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 - 世袭列传二

  高季兴,字贻孙,陕州硖石人也。本名季昌,及后唐庄宗即位,避其庙讳改焉。 幼隶于汴之贾人李七郎,梁祖以李七郎为子,赐姓,名友让。梁祖尝见季兴于仆隶 中,其耳面稍异,命友让养之为子。梁祖以季兴为牙将,渐能骑射。唐天复中,昭 宗在岐下,梁祖围凤翔日久,众议欲班师,独季兴谏止之,语在《梁祖纪》中。既 而竟迎昭宗归京,以季兴为迎銮毅勇功臣、检校大司空、行宋州刺史。从梁祖平青 州,改知宿州事,迁颍州防御使,梁祖令复姓高氏,擢为荆南兵马留后。荆州自唐 乾符之后,兵火互集,井邑不完,季兴招辑离散,流民归复,梁祖嘉之,乃授节钺。 梁开平中,破雷彦恭于朗州,加平章事。荆南旧无外垒,季兴始城之,遂厚敛于民, 招聚亡命,自后僭臣于吴、蜀,梁氏稍不能制焉,因就封渤海王。尝攻襄州,为孔 勍所败。

  及庄宗定天下,季兴来朝于洛阳,加兼中书令,时论多请留之,郭崇韬以方推 信义于华夏,请放归籓,季兴促程而去。至襄州,酒酣,谓孔勍曰:“是行有二错: 来朝一错,放回二错。”洎至荆南,谓宾佐曰:“新主百战方得河南,对勋臣夸手 抄《春秋》;又竖手指云:‘我于指头上得天下。’如此则功在一人,臣佐何有! 且游猎旬日不回,中外之情,其何以堪,吾高枕无忧矣。”乃增筑西面罗城,备御 敌之具。时梁朝旧军多为季兴所诱,由是兵众渐多,跋扈之志坚矣。明年,册拜南 平王。魏王继岌平蜀,尽选其宝货浮江而下,船至峡口,会庄宗遇祸,季兴尽邀取 之。明宗即位,复请夔、峡为属郡,初俞其请,后朝廷除刺史,季兴上言,称已令 子弟权知郡事,请不除刺史。不臣之状既形,诏削夺其官爵。天成初,命西方鄴兴 师收复三州,又遣襄州节度使刘训总兵围荆南,以问其罪,属霖潦,班师。三年冬, 季兴病脚气而卒。其子从诲嗣立,累表谢罪,请修职贡。由是复季兴官爵,谥曰武 信。

  从诲,初仕梁,历殿前控鹤都头、鞍辔库副使、左军巡使、如京使、左千牛大 将军、荆南衙内都指挥使,领濠州刺史,改归州刺史,累官至检校太傅。初,季兴 之将叛也,从诲常泣谏之,季兴不从。天成三年冬,季兴薨,从诲乃上表谢罪,复 修职贡。明宗嘉之,寻命起复,授荆南节度使、兼待中。长兴三年,加检校太尉。 应顺中,封南平王。清泰初,加检校太师。晋天福中,加守中书令。六年,襄州安 从进反,王师攻讨,从诲馈军食以助焉,诏书褒美,寻加守尚书令,从诲上章固让, 朝廷遣使敦勉,竟不受其命。时有术士言从诲年命有厄,宜退避宠禄故也。及契丹 入汴,汉高祖起义于太原,间道遣使奉贡,密有祈请,言俟车驾定河、汴,愿赐郢 州为属郡,汉祖依违之。及入汴,从诲致贡,求践前言,汉高祖不从。从诲怒,率 州兵攻郢州,旬日,为刺史尹实所败,自是朝贡不至。从诲东通于吴,西通于蜀, 皆利其供军财货而已。末年,以镇星在翼、轸之分,乃释罗纨,衣布素,饮食节俭, 以禳灾咎。寻令人祈托襄州安审琦,请归朝待罪,朝廷亦开纳之。汉乾祐元年冬十 一月,以疾薨于位。诏赠尚书令,谥曰文献。

