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语

  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能言善辩,遇事能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殊不知,凡事皆有两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口舌之利,利于刀枪,讨好这一边的人,不见得能讨好那一边的人。这边的人捧场,那边的人却可能要拆台。山上被砍伐的树,多半是有用的树木,而得以幸免的,反而是那些无用的树木。古人说:“沉默是金”,会说固然好,不会说也不错,至少不会得罪人。有时言语很难讲得周全,有些话多说无用,有些话不如不讲。所谓“时然后言”,才是言语的妙用。

  天下人都以为钱愈多愈好,殊不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争,“钱”夺利而失去性命的事,随处可闻。钱多的人,固然享乐,却要时时提防别人来偷,不但疑神疑鬼,又睡不安枕,付出的代价相当大。所以财多不见得好,财少或许人生反而能过得愉快些。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小孩子的心性总是顽皮的,若不以严肃的态度教导他,他会以为你和他玩,不会认真去学习,也不会将所学记在心里。所以教导孩子态度是严肃,让他感受到认真的心情,才会安安静静地好好读书。

  对待小人千万不可用鄙视的态度,因为小人的心思已经邪僻,再受人轻视,他就更有理由去做邪曲的事了。倒不如尊重他的人格,也许,他会为了想保有别人对他的尊重,不再做出受人轻视的事。一个人会做出受人轻视的事,必然是他先看轻了自己。如果因为我们对他的重视,而唤起他的自尊心,那么,他就不会再做出让自己和别人轻视的事情了。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所谓“善谋生者”,不一定是善于积聚财富的人,因为,要维持一家的生计,最重要的是要有恒业。任何事情,无分大小,只要有恒心,总能由小大到,逐步扩展,走向充裕。总不至于像一些投机者,今日做这,明日做那。今朝穷奢极侈,明朝露宿街头,就不能称为“善谋生者”了。此外,一家之中无论长幼,都要勤劳工作,不可有怠惰吃食之人,否则,为之者寡,食之者众,纵有家产也维持不久,这也不是“善谋生者”。

  通常,一件事务要处理得当,一定要就事务的本身加以分析,从事物的开始、中间到结束,都要有一个可循的脉络,订下进度章程,以及必须依循的规则,如此才能将事情处理得完善。尤其不可抱着自私自利的态度,否则便会失之主观,因人害事。不但事情无法做好,自己也可能毫无好处,这就不是“善处事者”。善处事者,必能公正无私,就事论事,因此处处都能为事情的本身着想,自然能圆满地处事了。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一个人能成名,必定有其过人之处,不然,也拥有因此得名的长处;一个人能获利,必然是他曾付出血汗与努力,否则他凭什么得到利益?所谓“名之不宜得者”,就是自己没有具备相当的长处和优点,不足以得此名声;而“利之不宜得者”,即是自己并未付出相当的努力,不足以得此利益。然而,安然受之,或以不正当手段得到,那么,这些名与利,表面看来是福气,终究会成为祸事。为什么呢?因为古人说名实须相符,本身没有担当此名的优点,日久天长,终会被人识破。原以为天才,竟是脓包;原以为善士,竟为骗子。到时,美名变成臭名,岂不是“福终为祸”?利益不该得,却去争取了,付出更多心血的人必然不容,或者私下报复,或者公开诉讼。即便不如此,“取他一分,还他一两。”因果关系也不无道理。

  人处困穷,固然难耐,然而古来伟人初处困穷最后能够发达的原因,多为能耐过这段困穷的日子。因为困穷时,最能砥砺一个人的志节。所谓“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能耐得住困苦,足见其心志坚强。《易经》中说“否极泰来”,也正是“苦尽甘来”的意见。

  人天性的资质不同,机智巧妙的人不见得天资就高。因为机智巧妙的人如果心怀不轨,反倒成为社会的祸害,那又有什么好处呢?不如愚鲁些却能忠厚待人的人,这些人多少能为社会增加些好处,由这点来看,这些人的资质反而较前者为高。同样的,读书读得好的,并不见得就是那些文章写得好的人,因为读书的学做人的道理,有些人文章虽美,品德却很差,又怎么能算是个读书人呢?不如那么书虽读得不多,却通晓人情事理的人。当然,若能两者兼得,那是最好不过了。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社会上大多数的人,往往随俗浮沉而不自觉。古代人重视道德与气节,贤人的提倡、教化,能使众人群起效尤。然而,现代社会工商进步,众人虽受教育,却未必能抗拒社会的潮流和诱惑。在这个时代,就更需要有清醒的脑子、廉洁的心性与大无畏的勇气,才能起来大声疾呼,认真努力,改善社会风气,由浊转清。“廉”是不该取的不取,“耻”是做了不正当的事会感到惭愧;然而,社会上却有人为自己欺骗的行径而沾沾自喜。人心的堕落才是最可悲的,因为人失去了羞耻心,便与禽兽无异;全社会的人若失去了羞耻心,便成为禽兽的社会。如果有“君子”再提倡崇尚气节、重视名誉的社会道德,那他承先启后的功劳,足可与日月争辉了。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