于官,辍视朝一日。

  李殷,蓟州人也。自后唐庄宗、明宗、晋高祖朝,以偏校递迁,历官至检校司 徒,累为郡守。性沈厚,所莅无苛暴之名。晋少帝御契丹于澶渊,殷典禁旅,驾还, 授鄜州留后,俄加检校太保。开运中,授定州节度使,将行,启少帝曰:“臣之此 行,破敌必矣。”众皆壮其言,及至郡,威略无闻,敌再至,首纳降款。后随契丹 至常山,常山将耶律嘉哩遣殷与契丹首领杨安,同拒我师于洺水,俄而安退,殷以 橐装驼马遗安。安既北走,殷匿于丘墓获免,驰以归我。高祖嘉其首赴朝阙,及魏 州平,以甘陵乏帅,乃命殷为贝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傅。乾祐初,卒于镇。诏赠太 师。

  刘在明,幽州人。少有胆气,本州节度使刘守光用为亲信,出为平塞军使。守 光败,归于太原,唐庄宗收为列校。明宗时,为捧圣左厢都指挥使,领和州刺史。 从幸汴州,至荥阳,闻硃守殷叛,用为前锋。至汴城,率先登城,贼平,授汴州马 步军都指挥使。应顺初,为贝州刺史。明年,移赵州,兼北面行营马军都指挥使, 以军戍易州。清泰末,幽州节度使赵德钧引军赴团柏谷,路由易州,取在明军从。 及德钧兵败,在明奔归怀州,唐末帝令与苌从简同守河阳。晋祖至,乃迎之,京都 事定,出为单州刺史。天福中,李金全以安州叛,在明从李守贞攻之,大破淮贼, 以功授安州防御使,明年,移绛州。杨光远据青州叛,召为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 领齐州防御使。青州平,迁相州留后,历邢州、晋州留后。《通鉴》:契丹入汴, 建雄留后刘在明朝于契丹,以节度副使骆知朗知州事。高祖践阼,授幽州道行营都 部署。时契丹守中山,在明出师经略,契丹乃弃城而去,遂授镇州留后。乾祐元年 五月,正授镇州节度使。六月,以疾卒于镇。赠侍中。

  马万,澶州人也。少从军,善水游。唐庄宗与梁军对垒于河上,庄宗于德胜渡 夹河立南北寨。会梁军急攻南寨,于中流联战舰以绝援路,昼夜攻城者三日,寨将 氏延赏告急于庄宗。庄宗隔河望敌,无如之何,乃召人能水游破贼者。时万兄弟皆 应募,遂潜行入南寨,往来者三,又助烧船舰,汴军遂退。由此升为水军小校,渐 典禁军,遥领刺史,累迁奉国左厢都指挥使、泗州防御使。晋天福二年夏,范延光 叛于鄴,牙将孙锐率兵至黎阳,朝廷遣侍卫马军都指挥使白奉进领兵渡滑州,万亦 预其行。时滑州节度使符彦饶潜通鄴下,杀白奉进于牙署。万领本军兵士将助乱, 会奉国右厢都指挥使卢顺密亦以兵至,谕以逆顺,万不得已,与顺密急趋公府,执 彦饶生送阙下。朝廷即以万为滑州节度使,而卢顺密酬之甚浅。居无何,晋高祖稍 知其事,即以顺密为泾州兵马留后,渐薄于万。万镇邓州,未几罢镇,授上将军, 以目疾致仕。乾祐三年四月卒。辍视朝一日。

  李彦从,字士元,汾州孝义人。父德,麟州司马。彦从少习武艺,出行伍间, 高祖典禁军,以乡里之旧,任为亲信。国初,用为左飞龙使、检校司空。镇州逐敌 之际,请兵于朝廷,高祖令彦从率军赴之。乾祐初,领恩州刺史。赵晖讨王景崇于 岐下,彦从为兵马都监,破川军有功,贼平,授濮州刺史,治有政能,百姓悦之。 乾祐三年冬,卒于郡。

  郭谨,字守节,太原晋阳人。谨少从军,能骑射,历河中教练使。晋天福中, 迁奉国右厢都指挥使,领禺州刺史。三年,转奉国左厢都指挥、泗州防御使。岁余, 授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兼宁江军节度使。六年,从幸鄴。七年,晋祖崩,少帝即位, 授彰德军节度使,领军如故。开运初,出授鄜州。二年,入为左神武统军。三年, 复镇鄜州。高祖践阼,以乡国旧臣,加检校太尉,移镇滑台。乾祐初,复授彰德军 节度使。二年,就加检校太师。三年,入朝,加食邑。是岁冬十月,卒于位,年六 十。辍视朝二日,赠侍中。