  子保融嗣,位至荆南节度使、守太傅、中书令,封南平王。皇朝建隆元年秋卒。 谥曰贞懿。

  其诸将之倚任者,则有王保义。保义本姓刘,名去非,幽州人。少为县吏,粗 暴无行,习骑射,敢斗击。刘仁恭之子守奇善射,惟去非许以为能。守奇以兄守光 夺父位,亡入契丹,又自契丹奔太原,去非皆从之。庄宗之伐燕也,守奇从周德威 引军前进,师次涿州,刺史姜行敢登陴固守,去非呼行敢曰:“河东小刘郎领军来 为父除凶,尔何敢拒!”守奇免胄劳之,行敢遥拜,即开门迎降。德威害其功,密 告庄宗,言守奇心不可保。庄宗召守奇还计事,行次土门,去非说守奇曰:“公不 施寸兵下涿郡,周公以得非己力,必有如簧之间,太原不宜往也。公家于梁,素有 君臣之分,宜往依之,介福万全矣。”守奇乃奔梁,梁以守奇为沧州留后,以去非 为河阳行军司马。时谢彦章移去非为郢州刺史。及庄宗平河、洛,去非乃弃郡归高 季兴,为行军司马,仍改易姓名。自是季兴父子倚为腹心,凡守籓规画,出兵方略, 言必从之。乾祐元年夏,高从诲奏为武泰军节度留后,依前荆南行军司马,加检校 太尉。后卒于江陵。

  保勖,季兴之幼子也。钟爱尤甚,季兴在世时,或因事盛怒,左右不敢窃视, 惟保勖一见,季兴则怒自解,故荆人目之为“万事休”。皇朝建隆四年春卒。是岁, 荆门之地不为高氏所有,则“万事休”之言,盖先兆也。《五代史补》:高季兴, 本陵州陕人。为太祖裨将,出为郢州防御使。时荆南成汭征鄂州,不利而卒,太祖 命季兴为荆南留后。到未几,会武陵土豪雷彦恭作乱,季兴破之,遂以功授荆南节 钺。庄宗定天下,季兴首入觐,因拜中书令,封南平王。初,季兴尝从梁太祖出征, 引军早发,至逆旅,未晓,有妪秉烛迎门,具礼甚厚。季兴疑而问之,对曰:“妾 适梦有人叩关,呼曰:‘速起,速起,有裂土王来。’及起,盥嗽毕,秉烛开门, 而君子奄至,得非所谓王者耶?所以不敢亵慢尔。”季兴喜,及来荆南,竟至封王。 高从诲,季兴之庶子而处长,为性宽厚,虽士大夫不如也。天成中,季兴叛,从诲 力谏之,不从。及季兴卒,朝廷知从诲忠,使嗣,亦封南平王。初,季兴之事梁也, 每行军,常以爱姬张氏自随。一旦军败,携之而窜,遇夜,误入深涧中。时张氏方 妊行迟,季兴恐为所累,俟其寝酣,以剑刺岸边,而压杀之,然后驰去。既而岸欲 崩,张氏且惊起,呼季兴曰:“妾适梦大山崩而压妾身,有神人披金甲执戈以手托 之,遂免。”季兴闻之,谓必生贵子,遂挈之行,后生从诲。梁震,蜀郡人。有才 略,登第后寓江陵,高季兴素闻其名,欲任为判官。震耻之,然难于拒,恐祸及, 因谓季兴曰:“本山野鄙夫也,非有意于爵禄,若公不以孤陋,令陪军中末议,但 白衣从事可矣。”季兴奇而许之,自是震出入门下,称前进士而已。同光中,庄宗 得天下,季兴惧而入觐,时幕客皆赞成,震独以为不可,谓季兴曰:“大王本梁朝, 与今上世称仇敌,血战二十年,卒为今上所灭,神器大宝虽归其手,恐余怒未息, 观其旧将,得无加害之心,宜深虑焉。”季兴不从。及至,庄宗果欲留之,枢密郭 崇韬切谏,以为不可:“天下既定,四方诸侯虽相继称庆,然不过子弟与将吏耳, 惟季兴而躬自入觐,可谓尊奖王室者也。礼待不闻加等,反欲留絷之,何以来远臣? 恐此事一行,则天下解体矣。”庄宗遂令季兴归。行已浃旬,庄宗易虑,遽以诏命 襄州节度刘训伺便囚之。而季兴至襄州,就馆而心动,谓吏曰:“吾方寸扰乱,得 非朝廷使人追而杀吾耶!梁先辈之言中矣,与其住而生,不若去而死。”遂弃辎重, 与部曲甗健者数百人南走。至凤林关,已昏黑,于是斩关而去。既而是夜三更,向 之急递果至襄州,刘训料其去远,不可追而止。自是季兴怨愤,以兵袭取复州之监 利、玉沙二县,命震草奏,请以江为界。震又曰:“不可,若然则师必至矣,非大 王之利也。”季兴怒,卒使为之。既而奏发,未几,朝廷遣夏鲁奇、房知温等领兵 来伐。季兴登城望之,见其兵少,喜,欲开城出战,震复谏曰:“大王何不思之甚 耶!且朝廷礼乐征伐之所自出,兵虽小而势实大,加以四方诸侯各以相吞噬为志, 但恨未见得其便耳。若大王不幸,或得一战胜,则朝廷征兵于四方,其谁不欲仗顺 而起,以取大王之土地耶!如此则社稷休矣。为大王计者,莫若致书于主帅,且以 牛酒为献,然后上表自劾,如此则庶几可保矣。不然,则非仆之所知也。”季兴从 之,果班师。震之裨赞,皆此类也。洎季兴卒,子从诲继立,震以从诲生于富贵, 恐相知不深,遂辞居于龙山别业,自号处士。从诲见召,皆跨黄牛直抵事前下, 呼从诲不以官阀,但郎君而已。末年尤好篇咏,与僧齐已友善,贻之诗曰:“陈琳 笔砚甘前席,角里烟霞忆共眠。”盖以写其高尚之趣也。

