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语

  不论天赋的资质如何,若依照学习的理论来说,人的脑筋要不断加以刺激运用,便会逐渐变得聪明起来。不断学习便是一种不断的刺激。此外,“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遇到疑难处,更要不耻下问,否则,将成为全盘了解问题的障碍。同时,也要多多思考,试着自己解决问题,长此以往,自然有一天能把所读过的书融会贯通而运用自如了。所谓“英雄不怕出身低”,在社会上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稳重,不做不该做的事。正直做人,乐于公益,自然为邻里所器重,哪怕出身低呢?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孔子在《论语•阳货篇》说了一句“乡愿,德之贼也。”什么原因呢?因为,“乡愿”就是我们今日所说的“伪君子”。“乡愿”之可厌,一在其虚伪不实,二在其可能带给无知的年轻人错误的印像,使得年轻人失了正道,所以说他是“德之贼”。这种人欺世盗名,岂不可恨?所谓“鄙夫”,乃是指不明礼义,不知生命精神价值重于个人利益的人;因此在任何场合,只顾自己的利益,甚至破坏了社会上对礼义的尊崇,便得众人也和他一般只求个人的得失。使大众重利轻义的,便是这些鄙夫啊!岂不可厌!“乡愿”与“鄙夫”,一为盗德之徒,一为昧德之夫,皆为孔子所摒弃。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凡事精打细算,拚命占便宜的人,遇到与他人利益相冲突时,必然也会不惜牺牲别人。但是,《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何等厉害?终究难逃衰败之运。因为人之所以能发达家业,并不在处处与人争利害,最重要的,应是在学问道德以及为人处事上,谨厚踏实地去修养,做子孙的榜样。与人争利害,多半要尔虞我诈一番,不免被人视为奸狡之徒,而自掘坟墓。倒不如待人宽厚,能不计较的,就不要计较,如此才能得“人和”,对于事业,有无穷的帮助。此事如果证之有家业传与后代的经营着,更是明白;斤斤计较的人,子孙的胸襟多不宽广,于其死后,争夺遗产,甚至闹出丑闻。能以敦厚教子孙的,子孙能同心协力将祖先的事业拓展得更辉煌。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什么事是对的?什么事是错的?如何做才正确,何种法该避免?这些都是我们遇到事情时首先要考虑的,而这些,都决定于我们的心。所谓“是非”,并不光是指事情的对错,同时也代表着善恶。有些事对错并非十分明显,这时更要仔细判别,以免做下错事。如果我们的心对事情的是非判别得很清楚,那么,就不会因外在的环境的影响而改变我们的行为,同时也会毫不犹豫地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廉”是不取不该取之物,“耻”是对不当的行为有惭愧改过的心。能做到“廉耻”的地步,持身自然高洁,人格自然就不卑鄙了。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

评语

  忠和孝原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因为这是出于人的至诚和天性,是一种至情至性、无怨无悔的感情。无论是国家之情、父母之情,乃至于友人之情,发挥到至诚处,都是无所计较,在外人看来也许是愚昧的,不可理喻的;然而,情之为物,本就河理喻。“忠”字之下带“心”,“孝”字是“子”承“承”下,这都说明它们包含了相当深厚的感情。所谓“情到深处无怨尤”,任何情感皆是如此,这岂是太过聪明、工于心计的人所能做到的?

  仁和义均是可贵的情操。但对内心充满私欲的人来说,仁义便非他们所能做到的。不过,为了贪图仁义的美名,也可以用仁义做幌子,骗取他人的信任与尊敬;所以,便有许多假仁假义之徒鱼目混珠,冒充仁义之士。天底下愈是珍贵的物品,愈要谨防赝品;不过,假珠宝只是以物欺人,假仁假义却是以义欺人,尤为可诛。


参考资料:
1、佚名.360doc.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722/09/11501094_301659480.shtml