  皇甫立,代北人也。唐明宗之刺代州,署为牙校,从历籓镇。性纯谨,明宗深 委信之,王建立、安重诲策名委质、皆在立后。明宗践阼,以立为忻州刺史。长兴 末,转洺州团练使。应顺初,迁鄜州节度使,检校太保。清泰三年春,移镇潞州, 未几,改华州。晋天福中,授左神武统军。少帝即位,历左金吾卫上将军,累官至 检校太尉。高祖定天下,授特进、太子太师致仕。乾祐二年秋卒。

  白再荣,本蕃部人也。少从军,累迁护圣左厢指挥使。晋末,契丹入汴,明年, 契丹主北去,再荣从部帐至真定。其年闰七月晦,李筠、何福晋相率杀北帅满达勒, 据甲仗库,敌势未退,筠等使人召再荣。再荣端坐本营,迟疑久之。为军吏所迫, 乃行。翊日,逐出满达勒,诸军以再荣名次在诸校之右,乃请权知留后事。《东都 事略·李筠传》:筠请冯道领节度,道曰:“予主奏事而已,留后事当议功臣为之。” 以诸将之甲者为留后。再荣贪昧无决,举止多疑,出入骑从,露刃注矢,诸校不相 统摄,互有猜贰。奉国厢主王饶惧为再荣所并,乃据东门楼,以兵自卫,伪称足疾, 不敢见再荣。司天监赵延乂俱与之善,乃来往解释,遂无相忌之意。再荣以李崧、 和凝携家在彼,令军士数百人环迫崧、凝,以求赏给,崧、凝各出家财与之。再荣 欲害崧以利其财,前磁州刺史李穀谓再荣曰:“公与诸将为契丹所掳,凌辱万端, 旦夕忧死。今日众力逐出蕃戎,镇民死者不下三千人,岂独公等之功!才得生路, 便拟杀一宰相,他日到阙,傥有所问,何以为辞?”再荣默然。再荣又欲括率在城 居民家财,以给军士,李穀又譬解之,乃止。其汉人曾事满达勒者尽拘之,以取其 财。高祖以再荣为镇州留后,为政贪虐难状,镇人呼为“白满达”。未几,移授滑 州节度使,箕敛诛求,民不聊生,乃征还京师。周太祖入京城,军士攻再荣之第, 迫胁再荣,尽取财货既,军士前启曰:“某等军健,常趋事麾下,一旦无礼至此, 今后何颜谒见?”即奋刃击之,挈其首而去,后家人以帛赎葬之。

  张鹏,镇州鼓城人。幼为僧,知书,有口辩,喜大言,后归俗。唐末帝为潞王 时,鹏往依焉。及即位,用为供奉官,累监军旅。晋开运中,契丹迫澶州,鹏为前 锋监押,奋身击敌,被创而还。其后累于边城戍守,士伍服其勇。乾祐初,授镇州 副使,过鄴城,高行周接之甚欢,鹏因言及晋朝倾亡之事,少帝任用失人,籓辅之 臣,惟务积财富家,不以国家为意,以至宗社泯灭,非独帝王之咎也。行周性宽和, 不以鹏言为过。鹏既退,行周左右谓行周曰:“张副使之言,盖讥令公也。”行周 因发怒,遂奏鹏怨国讹言,故朝廷降诏就诛于常山,时乾祐元年七月也。

  史臣曰:晋、汉之际,有以懋军功、勤王事、取旌旄符竹者多矣,其间有及民 之惠者无几焉。如王周之阃政、审交之民誉,盖其优者也;汉球、张瓘抑又次焉。 是宜纪之篇以示来者,其余皆不足观也已。张鹏以一言之失,遽灭其身,亦足诫后 代多言横议之徒欤!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王周,魏州人。小时勇敢雄健,参加军队跟从后唐庄宗、明宗,逐渐迁升为裨校,因战功多次历任郡守。后晋天福初年,范延光在魏州反叛,王周跟从杨光远进攻并降伏了他。安重荣在镇州反叛,王周又跟随杜重威攻讨平定了他。因功授与贝州节度使,一年多后,调任镇守泾州。在这以前,前任贝州统帅张彦泽在任上苛刻暴虐,属下逃亡的人民有五千多户。王周一上任,革除前任弊端二十多种,逃亡的人民又回来了,高祖赐诏予以褒扬赞美。后来历任邓州、陕州官职。在阳城战役中,王周当时担任定州节度使,晋朝大军来往经过,王周供应馈送没有中断缺失,不久,调任镇州节度使。王周禀性宽厚仁惠,平民百姓都熟悉了解他。晋少帝开运末年,杜重威投降契丹,带来契丹国主到城下逼降他。王周哭着说“:我>>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