  马殷,字霸图,许州鄢陵人也。少为木工,及蔡贼秦宗权作乱,始应募从军。 初,随孙儒渡淮,陷广陵。及儒败于宣州,殷随别将刘建峰过江西,连陷洪、鄂、 潭、桂等州,建峰尽有湖南之地,遂自为潭帅。顷之,建峰为部下所杀,潭人推行 军司马张佶为帅。时殷方统兵攻邵州,佶曰:“吾才不及马殷。”即牒殷付以军府 事。殷自邵州还军,犒劳将士,诛害建峰者数十人,自为留后。久之,朝廷命为湖 南节度使,遂有潭、衡七州之地。唐天复中,杨行密急攻江夏,杜洪求援于荆南, 成汭举舟师援之。时澧朗节度使雷彦恭乘汭出师,袭取荆州,载其宝货,焚毁州城 而去。彦恭东连行密,断江、岭行商之路,殷与高季兴合势攻彦恭于澧朗。数年, 擒之,尽有其地,及以张佶为朗州节度使,由是兵力雄盛。

  殷于梁贞明中,为时姑息,所求皆允,累官至守太师、兼中书令,封楚王。又 上章请依唐秦王故事,乃加天策上将军之号。又请官位内添制置静江、武平、宁远 等军事,皆从之。既封楚王,仍请依唐诸王行台故事,置诸天官幕府,有文苑学士 之号,知诏令之名,总制二十余州,自署官吏,征赋不供,民间采茶,并抑而买之。 又自铸铅铁钱,凡天下商贾所赍宝货入其境者,只以土产铅铁博易之无余,遂致一 方富盛,穷极奢侈,贡奉朝廷不过茶数万斤而已。于中原卖茶之利,岁百万计。唐 同光初,首修职贡,复授太师、兼尚书令、楚王。天成初,加守尚书令。长兴二年 十一月十日,薨于位,时年七十有八。明宗闻之,废朝三日,谥曰武穆。子希声嗣。

  初,殷微时,隐隐见神人侍侧,因默记其形像。及贵,因谒衡山庙,睹庙中神 人塑像,宛如微时所见者。则知人之贵者,必有阴物护之,岂偶然哉!

  希范,晋天福中,授江南诸道都统,又加天策上将军。谿州洞蛮彭士愁寇辰、 澧二州,希范讨平之。士愁以五州乞盟,乃铭于铜柱。希范自言汉伏波将军援之后, 故铸铜柱以继之。 案:此传有阙文,《马希广希萼传》全篇俱佚。《五代史补》: 高郁为武穆王谋臣,庄宗素闻其名,及有天下,且欲离间之。会武穆王使其子希范 入觐,庄宗以希范年少易激发,因其敷奏敏速,乃拊其背曰:“国人皆言马家社稷 必为高郁所取,今有子如此,高郁安得取此耶!”希范居常嫉郁,忽闻庄宗言,深 以为然。及归,告武穆请诛之,武穆笑曰:“主上争战得天下,能用机数,以郁资 吾霸业,故欲间之耳!若梁朝罢王彦章兵权也。盖遭此计,必至破灭,今汝诛郁, 正落其彀中,慎勿言也。”希范以武穆不决,祸在朝夕,因使诬告郁谋反而族灭之。 自是军中之政,往往失序,识者痛之。初,郁与武穆俱起行阵,郁贪且僭,常以所 居之井不甚清澈,思所以澄汰之,乃用银叶护其四方,自内至外皆然,谓之“拓里”, 其奉养过差,皆此类也,故庄宗得以媒蘖。自后阴晦中见郁,后竟为所患尔。

  马希范,武穆之嫡子,性奢侈,嗣位未几,乞依故事置天策府僚属,于是擢从 事有才行者,有若都统判官李铎、静江府节度判官潘、武安军节度判官拓拔坦、 都统掌书记李皋、镇南节度判官李庄、昭顺军节度判官徐收、澧州观察判官彭继英、 江南观察判官廖图、昭顺军观察判官徐中雅、静江府掌书记邓懿文、武平军节度掌 书记李松年、镇南军节度掌书记卫严、昭顺军观察支使彭继勋、武平军节度推官 萧铢、桂管观察推官何仲举、武安军节度巡官孟元晖、容管节度推官刘昭禹等十八 人,并为学士。其余列校,自袁友恭、张少敌等各以次授任。莫不大兴土木,以建 兴府庭,其最为壮丽者即有九龙、金华等殿。殿之成也,用丹砂涂其壁,凡用数十 万斤石,每僚吏谒见,将升殿,但觉丹砂之气,蔼然袭人,其费用也皆此类。初, 教令既下,主者以丹砂非卒致之物,相顾忧色。居无何,东境山崩,涌出丹砂,委 积如丘陵,于是收而用之。契丹南侵,闻其事,以为希范非常人,遽使册为尚父。 希范得册,以为契丹推奉,欣然当之矣。

  丁思仅素有才略,为马氏骑将。以希范受契丹册命,深耻之,因谓希范曰: “今朝廷失守,正忠臣义士奋发之时,使驰檄四方,引军直趋京师,诛仇敌,天子 反正,然后凯还,如此则齐桓、晋文不足数矣。时不可失,愿大王急图之。”希范 本无远略,加以兴作府署未毕,不忍弃去,遂寝思仅之谋。思仅不胜其愤,谓所亲 曰:“古人疾没世而名不称,今遭逢扰攘,不能立功于天下,反顾恋数间屋子乎! 诚可痛也。”自是思仅常怏怏。

  刘言,本朗州之牙将也。初,马氏举族为江南所俘,朗州无帅,众乃推列校马 光惠为武平军留后,光惠署言为副使。既而光惠耽荒僭侈,军情不附,遂行废黜, 以言代光惠为留后。时周广顺二年秋也。言既立,北则遣使奉表于周太祖,东亦上 章于江南李景,求正授旄钺,景未之许。时边镐据湖南,潜遣人赍金帛说诱武陵谿 洞诸蛮,欲合势以攻朗州。会李景降伪诏,征言赴金陵,言惧,不从伪命,以其年 冬十月三日,与其节度副使王进逵、行军司马何敬真、都指挥使周行逢等同领舟师 以袭潭州。九日,攻拔益阳寨,杀淮军数千人。十三日,至潭州城下。是夕,边镐 领其部众弃城东走,进逵、敬真遂入据其城。言乃遣牙将张崇嗣奉表于周太祖,且 言潭州兵戈之后,焚烧殆尽,乞移使府于朗州,从之。诏升朗州为大都督府,在潭 州之上。

  广顺三年春正月,制以言为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朗州大都督,充武平军节度 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又以王进逵为武安军节度使,何敬真为静江军节度使, 并检校太尉;以周行逢领集州刺史,充武安军节度行军司马。未几,言遣何敬真帅 军南击广贼,敬真失律,奔归潭州,为王进逵所杀。其年秋,进逵奏:“刘言与淮 贼通连,差指挥使郑珓部领兵士,欲并当道,郑珓为军众所执,奔入武陵,刘言寻 为诸军所废,臣已至朗州安抚讫。”周太祖诏刘言宜勒归私第,委王进逵取便安置。 言寻遇害,朝廷乃正授进逵朗州节制。

  显德元年秋,制以武安军节度副使周行逢为鄂州节度使,权知潭州军府事,加 检校太尉。三年春正月,世宗将伐淮甸,诏进逵率兵入江南界。二月,进逵准诏而 行,仍遣部将潘叔嗣领兵五千为先锋。行及鄂州界,叔嗣回戈以袭朗州。进逵闻之, 倍道先入武陵,叔嗣遽攻其城,进逵败,为叔嗣所杀。遣人诣潭州请周行逢至朗州, 斩叔嗣于市。其年秋七月,制以行逢为朗州大都督,充武平军节度使,加兼侍中。 自是潭、朗之地,遂为行逢所有。皇朝建隆初,就加中书令。四年,行逢卒,三军 立其子保权为帅。未几,朗军乱,求救于朝廷。及王师平定荆、湖,保权入朝,由 是湖湘之地尽为王土矣。

  钱,杭州临安县人。少拳勇,喜任侠,以解仇报怨为事。唐乾符中,事于潜 镇将董昌为部校。属天下丧乱,黄巢寇岭表,江、淮之盗贼群聚,大者攻州郡,小 者剽闾里,董昌聚众,恣横于杭、越之间,杭州八县,每县召募千人为一都,时谓 之“杭州八都”,以遏黄巢之冲要。时有刘汉宏者,聚徒据越州,自称节度使,攻 收邻郡;润州牙将薛朗逐其节度使周宝,自称留后。唐僖宗在蜀,诏董昌讨伐,昌 以军政委,率八都之士进攻越州,诛汉宏,回戈攻润州,擒薛朗。江、浙平,董 昌为浙东节度使、越州刺史,表代己为杭州刺史。

  唐景福中,朝廷以李钅延为浙江西道镇海军节度使。时孙儒、杨行密交乱,淮 海烟尘数千里,常率师以为防捍,孙儒据宣州,不敢侵江、浙,由是勋名日著。 久之,李钅延终不至治所,朝廷以为镇海军节度,仍移润州军额于杭州为治所, 又立威胜军于越州,董昌为节度使。昌渐骄贵,自言身应符谶,又为妖人王百艺所 诳,僭称尊号,乃于越州自称罗平国王,年号大圣,伪命为两浙都将。不受命, 以状闻,唐昭宗命讨昌。乾宁四年,率浙西将士破越州,擒昌以献,朝廷嘉其 功,赐铁券,又除宰臣王溥为威胜军节度。而两浙士庶拜章,请以兼杭、越二 镇,朝廷不能制,因而授之,改威胜军为镇东,乃兼镇海、镇东两籓节制。既 兼两镇,精兵三万,而杨行密连岁兴戎,攻苏、湖、润等州,欲兼并两浙,累为 所败,亦为行密侵盗数州,而所部止一十三州而已。天复中,大将许再思、徐 绾叛,引宣州节度使田頵谋袭杭州。田頵等率师掩至城下,激厉军士,一战败之, 生擒徐绾,田頵遁走。

  于临安故里兴造第舍,穷极壮丽,岁时游于里中,车徒雄盛,万夫罗列。其 父宽每闻至,走窜避之,即徒步访宽,请言其故。宽曰:“吾家世田渔为事, 未尝有贵达如此,尔今为十三州主,三面受敌,与人争利,恐祸及吾家,所以不忍 见汝。”泣谢之。

  于唐昭宗朝,位至太师、中书令、本郡王,食邑二万户。梁祖革命,以为 尚父、吴越国王。梁末帝时,加诸道兵马元帅。同光中,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 守尚书令,封吴越国王,赐玉册、金印。初,庄宗至洛阳,厚陈贡奉,求为国王, 及玉册诏下,有司详议,群臣咸言:“玉简金字,惟至尊一人,钱人臣,不可。 又本朝己来,除四夷远籓,羁縻册拜,或有国王之号,而九州之内亦无此事。”郭 崇韬尤不容其僭,而枢密承旨段徊,奸幸用事,能移崇韬之意,曲为陈情,崇韬 僶俯从之。乃以镇海、镇东军节度使名目授其子元瓘,自称吴越国王,命所居曰 宫殿,府署曰朝廷,其参佐称臣,僭大朝百僚之号,但不改年号而已。伪行制册, 加封爵于新罗、渤海,海中夷落亦皆遣使行封册焉。

  明宗即位之初,安重诲用事,尝与重诲书,云“吴越国王致书于某官执事”, 不叙暄凉,重诲怒其无礼。属供奉官乌昭遇使于两浙,每以朝廷事私于吴人,仍目 为殿下,自称臣,谒行舞蹈之礼。及回,副使韩玫具述其事,重诲因削元帅、 尚父、国王之号,以太师致仕。久之,其子元瓘等上表陈叙。时淮寇攻逼荆南,明 宗疑其同恶,因降诏诘之,元瓘等复遣使自淮南间道上表,云:

  窃念臣父天下兵马都元帅、吴越国王臣镠,爰自乾符之岁,便立功劳;至于天 复之初,已封茅土。两殄稽山之僭伪,频叨凤诏之褒崇,赐铁券而砺岳带河,藏清 庙而铭钟镂鼎。历事列圣,竭诚累朝,罄臣节以无亏,荷君恩而益重。楚茅吴柚, 常居群后之先;赤豹黄罴,不在诸方之后。云台写像,盟府书勋,戮力本朝,一心 体国。常戒臣兄弟曰:“汝等诸子,须记斯言:老父起自诸都,早平多难,素推忠 勇,实效辛勤,遂蒙圣主之畴庸,获忝真主之列壤,恆积满盈之惧,豫怀燕翼之忧。 盖以恩礼殊尤,宠荣亢极,名品既逾于五等,春秋将及于八旬,不讳之谈,尔当静 听。而况手歼妖乱,亲睹兴亡,岂宜自为厉阶,更寻覆辙。老身犹健,且作国王之 呼;嗣子承家,但守籓臣之分。”臣等鲤庭洒袂,雁序书绅,中心藏之,敬闻命矣。

  顷以济阴归邸,梁苑称尊,所在英雄,递相仿敩,互起投龟之诟,皆兴逐鹿之 谋。惟臣父王,未尝随例。从微至著,悉蒙天子之丝纶;启土封王,自守诸侯之土 宇。乙酉岁,伏蒙庄宗皇帝遥降玉册、金印,恩加曲阜营丘,显自大朝,来封小国, 遂有强名之改补,实无干纪之包藏。兼使人徐筠等进贡之时,礼仪有失,尚蒙赦宥, 未置典刑,敢不投杖责躬,负荆请罪。且爽为臣之礼,诚乖事上之仪,夙夜包羞, 寝食俱废,捧诏而神魂战栗,拜章而芒刺交并。

  伏以皇帝陛下,浚哲文思,含宏光大,智周万物,日辟四方,既容能改之非, 许降自新之恕,将功补过,舍短从长,矧兹近代相持,岂足深机远料。且臣本道, 与淮南虽连疆畛,久结仇雠,交恶寻盟,十翻九覆,纵敌已逾于三纪,弭兵才仅于 数年,谅非脣齿之邦,真谓腹心之疾。今奉诏书责问,合陈本末端由,布在众多, 宁烦覙缕,彼既人而无礼,此亦和而不同。近知侵轶荆门,乖张事大,傥王师之问 罪,愿率众以齐攻,必致先登,庶观后效。横秋雕鹗,只待指呼;跃匣蛟龙,誓平 雠隙。今则训齐楼橹,淬砺戈鋋,决副天威,冀明臣节。伏以臣父王,已于泛海, 继有飞章。陈父子之丹诚,高悬皎日;展君臣之大义,上指圆穹。其将修贡赋于梯 航,混车书而表率,如亏奉职,自有阴诛。今春已具表章,未蒙便赐俞允,地远而 经年方达,天高而沥恳难通。伏乞圣慈,曲行明命。凌霜益翠,始知松柏之心;异 日成功,方显忠贞之节。臣元瓘等无任感激祈恩战惧依投之至。谨遣急脚,间道奉 绢表陈乞奏谢以闻。明宗嘉之,乃降制复授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吴越国王。 未几,又诏赐上表不名。《五代会要》载长兴二年四月诏曰:周荣吕望,有尚父之 称;汉重萧何,有不名之礼。钱珝冠公侯之位,统吴越之封,宜示异恩,俾当缛礼, 其钱珝宜赐不名。

  鸑在杭州垂四十年,穷奢极贵。钱塘江旧日海潮逼州城,鸑大庀工徒,凿石填 江,又平江中罗刹石,悉起台榭,广郡郭周三十里,邑屋之繁会,江山之雕丽,实 江南之胜概也,鸑学书,好吟咏。江东有罗隐者,有诗名,闻于海内,依鸑为参佐。 鸑尝与隐唱和,隐好讥讽,尝戏为诗,言鸑微时骑牛操鸑事,鸑亦怡然不怒,其通 恕也如此。鸑虽季年荒恣,然自唐朝,于梁室,庄宗中兴已来,每来扬帆越海,贡 奉无阙,故中朝亦以此善之。

  鸑以长兴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薨,年八十一。制曰:“故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 吴越国王钱鸑,累朝元老,当代勋贤,位已极于人臣,名素高于简册。赠典既无其 官爵,易名宜示其优崇,宜令所司定谥,以王礼葬,仍赐神道碑。”谥曰武肃。鸑 初事董昌,时年甫壮室,性尚刚烈。时有儒士谒于主帅,已进刺矣,见鸑稍怠,鸑 怒,投之罗刹江,及典谒者将召,鸑诈云:“客已拂衣去矣。”及为帅时,有人献 诗云:“一条江水槛前流。”鸑不悦,以为讥己,寻害之。迨于晚岁,方爱人下士, 留心理道,数十年间,时甚归美。鸑尤恃崇盛,分两浙为数镇,其节制署而后奏。 左右前后皆兒孙甥侄,轩陛服饰,比于王者,两浙里俗咸曰“海龙王”。梁开平中, 浙民上言,请为鸑立生祠,梁太祖许之,令翰林学士李琪撰生祠堂碑以赐之,至今 蒸黎飨之,子孙保之,斯亦近代之名王也。

  元瓘,第五子也。起家为盐铁发运巡官,表授尚书金部朗中,赐金紫。天复 中,本州裨校许再思等为乱,构宣州节度使田頵,頵领兵奄至,击败再思,与頵 通和。頵要盟于,遍召诸子问之曰:“谁能为吾为田氏之婿者?”例有难色, 时元瓘年十六,进曰:“惟大王之命。”由是就亲于宣州。唐天祐初,承制累迁检 校尚书左仆射、内衙都指挥使,数年之间,伐叛御寇,大著勋绩。梁贞明四年夏, 大举伐吴,以元瓘为水战诸军都指挥使。战棹抵东洲,吴人以舟师拒战,元瓘为 火筏顺风扬灰以岔之,白昼如雾,吴师迷方,遂败之,擒军使彭彦章并军校七十余 人,得战舰四百只。吴人知不可校,通好于,以功奏授镇海军节度副使、检校司 徒。梁末,迁清海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后唐同光初,加检校太师、兼 中书令、镇东等军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时自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守尚书令、 吴越国王,及为太师致仕,元瓘累贡章疏,乞复旧号,唐明宗许之。既年高, 欲立嗣,召诸子使各论功,请让于元瓘。及病笃,召将吏谓之曰:“余病不起, 兒皆愚懦,恐不能为尔帅。与尔辈决矣,帅当自择。”将吏号泣言曰:“大令公有 军功,多贤行仁孝,已领两镇,王何苦言及此!”曰:“此渠定堪否?”曰: “众等愿奉贤帅。”即出符钥数篚于前,谓元瓘曰:“三军言尔可奉,领取此。” 薨,遂袭父位。

  唐长兴四年,遣将作监李纮起复元瓘官爵,又命户部侍郎张文宝授兼尚书令。 清泰初,封吴王。二年,封越王。天福元年,赐金印。三年,封吴越国王。五年, 加天下兵马元帅。六年,授天下兵马都元帅。其年夏有疾,秋府署灾,焚之一空, 乃移于他所,其焰皆随而发焉,元瓘因惊悸发狂,以是岁八月二十四日薨,年五十 五岁。谥曰文穆。元瓘幼聪敏,长于抚驭,临戎十五年,决事神速,为军民所附, 然奢僭营造,甚于其父,故有回禄之灾焉。元瓘有诗千篇,编其尤者三百篇,命曰 《锦楼集》,浙中人士皆传之。子佐为嗣。

  佐,字元祐,元瓘薨,遂袭其位。晋天福末,制授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吴越 王,仍篆玉为册以赐之。前代玉册,册夷王有之,伪梁时欲厚于,首为式例,故 因而不改。俄授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尉。时以建安为淮寇所攻,授东南面兵马都元 帅,佐寻遣舟师进讨,淮入大败,以功加守太师。汉高祖入汴,佐首献琛飐,表率 东道,汉祖嘉之,授诸道兵马都元帅。佐居列土凡七年,境内丰阜,祖父三世皆为 元帅,时以为荣。汉初,以疾卒于位,谥曰忠献。佐幼好书,性温恭,能为五七言 诗,凡官属遇雪月佳景,必同宴赏,由此士人归心。其班品亦有丞相已下名籍,而 禄给甚薄,罕能自济,每朝廷降吏,则去其伪官,或与会则公府助以仆马,处事龌 龊,多如此类。然航海所入,岁贡百万,王人一至,所遗至广,故朝廷宠之,为群 籓之冠。佐有子昱,年五岁,未任庶务,乃以其弟倧袭位。

  倧,性明敏严毅,未立时,常以佐性宽善,疑掌兵权者难制,及代佐为帅,以 礼法绳下,宿将旧勋,不甚优礼。大将胡进思颇不平之,乃密与亲军谋去倧。汉祖 入汴之岁,十二月,进思率甲士三百大噪,突入衙署,倧阖户以拒之,左右与之格 斗,尽为进思所杀,遂迁倧于别馆,以甲士送,幽于衣锦军,立倧异母弟俶为帅。 其年夏四月,进思疽发背而卒,越人快之,以为阴灵之诛逆也。

  俶,元瓘之子,倧之异母弟也。倧既为军校所幽,时俶为温州刺史,众以无帅, 遂迎立之,时汉乾祐元年正月十五日也。其年八月,始授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充 镇海镇东等军节度使、东南面兵马都元帅。周广顺中,累官至守尚书令、中书令、 吴越国王。皇朝建隆初,复加天下兵马大元帅,其后事具皇朝日历。《五代史补》: 钱珝封吴越国王后,大兴府署,版筑斤斧之声昼夜不绝,士卒怨嗟。或有中夜潜用 白土大书于门曰:“没了期,侵早起,抵暮归。”珝一见欣然,遽命书吏亦以白土 书数字于其侧曰:“没了期,春衣才罢又冬衣。”时人以为神辅,自是怨嗟顿息矣。 僧昭者,通于术数,居两浙,大为钱塘钱珝所礼,谓之国师。一旦谒珝,有宫中小 兒嬉于侧,坠下钱数十文,珝见,谓之曰:“速收,虑人恐踏破汝钱。”昭师笑曰: “汝钱欲踏破,须是牛即可。”珝喜,以为社稷坚牢之义。后至曾孙俶,举族入朝, 因而国除。俶年属丑为牛,可谓牛踏钱而破矣。钱珝末年患双目,有医人不知所从 来,自云累世医内外障眼,其术皆善于用针,无不效者。珝闻,召而使观之,医人 曰:“可治,然大王非常人,患殆天与之,若医,是违天地也,恐无益于寿,幸思 之。”珝曰:“吾起自行伍,跨有方面,富贵足矣,但得两眼见物,为鬼不亦快乎!” 既而下手,莫不应手豁然。珝喜,所赐动以万计,医人皆辞不受。明年,珝卒。僧 契盈,闽中人。通内外学,性尤敏速。广顺初,游戏钱塘。一旦,陪吴越王游碧浪 亭,时潮水初满,舟楫辐辏,望之不见其首尾,王喜曰:“吴越地去京师三千余里, 而谁知一水之利有如此耶!”契盈对曰:“可谓三千里外一条水,十二时中两度潮。” 时人谓之佳对。时江南未通,两浙贡赋自海路而至青州,故云三千里也。

  史臣曰:自唐末乱离,海内分割,荆、湖、江、浙,各据一方,翼子诒孙,多 历年所。夫如是者何也?盖值诸夏多艰,王风不竞故也。洎皇宋之抚运也,因朗、 陵之肇乱,命王师以遄征,一矢不亡,二方俱服。遂使瑶琨筱簜,咸遵作贡之文; 江、汉、雎、章,尽鼓朝宗之浪。夫如是者何也?盖属大统有归,人寰允洽故也。 惟钱氏之守杭、越,逾八十年,盖事大勤王之节,与荆楚、湖湘不侔矣。

扩展阅读

  • 部分译文
  •   高季兴,字贻孙,陕州硖石人。本名季昌,到后唐庄宗李存勖即位后,为回避庄宗的庙讳“庄”而改“昌”名为“兴”。小时在汴州商人李七郎家中做事,梁太祖以李七郎为养子,赐李七郎姓朱,名友让。梁太祖曾经看见高季兴寄身于仆隶之中,他的耳朵和面相与他人有些不同,就命朱友让收养他做儿子。梁太祖以高季兴为牙将,高季兴慢慢地学会了骑马射箭。唐朝天福年间,唐昭宗李晔被迫驾驻岐下,梁太祖包围凤翔时日已久,大家都说要撤军回去,只有高季兴劝谏阻止,这件事记载在《太祖本纪》中。不久终于将唐昭宗迎回京城长安,昭宗赐高季兴为迎銮毅勇功臣、检校大司空、代理宋州刺史。后跟随梁太祖平定青州,改为主持宿州事务,迁任颍州防御使,梁太祖令他恢复他的原姓高氏,擢升为荆南兵马留>>点击查看详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